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暗刺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6/11 20:06:11 字数:2188

午下昏沉 一处茶馆

茶馆立在平阳城三百里外,做的是旅人的茶水生意。

楚国眼下已是入冬,下午时分天色便有些暗了。

茶馆外的院子里,拴着匹毛色黝黑的炭黑马,马儿低着头,铜铃大的眼睛半闭着,俨然是有些困顿了。

今日是个阴天,茶馆还未点上蜡烛。厚云缝隙中洒出的微光透过窗户间暗黄的油纸,茶馆内有些昏沉。

店小二趴在桌上打着吨,冬日里的困乏还是那般缠人,不禁令人睡意上涌。他抬起头,瞥了眼茶馆角落里坐着的黑衣客。

这几日店里本来生意是不好的,都城盘查的紧,出来的旅人也少了许多。不过他也落的个清闲,但眼下这个黑衣竹笠的客人自早上便来了,要了一壶最便宜的茶水,一坐便是坐到下午。

小二探了探脑袋,望着客人杯里的茶水快见底了。

他便又端了壶茶水上前,哈着腰问:“客官,茶水可还要?可以再给您续上,不收银子的。”

“不必了。”

客人声音嘶哑,透着冷涩的寒意。

“好,那客官您请便。”

“等会儿。”

小二端着茶壶正准备退下,却被客人叫住。冷涩的嘶哑从背后掠过脖颈,让小二手一抖,不小心洒出些茶水来。

“客官有何事?”

小二又回过头,望着斗笠阴影下那张模糊看不清的脸。

“都城的门禁还要到何时?”

“这个…”小二摇了摇头,“小的觉着一时半会怕是不会撤下门禁的。”

“那放人进去么?”

“放…当然能放人进去。”小二上下扫了扫男人一身素黑的衣装,“不过会细细盘问,客官这样的装束,怕是会被拦下。”

“是么?多谢了。”

客人点了点头,竹笠边沿挂着的薄纱微微偏开,露出里面的脸来。

小二张着嘴,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男人那张俊朗的脸。他想不通这嘶哑如沙砾般硌手的嗓音下,为何是这样一直俊朗近乎妖冶的脸。这容貌,若是穿上女人的衣裳,在大酒楼里被唤作头牌也不为过。

“客官可是要入城?”小二壮了壮胆子,小心地问,“所谓何事?”

客人没做声,饮下杯中最后一口茶水,把杯子拍在桌上,抛了块银毫,便起身向着茶馆外走去。

他走到茶馆门口停下,没回头,嘴巴微微翕合,似是说了些什么。

客人走到院子,解开拴马的麻绳,稍稍抚平马背上的毛发,随后便翻身上马,向着落落长野而去。

小二呆在原地,愣愣地望着客人一袭黑衣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野的尽头,耳边仿佛还回荡在客人用他那嘶哑的嗓音说出的两个字。

“杀人。”

嘭!手里的茶壶砸落到地上,摔得稀碎。

……

大楚都城 平阳城 左家

左家先祖曾为楚国国师,最鼎盛时可谓权倾朝野。虽后来的子弟算不上争气,但承蒙祖上余荫,左家历代家主世袭国师职位,负责国祭等祭祀的事物。

可惜楚国的新任国主不信这些天地玄黄的旁门左道,左家的地位便在新国主上位后一落千丈。但廋死的骆驼比马大,左家到底还算是楚国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因为国师职位的特殊,左家不像其他达官贵族一般住在更繁华的下塘城,而是全族皆住在都城。

左家的小儿子,左曦,深受左家家主的喜欢。从小便把左曦送入下塘城的弘文馆,受圣人教导。

左曦在下塘城读书,不常归家,这次回来本想是母亲寿宴快到了,想回来参加母亲的寿宴,可谁知…这最后一面,竟成了诀别。

左家正厅,左曦小心地擦拭着正堂的红木桌椅,一遍又一遍,即使不沾一粒灰尘,他也不停下。他怕他一停下…就会胡思乱想。

昔日里偌大的左家,如今只剩下没有遇害的老管家,和几个新招的伙计。活下来的几个伙计,早已被吓跑了。

方曦素来是没什么野心的,几个哥哥为了左家的家主勾心斗角时,他早早的便出了家门,去了弘文馆念书。

可就是这般造化弄人,千方百计想当家主的死了,最不愿当家主的他活了下来,要继承这家主的位置。

他知道家族日渐式微,便刻苦念书,想着他日能考入书院,光宗耀祖,再振左家荣光。这些在他脑海里想过百遍的憧憬,眼下已都是浮华泡沫,眼前幻影。

“家主,有客人来了。”老管家从前院小跑着赶到正堂,俯下身子,在左曦耳旁说。

“谁来了?”左曦眉头一皱,问道。

“是…”老管家迟疑了一会儿,“是飘渺剑宗的几位弟子,说是为了…”

“快快有请,怎么能把人晾在外面。”

老管家话还没说完,左曦一听到飘渺剑宗的名头。黯淡的眼睛里放出几分神采,理了理衣袖,起身便往前院赶去。

左曦赶到前院,果然望见几位穿着道袍,气质不凡的人站在院子里。他一眼便望向了一行人里面相最出众的许一帆,急忙迎了上去。

“几位剑宗贵人来访,在下有失远迎,实在对不住。”左曦全然不顾自己当下家主的身份,躬着身作揖。

许一帆笑笑,“左兄不必如此,我等来是为了左家此番血案而来,左兄你这些日可有眉目?”

“我这几日为此事殚精竭虑,连神婆都请来了,可这几日冷静下来,我越发觉着不对劲。一府上百口人,皆自杀而死,死法各异,未免也有些太蹊跷了。我们左家祖上本就是常与这些灵异鬼怪打交道,我就想是不是有什么凶物…”

“凶物么?”许一帆揣摩了会儿,忽然说,“能带我去看看祠堂吗?”

“家父他们才刚刚安放进去,怕是…”左曦面露难色,有些迟疑。

“想必左兄也不想父母就这样枉死,不详细让我们看看的话,我们怕是也无能为力啊。”

“那…那好吧。”左曦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现在领你们去吧,左家最后的希望就交给几位了。”

“家主,小的有些话要说。”

左曦正准备带路,便被管家拦下。

“没看我有要紧事么?”左曦不耐烦地说。

只见管家贴着左曦耳边说了些什么,左曦脸色稍变。

“几位,我让伙计为你们上些茶,家中生变故,琐事极多,现在我有些要事等着处理,稍后再带你们去祠堂吧。”

“不打紧,不打紧。”许一帆摆摆手,“左兄先去忙吧。”

左曦点了点头,便和管家往里屋走。

而留在正堂的许一帆眼睛眯起,盯着老管家的背影,似是在想些什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