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作者:lely莫西西 更新时间:2015/10/27 12:21:05 字数:3208

2.

“自杀者,别高估了你的价值,一堆即将腐烂的肉是连肥料也不如的。”

——约翰·德沃德

阳光明媚,在森林里,一成不变的繁多树木中,有一座无风格的石木混合建造的小别墅,仿若一座古迹般突兀地出现在了能被金色阳光覆盖的地方。

这屋子看上去太旧了,屋顶上寄生着无根藤、速生草,长年累月下来,那些植物简直茂盛得能藏得下一个小孩了。糟糕的不只是房顶,甚至连屋内的墙上,都长了许许多多壁画般的苔。屋子的外围修了两道坚固的围栏来防御野生动物。靠内的围栏还绕了铁丝网,如果再加一条战壕,就完全是一个小营地了。

“是时候该清理了。”三个月前,猎人就这样对他的小屋说,可是直至现在,也从没见猎人动过手。

至于小屋里面的家具,那些精致的茶几,阔气的虎皮地毯,做工上乘的老爷凳等等……都是不存在的。唯有缺掉一角的圆桌,让人实在怀疑坐下去是否就会垮掉的烂凳,和一些粗糙的小饰品,比较符合实际。

除了,床,看上去还比较新,是椴木制的,制作得也算细致。但其实,这是猎人在一个月前,终于把他那摇摇欲坠的床给睡垮了,于是,猎人不得不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才重新造了一个新的。

此时,那唯一像样的床上除了盖了一层白色的床单外,还躺了个人。当然就是猎人上次救下的女人,而猎人此时不知为什么,并不在他的小别墅里。

女人平静地睡在那里。面色苍白,看上去非常不妙,没人知道她会什么时候醒来。

她的心脏,紧凑而有规律地跳动着。

突然间,她的呼吸加速了。

女人脸上不安地抽动了一下,只是她依然紧闭着眼,没有醒来。

……

一个念头,毫无先兆地乍现在女人的脑海。

“贱人,你又想尝尝苦头吗?恩!?”屠夫般残忍的声音当头棒喝。

“别……不要。”她梦呓着。

明明没有人在问话,躺在床上的女人却在忽然猛地摇了一下头。

“你这个废物!蠢货!”那个熟悉的、憎恶的声音,越发大声起来。

“不要……”女人连身体也变得战栗起来,大片床单被她不安的手抓皱了。

“没用的家伙,今天我会好好招待你的,哈哈哈哈……”

……

受够了。辱骂、虐待、耻辱……一个又一个的记忆片段出现在她的脑海。

要崩溃了,忍耐,多一秒都不行了。

逃!再怎么也要逃!

……

“啊!”女人浑身是汗地突然坐了起来,大口地吸气。她用力捂着脸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手掌与她的头发一起贴在了脸上。

这个女人的鼻梁比较高,蓝宝石般的眼睛,有一头漂亮的金发,很长,长至大腿。如今她的头发就像是纠结的树藤,缠绕在她的身上,宛如一个森林公主。

等呼吸平稳下来,女人才开始环顾四周。

完全陌生的地方,除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

不安全感顿生。

女人小心地走下床来,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她脚上的伤还没好,虽然已经用布条包扎住了,但她走得还是有点踉跄。

就在快走到门口时,女人忽然感到眼前一白,身子一矮,整个人就要跌下去。

此刻,一对大手适时地出现了,有力的双手扶住了她的臂膀,就像之前一样。

女人惊讶地抬起头,却只看到一头狮子般张狂的头发,和一张因为背光而看不清的脸。

……

“女士,你从哪里来?”

护林人已经把女人重新扶回床上,女人安稳地躺坐在了那儿,手捂着头,似乎很疲劳,似乎什么都不想说。而护林人自己则倒了两杯茶,并递给她一杯,之后坐在了桌子旁的椅子上。

“……艾里克。”女人接到茶杯后说。

艾里克是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城市。

“是么,那你来这里干吗?”猎人好像很随意地边喝茶,边问道。

“这个……”女人眼中的光彩暗淡了下去,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她忽然开口说:“我叫艾米丽。”

“哦,我叫约翰。那艾米丽,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哦,不过一点小事罢了,与你无关吧。”艾米丽冷冷地说道。

“哦?你对待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护林人玩味的说,他并没有生气。

“……抱歉。”艾米丽慢慢地吐出这两个字,她的脸色在发青。

“好吧,我也不问了。”猎人喝完了杯中的茶后,没有再加,而是静静的放下了茶杯。

“我的戒指……”艾米丽看到了桌面上摆着的闪耀之物,伸出手迫切地想要拿到它。

猎人看着艾米丽的举动,眼中闪过怀疑,但只是帮她拿过戒指,没有说别的,他觉得现在不适合跟她谈戒指的问题。

“这里是我的住处。”猎人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因为这里离最近的一个山村都有十几里远,我不可能一个人把受伤的你带过去,你知道,如果路上遇到危险的动物的话,我们两个都完蛋。”

女人点了下头。

“所以我就把你先带来这里了,至少要等你恢复到有正常的行走能力,我们才能去。我已经帮你包扎过了,不过看你刚刚的样子,恐怕还要再久一点,还有,你的行李?”

“……”,女人对此毫无反应,似乎沉浸到回忆里去了,猎人的话也不知道她刚刚听没听进去。

“喂!女士。”

“呃,什么?”

“……我是说,你的行李呢?”

“哦,丢了。”

“丢了?”

“恩,但这个问题重要吗?”她的语气一瞬间冷了下来。

“很感谢你救了我,只是我没什么可以报答你的,但我不需再打扰你了,我还有些事情,自己离开就可以了。”

“别急,你还是老老实实休息一阵吧。”约翰盯着她说道,心里想着什么。

女人斩钉截铁地说:“我可以的,现在就行。”说完,她立即从床上站了起来。

“别胡闹了,你一个人根本走不出去。”猎人加重了语调。

“谢谢你救了我,但我自己就可以了。”女人没有在意猎人说的话,直接就往外走,不,简直可以说是在跑。

妈的……又是一个急着想死的家伙。

就在女人刚要走出屋子之时,女人的身后,含着愤怒地传来的一句话,让她僵硬在了那里。

“要不我一枪把你崩了?反正你来这座山,这片森林,根本就是来自杀的,对吧?”

“什么?”艾米丽像是被电到一样定在了那里。

约翰还坐在椅子上,望着她,厌恶地说着。

“别装了,你的每个行为都在告诉我:你想死。”

女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猎人在她话出口之前,就抢先说了。

“一个女人,什么都不带就来到这个荒山野岭,本身就同自杀无异。其次,看看我柜子上的手雷,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当过军医,当我看到你脚上伤口的第一眼就确定,你脚上的伤根本就是人为的。你想死得痛快点,所以没有选择饿死,而是弄伤自己的腿,然后再去招惹熊,这样就想逃跑都做不到了。”猎人的话越说越快,越说越大声,看起来相当愤怒。

“我……”

而猎人也根本不打算给她说话的机会,继续说:“哈哈!你找死的决心还真足啊,像你这种急着想死的白痴,我见得多了,也倒是死了干净,我真后悔为了救你而伤了一只熊,它比一具尸体值钱多了,你根本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幼稚小鬼!”

“你说什么!?”女人苍白的脸终于因恼怒而有了一丝血色,她歇斯底里地大喊:“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你知道我的痛苦吗!?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别以为你就什么都知道!你这个懦弱的蠢货!”

两人都怒目而视着。

一会儿后,女人咬了一下嘴唇,就又转过身来想走。

“你的命是你自己的,怎么样是你自己的事,但是,至少别拖累另一个生命。”猎人叹了口气,忽然用平静的口气说道。

女人再次转过身来,这次,她比上一次转身快了一倍。

“……”艾米丽惊愕地盯着着约翰,眼圈有点红,但她没办法说一句话,因为此时她内心的情感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面前这个男人说的,是她最害怕,也是最不想听到的事。

老约翰看着她,继续说:“还没明白吗?你怀孕了,具体几个月还不知道。”

“不——”艾米丽在这一瞬间崩溃了,她痛苦地大声呼喊着,然后发疯似地狂奔,冲进了森林里,一下没了踪影。

老约翰并没有去追,而是重新将杯子斟满,然后一饮而尽。

“她会回来的吧。”老约翰平静地看着已经空了的杯喃喃道,仿佛刚刚的愤怒全是装的。

看到她,让约翰想起了自己的往事。

那时的自己也这样狼狈吗?不,恐怕更加糟糕吧。约翰捏着杯子的手指加重了一点力道。

他心头里的一个念想忽然被解放出来,然后猛烈地撕咬心智,仿佛是被关在地狱的恶鬼忽然得到了释放。

“不想死……我不想死……不想死……”

“不想死!我不会死——杀不了我!没人杀得了我!哈哈!哈哈哈——”

“他们也……”

好了,停下来。老约翰睁开眼睛,放下杯子。那个世界的事也随之静止,恶鬼重新被拉下地狱。

老约翰定了定目光,长叹一口气,然后他的视线越过了屋内的木窗,望向那遥远的天空中。

一心想要死的人,他无能为力,但是上帝已经给了她一个能让支持她继续活下去的理由,只看她怎么选择了。

天上,正有一群飞鸟经过……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