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冲突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6/9 18:35:47 字数:2449

叶轻尘望着如灵蛇般游走在道玄之间的玲珑小剑,“御剑?你…你是剑宗的人?”

“先别管这些琐事了。”道玄摆了摆手,“你就说我这本事,你学不学嘛,难道我这不比那什么剑气好使?”

“剑气和真气都是拿来对敌的手段,有区别么?”

“差矣…此言差矣啊。”道玄摇着脑袋,“剑气只能攻不能守,以命搏命,杀伐太重了,练不得,练不得。”

“我看你这么清澈的眸子,怎么能去沾染这种东西呢。”道玄笃定地拍着叶轻尘的肩膀,“我看你就是个学真气的好料子,真气修行出来,可攻可守,还能修身养性,百利而无一害,你还在犹豫些什么。”

“真气不是要看天资么?我怕我修习不了。”

“你…你怎么可能修行不了,你可是…”道玄像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改口说,“可是…可是一表人才啊,一定能行的。”

叶轻尘低着眉头想了会,还是摇了摇头,抬步就准备走,“我还有必须要做完的事在身,不能跟你去剑宗,还是算了。”

“先别着急拒绝啊。”道玄拦住叶轻尘,“有什么事能比修行更重要啊。”

“有的,我答应过别人了,不能食言。”

“你!”道玄一时语塞,指着叶轻尘鼻子骂,“你真是块木头。”

叶轻尘不在意,笑了笑,“那先生我就先走了,再会吧。”

他披上衣裳,往小巷外走去。

“你是榆木疙瘩,是朽木不可雕,是烂泥扶不上墙…”

叶轻尘离开小巷,只余下道玄骂骂咧咧的声音回荡在幽森的小巷里。

……

平阳城的长街依旧如平日那般热闹,叶轻尘漫步在人潮中,酸疼的肌肉慢慢平复,身上被汗液润湿的衣裳渐渐干下来,冰凉透爽的滋味不禁让他微眯起双眼,眼前是和煦的阳光,耳边是红尘的喧闹。

忽的有风拂过额头,撩起他耳边鬓发,散去他心头最后一丝疲惫。

他隐约觉着,只要自己想的话,这风能大些…再大些,这风能如臂挥使般游荡他身边。

叶轻尘在人群中立住,如同一具雕塑,任由旁人自他身旁来来往往,他的心里渐渐起了一种通透的感觉…连他自己都未察觉,腰间的归云正颤动着,似乎在应和着他。

“是他,我们那天遇见的就是这个人。”

一声叫嚣,打乱了叶轻尘的心境。

叶轻尘皱着眉,抬眼望着面前这个拿手指着自己的人,他认识这个人,在孝昌城时遇见过这个叫庆涛的飘渺剑宗的弟子。

剑宗弟子走在外面本就招摇,如同众星捧月。这一声叫嚣,叶轻尘一下子成了人群中的风眼,旁人皆是聚了过来,把叶轻尘和他面前这些剑宗弟子围在中央。

“还记得我吧,我们在孝昌城遇见过。”

“嗯,找我有事么?”

“庆涛你说话太过无礼了,我来问吧。”

庆涛身后走出一个面相温润的男子,额头上绕着冠巾,看起来不像是舞刀弄剑的剑宗弟子,倒像是个温文尔雅的书生。

那人对叶轻尘微微点头,“在下飘渺剑宗首席,许一帆,见过阁下了。”

叶轻尘也抱拳行礼,“在下叶轻尘。”

“这次找叶兄呢,是有事情想问问。”

“何事?”

“那我便不客气了,直接入正题吧。”许一帆笑笑,“前些日与叶兄同行在孝昌城的那位兄台还在么?哦,对了,他应该还带了一个姑娘在身边。”

叶轻尘心头一跳,虽然他早已经知道墨殇和阿紫绝不仅仅像是表面那般简单,但没想到会是和飘渺剑宗有关。可谁有没点心底的秘密?这一路上这么久,墨殇和阿紫是怎样的人,他心里大抵是有数的。

“是的,不过前几日我们到平阳城之后便分开了。”

“分开了?你们不是同行么?”

“本就是半路遇见的,能同行一段距离全靠缘分,分道扬镳是迟早的事,没什么好奇怪的。”

“这…可就难办了啊,那我们这一趟岂不是要白走了。”

许一帆低头揣摩着,叶轻尘心上的弦刚松,他便抬起头,柔和的眼神变得有些锐利,“那不知叶兄能和我说说墨殇和那女孩去了何处么?”

“未曾问过,这是人家的私事,我也不太好去过问。”

许一帆忽然话锋一转,望着叶轻尘手里的归云,“叶兄也是用剑之人么?想必不一般吧,前些日我们剑宗的弟子说是在孝昌城外百里的一处破庙附近发现了一具快要散去的荒兽残尸,已经化为狼形的荒兽,居然被一人斩杀,那人也是用剑呢。恰巧,那日叶兄你们正好途径破庙,想必不会这么巧吧。”

叶轻尘直视着许一帆,眼神不露怯意,“楚国是飘渺剑宗的立宗的地方,自然手眼通天,我也不好否认,可荒兽的事,要是没有证据的话,恐怕…很难说明什么。”

“叶兄不必推脱,斩杀荒兽是为民的好事,我提这件事,只是想请叶兄能去宗门里坐坐,好好感谢一番。另外,虽然我们剑宗弟子与你们凡俗剑客修行法门不同,但剑法本同源,我还想向叶兄讨教讨教这一剑斩灭荒兽的本事呢。”

“还有人在等我回去,就不劳烦贵宗了,过几日兴许我们就不留在此地了。”

“是叶兄的结发妻子吧?是住在新月客栈的那位?早些时候我们还去拜访了,虽然蒙着面纱,但的确是眉清目秀,举目生魅,叶兄好福气啊。”

不知怎的,这句话让叶轻尘的心有些乱了,他死死地盯着许一帆,“有事可以来找我,和她没关系。”

“呵呵。”许一帆笑了笑,“叶兄把我们剑宗弟子当成什么人了,这么说只是让叶兄把妻子也带去我们剑宗,我们一同招待。”

“如果…”叶轻尘右手慢慢附上腰间的归云,“我说不呢?”

霎时,弦绷到了极点,四周嘈杂的人群似乎静了下来,可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眼神交汇间却越发浓郁。

“我们飘渺剑宗虽然比不得三清门那样的大宗,可天下人少说也是听过我们剑宗名头的。”许一帆探手向叶轻尘肩膀而去,他的声音也有些冷了,“叶兄这样不给面子,属实让许某难办呐。”

叶轻尘望着许一帆探来的手,想要躲开的念头瞬时闪过脑海,但还是被他克制住了,这里还是人家的地盘,他不想把关系闹得太死。

可许一帆的手掌却在要接触到他肩膀时,居然向着一旁偏去。

望着自己的手,许一帆眼底瞬时闪过一丝惊骇,但很快被他藏住,顺势拍了拍叶轻尘肩膀的侧面。

“呵呵,叶兄真性情,既然不愿意去剑宗,那我就不勉强了,打扰了。”

“那我便先走了。”

叶轻尘放下依附在归云上的手,向着人群外走去,其余剑宗弟子和围观的路人纷纷让开一条小道,就这样目睹着叶轻尘扬长而去。

“许师兄!怎么就这样放他走了?不是因为他们默哥也不会丢下我,跑去闭什么关,那荒兽必然是和他们有关系的。”看着叶轻尘就这样离去,庆涛在一旁不甘心地说。

许一帆不说话,眉头紧锁地望着叶轻尘远去的背影,方才拍向叶轻尘的手背在身后,被他握的死死的。

隐约间,可以瞧见一抹殷红自指缝间闪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