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平息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3/9 11:24:20 字数:3043

欧若拉睁开眼睛,望向四周,那是一片寂静的荒野。

她不知道她现在身处哪里,她大声地呼喊着,却连自己的回音都听不到。

在这片大地上,丧失了一切生命的活力,五彩斑斓的世界在这暗淡,大地是灰色的,惨淡的灰,天空是白色的,绝望的白。目所能及的旷野上,只剩下几棵枯木竖立着。

除此之外,在这乱石密布的戈壁滩上,就只剩下远方的地平线了。

地上没有道路,想要离开这片荒芜之地的欧若拉只能在乱石堆中独自前行。

然而这片荒漠就像是沼泽地一样,每当她落脚之后,她的鞋子都会深深地陷入泥土中,等到她费力的抬起来时,之前深深印下的脚印早已经被血水所灌满。

这诡异的一幕令她不知所措,于是她慌恐地跑了起来,一刻也不敢停歇,她生怕自己一停下就会被这片土地所吞噬。

然而无论她逃到哪里,当她落脚后都会不可避免地陷进去,并且越陷越深。

所以她能做的,就唯有不断向前奔跑,然而一贯坚实的大地似乎不再那么坚实了,无论她踩到哪里,着地时都是软绵绵的触感。她仓皇地逃着,身后血红的脚印就像是她的影子一样,不紧不慢却又时刻不停地追着她。

她一直跑着,希望能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她累得精疲力竭,却丝毫不敢停歇,因为脚下的大地依旧是如流沙一般的松软,她不知道一旦停下去后她会落到什么恐怖的地方,所以她只能像这样一步不停地跑着。

终于,她在脚下又找回了往昔的那种坚实的触感,她停下脚步捂着胸口喘着粗气。还没等她为劫后余生而感到庆幸,四面八方就又传来了如雷鸣般巨大的响声,与此同时,大地也因着巨响而颤抖了起来,微微地摇晃着。

欧若拉惊恐的看着四周,她发现大地正缓缓地在开裂、在下沉,透过那些裂开的巨大缝隙,血水如山泉一般喷涌而出,它们彼此交融,汇聚在一起,有小溪汇聚成河流,再到湖泊,最终,整个世界都化作了一片**。

欧若拉只能无助的看着血水渐渐在自己的脚下流淌,看着水位逐渐的升高,逐渐地没过她的脚踝,而后又没过她的小腿,然后毫不停歇地持续上涨,最后一直到脖颈。

她无处可逃,因为整个世界都化作了一片血海。

在她即将被血水淹没的那一刻,在她的耳边,响起了奥菲莉娅的声音。

“你知道吗,所谓的世界,就是漂浮在血海上的尘埃哦?”

紧接着,就是溺水带来的窒息般的痛苦。

凌晨时分,一片黑暗与寂静中,一双夺目的金色瞳孔猛地睁开,欧若拉一把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大喘着粗气,而她身上的睡裙早已经被汗水打湿。

躺在熟悉的卧室中,才让她相信刚才的一切场景不过是一个真实的梦罢了。

“欧若拉,做噩梦了么吗?别怕,现在已经都没有事了,姐姐就在你的身边......”

看见自己的欧若拉醒来,一只守在床头的爱尔兰斯立即关切的问着,同时拿起毛巾轻轻擦拭起她额头的汗珠。

“姐姐。”

看见爱尔兰斯一脸担忧的神情,欧若拉勉强的露出一个笑容,希望让她就此安心,不过这满是破绽的笑容似乎并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怎么样,欧若拉,伤口好些了吗,还疼吗?”

“虽然还有点痛,不过我想应该没事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之前身上的那套染满了鲜血的校服早已经被换下了,透过睡衣的领口,她还是能看到胸口上两道已经结痂了的伤口,虽然还有一些微弱的疼痛感,不过也有很好在愈合的迹象。

现在的她不过是因为内失血过多而有些虚弱罢了。刚刚关心过自己,欧若拉就突然想到了另一个人的安慰。

“姐姐,阿莉尔现在怎么样?!”

“你啊,都这种时候了还想着别人”爱尔兰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语气中满是宠溺“不过你放心,在你的保护下她可是毫发无伤哦,睡一觉明天就又可以变得活蹦乱跳的了。”

“是吗,那就好。”

欧若拉望向窗外,发现外面依然是一片漆黑,从爱尔兰斯到来的时候,她就晕了过去,直到现在,所以她也不清楚自那时起究竟又过了多长时间。

而关于那之后爱尔兰斯和奥菲莉娅之间又发生了些什么,她已经不想知道了,既然现在大家都平平安安,就已经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

“你才刚睡了两个小时而已,不需要再休息一下吗?”

“不用了,我想我已经没事了,姐姐,能让我自己待一会吗?”

听着欧若拉的要求,爱尔兰斯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别逞强啊.....”

说完,她就离开了房间,走前还不忘轻轻把门带上。

灯也不开,欧若拉就这么独自坐在自己的床上,她已经不想再睡了。

现在,只要她一闭上双眼,脑海里就不可避免的浮现出之前仓库中战斗的景象,以及那被鲜血染红的世界里一个个敌人凄惨的死状。

她曾是敌人的梦魇,但现在,那些驱之不散的亡魂也成了她的噩梦。她仿佛能感觉到几条冤魂正围绕着她漂浮着,声音凄厉,嘴中不断念叨着还我命来。

虽然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以大义为名的正当防卫,但是那种自己亲手以残忍的姿态恣意地夺取一条条生命的感觉却让她无法心安理得的沉睡。

这让她觉得就像是饮酒一样,举杯时入口的只有白酒的香醇,让人回味无穷,不过酒劲上来之后,留下的,就有胃里翻江倒海般的痛苦了。

终究,她还是从床上起身了,这么一直穿着被汗水打湿的睡裙也让她有些难受。而且虽然她的身上明显已经被她的姐姐清洗过了,但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上依旧沾满了鲜血,依旧不干净。

欧若拉走进卧室里的浴室后,缓缓地脱下身上仅有的一层睡裙,洁白娇好的酮体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看着自己含苞欲放的蓓蕾般美好的身段,欧若拉早就不会像刚刚出生时那样面红耳赤,甚至不好意思直视。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哪怕现在镜子里的她她身上一丝不挂,她也可以坦然而视。

打开淋浴,任由温水从头顶浇落。乌黑秀丽的长发此时在水流的作用下,紧紧的贴着少女背后与胸前的曲线。

不过就是这美好的一幕,有样东西却额外的扎眼,正是她的那条长满了紧密扣合在一起的黑色鳞片的小臂。流水打到上面,发出了像雨滴落在青石板路上的那种滴答声。

为了不让自己再次陷入那痛苦的回忆之中,欧若拉努力地去想一些其他的东西,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将这与当前美好场景格格不入的右手拿到眼前,欧若拉很随意地看着它,从散发着金属光泽的细密的鳞片,再到看起来就如同闪着寒光锐利指甲。

“果然,就和那个熊孩子说的一样,看起来真的很像是怪物呢。”

虽然如此说着,但欧若拉并没有嫌弃自己的意思,因为如果没有这份力量,现在的她和阿莉尔估计早就不知道被埋在那个小角落里化作春泥更护花了吧?

与此同时,她把左手也伸到了面前,同样五指张开,目光在双手之间互相比量着。

与她的右手相比,左手才更像是应该出现在一个女孩子身上的——小臂上的肌肉带着柔顺的线条,丝毫不失美感,肌肤白净、五指修长,指甲也被爱尔兰斯修理的整整齐齐,甚至连一点毛刺都没有。

“果然还是这只手好看一些,右边的怎么看怎么猎奇啊......”

当然,如果真的要追究起毁意境的部分,那她胸前与背后的两道伤口也应当算是一处。

虽然她并没有学过解刨学这种高大上的学科,但起码她也是知道这两剑肯定是穿过了她的心脏与肺脏的,原本应该进重症加护病房的伤竟然睡一觉之后就好得差不多了,再感谢自己强大的恢复能力的同时,欧若拉觉得这和对方开场就立下的flag应该也是密不可分的。

“一旦留下疤痕的话,难就糟糕了,真是难看死了。”

呐呐自语的欧若拉,在确认完自己的审美观没有任何问题之后,随后关上了淋浴的开关。

她用左手捋了捋额前有些凌乱的留海,静静地看着镜子里那对于自己来说,十分熟悉的面孔,最后,她的目光聚焦在那依旧没有熄灭的金色竖瞳上。

但这金色的瞳孔,总是让她不可避免的想起奥菲莉娅来,现在她已经能确认了,那个做事目的不明的女孩也是她的同族。

她闭上眼睛,想要回复到以前的形态,虽然现在这个样子让她感受到了拥有力量的感觉,不过还是完全人类的姿态才能让她更为安心。

不过几秒过后,她就悲剧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变化......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