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9 交谈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9/18 16:20:12 字数:2095

“怎么,前几天你不还没日没夜地望穿秋水一样盼着她回来吗,这才几天就又受不了想把她往外撵了?你们这些妹控的心思还真是难猜。”

“并不难猜哦,既然欧若拉她自己说想更多地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作为他的姐姐,我自然应该为她创造这个机会,而并不是一味地将她束缚在自己的身边,因为那样不就显得太自私了么?”

“那你就真的放心让她就这么走了?”

“当然,况且不是还有你陪着她一起吗?而且……”说到这里,爱尔兰斯顿了顿,斜睨着双眼,对着绮思狡黠地一笑“我只是说了有事情不能和她同行而已,并不代表我不会去啊。”

对于先前绮思所下的诸如妹控之类的评价,爱尔兰斯也并没有否认,而是在好久之前就已经以一种默认的态度欣然接受了——她也不觉得她之前的那些举动能瞒得过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绮思的眼睛,而且在绮思面前她觉得她也可以卸下平日里在外人面前带上的面具。

当然,最为可能的主要原因还是:爱尔兰斯在潜意识里就认为,妹控是一件光荣而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一个良好的值得歌颂的优良品质。既然如此,那还为什么要刻意去隐瞒?

“果然,这样子才像你嘛……”

听见爱尔兰斯的回复,绮思淡淡地笑了笑,露出了一副早知道如此的表情,继续做着手上的工作——逐盆修剪着她在寝室里养殖的花草。

不过她的这句话欧若拉是肯定听不到的,因为后者早已经一脸不情愿地被兴致昂然的阿莉尔拉到商店里去采购长途旅游所需的物品了,作为人形自走拎购物袋机器的她想必是一时半会回不来的。

对比之下,还在修剪着花花草草的绮思在爱尔兰斯眼中未免显得太过悠闲了些。

不过这也只是表象而已,有一点细节终究还是没逃过她的眼睛——最近绮思修剪花草的手法和平日里相比未免太笨拙了些,不单单剪下了不少正抽出嫩芽的新叶,有好几次更是差点用剪刀伤到了自己。

修剪枝条也好,先前的玩笑话与笑容也好,都有种心不在焉的样子,明显是忧心忡忡。

到最后,爱尔兰斯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出声制止了她。

“现在你还有心思照顾它们吗?两个小家伙都去准备了,你不需要收拾一下?我记得再过几天帝国的使团就要出发了吧。”

“准备吗……”

重复着爱尔兰斯的问题,绮思慢慢放下了手中剪刀,将剪落的枯枝败叶与那些长得不规矩的枝条都收拾干净了之后,才在爱尔兰斯身边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回自己的家,哪里需要准备啊……而且说实话,那个地方我真的不太愿意回去,如果可以,我倒是宁愿一辈子都待在这里,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看不出来,欧若拉和阿莉尔眼中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暖心大姐姐形象的你,也会选择逃避呢。”

察觉到话题似乎有点变质,爱尔兰斯想以一个玩笑来结束这逐渐变得沉重了的气氛,不过却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绮思的声音越发地低沉了下来。

“我之所以会代表我的族人来到人类的国家,并非是我多么的优秀,而只是我自己的执意要求罢了。或者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会这么做不过是为了逃避而已吧?一逃了之——犯下的过错也好,需要承担的责任也好……”

绮思把头靠在沙发上,凝视着屋顶上的吊灯,似乎在喃喃自语,又似乎在讲述着一个故事,只不过这个故事似乎在开篇就已经戛然而止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当初不也是这么安慰我的吗。”

爱尔兰斯也没有追问下去,因为她明白这大概就是每个人都有的不愿回首,不愿追忆的那种往事。

同时她也困惑着,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句普通的问候能把话题引到这种方向,不过她知道的是,在这种不明白情况的情形下,还是保持着沉默比较好。

大概是因为要回家了,不得不去面对一些想要逃避的伤心往事吧?爱尔兰斯如此想着。

不过这她没想到的是,虽然语气听上去还略显犹豫,但绮思仍旧先她一步开口了,只不过所说的内容似乎和刚刚完全不沾边就是了。

“爱尔兰斯,其实我这里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你,问起来可能有些冒犯,但我还是希望你能给我你的答案。”

“问题是吗……那么请问吧。”

爱尔兰斯思索了片刻,随后慎重地点了点头,因为绮思刚刚发言让爱尔兰斯不得不慎重地对待接下来她所要回答的问题——她不觉得在这种氛围下以绮思的身份问她的会是什么鸡毛蒜皮般的小事。

从绮思说出这句话的语气与神情上来看,爱尔兰斯也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在考口之前,似乎早已经被这个问题困惑良久,经过内心的不断挣扎后,一直到今天才终于下定了决心肯袒露心声的样子。

“恩……在和你们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就一直在思索着这个问题了,为什么你和欧若拉之间的关系的会如此融洽?”

说到一半,像是生怕爱尔兰斯误会了什么一样,绮思急忙追加着解释到。

“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任何恶意,你对你妹妹一直以来所付出的也是我们有目共睹的,只是我很疑惑为什么你在比她优秀如此之多的情况下你们之间却依旧能……”

“依旧能维持着这么和谐的关系是么?”

绮思没能说下去的话,爱尔兰斯替她说了出来,面对这爱尔兰斯的反问,绮思默默点了点头。

“原来只是这样子啊……”

明明先前营造出了一种严肃的氛围到头来却只问了这种小事,这种强烈的反差让爱尔兰斯颇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过她却并没有因此而对这个问题一笑置之,因为她能察觉到,在等待着她的回答的同时,绮思的眼中闪烁着前所未有的认真的光芒。

沉默了几秒钟,不过再次爱尔兰斯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顺口提出了个看似毫不相干的问题。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我一样,应该也是一个身为姐姐的人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