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劝说成功的第一步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5/11/30 22:25:27 字数:3065

“那我先去了。姐姐我们.....”

我回过身,举起手,正想招呼一下姐姐,却发现马车旁边那里还有什么人影,就连背影的看不见,只有一个空碗孤零零摆在那里。

一股晚风适时地卷起了地上的一片落叶从我眼前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飘向远方.....

“呵呵......”

略显尴尬的把举起的手放下,动作如机械版僵硬,总觉得那碗好嘲讽啊。

“如果要找你姐姐的话,她刚才就已经起身离开了哦。”

说着,绮思还特意帮我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小树林。

好尴尬......这眼神好刺人......不行,这种情况下一定要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气氛!恩恩,调整一下语气。

“才几句话的功夫怎么人就没了,还真玩起捉迷藏了,怎么平日里看出来挺可靠的现在却变得和个小孩子似的。”

不过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句自言自语虽然效果拔群,不过似乎起到的是恰恰相反的效果。

如果之前大家只是以带着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我的话,现在一定是在努力忍耐着让自己笑的不是那么难看,因为他们已经笑出声了......

就连看起来一向沉默寡言的卡萨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还是克制不住的那种。

至于吗......我一脸黑线的看着就差在地上笑着打滚的阿莉尔,嘴角不自觉地抽动着。

算了,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一下吧。

“你没事吧.......”

“没.......没事,完全没事......就是笑的肚子有点痛......你那老气横秋的语气和表情,配上你这形象......别扶我......你让我再笑会儿.....”

“就算你笑点低,稍微笑笑就可以了,不就一句话吗。”

“不......你再给我五分钟......”

“你这演技也太浮夸了吧,有必要这么夸张吗,你看看其他人不过也就......笑笑?”

喂,绮思大姐,你们精灵的优雅呢?卡萨,你努力维持的高冷形象呢?怎么就这么破功了?乔治,你的教典掉到地上了,那不是你的信仰吗,不捡真的没关系吗?还有雷恩,不要趴在地上捶地啊!小草是无辜的!

在知道了阿莉尔并非特例之后,我在一次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糗大了.....

“那个,你们慢慢笑,我先走了!”

说完,我就逃似的,飞快的跑进了之前绮思所指的丛林,而身后的笑声依旧没有停息的意思。

但愿时间可以使人忘记一切吧.....

没有见到姐姐的踪影,我只得一直沿着林间的小路向前走去。遮蔽住月亮的乌云早已散开,银色的月光洒满林间,万物都被镀上了一层圣洁的银色,密林深处一直与黑暗交融的景色也慢慢地展露出了面容。

“明明这么大的人了,没想到还真玩成捉迷藏了,不过看起来,现在的情况对我比较有利啊。”

同样的话语,但这一次我却想到了很多。

虽然我叫着她姐姐,她看起来也比我要大很多,但如果真的较起真来,我们应该是同时出生的。只不过她比我要早孵化几年而已,哪怕看起来再怎么成熟可靠,也不过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而已。

较真较的在深一些,算上前世,明明是我要比她大才对,虽然这几天我越来越发现之前活的岁数真是喂了狗了,现在整个人都越来越年轻了.....生理上与心理上都是如此。

终于,在林间的一片小小的草地上,我看到了仰卧在上面的姐姐。她静静的躺在那里,双臂枕在脑后,出神的仰望着天空中的那一轮明月。

“终于找到了吗,欧若拉,看来这局是你赢了。想要什么奖励,一个吻?”

“这种奖励还是算了吧。明明是散步,却自顾自的藏起来,然后又自顾自的做起月光浴来,难道这是现在最新流行的吗?”

“女人的心就是这么反复无常的,你要早些习惯哦,欧若拉。”

“这种话对自己的妹妹说真的没问题吗?”

“嘛,不要在意细节,不如过来一起躺着怎么样,这草地还挺舒服的。”

“说好的散步呢,就这么被遗忘了吗。”

虽然这么说着,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躺在了姐姐的身边,反正不都是为了构造一个谈话的氛围吗,这么躺着晒晒月亮似乎也还不错。

所以说,快点说些什么吧,我就是为了这个来的,虽然已经准备好了满满一大锅心灵鸡汤,但也要对症下药才有效啊。

什么,听说有人质疑我的能力?

禅师、佛祖、于丹、白岩松、李嘉诚、柏拉图、延参法师……那些年,我们被灌过的心灵鸡汤难道就这么没了吗?当然不会!无论是化为感情大师的柏拉图,还是摇身一变为情歌小王子的仓央嘉措,咱可都是信手拈来的!

不过姐姐就这么静静的躺在我的身旁,并没有一点要说话的意思。

虽然月光下听着风吟鸟唱,窸窣虫鸣也不失为一种惬意,但我可不是来干这事儿的啊。

没办法,只能有我先开口了,反正姐姐的经历她之前也曾经对我说过,那么她苦恼的也就差不多是那些东西吧。

“姐姐,其实.......”

“欧若拉,你是想说人并不是想我想象的那样的,想让我去多多接触他们,结交新的朋友,对吧?”

确实如此,然而我想说的却不止这些。

“是的,如果你仅仅是因为自己有着一半龙族血统就认为自己与别人不同,后受到别人的冷嘲热讽那就太可笑了。说到底,无论是言行举止,还是生活方式,你有哪里是和他们不同的呢?为什么偏偏要认为自己很独特而刻意的孤立自己呢?”

姐姐没有回话而我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能找到一个知心的朋友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对于别人总是若即若离,那种一个真心朋友没有的感觉,不是很孤独的吗?”

“孤独?那也正是我们的命运,半人半龙却又都不属于双方,我真正意义上的同族,只有你啊,我的妹妹。”

语气中说不出的凄凉与悲伤,这种事情真的值得如此吗,我完全不能理解。

“你错了,姐姐,正因为有着一半龙族的血统与一半人族的血统,我们才可以觉得无论是龙族还是人类,都是我们的同族而非外人。如果都是你这种想法的话,那我们的父亲和母亲也就不会相遇了,更不会有我们的诞生了。”

“我之前也像你这样天真的想过,也曾有过亲密无间的伙伴,但当我的身份暴露的时候,那种被亲密的朋友有意疏远的感觉是你无法体会的,与其这样,那还不如.....”

这一次,没有等姐姐把话说完我就迫不及待的接了过来。

“会这样也是在所难免的,人心都是这样,对于自己难以接受的事情总需要一个时间来缓冲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他们既没有我们传承与血脉的记忆,也没有漫长到足以令人生倦的生命,会犯下过失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了。你也说过事后,他们也曾向你道了歉,再次向你伸出了手,难道这还不足以改变你对血统的看法吗?”

“真是完完全全的人类看法呢,欧若拉,说不定这是你的幸运.....”

“不是的,这份幸运,明明你自己也可以创造的!去接受他人,以诚相待。世界就是你面镜子,你总是哭丧着脸,那他也一定不会对你笑脸相迎的。推开门,走出自己的象牙塔,放下结缔,敞开心胸,世界也肯定会因此而精彩的!”

总觉得好羞耻啊,不过这是必须的!

“为什么不试着改变一下自己呢?既然世界无法改变,我们去适应不就好了?”

这时,姐姐却突然转过头望向我。

“没想到小欧若拉也能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呢,不过......真的就如同你说的那么简单吗?你刚交的朋友,是叫做阿莉尔对吧?那么你敢让她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你能保证那之后他还能待你如如初吗?”

“这......”

说实话,在听到这些一瞬之间我真的犹豫了,我怕她会害怕我,害怕她会因此而疏远我,甚至嫌弃我。这些恐惧就好像是灵魂深处自然涌出的一样,哪怕我从未这么想过,它们也像恶灵一样在我脑海中萦绕,挥之不去。

注意到我的犹豫,姐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又望向天空。

不行,不能在这里犹豫,努力的压下心中因姐姐所说的那些可能带来的后果所涌起的不安。

“我会的,我也相信她,到时候我一定会亲口告诉她的!绮思,卡萨,乔治,雷恩都一样!”

一口气,我把我刚出森林难得认识的几个人的名字全说了出来。至于具体什么时间,我心里也没有底......

“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顺便,既然你都这么努力的说了,那我也试试多和人真心的交流交流吧。”

“那实在是太好了!加油姐姐!”

虽然知道姐姐这句话里九成九是应付的成分,但我还是开心地笑了,毕竟这种事情,还好似要潜移默化的,一步一步慢慢来嘛。

最后,感谢心灵鸡汤!

ps:真正的最后,感谢一下诈尸以来很萌的萝莉、南山以南、墙角里的弱者、Vinge所投的月票,以及女仆长级战巡声望、不死贫道二代的打赏!顺便,还是列克星敦太太和小姨子萌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