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冬至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8/2 15:15:47 字数:2064

傍晚,残日暗红的余晖洒向林间,透过枝头挂着的冰棱上,映射出幻梦般的光芒。

有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人未至,不过已经可见投射在雪地上的影子,两道人影踩着地上的积雪走入了营地。

……

“可惜我不会枪棒,教不了你太多。”

“能教我这些就足够了,剩下的我会自己想办法去学的。”

叶轻尘扫了扫落到肩膀上的雪,望着分外热闹的营地,便先扔下了与他一起外出警戒的阿泽,走进了营地正中的火堆。

“来咯,香喷喷的大馄饨。”

雪梅端着木盘,上面放着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还未到跟前来,便是香气扑鼻,诱人口腹之欲。

“吃不够锅里还有,不要着急,那天他们打回来的花鹿还有很多剩下的呢。”

雪梅大声的吆喝着,喊来前前后后的人来吃馄饨,就连负责警戒的护卫也被她拉了过来。

“没事…今天就先放松一下吧,这冬至来了,就算是山匪也总要休息吧。”

白离卿挥了挥手,彻底打消了那些护卫的犹豫不决,一窝人聚在一起,蒸腾的馄饨香气混着水汽上涌,在火堆前形成一幕氤氲。

“哎哎哎,叶轻尘这里可没你的份哈。”

“啊?”叶轻尘收回被雪梅拍了一下的手,尴尬地笑笑,“我这外出警戒回来,连碗馄饨都不让吃?”

“没说不让你吃,只是…”雪梅神神秘秘地端上来另一碗馄饨,“喏,你吃这碗。”

“这…”

叶轻尘接过碗,看着里面包的破破烂烂的馄饨,甚至不少不均匀的面皮已经被煮破掉,里面的肉馅都溜了出来,混在汤里,愣是把一碗清澈的汤水变成了一碗肉汤。

“这是做坏了的?”叶轻尘又看了眼其他人碗里颗颗饱满的馄饨,白皙的面皮下包裹着粉嫩的肉馅,他分外不解地问,“为什么…给我吃这份?”

“嫌弃做的不中看?”

“倒不是嫌弃,这是谁做的?”

“笨,还能是谁?”雪梅翻了个白眼,“你自己的媳妇啊。”

“啊?她做的?”

叶轻尘愣了愣,脑海里浮现出那张冷漠狐媚的脸,她…居然会亲手去做这些?

“哎呀,别想了,快吃吧,好歹是你媳妇一片心意,可不许剩下啊。”

雪梅又对着靠在树上养神的阿泽喊道,“还有那边的倔驴,吃不吃啦。”

“我说了,我不喜欢吃腌白菜包的。”

“我知道,我能不了解你那一点破习惯吗?这碗特意给你包的,给你采的蘑菇揉成的馅。”

“那…我就吃一点吧。”

阿泽接过馄饨,眼神有些躲闪地道着谢。

“多吃点吧你,去了边塞,每天就只能啃硬饼子,想吃我这馄饨,做梦去吧你。”

“边塞?你不拦着我了?”阿泽惊讶地抬起头,盯着雪梅。

“拦着你?谁能拦得住你这头倔驴呀,你想去就去吧,懒得管你,而且今天过节,不想和你吵架。”

雪梅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便又急匆匆地跑去给还没吃上的人盛汤,只余下阿泽一个人立在原地,看着碗里个头格外大的馄饨发着呆。

……

“在喝酒?”

叶轻尘席地坐下,侧过看了眼夏冰凝杯中的清酒,“他们那边这么热闹,你却在这里喝闷酒,今天可是冬至。”

“谁告诉你我在这儿的?”

夏冰凝看了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叶轻尘,往一旁挪了挪身子,淡淡的问道。

“白离卿告诉我的,说你拿了一罐酒便走了。”

“他可真是多话。”

“也别这样说,白兄他人还是挺好的,有些地方…和你很像。”

“和我?”

“嗯,他与我说了许多,说楚国国君无能,也说了世道不济…”

“他和你说了这些?”夏冰凝皱了皱眉,眼底有些许诧异,“你知道楚国在现在的国君上任前是什么样子么?”

“这…我不知。”

“楚国羸弱是东陆皆知的事情,与邻国纷争不断,背靠瀚海,许多地方都是盐碱地,不能作耕地,粮食不够吃,只能靠买,一到冬天,就像现在这样,流民匪徒四散,可以说是楚国的国君把大楚从亡国的边缘拉回来的。”

“这般厉害?”叶轻尘瞪大了眼睛,这和他听来的可不太一样。

“人还行,就是话多了点。”

“出了这片林子,再有两天就能上了大道,然后…就到京城了。”夏冰凝举杯对月,眼里莫名多了几分思绪,“我来楚国时,也差不多是这个日子,不过那年雪更大,也更冷。”

“回了京城…”叶轻尘如鲠在喉,心里的话迟疑了许久,“要做什么?”

“怎么?真的想和我一起去?不去寻你的身世,做你的大剑侠了?”

“那些都还不急,倒是你…做的肯定不是什么小事,你告诉我,会见血么?”

“会,很多血,能涂满长安城最雄伟的那条长街。”

“你…”叶轻尘没想到夏冰凝会这样了当的告诉自己这些,“那我与你一起去,反正到了京城我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你怎么知道我去京城是要做什么?万一是坏事呢?别忘了,我是个坏女人,不会去做什么好事的,这些血为何而流的还不一定呢。”

“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除非这些日子里的夏冰凝是假的。”

“那好啊,你就跟我一起去吧,我答应你,一起回京城。”

“你…你是认真的?”

“嗯,就这样吧。”夏冰凝饮下杯中残酒,晚风拂起万千发缕,将它绝美的侧脸掩住,“要聊就聊些别的吧。”

“别的?”叶轻尘愣了愣,忽然想到了什么,“那个,你的馄饨…很好吃。”

“哦,那就好。”

……

月上枝头,两人的谈话声渐渐隐入月色,婉转如夜莺啼鸣,如昙花一现,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发完这章,我还留了三章半的存稿,本来想还上上个星期的债,但我没舍得发,我怕因为事多又是一个星期都没时间更新,这样也不太好,所以这三章半我先留着,这样时间比较好周转。

至于还债的事情就只能开学再说吧,暑假过的比上学还累真的无语,要是我新书哪天能恰到饭了,我估计就不用像这样苦逼的打工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