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想不出来标题

作者:箫箫勿语 更新时间:2016/1/22 20:22:34 字数:3591

原本就令人恐惧的天空被强行撕开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一只血红的双眼透过裂缝死死的打量周围的生灵,最后凝固我身上。

罪恶者之意志没有了我手臂的支撑也从肩膀脱落,密密麻麻的咒毒早已被那光柱消除的一干二净。

掉落在干枯的黑色地面上时发出清脆的声音,剑身还不断颤动着,兴奋的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

巨兽缓缓移动着身体,这时候,没有人敢去阻止它,没有什么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生怕招惹其怒火,这位自上古就存在的巨兽蠕动着,爬出了裂缝。

晶莹的鳞片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显得刀枪不入,坚固无比。

巨大的尾巴率先钻了出来,狰狞的三角蛇头也出现在天地之间!

仔细看去,她的身上布满了伤痕,焦黑的仿佛被禁咒强行轰击产生的鳞片,可以看到白骨的巨大伤口,还有新鲜的血液顺着光滑的鳞片留下。

它悬浮与天空之中,浓烈的威压将所有人压制的不可动弹,仿佛窒息般的恐怖气息让人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它

张开了蛇嘴,露出了尖利的巨大毒牙,毫不留情的发出了足以让耳膜震裂的撕鸣!!!!

刹那间!天地不断颤动起来,空间一阵波动,恐怖的音波席卷了整个世界!

当音波袭来时,有部分人却惊控的发现,自己的实力消失的一干二净!只能看着毁灭的音波靠近,夺取生命!

连沙易和沙霓也支撑不住恐怖的压制,双翼消散,掉落在地,只是保有勉强安全的地步,我的感觉应该最为深刻,巨兽所有的怒气全部都是冲着我来的!

而罪恶者之意志却还是不断的散发兴奋的颤动!

"怎么会!这家伙不是被......等等!难不成!"红发的女人立刻回过神来,不得不说,即使在如此压制之下,她依然傲然站立!

"可恶!小子,你可给我惹了一个大麻烦啊!"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将刀举过头顶,顿时,天空中残破的八卦阵开始凝聚,从中延伸出无数锁链,缠绕上了巨兽......

但是.....

"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巨兽咆哮着,轻易挣脱了锁链,身形急速冲过来!

嘴里不知不觉发出了璀璨的白色光柱,带着恐怖的力量强行轰击而来!

如果不出意外,这一击将毁灭这里所有的一切,然后我的旅程也会在这里结束......

但是!

一个较小的人影快速飞到光柱前方,扶手一挡!凭空接下了这一击!

漆黑的羽翼刮起一阵狂风,冰冷的血色瞳孔打量着面前的巨兽,让人臣服的皇室气势笼罩在她的周围!

她是......

瑟依!!!

"瑟依! "

瑟依冷冷的看了看沙霓,随手一挥,恐怖的力量降临世间!

" 吾乃血族•血皇!"她尖锐的声音响彻云霄!

那双瞳孔里早已没有了当初的虚弱,代价却是连带着那分让人感动的温柔一起消失......

血皇和巨兽相互打量了几眼,巨兽咆哮着,口中爆发出足有百丈的恐怖白色光柱!!

"区区一尔,耐我有何!"

血皇伸出了那只洁白如玉的手臂,细长的指甲凭空一划!

将整个光柱撕成两半,分开的两份光柱穿透了两座山峰,最后狠狠的爆炸开来!

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血皇颤抖的双手和减弱了几丝的气息证明接下这一击并不轻松,当下股作高深:

"速带吾其兄长离去!"

沙霓和沙易当下一闪身,带着被打晕的瑟易,快速离开了这片范围。

"你的运气还真好啊!"

那个女人......不,应该是加斯卡,面色凝重的走到我面前,说道:"虽然说血皇也是血族一等一的高手,但是对付解开了第一重封印的始祖巨兽还差得远,用不了多久,血皇就会落败,你还是乘着现在快走吧....."

巨兽身上还有封印?!

按照现在的实力来看,这家伙至少是魔装级别的存在!

这种恐怖的存在,我之前竟然想独自击退它?!

可笑!

"我可不能走,我不是为了自己的什么无关紧要的私欲来到这里的"

我摇了摇头,凭借这具身体变态般的自愈能力,之前的贯穿伤此时完全好了,除了破损的衣服和露出的白嫩肌肤,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证明自己刚刚受了伤。

"而且....."

我看了看正在大显神威的血皇。"那丫头可是我带到这里来的,我可要对她负责!"

"哦?那好,你来这里目的我也猜得到,无非就是救什么人吧,不用末日巨炮,我就可以救人!这样吧,如果你今天解决了这家伙我就帮你!"

加斯卡露出了玩世不恭的笑容,说出了让我狂喜的话语!

始祖巨兽吗.....

"罪恶者之意志!"

似乎是知道了我的战意,它兴奋的颤动着,背后紫翼一展,我冲着天空叫道:

"我知道你在这里!你要那东西也要打败这家伙,相信要一个人打败他也有难度,不如先联手如何?"

声音在天空回荡,静静的.....某一刻,一个身穿黑袍,手拿一根漆黑长枪的中年人从天空中走了出来。

凌空虚步!

魔装级别的强者!

"是当初在万事屋里看见的丫头啊,你的体内还有我们皇族的血脉呢,这一战结束后还要请你跟我回族。"他将黑袍压得更低,长枪枪尖闪过一丝血红。

"那么,血皇,不知我可有资格于之并肩作战?"

他笑着说道,可以看出,他有着强大的自信!

血皇猩红的瞳孔扫了眼这里,点了点头。

"那么......吾"男人握紧了手臂,枪尖遥遥指向巨兽庞大的身体。

"参战!"

一言道出,他的身上刹那间多出了浓烈的杀伐之气!

那是驰骋沙场数十年累计起来的,他独有的气质!

巨兽似乎不耐烦了,一跟巨大的尾巴以完全和体型不成正比的速度横扫开来!

"血•封!"血皇大叫着,双手向下一扫!

冲天血水从大地中渗透出来,急速飞上天空,但在向上冲击的途中,竟然像凝固了一样,包裹着巨尾,将其停歇在空中!

"灵•枪决•锋芒乃至天诛灭!"

中年男人一挑枪尖,凭空一刺!

顿时哄哄雷声凭空响起,雷光在枪身上急速聚集,化作一根银色的巨大长枪,狠狠的**了巨兽的尾巴中,爆发出一阵巨大的爆炸!

"该死!"

中年人暗骂一声,和血皇急速后退,片刻间一道百丈的能量光柱扫过刚刚他们所在的地方!

血皇凭空一握,一面厚实的血红盾牌挡了一下,但是转眼间血盾摧枯拉朽般被其破坏,但是也让血皇躲开了这一击。

男人长枪一扫,漆黑的枪身竟然刮起一阵暴风,顿时他的速度又快了几分,险之又险的躲开了这一击!

光柱扫过地面,一条横跨千米的巨大裂缝转眼间出现在大地之上!

中年人回身看了看光柱造成的场景,摇了摇头,转回身子看向了灰尘掩饰之下的巨兽,他要看看,刚刚的攻击对巨兽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什么!!"

他的眼瞳一缩!灰尘下的那根蛇尾安然无恙,甚至连蛇鳞都光滑的可以反射光芒。

刚刚的攻击完全没有用!

换句话说就是不破防!

刹那间,巨兽的尾巴又一次扫过,将来不及躲避的二人狠狠的打进地面,激起一阵尘土!

始祖巨兽,竟然强悍如斯!

"呸!"中年人吐出了嘴里的血,擦干了嘴角的血迹,恶狠狠的说道:"我的攻击不起效果,只能攻击那些伤口了....."

血皇点了点头,用其毫无起伏的声音说道:

"各自为战,吾左汝右,相互扶持!"

话音未落,他们又躲开那根让人气恼不已的巨大尾巴,羽翼一展,在天空浮起。

"一招定胜负!"

"秘奥义!杀陨元破刺!"

"秘奥义!蓝陨特炎!"

巨大的长枪凭空出现,其上不断闪烁着恐怖的雷霆,还有丝丝寒气般绕着,杀伐之气顿时笼罩了天空。

无数条血线聚集到血皇的右手中,一簇蓝色的火焰若隐若现!

"灭!"

"灭!"

巨大的长枪狠狠的落下,蓝色的火焰也急速撞击而去!

轰轰轰轰轰轰轰!

恐怖的爆炸袭卷了天空!

其中传出巨兽悲怜的尖叫,但是刹那间,一丝白光从灰尘中闪过!

"小心!"

男人顿时向着血皇叫道,转眼间一道连接天地的恐怖光柱就向着血皇袭去,血皇始料不及,眼睁睁的看着死亡接近!

"给我......挡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但是.....

一个小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紫色的长剑狠狠的碰撞在光柱上!

一丝丝肉眼可见的巨大伤痕开始扫在那具较弱的身体上。

她娇小的身体正承受着恐怖的压力!

卡扎......卡扎....

然后,令人恐惧的......

剑......碎了!!!!

紫色的碎片在天空飞散着,失去了长剑的我还茫然的盯着空空如也的双手......

怎么会......

那不是号称不会损坏的魔剑?

不可能....这不可能!

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啊!!!!

我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强行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向前扑去,同时身上开始闪耀出粉色的光芒!

"觉醒!竟然在这个时候......"男人似乎说了什么。

但是这个时候,我的注意完全在巨兽身上,体内不断涌出恐怖的力量,在我手中聚集出一丝粉银相交的火苗。

"灭!"

足有数十丈的白色火焰摧枯拉朽般轻易击溃光柱,冲击在巨兽身上!

巨兽凄惨的叫着,身体破碎开来.....

是投影。

这还只是巨兽的投影!

眼前一黑,我的意识也消失了........

片刻...... 寂静.......

一片寂静,血皇察觉到我只昏过去,送了口气,加斯卡也从不远处走来。

"这小丫头最后竟然挡下了一丝来自始祖巨兽本体的力量,这下,我也得遵守诺言......"

血皇没有说话,倒是男人深深的看了眼地上的少女,拜了拜手,说道:"本来想把她带回族里,现在看来,还不急,各位,别了!"

转眼间男人就消失在这里。

"你不走吗?"加斯卡打量了一下血皇,她的脸色一片苍白,却固执的待在一边,不肯走开。

"那好吧......"加斯卡叹了口气,手一招,一团银色的光球就从那具小小的身体里飘了出来,凝固成一颗美丽的水晶,仔细看去,那水晶中竟然包裹着一个身影。

"麻烦你状告她,代能量聚集足够时,她就会见到她想见的人"

加斯卡露出一个哭笑,放下了一张蓝色的纸片,身体逐渐变得虚幻起来,也烟消云散 了。

这片宽阔的大地上,只剩下两个人,孤寂的待在这里......

蓝色的纸片上,勾画着两轮颜色各异的璀璨圆月,一块块漆黑的水晶石块在夜空中悬浮着,圆月上一个巨大的倒挂城堡反射着灿烂的月光。

水晶鞋穿好,

姑娘的裙摆摇摇

向着满月的方向,

脚下已铺开晶莹的旋梯

只属于黑夜的聚会,

在某个契机为你开启

我们终会相遇,

在漫天繁星的尽头

即使没有翅膀,

也要飞向远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