二十二、晨别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5/25 11:40:34 字数:2954

城破了,人却还在。

无论如何,这是青州城是他们生活了数辈的地方,他们中很多人一辈子都待在这青州城里,满目都是这青州城的花花草草,从不曾变更过…

昔日繁华一朝碎,破烂房屋里,就连卑微的野草也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像是在逃避这份凄凉。

屋檐上一只老鸦“呱呱”地叫着,看起来是无力飞翔才落与此地,身上黯淡无光的晦涩羽毛时不时被抖落下来,飘散到空中随风摇曳,最后无声地落到被人扛在肩头运送的黑木棺材上…满城尽在办丧事。

叶轻尘的思绪被一张从眼前划过的纸钱打乱,他忽然想起今天晚上自己是有约的。

想到这儿,叶轻尘急忙快步走起来,他可不想因为来迟了白白挨骂。

新月渐渐爬上枝头,叶轻尘拐进一处无人的小巷,还是那日他们约定好的地方。只不过这次换成她等他了,叶轻尘还是迟来了。

“抱歉,我迟了,路上耽搁了。”

“没事。”周嫣然摇了摇头,“上次我也来迟了,就当扯平了吧。”

周嫣然今日着了件藏青色的长裙,她平日里很少穿裙子,觉得很不方便,比起裙子她更喜欢飒爽的劲装。只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她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新月照下,把着青裙周嫣然映衬的很温婉,滑嫩的皮肤素白如雪,看起来不像是往常的她了,倒像是个温婉居家的仕女。

叶轻尘微张开口,似乎想说些什么。

可话未出口,周嫣然就拉住自己,指着周围的屋檐说:“我们再爬上去吧。”

叶轻尘点了点头,跟着周嫣然翻上了屋檐。他感觉这些是那么熟悉,仿佛一切都还在那日花灯节…

“穿长裙真不方便啊。”周嫣然嘴上抱怨着,小心地把裙裾翻上来,抱在怀里,露出半截精致的小腿吊在屋檐下轻轻的晃悠。

“你是失忆了么?不记得往事了?”

叶轻尘闲来无事就望着天上的月亮发呆,可周嫣然突然的话让他心头一跳,有些紧张地答:“嗯,不记得了。”

“怪不得,我感觉你揭我盖头那日有些不太一样,像是…像是换了一个人,和现在的你很不一样,你的性子被影响了许多。”

“那…你觉得呢?”

周嫣然笑了,似乎在故意逗叶轻尘,“觉得什么?”

“他和我…那个…”叶轻尘欲言又止,停停顿顿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好啦,不为难你了。”周嫣然拿手肘推了把碎碎念的叶轻尘,认真地看着他,“我希望你少被影响一些,还是做自己吧,虽然你这个呆呆的样子有时候挺让人生气的。”

“嗯。”叶轻尘点了点头,感觉心里像是松了一口气,一口长长的气。

“我也觉得,你那日穿的红衣劲装好看些,更适合你。”

周嫣然脸上的笑忽的一僵,霎时怒上心头,好看的眉头竖起,“你知道老娘为了挑这身衣服挑了多久么?这么紧身的衣服,要穿上还得憋着气,我现在还憋着呢,你就一句不好看就完了?”

叶轻尘怔怔地看着突然生气起来的周嫣然,欲言又止。他还是低估了自己,居然觉得自己已经能猜透女孩的心思了。

“气死我了。”周嫣然用手扇着风,想降降火气,嘴上随意地问,“你何日走啊?”

“大概后日吧,还有些事…”连叶轻尘自己都没发觉,他的拳头不经意间越握越紧。

“以后记得多练练嘴上功夫,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一张嘴,你嘴这么笨,以后该怎么办?”

“还有…”

“嫣然。”叶轻尘打断周嫣然的话,他猛地握住周嫣然的手,只觉着心口跳的飞快,“跟我一起走吧,你不是说人都会做梦么?你也肯定想做的事,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的。”

“你…”周嫣然被吓了一跳,可蹙起的眉头很快就又平缓下来,缓缓地说,“我想想吧,你不是后日才走么?”

“好…好,我等你,多等几日也无妨。”叶轻尘喜上眉梢,手上激动的握的更紧了。

“那个…手…”

“哦…抱歉。”叶轻尘立马松开手,“我太激动了。”

周嫣然抽回手,神色也有些不自然,“要不…我们回去吧,天太凉了。”

“那你要回叔父哪里吗?”

叶轻尘知道周嫣然出嫁的事是叔父所为后,隐约觉着以周嫣然的脾性大概是不会再回去了。

“他不是我的生父,但他养我这么久,也不能不管他了,如果我要走,就请二叔他们照顾他吧,所以…”

周嫣然不怀好意地笑笑,“今晚我就和你睡一起吧。”

“啊?”叶轻尘错愕地大喊,“可男女授受不亲…”

周嫣然坏笑着慢慢向叶轻尘逼近,“当初你揭我盖头的时候,怎么不想想这些事?”

“我那时是被热血冲昏了头,不作…不作数的。”

周嫣然瞬间扑了上来,放肆地笑着,“晚了,今天必须听我的,小轻尘你就从了我吧。”

……

“你睡着了么?”

“没有。”

“你屁股太大啦,往旁边挤挤。”

“可…可我已经贴在墙上了。”

一张不大的木床上,叶轻尘和周嫣然挤在一起,各自盖了一大床厚实的被褥,只留下个脑袋露在外面。

叶轻尘开口说:“其实我还是有些银子的,我们可以租两间房。”

“租两间房不要银子呐?以后多的是花银子的地方。”

周嫣然趁着叶轻尘没注意,又从叶轻尘手上拱了些位置回来,得意地像是个孩子,眼里满是笑意。

“别…别挤了,快成肉饼了。”

叶轻尘被挤在角落里不敢动,他不是力气不够。只是他一用力,周嫣然就把脸贴上来对着他耳垂哈气,弄得他身上像是有蚂蚁在爬,浑身酥酥麻麻的,使不上来力气。

叶轻尘受着疆土被敌人肆意侵占的屈辱,满脸无奈的望着天上的目板,他后悔方才为何不强硬一点,直接开两间房。

“轻尘。”

“怎么?”

耳边忽然传来周嫣然轻轻的呢喃,“以后你要好好的,一定要。”

“嗯?”

叶轻尘奇怪周嫣然突然要说这句话,他偏过头,却看见周嫣然已经闭上眼睛熟睡了,细微而灼热的气息扑在他脸上,凑得近了,还能闻到她身上那股好闻的花香。

那股香味很淡,细细地闻时却感觉鼻端有甜香萦绕,这种味道叶轻尘有些熟悉,可他怎么也想不起是在哪里闻到过。

叶轻尘不再想了,端详着周嫣然熟睡时微微蹙起的秀眉,轻声说:

“会的,你也是,我们都会好好的。”

……

次日清晨

客栈的小二把手上的布巾围在脑袋上,开始准备今天的生意。这么早的时候除了要赶路的客人,客栈几乎是没什么人的。

收拾着桌椅的小二忽然听见楼上有人走下来的声音,他抬起头望过去,是个穿着红衣劲装的女子走了下来。

这个女人是认识的,昨日和一个样貌清秀的少年租了一间房,多半是情侣,两人站在一起看起看郎才女貌,让小二多看了好几眼,所以有了些印象。

不过昨日女子穿的是一身藏青色的长裙,也不知什么时候居然换了一身衣裳

“客官?这么早起,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周嫣然摇了摇头,“没什么要紧事,你去忙吧。”

小二见状便不再多说,继续收拾起他的桌椅。

周嫣然走到门外,看到远处有人牵着匹枣红色的马走在街上,便对着那人招了招手。

牵着马的人走上前来,对周嫣然说:“姑娘,这是你昨日说要我送来的马。”

“这马颜色真好看。”周嫣然满意地抚摸着马背上柔顺的皮毛,入手光滑细腻,“就叫你红红吧,以后你就要跟着我了。”

红红像是听懂了周嫣然的话,前蹄在原地踏了几下,微微低下身子,似乎在让周嫣然上去。

“真乖。”

周嫣然翻身上马,身手利落,鲜红色的正装和枣红色的马身衬在一起,好不潇洒。

一旁偷看的小二看呆了,心里纳闷,这真是个女子么?怎么看起来比男儿还飒爽?

小二放下手上的凳子,急忙走上前去,“公子…啊不…姑娘可是要远走啊?”

“怎么,今日不能出城?”周嫣然坐在马上,低下头问。

“不是,客服里的那位公子不是你的夫君么,你就这样走了,我怎么向他交待?”

周嫣然笑笑,调转马头,一身鲜衣怒马,烈焰繁花,迎着晨风远去…

只余下原地呆住的小二,和一句随风荡漾的话回荡在原地…

“你就和他说我先逍遥远去了,就这样。”

(ps:咳咳,放心哈,周嫣然作为第一卷的女主肯定不会就这样走了,之后还会有大段关于周嫣然的情节,不过可能会在后面一点,但是不需要担心。

另外,最后那句话出自电影《龙门飞甲》,还不错,大家可以去看看。)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