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被追杀的少女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5/29 14:58:15 字数:2098

星星点点的月光洒在密林交错的枝叶上,透过错隙, 一块块光斑被投了下来。林中满是不知名的虫鸣,回荡着夜莺的幽婉的鸣叫,夜已深了。

叶轻尘和夏冰凝坐在火堆旁,一齐望着火堆上最后一条烤鱼,都没有先动手。

“你吃吧,我…我吃饱了。”叶轻尘先开口说。

“我也不饿。”夏冰凝偏过头,不再看那条烤鱼。

“哦,那我吃了。”

叶轻尘没多说,直接把火堆上串着烤鱼的竹签拿了起来。

“呵呵…”夏冰凝望着叶轻尘真的就这样把鱼吃了,眼底有些疑惑,“也就会吃了,骑马如此慢,我们现在本应该是坐在下座城的客栈里的。”

“那明日我骑快些。”叶轻尘舔了舔指尖的油渍,“这条鱼烤得正好呢。”

夏冰凝看着叶轻尘吃鱼的样子,眼神有些冷。随后站起来,只留下一句,“我去睡觉了,你守夜!”

“等等。”叶轻尘忽然叫住夏冰凝,四下环视着密林中的黑暗,“好像有人,不止一个。”

叶轻尘用落叶擦去油渍,提起立在树旁的归云,静声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大概是在南边为首的一个步子很急,后面还跟着好几个粗重的步子,是有人被追杀了么?

就这样站着,没过多久,南边的林子里冲出一个人影,直着奔向叶轻尘而来。叶轻尘握着剑的手没动,因为那人身上有许多血迹,她是被追杀的人。

叶轻尘揽过少女,交到夏冰凝身旁,“你照顾一下她。”

“又是英雄救美?你迟早会死在女人身上的。”夏冰凝把少女放在树旁,望着叶轻尘,似笑非笑。

叶轻尘没搭话,而是死死地盯着少女刚刚出来的方向,那伙追杀的人还没到。

忽的一伙人涌出树林,五个人,手里皆提着刀,甚至其中两把刀的刀刃上还在滴血。

为首的一个独眼男人拿着刀尖指着叶轻尘,“不想死的就赶紧让开,把那个女人…”

独眼男人又看到一旁的夏冰凝,心里念头顿时一改,“不对,这两个女人都留下。”

叶轻尘缓缓抽出归云,半步都不曾退。

“妈的,找死。”

独眼男人抽刀跳起来就砍,这样空门大开毫无章法的刀技和青州城那些只会欺负百姓的山贼如出一辙,叶轻尘一脚踹在男人中门大开的胸口,把他踢到地上翻了好几个滚。

随后拔剑一挥,身旁一人合抱粗的树从根处断开,霎时向着那伙人倒去。

慌乱之中,那伙人急忙之中拖着独眼龙往后退。

“轰隆!”

树落在地上,砸起遮眼的灰尘,寂静的林子瞬时沸腾起来,无数在林间栖息飞鸟被惊醒,纷纷鸣叫着腾空而逃。

原本凶神恶煞的五人望着切口光滑如镜的树干,顿时如林子里的惊弓之鸟般,纷纷夺路而逃。

叶轻尘没有追,把剑归入剑鞘,就回到火堆旁,去看那少女的伤势。

夏冰凝蹙着眉头问叶轻尘,“那伙人应该是青州城来的流寇,为何不杀?”

“呵呵,忘了。”叶轻尘扣着脑袋,笑了笑。

“哼,妇人之仁。”夏冰凝冷眼站在一旁,不再说话了。

叶轻尘低下头看着倚在树上的女孩,她娇俏的小脸上还余着惧色,像是只受伤的小鹿,警惕地望着叶轻尘。

“有药么?”叶轻尘又抬起头问夏冰凝。

夏冰凝没说话,从包袱里拿出两贴膏药扔给叶轻尘。

叶轻尘接过药,望着女孩受伤的小腿和胳膊,犹豫了一会,“要不…你自己贴?”

“嗯。”女孩轻轻点了点头,接过膏药。

趁着女孩在涂药,叶轻尘见缝插针地问:“你叫什么名字?这么晚了怎么还待在荒郊野外?”

“我叫阿紫,家里有人生病了,我出来采药,结果遇到了那些人。”

女孩说话声音很小,像是平常很少与人说话。

“那个…你们不是有马么?”阿紫指了指一旁被束在树上的马,“你们能快些带我回去么?出了这片林子,沿着外面的小路直走就能到我家。”

“那…”叶轻尘看了眼没什么反应的夏冰凝,点了点头,“那好吧。”

“真的吗?”女孩的眼睛里透着惊喜。

叶轻尘对夏冰凝说,“你骑马带着阿紫吧,我不太方便。”

“自己惹下的麻烦,自己去摆平。”

夏冰凝只丢下这句话,便翻身上马,向着女孩刚刚说的方向先去了。

“那阿紫姑娘…得罪了。”

“没事。”阿紫摇了摇头。

叶轻尘把阿紫扶上马,自己也跃了上去。他调整着马绳,在心里祈祷这马能给自己些面子,不要再如白天那般不给面子了,四处乱走了。

看着没有走偏的马儿,叶轻尘心里松下口气,稍稍提起速度,向着林子外的小路奔去。

“我叫叶轻尘,你叫我轻尘就好。”

“嗯,轻尘哥。”阿紫还是有些害羞,小小的声音听起来很酥软。

“阿紫,你为何不住在城里,要住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

“城中人太多,太闹了,我…不太喜欢。”

“家中生病的是你什么人?”

“前些日子晕倒在家门口的一个人,我把他救下了,可今晚伤势加重,身子有些发热。”

“哦,那的确是要快些回去了。”

叶轻尘带着阿紫出了林子,沿着小路走,远远的还能望见夏冰凝的背影,

半柱香的时间,他们就到了阿紫所说的屋子。房子不算大,除去灶屋,大概只有两间房。门口围了许多扎着荆棘木桩,用来防范野兽误入这里。

夏冰凝早早的就等在院子门口了,不过还没有进屋。阿紫急忙下马,推开院子的门,请叶轻尘和夏冰凝进去。

叶轻尘踏进院子,鼻子轻嗅,隐隐约约闻到有一股幽香弥漫。他顺着香味,望见院子角落里藏着一簇被夜色笼罩住的紫罗兰,在夜里无声地绽放着。

阿紫指着西屋说:“我还要去熬药,就不照顾你们了,西房有两床被褥,不过只有一张床,麻烦你们将就一下吧。”

“那你睡床?”望着从刚刚开始就一直面无表情的夏冰凝叶,轻尘试探着问,

“废话。”夏冰凝瞥了眼叶轻尘,向着西屋走去。

拖慢了去京城的进度,的确是自己有错在先。叶轻尘无奈地笑笑,跟了上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