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失踪(八)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3/8 10:38:02 字数:3116

“这种黑胡子的啤酒桶游戏,我真心是不想玩第二次了,你说呢。”

欧若拉死死地按住了自己左胸口上的伤口,刚才那一剑直接刺穿了她的冠状动脉。为了不现场表演一下人体喷泉,她觉得还是不要继续作死的比较好,现在她的脸色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十分苍白,再这么下去,或许会意识不清也说不定。

虽然用力捂着左胸伤口的动作让她略显狼狈,不过穿着鲜血染成的礼服的欧若拉依旧努力地保持着之前的那份从从容。

她向着瘫坐在房间角落里的熊孩子甜甜一笑,哪怕这在后者看来与恶鬼露出的獠牙无异。

“呐,现在就剩你一个人了哦,少年。”

“你这个怪物!你......你别过来!”

熊孩子一脸惊恐地看着欧若拉。

无论是受到那样的攻击都没有死去,还是杀掉那几个人的血腥手段,他刚才可是都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再配合上那金色的瞳孔与布满鳞片的右手,此时的欧若拉在他眼里就像是深渊里爬出来的,向他索命的恶鬼一样。

他自然也知道,欧若拉要杀他不过是易如反掌。

而欧若拉只是饶有兴趣地听着熊孩子对她的评价,比起杀戮,这种被畏惧的感觉给她带来了更多的愉悦。

“别这么怕我,难道你就没抱着我能反杀这种错觉吗?刚才我记得你不是挺杀伐果断的吗?”

欧若拉也不着急,面对没有任何威胁的敌人她也不需要着急。她只是随意地捡起了地上一把掉落的长剑,用剑尖拖着地面,然后轻笑着向那瘫软在地的熊孩子走了过去。

她松开手,发现胸口处伤口的血已经止住了,干涸的血渍在衣服上渐渐凝固,变得深红。她刚才以生命作为筹码的赌博并不是孤注一掷,所有的信心都是建立在强大的恢复能力上的。

她不禁感叹起龙族强大的生命力,竟然让她这样都没有死,还能勉强活蹦乱跳一下。

这一路她走的很慢,但在熊孩子的眼中这却比直接杀了他还要让他恐惧上百倍。

试想一下,当一个刚刚行完凶身上背负着几条人命的人,正拎着滴着血的凶器,浑身浴血的向你走来,脸上还带着邪魅的笑容,你会怎么想?

熊孩子手脚并用地后退着,不过很快,退到墙角他的就已经退无可退了,他只能看着欧若拉一步一个血脚印地走向他。

“恩?就这么缩在这里等死吗?”

欧若拉拎着剑走到他的眼前,却没有像之前那样干净利落的直接动手,只是用冰冷的眼神居高临下地俯瞰着他。

而那双金色竖瞳这么死死盯着的熊孩子,只感觉自己就好像是面对着一条花纹色彩艳丽却致命毒蛇一样——随时准备露出尖锐的獠牙,喷射出见血封喉的毒液。

他不敢回答,只是尽可能地把整个身体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着。

“你这么缩着也不萌的。”

欧若拉调笑着,但浑身是血的她看上去毫无笑意。

“你是怪物,怪物!”

“哼,如何,还不求饶吗?”

“你这个怪物!”

“死鸭子,嘴硬。”

欧若拉并没有理会他说了些什么,只是当着熊孩子的面,慢慢地举起了持剑的手。像是鉴赏文玩一样,仔细地端详着手中没有任何装饰但却能轻易夺走人生命的凶器。

“你不知道吧,被他砍到,是会痛,会死的呦。”

似乎是专为了说给他听的一般,欧若拉把目光从剑刃上转到了熊孩子的身上。

不过后者可没有心思去听她的教诲了,他已经因恐惧而闭上眼睛,去等待死亡的降临了,一晚上目睹了太多的恐怖,已经然他对害怕这个词感受到麻木了。

然而等待他的却不是手起刀落,听见一声金属落地的响声,他又睁开了眼睛。

在他的眼前,欧若拉扔下了她手中的那把染血的长剑。

就扔在他的身边,伸手就能拿到的位置。

“你不是很想活下去吗,不是很想杀了我吗?现在这把剑就在你的手边,我是不会躲的。友情提示一下,如果直接把我的头直接砍下来,我想我也是会死的。少年,不来试试吗。”

欧若拉弯下腰,满是笑意地盯着那双写满负面色彩的眼睛,同时也不忘适时得劝诱着。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那双眼睛里,她只看到了无尽的近乎于麻木的恐惧。

“真的不试试吗,杀了我你就没事了哦,之前你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熊孩子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手边的剑,最终又把目光停留在了欧若拉的身上。

他没敢去拿那把剑。

在他的心中,现在的欧若拉是一个人型的怪物。

对于怪物,有以下这么几点定义。

怪物是未知而又神秘的。

怪物是强大而又恐怖的。

最重要的一点,怪物是杀不死的。

如果能轻易地被杀死,那它也就不是怪物了。

在他的心中,现在的欧若拉就是这么一个杀不死的人形怪物,让他没有拿起剑去反抗的勇气。

终究,他的精神还是崩溃了,他以为他对于恐惧已然麻木,但他还是忍耐不住哭了起来,像个普通的孩子那样放声大哭,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落下,他一边哭,一边哀求着。

“别......别杀我!是我错了,求求你,别杀我!我真的不想死啊!”

欧若拉就只是站在这里看着熊孩子哭地声嘶力竭。

熊孩子,终究不过是个孩子啊,她无奈地叹息着。

“没那本事,就别装成纨绔子弟。赶紧滚,别让我再看到你!”

虽然熊孩子之前是想杀了她没错,但她再杀了这么多人之后,她的良心却是实在不允许她再对这么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孩子出手了——哪怕是在这个世界,十六岁也才是行成年礼的年纪。

如果说之前的杀戮可以归为自卫的话,在这么下去,她也怕自己会丧心病狂起来。更何况当这件事被揭发之后,在法律面前,他也肯定会受到他应有的惩罚的。

于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欧若拉也不去管从他身边仓皇夺路而逃的熊孩子,摇摇晃晃地向倒在地上的阿莉尔走去嗜血的狂热过后她却没有忘记自己最初的目的。

不过和刚才不同现在,现在欧若拉脸上的笑容早已经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疲惫与掩饰不住的憔悴。消耗了如此之多的体力后,又受了两道完全可以致命的创伤,她也快到自己的极限了。

刚才她在熊孩子面前的表现才是真正的强弩之末。

身体与心灵上的疲惫让她产生了一种好想就这么一头晕倒在地上睡过去的想法,不过她还是坚持着向阿莉尔走去,哪怕仅仅是跨过一具尸体都让她觉得十分费力。

不过下一刻,仓库外面传来的惨叫却瞬间让她清醒了。

强忍着眩晕感,欧若拉看向了大门的方向。

大门慢慢地被再次拉开,那里出现了一个令她熟悉的身影。

“奥菲莉娅?”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真的好荣幸呢。”

欧若拉怎么也想不到,这时候出现在门口的,是曾经在校园里偶遇,为自己指路的同学,而对方手上拿着的染血长刀也让她引发了某些不好的联想。

“真是的,本来我还很看好你的,但你做事怎么能这么的不干净利落呢,竟然会将他放走?不过也确实是出乎我意料了呢。不错,很有趣。”

就好像是为了表明自己毫无恶意一样,说着,她就松开了手,任由长刀落向地面,不过在接触地面的前一瞬间,整把刀就化为元素消失了

但即便是这样,欧若拉依旧放不下心来——这个曾经帮助过她的人现在实在是难分敌友,从她的身上,欧若拉还隐约感受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就像她刚才身上散发出的一样。但如果真的对比起来,那或许就是阎罗与无常的区别了。

不过现在的她,别说抵抗,就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奥菲莉娅却只是慢慢地向着她靠近,同时还不忘以前辈的身份去教育她,看上去并没有要发起攻击的意思。

“你不知道吗,在战场上,对他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怜悯与慈悲只会是毒药,迟早会害了你。不过到也不能这么说你,只是我实在想不明白,在杀前几个人的时候,你是那么的果断决绝,为什么唯独却放过了他?是看上他了?我不觉得我的族人的择偶标准会这么低。”

“你杀了他?可他只是个孩子......”

“孩子?”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至极的笑话一样,奥菲莉娅直接忍不住笑了出来“既然选择在战场上对人刀兵相向,那就不存在老幼妇孺这一说,他们统一的都是敌人。还有,你有没有想过当他逃走后,会不会暴露你的身份?你还是太天真了,不如跟我学习吧,学着去适应这个强者为尊世界,而不是被人类的条条框框所......”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自己打断了,她往后退了几步,躲开了如同箭雨一般落下的冰锥。

“离她远一点,我的妹妹,不需要你来教。”

“呀,背后挖墙脚被发现了啊.....”

这是欧若拉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在看到那个熟悉而又令人有安全感的白色身影之后,她终于是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