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释然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6/7 10:21:30 字数:2234

高空上,凛冽的寒风呼啸,吹乱了齐默脑后盘起的发髻,道袍哗哗作响。

可他站在剑上,全然不顾这些,死死地盯着地上那头已死的荒兽,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齐默控制着剑极速飞下,向着荒兽遗尸而去。而他身后的庆涛愣愣地望着地上的兽尸,早已经怔住了,脚下的飞剑一动不动,呆在半空中。

尽管齐默不愿相信,但无论怎么看,眼前这头荒兽都是一只已经化狼形的荒兽。他望着这具快要消散的躯体,身上伤口不多,却均是致命的剑痕,荒珠也被人取走了…这只荒兽的死是人为的,并且只是一个人。

从他得知这头荒兽的方位到现在这只荒兽的死,尚且不足一个时辰,到底是何人所为?

莫非是师兄他们?可他们分明还未到孝昌城,他宗弟子跑到飘渺剑宗的地盘上猎杀荒兽也不可能,到底是谁有这等本事…只身一人斩败已经化狼的荒兽。

齐默心间不禁有深深的挫败,双拳握死,如果是他遇到这头荒兽,怕是只能狼狈逃窜…

不经意间,他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的影子…那个负着一把被白色麻布裹住的剑的背影。

“默哥。”庆涛不知何时从天上下来了,凑到齐默身旁,指着面前的荒兽,低声说:“这该如何是好啊?”

齐默不言语,卷起袖袍,背身而去,声音带着几分疲惫。

“从实汇报,就说有不知名的高手出现在宗门势力内了,让他们派人去查吧。”

……

“你们去哪儿了?醒来就不见你们人?”

夏冰凝冰冷的望着身上满是泥泞的叶轻尘,质问道。

“我和墨殇兄出去了。”

“这荒郊野外的,你们能去哪里?”

“去…去打兔子去了。”叶轻尘重重地点了点头,“嗯,我们去打兔子了。”

“打兔子?真的么?”夏冰凝狐疑地问,“那东西呢?”

“东西在这儿呢。”

破庙的院子外,墨殇居然真的拎着一只灰色的野兔,另一只手还抓着一尾草鱼回来了。

他笑嘻嘻地把这些东西拿给阿紫,拂了拂手上的尘土,“两位怎么大清早就在吵架,这就分开这么会,弟妹你就舍不得了?”

“他愿意和你一起出去鬼混,那便随他,与我何干?”夏冰凝声色依旧很冷。

院子外阿紫喊了声,“墨郎,来帮我刮鱼鳞,我们喝完鱼汤就出发吧。”

“好嘞,来啦。”墨殇答应着,出了破庙。

空荡荡的破庙只剩下叶轻尘和夏冰凝,两个人间隔着几个蒲团,都坐着默不作声。

叶轻尘望着破庙墙角的蜘蛛网出神,盯着网上的细脚蜘蛛在网上反复爬动,抖落下点点灰尘。

“咳咳,这两天…”叶轻尘犹豫着,低低地问,“还犯头疼么?”

“与你没关系,你知道我醒来时,身边只有我一个…”夏冰凝欲言又止,“算了,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此刻的夏冰凝不像挑逗他时那样轻佻,不似平日时那般冷漠。她的眉宇间也望不见如白狐般的妩媚,更让叶轻尘看不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看你睡熟了,就没想叫醒你。”

“是么?那下次记得先和我说一声。”夏冰凝嘴角挂着刻薄的笑,“不然…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叶轻尘又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低垂的清澈眸子忽的抬起,望着夏冰凝,“不会有下次了,以后你醒来时都会看到我在你身边,我答应你。”

“你…”夏冰凝语塞。

她的确心乱了,醒来时望见叶轻尘空空的被褥,她霎时心里起了一丝慌乱。

这丝慌乱像是在她心里的一颗种子,生根发芽,在她清醒过来时化成了恼怒,恼怒她自己。当初要叶轻尘送她去京城的目的,她已经弄不清了,也许只是一时兴起,也许还有别的什么。

夏冰凝知道自己的性子,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她很不喜。她本以为自己稳住了心绪,可望见满是尘土的叶轻尘迟迟而归,她还是没抑制住自己的心绪。

“我去喂马了,若是没睡好,再睡会吧…”

叶轻尘起身去喂院子里的马,也出了破庙,只余下夏冰凝一人坐在破庙里。她望了望破晓的天穹,眼眸里闪着她从未有过的迷茫。

……

“前面就快要到都城了,等到了都城,我们大概就要分开了…”墨殇拉了拉缰绳,停住了马。

叶轻尘也停住马,急忙问:“分开?不跟我们一起去京城了么?”

“我和阿紫商量了会,我们本就是出来游山玩水的,不急先去京城。”墨殇摇了摇头,“我们准备先出大楚,去鲁国逛逛,鲁国的书院和三清宗的名声听得耳朵都快起茧了,不去见识见识太可惜了。”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了。”叶轻尘有些遗憾地点点头。

“哈哈…没什么好惋惜的,我们迟早也会去京城的,到时候能再见也说不定。”墨殇放声笑了起来,“我们在这里把马放了吧,我来时听说都城河堤破了,前面积了条河,如果不想绕路的话,我们怕是要淌过去了。”

“没马…后面的路怎么办?”

“都城自然有去鲁国和京城的商队,后面的路不用不着了。”

放了马,他们还没走多远,就看到一条一丈半宽的小河横在中间,如同墨殇所说,原本只是一跨之遥的小溪被河堤里流出来的水冲成了一条小河。

“阿紫,上来,我背你过去。”

墨殇站在小河旁,俯下身子,要背阿紫过河。

阿紫没怎么犹豫,趴到墨殇背上,被墨殇背着淌过了河,只余下叶轻尘和夏冰凝两人站在河边干瞪眼。

“你能过去么?”叶轻尘轻声问,“要不要我也背…”

“不用了,我能过去。”

夏冰凝卷起裤腿,望着奔流的小河,怕是要漫到自己半腰处,她一时又有些犹豫。回身望了望站在后面一动不动的叶轻尘。她银牙一咬,赌气似的就要淌进河里。

可左脚刚迈,夏冰凝就觉着半个身子忽然腾空而起。她感受着腰上的触感,抬头便望见叶轻尘的脸。

叶轻尘把另一只手勾在夏冰凝腿弯处,把头别向一边,觉着脸上火辣辣的,他生怕夏冰凝一气之下把自己推开了,嗫嚅着说,“我…还是抱你过去吧,入冬了,会着凉的。”

夏冰凝瞧着叶轻尘红透了的半边脸,也愣住了神,嘴上却只是清冷的应了一句。

“嗯。”

夏冰凝缩在叶轻尘怀里,头顶是熹微和煦的晨光洒下,耳边叶轻尘心口的跳动声清晰可闻。

她埋下脑袋,神色有些释然 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回了京城,一切又都会回到它本来的轨迹。

所以…现在就随它去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