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憧憬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6/4 19:15:47 字数:2011

傍晚 孝昌城外数十里的一间破庙

叶轻尘盘腿坐在草堆铺成的草垛上,脑海里还在想着墨殇在客栈和那个叫齐默的剑宗弟子说的话。

“荒…是什么?”叶轻尘望着墨殇,开口问。

“啊?”

墨殇把手里的酒葫芦举到头顶,拿舌头接着从里面渗出几滴酒液,馋的像是个喝醉在路边无可救药的酒鬼。

“这玩意是世间怨气所生,但就跟林子里的野兽差不了多少,遇见人了,凶倒是凶得狠。”

“可为什么那些剑宗弟子…”

“我们这些凡俗的剑客当然和人家比不了。”墨殇晃了晃脑袋,“荒这种可转换虚实的妖兽,寻常剑器根本奈何不得,只有他们修习的真气才可破虚妄。”

“那你的荒珠是从哪里来的?”

“唉…问题这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墨殇叹息着,却不肯回答叶轻尘的问题,“或许你该去寻个师傅替你指指路了,不要白白浪费了年轻时的天资才好。”

墨殇又对着一旁不说话的夏冰凝眨了眨眼睛,“弟妹…介不介意送小轻尘去剑宗学学呀,不知你舍不舍得这么俊朗的夫君呐。”

“既然如此你怎么不把杀荒兽的招式教给他,我看你们称兄道弟,这般亲热的样子。”夏冰凝面色不变接着墨殇的话茬,“不会连这点小事都不肯教吧?

“啊哈哈…弟妹真会说笑。”墨殇嘴上打哈哈,偏过头对着庙外喂马的阿紫喊,“阿紫你就把马拴在外面让它们自己吃草吧,今天走了这么久,快点回来歇息。”

庙外不远处的阿紫抬起头望了眼墨殇,乖巧的点了点头,把马拴好后,跑回了庙里。

“你们饿了么?”阿紫的声音还是如往常那般淡漠,“要我煮点汤喝吗?我喂马时在外面采了些野菜。”

墨殇兴奋地搓着手,“好,好啊,正巧我酒喝完了,包袱里就有罐子,还有肉干,正好拿来煮汤喝,暖暖身子。我和你们说,阿紫的野菜汤可是一绝呢,好久没喝,我都有些念了。”

“麻烦阿紫姑娘了。”叶轻尘对阿紫点了点头。

墨殇帮着阿紫架起砂锅,又找了几块砖头围成一个圈,拿着火石点燃干草,简单的搭起了一个灶台。

渐渐燃起的蹿火,散着星星点点的火花,炸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在这初冬的寒夜,给身子带来几分暖意。

尽管快入冬了,杂草堆黎还有着不知名的小虫鸣叫不绝,透过遮挡寒风的帘布,可以看见外面黑漆漆的荒野。抬起头,还能望到天上点着几颗零星的光点,几人靠在温暖的蹿火旁,不禁让人心里平添几分惬意。

几把野菜再加几块肉干,全部煮在一起,阿紫再给汤汁点着各种佐料。不多时,在佐料的熏发下,一股勾起人食欲的香气从瓦罐盖子上的小孔钻出,萦绕在鼻端,久久散不去。

绕是夏冰凝,都微微抿起嘴唇,她的肚子也有些饿了。

“差不多了,大家来吃吧。”阿紫舀好几碗汤,递给叶轻尘他们。

“好喝。”墨殇忍着烫先尝了一口,“阿紫你的厨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嗯,很香。”叶轻尘也尝了尝,夸奖道。

“谢谢。”

阿紫点了点脑袋,轻声道谢一声,没再说话,坐到一旁小口小口的喝着碗里的汤。

“好喝归好喝,就是不知和叶兄你的媳妇比如何呢?”墨殇打趣着问。

“这…”

叶轻尘有些无所适从地望了望一旁默不作声的夏冰凝,后者面无表情,只是轻轻的瞥了眼自己。

似是有冷风吹过,把蹿火燃起的温度压低了几分。

“我…我不知道。”叶轻尘扣了扣脑袋,小着声说,“我没吃过。”

“我做的,你敢吃么?”夏冰凝冷不丁问了一句。

叶轻尘似乎没听出话外音,傻乎乎地说,“你敢做我就敢吃啊。”

“呵呵…”

墨殇似乎也察觉到自己这个问题问得让人有些难堪了,和起稀泥来,“爱媳妇是好事,是好事啊。弟妹你是好运气,嫁给叶兄能十指不沾阳春水,这是多少女子修不来的福气。”

“听轻尘说,墨殇你之前是浪客,不如和大家讲讲路上的见闻。”夏冰凝又把矛头调向墨殇,话音拖长,“我倒是有些好奇呢…”

“这个啊…行,那我们就跟你们讲,不过讲什么呢?”,墨殇揉了揉太阳穴,低头想着。

“啧…有了。”墨殇一拍脑勺,“就跟你们讲讲去年我途径燕国时,正值那时天下剑比在燕国举办,我就去瞧了一眼。”

“天下剑比?”叶轻尘好奇地问。

“那是天下剑客论剑的赛事,管你出身是凡俗还是宗门,单手剑还是双手剑,左手剑还是右手剑,只要你自诩为是名剑客,都可以去参赛。”

“那岂不是有很多高手?”

“何止呐,那可是蛟龙争霸,百鸟争皇啊。”墨殇表情分外夸张,“光是天下十大名剑聚了四把,寻常剑客在剑比上怕是连脚都站不住。”

“最后前三甲之战,那个个可都是剑走偏锋,精妙绝伦,我看的葫芦里的酒忘喝了。”

叶轻尘张着嘴,听得心头火热。

哪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能拒绝的了这种众人争锋的比试呢,更何况这可是天下剑比啊,一人持剑大败天下剑客,他心中的剑侠不就该是有如此豪情么?

上次心头这般炙热,还是他以前在镇上听那说演义的说书人讲《大夏全战史》,讲到夏禹武帝单骑入长安那段的时候了。

“那…谁赢了?哪把名剑赢了?”叶轻尘咽了咽口水,有些迫不及待地问。

“咳咳…胜者当然是…”墨殇顿了顿,故意吊叶轻尘胃口,“是个女子呢。”

“女子?”叶轻尘心底更好奇了。

“就不卖你关子了。”墨殇摆了摆手,“胜者乃瑶池首席弟子,晚清梦,持十大名剑排第四的絮雪,登顶大剑首。”

叶轻尘脸上溢着些神往,墨殇的话真的让他心动了。

他喃喃自语着:“真想去看看呐…这天下剑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