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人作死就会死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2/18 15:03:14 字数:3198

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寂静无声地期待着接下来的发展,讲台前的闹剧也在不负众望地继续着。

“怎么样,考虑好了没?”

熊孩子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原本是老师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手指毫不耐烦地敲打着讲桌。

“抱歉,感谢您的好意,可我是今年才应聘上这个岗位不久的,所以暂时还没有要换工作的打算,实在是非常抱歉……”

不单单是性格,现在的爱尔兰斯就连说话声音都变成软软的了。

“你不要不知道好歹,你不过就是个助理教师而已,顶多就帮老师打打下手,收个作业什么的,还真把自己当正式教师了?识相点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去做吧?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

爱尔兰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讲台前的熊孩子一声重重的拍击桌子的声音所打断了,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她畏畏缩缩的往后退了小半步。

这个时候,两个狗腿子技能点到Max的小跟班却意外地有眼色,一左一右绕到了她的身后,封住了她的退路。

“恕我不能接受您的好意,我想我还有一点事…….”

“哼,想走!?”

爱尔兰斯想要慢慢地小步后退到门边,却发现门早已经被人挡住了,她只得一脸无助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等她再开口时,语气里也带上些许了恳求的意思。

“求求你,能放过我吗,我真的只想当一名老师而已…..”

“什么叫放过你?这可是对你的恩赐,知道吗?还有,你最好不要想着逃跑,难道你还能一直躲着我吗?!不要想着拒绝,不然信不信我会让你连这份工作都丢了?来我们家当女仆,万一你做了我的小妾,那你后半辈子绝对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美女金条大大的有!”

熊孩子坐在讲台上,像模像样的说着从街头的不良青年们嘴里学来的威胁性质的话语,虽然看起来完全不像是那么一回事,反倒是有一些搞笑罢了。

而欧若拉更是无奈的捂住了脸——看上人家了你就直说好吗,你这是皇军招安一般的话语是要闹哪样呢?

虽然对手很杂鱼,但爱尔兰斯缺依旧表演地像模像样。

此时的她,完全就是一个因被威胁而手足无措、六神无主的小女孩——孤苦伶仃的在原地颤抖着,隐约泛着泪光的双眼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讲台上的人。

哈哈,果然害怕了吧?

看着新来的年轻助教这么简单就被自己唬住了,熊孩子心中也是暗暗得意,他也没料到自己前几天刚学来的技能用起来会是这么的顺手。他的心里早就为自己的未来规划好美好的蓝图了,这么漂亮的女孩一旦来到自己家做了女仆,到时候再想干一些什么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他按耐住心中的得意,特意装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同时暗地里想着自己的两个小弟使了给眼色,两人为了施加压力同时向着爱尔兰斯靠近了几步,颇有一种今天不答应就别想离开的架势。

“怎么样,你想好了吗?如果你不给我一个答案的话你今天就别想着离开这里了!”

“你们怎么能这样……”

无奈地说出这句话时,爱尔兰斯脸上所展露的表情,是那么的脆弱且无助,伤感而憔悴,瘦弱的背影也显得楚楚可怜无所依萍,形单影只,唯有形影相吊,只能在这冷漠的世间独自蜷缩着瑟瑟发抖。

一时间,原本还抱着看热闹心态的众人此时纷纷羞愧的低下了头,浮华虚荣的心此时却被自责牢牢地占据着,好像仅仅是对这么一个柔弱女孩的求救视而不见,就已经让他们背负了极大的罪恶感一样。

“是啊!他怎么能这样!这么逼迫一个无辜的助理教师,还有王法了吗?难道因为她是贵族家的孩子,就能这么光明正大的蔑视帝国的法律?“

看着这黄世仁强抢喜儿一幕,再看看自己姐姐无助的表情,怒火中烧的欧若拉完美地复刻了自己好友刚才的动作——义愤填膺地拍案而起,阿莉尔表示拉都拉不住。

“喂,欧若拉,你干嘛呢?!”

“太可恶了,我姐姐都这么可怜了,那个熊孩子怎么还忍心这么欺负她!?”

听欧若拉怒气冲冲的说出这句话后,阿莉尔定定地看了就差喊一句拿我关公刀来的欧若拉一会,然后默默地站起来,把嘴凑到她耳边,用手捂住悄悄的说

“刚才不是你说的爱尔兰斯姐姐都是装的吗,现在怎么又变得这么激动啊?”

欧若拉也愣了,经阿莉尔说完后才反应过来的她悻悻的挠了挠头,这才尴尬地又坐回了椅子上。

“也是啊,抱歉,看得太投入了,我都忘了这码事了…..”

不过这一次,欧若拉的举动可没有过多的引起周围的关注,因为熊孩子的过分举动,也同样激起了大部分同班同学的不满来,已经有同学起身打算上前去制止他了。

就在这时,一直掉线已久的原班主任才终于重新连接了上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身穿法师长袍的中年男子匆忙的推开门走进了教室,虽然出现在他眼前的的场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除了讲台前站了几个人,教室里之外竟然会这么的安静?

不过怎么样都和他无所谓了。

“同学们,下面我有一个消息要和大家说一下,从这个学期开始我们班级将要换一个新的班主任,希望大家能和她好好的相处。哦?爱尔兰斯老师原来您已经到了啊,您在前面和这三个学生在做什么?”

“没事,只是想先认识一下几个我最有特点的学生而已。“

“是吗,那这个班级就交给您了,您尽力而为就好了。“

“放心吧,我会替您好好的管教他们的。“

身穿长袍的中年男子向爱尔兰斯简单地嘱咐了几句之后,就像是不想再和这个满是熊孩子的班级扯上关系一样,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出门去。那背影,明显带着奔向新世界的欢悦。

结果,在得知原本看上去很漂亮很年轻也很好欺负的助理教师竟然会是自己的新班主任之后,所有同学全都震惊了——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导师的,哪里会是普通的人物?

而此时内心波动起伏最大的,就非那位刚才还嚣张的不行的熊孩子莫属了。

如果之前他就知道爱尔兰斯的身份的话,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说出那种话的——不听老师的管教可能只是小事,但不尊重教师或是侮辱教师可是直接触犯了校规的。一旦教师有意追究的话,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犯错误的学生无论是什么身份,都可能面临着被直接开除的风险,起码之前就有过这种先例。

他决定还是先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好。

“老师,刚才是我不知道您的身份,不然……”

“您可别这么叫我,我可担待不起,之前您不还是说要招纳我做女仆嘛,说不定还有上位做小妾的机会?现在想想,其实待遇也不错嘛,不然一旦拒绝了连这份工作也一起丢了不也就太得不偿失了吗,您说是吗?”

依旧是刚才的语调,不过在熊孩子的眼里她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就变得可怖了起来,没来由的让他打了一个寒战。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后的他连忙站了起来,在爱尔兰斯面前摆出了一脸谄媚的笑容。

“老师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刚才都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然而这个玩笑可并不怎么好笑啊,所以说你是要识相一点自己退学呢,还是被我举报之后夹着尾巴走人呢。”

“哈哈,老师还是您说的笑话有意思……”

不过爱尔兰斯明显是不想继续搭理他了,就像是看着路边的垃圾似的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后,就从他身边走过径直地站在了讲台上。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无视,那个熊孩子脸上也明显有些挂不住了。

“小婊砸,刚才好言好语对你说那是给你面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要以为你是老师我就会怕你,一旦我被开除了我也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你要知道,我父亲可是…….”

不过哪怕是自己被辱骂着,爱尔兰斯依旧没有任何搭理他的打算。

“虽然迟了点,不过现在要开始上课了,可以请与课堂上无关的人员出去吗?”

“你!不识好歹!”

熊孩子表示已经黔驴技穷了,无论是恳求又或是威逼,此时看起来都没有任何的效果,无法避免她被退学的命运,这样一来,他也不免气急败坏了起来。

他刚想拎起巴掌向爱尔兰斯的脸上扇去,却惊恐地看着从自己的的指尖开始,一层薄薄的冰霜慢慢的延伸。

从小臂到肩膀,他的整个右臂被一层坚冰所覆盖,被寒冷的冰霜封冻地只能感觉到麻木,动弹不得,整只手都被迫保持举起来的姿势,肩膀部分的冰霜隐约还有一点向下蔓延的趋势。

他的两名小跟班急忙跑到他跟前帮忙扶着那只结满冰霜的高举着手臂。

“你父亲是谁来着?我刚刚没有听清啊,不过你再不离开我可不能保证将来你的右手还能不能用,再过不久,细胞就会因为低温开始坏死了吧?到时候截肢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

一脸平静面带笑容的说出了可怕的话语,爱尔兰斯就不再理会如丧家之犬一般逃离教室的三个人,如威风凌凌的女王一般以睥睨的眼光环视了一圈整个教室。

这一次,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地坐在了座位上,噤若寒蝉。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