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失踪(二)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3/2 17:07:56 字数:3071

“是这个方向吗?真是的,怎么又一个人也没有了。”

欧若拉沿着奥菲莉娅手指的方向,慢慢地找了上去,虽然她指的方向和阿莉尔口中要去的外校学生宿舍有些偏差,但她还是选择了去相信这个和她萍水相逢的女同学。

因为今天是周末的缘故,住在学院里的同学们大多都选择了回家住宿,所以在这略显冷清的住宿区里,除了奥菲莉娅之外,欧若拉就没有再遇见过其他的路人,也只能一个人毫无目的、毫无方向的去寻找了。

不过就在欧若拉在昏暗的路灯下漫无边际地四处张望的时候,一片距离铺满石子的小路很远距离的草坪上,一个反射着微弱星光的闪光小物件却吸引了她的注意。

“这该不会是……”

怀揣着突然涌现出的一股不祥的预感,想了想,欧若拉还是离开了由路灯照亮的小路,向着那片阴暗的草地跑去。

而当她看清楚在草地中央掉落的发光小物件的正体后,她也不得不在心里肯定了自己刚刚做出的最坏的猜测——那正是之前阿莉尔一直别在头上的发卡。

半蹲下去捡起那枚被遗落的发卡,看了一眼之后欧若拉就将她牢牢地攥在了手心里,她的内心里对阿莉尔的去向已经从好奇转变为担忧了——因为发卡周围的草坪上,那些明显是被人踩过的凌乱的痕迹,以及不远处散落了一地的糕点都证明了这不可能只是简单地将东西丢在这里了。

“可恶,就不应该让她一个人这么晚独自出去的!”

因满心自责愧疚无处发泄的欧若拉,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自己身旁的草地上。此时的她也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了,面对这种突发的状况,她的第一反应是先去找到自己的姐姐。

但还没有等她起身,就只感觉背后一凉,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一样,她猛地回过头,因难以置信而张大的眼睛里倒映出的是一支径直地奔着自己飞来的冰箭,她脸上的皮肤仿佛都已经能感受到冰箭飞行带来的刺骨寒风。

不像是心眼那种久经锻炼而磨砺出的高大上的技能,更像是一种野生动物源于本能的对危险的预知,更趋近于直感。不过现在的欧若拉可没有时间去计较这些了。

这是什么鬼!?袭击?!

再一回头发现已然是冰箭骑脸之后,她的脑海里在一瞬之间仅仅只是闪过这么一个想法,时间短到甚至神经元都没有来得及将信号传达到肢体,她的身体就下意识地反射般的动了起来。

右手弯曲着撑着地面,同时弯曲腰肢,左腿瞬间发力,心跳骤然加速,肾上腺素分泌激增,储存在肌肉力的力量顷刻间爆发,她整个身体就以右肩为支点向着她的右边翻滚了将近一米。

原本被爱尔兰斯悉心打理的长发也因为这个动作而又变得乱糟糟了起来,上面还沾着一些草叶与尘土。

不过这源于身体本能的动作虽然看上去十分的狼狈,但用起来却意外地行之有效,最直接的结果是刚才那只角落里射出来的冰箭现在正深深地没入了她刚才所蹲的那片草地上,连带着周围的草地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唯一给她带来的伤害可能就是因为惊吓而带来的心肌梗死的风险与闪到腰的风险了……

不过,和同样难度不高但十分实用的火球术相比,这种魔法的优势在于不会在夜晚里引起别人的注意,不易被发觉。

“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这就要杀人灭口了?”

欧若拉心有余悸地看着落在自己身边的冰质短箭,不过顺着这次失败的偷袭飞行轨迹,也是让她确定了莫名其妙就袭击她的人的大体方位。

“是在哪里吗。”

欧若拉敏锐的目光直接锁定了不远处被修剪过的小灌木丛,她的瞳孔慢慢紧缩,终于在通过冰箭确定了大体方位后,龙组优秀的夜间视力让她注意到了灌木丛中某一区域叶片不自然的晃动。她还是能区分得清被风吹拂过的树叶与人因为行动而产生的摇晃的区别的。

即便是发现了敌人的位置,欧若拉也没有轻举妄动,依旧保持着现在的姿势,甚至连头都没有转,只是用眼角的余光死死的盯着刚才的那片区域。

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既然是想要杀人灭口,那么在一击不成功之后,对方应该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在对方的眼里,自己可能只是个运气比较好,反应比较快的女学生罢了。

第一次面临着实战,欧若拉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没有丝毫的慌张与畏惧,甚至身体还能在头脑保持冷静的状态下因为战斗而变得血脉愤张,一切就像是源于本能,生来就该是如此一般自然而然。不过她可并没有心思去深究这些,因为这种状况对于她现在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了。

“撒,你一定会忍不住再袭击我吧,一定会忍不住的吧?”

欧若拉悄声低语着,同时她的右手慢慢地藏在了校服上衣的下摆里,以它为掩饰偷偷地从戒指里拿出了她出门时特意放进去的魔导枪,握住了枪柄,手指摸上扳机,只让她觉得意外的有安全感。

起初她也想给自己收到的这个礼物起个酷炫一点如“黑檀木”、“白象牙”之类的名字,但仔细思考了一阵之后,结合着枪身图绘的金色花纹,她还是给它起了一个名为“黄蔷薇”这样的带有诗意的名字。

她才不会承认是剽窃了某个幸运e家伙的宝具的名称呢,况且她也是不怎么怕这恶毒的诅咒的,毕竟此枪非彼枪。

欧若拉不知道当初她为什么会特意地将这把枪给带出来,但现在她只庆幸自己当初做了个多么英明的决定,毕竟这是她除了狂躁高速飞行体,我是说扔石子之外,唯二的远程攻击手段了。

她半蹲在地上,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因为四周是空旷的草坪,并没有什么可以供她躲藏的掩体。同时也贸然地还击,因为她不能确定刚才的偷袭者是否还在原地,为了不打草惊蛇,她的手仅仅是在衣服底下紧紧握住枪柄。

几秒种后,第二发冰箭很快的就如期而至,以飞行的轨迹来看,是直奔她的心脏的。

不过这一次与之前不同的是,欧若拉并非是毫无准备的仓促应战,在冰箭出手的一瞬间,她就察觉到了袭击这个位置。

“虽然我脾气很好。但你也不能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来吧?”

欧若拉转过身,双手握住枪柄,举起枪,正对着飞出冰箭的那片小灌木丛,冷静而又沉着的连续扣动着板机,没有丝毫的迟疑与犹豫。

而面对那只飞来的冰箭,她则是没有一丁点要闪躲的意思。她自己的射击水平她是再了解不过了,哪怕经过爱尔兰斯的调教之后也一样可以说是惨不忍睹。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她连续地扣动着扳机打空弹夹里所有子弹,就是希望以数目来弥补精度上的不足,如果这种时候再做出规避的动作移动射击的话,对于她原本就很可怜的命中率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的。

更何况她原本就不需要躲来着,直到刚才她才反应过来:闪避的动作看起来好潇洒可细想一下真心的好蠢呐……老娘不是说虽然不能使用魔法不过同时也是魔法免疫的吗?那还这么没形象的躲个什么啊?

当她迅速地完成了六次点射之后,袭来的冰箭也不偏不倚地命中了没有躲闪的欧若拉的左胸口。

仅仅只是刚接触到她,来势汹汹的魔法剪就从箭尖开始,顺着箭身一直到箭尾逐渐地崩溃、碎裂了起来,在炸开成一朵美丽的冰花之后被还原成了最普通的水元素消散在空气中了,就连冰箭上附着的动能都随之一同消散了一样,欧若拉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

“呵……”

低头看看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同时听见灌木丛里传来的明显是在忍耐着痛苦的一声闷哼,欧若拉满意得站起了身,食指穿过扳机护圈,随意地旋转着自己的武器,不紧不慢地向着偷袭者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并不着急,就像是在自家的猎场里围猎一样,在有着绝对的信心的情况下猎物的挣扎不过是平添的乐趣。

“呐,一言不发的上来就直接打招呼,到了现在还要躲吗?都被我发现了也该出来了吧?”

但对方却并没有回应她,只见地灌木丛里一阵更加剧烈的抖动与窸窣声后后,又慢慢地归于了平静。

“这就逃跑了吗,不过也没关系,倒不如说这样更好……”

当然,以上纯属虚构,真实情况是欧若拉飞快的换上了弹匣之后,举着枪,小心翼翼的的着袭击者隐蔽的方向逼近着,同时谨慎地提防着对方可能设下的陷阱。

而在发现对方早已跑的不见了踪影的时候,她更是懊恼地直拍额头。

“我去,怎么现在的魔法师都跑得和兔子一样快,我就是个小女孩,至于吗?还有我这破枪法,要是能打到腿就好了,原本还想试试能不能和他问出点什么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