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夜谈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3/11 20:52:55 字数:3083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但寝室一楼的客厅里依旧灯火通明。

在处理完现场,然后又看着自己的妹妹安然睡去,最后确认了阿莉尔只是受了一点擦伤之后,难得闲下来的爱尔兰斯才松了口气,终于得到空闲能半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下。

不过也仅仅是休息一下而已,这一晚上的忙碌已经让她睡意全无了。

“看起来你这个当姐姐的也是不容易呢。”

同样没有睡去此时很悉心地为她端上了一杯刚热好的牛奶。

“欧若拉,她好些了吗?”

“恩,好多了。”

爱尔兰斯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在看到绮思那明显是不放心的表情之后,又额外的加了一句。

“安心吧,虽然伤口很深,不过现在她的确已经没事了,最多可能只是心理上有些过意不去吧?而且一旦真的有问题,你觉得我还会安然的坐在这里吗。”

“也是呢。”想想爱尔兰斯的妹控行径,绮思深以为然地点着头“不过真的应该替阿莉尔好好谢谢她了,如果没有她,那后果真的很难设想。这原本应该是我的责任,真是抱歉,还害她受了那么重的伤......”

“你也不必自责,这又不是你的过失,她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朋友而受伤的,更何况我们也都没有料到一个孩子会因心生怨恨而做出这种事来。而且他已经为他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了,这件事,就让它这么过去吧。”

一边说着,爱尔兰斯一边把玩着手中的一枚印着家徽的勋章,那是她在那名死在奥菲莉娅手上的熊孩子身上发现的。

在处理尸体前,她就悄悄地将这枚勋章收到了口袋里,不过在内心里她已经做出了决定,迟早要让他们家偿还这笔债的——怎么可能就这么结束?害得她妹妹受了这么重的伤怎么可能是单单几条性命就能赔偿的过来的?更何况对自家孩子的管教不严本就该是大人的过失。

即便此刻她内心的想法是如此的阴暗,表面上,她依旧维持着最为标准的温和的笑容。

“但愿吧......”

绮思只是轻声感叹了一句,却不知道是针对爱尔兰斯所说的前半句还是后半句,抑或是兼而有之。

绮思原本就是个聪明人,不然她也不会被派遣到人类的国家里来了,她多少还是能看出爱尔兰斯那藏在最为礼貌笑容下的阴暗的,就像是隐藏于平静海面下的汹涌的暗流一样,看似无害,实则致命。

但也正是因为她是一个聪明人,所以她没有去过深地追究,就像她只关心欧若拉的安全,而对她为什么能独自杀掉五个成年人依旧受了这么重的伤依旧安然无恙这件事闭口不谈一样。

她不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人,也不愿去侵犯他人的隐私,既然别人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那她不去触碰就好了,保守秘密的最好方法就是不去知道。

这也是爱尔兰斯愿意与她交流的原因之一。

“虽说我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的意气用事而已,但在这种大环境下,还是会让我觉得不安呐。”

绮思知道爱尔兰斯具体指的是些什么,这几天来,无论是从塞德里克的嘴里还是从爱尔兰斯的嘴里,她多少都听说了些带有暗示性的只言片语,只要肯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她就不难将这些零碎的信息拼接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一个听起来不可思议却又细思恐极的故事。

“对于知情者们来说,现在整个帝都可都是处于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状态呢。虽然时至今日,还是有些人觉得你的话不过是一派胡言,不过在校长的支持下,就连皇帝陛下似乎都开始重视起这件事了。有时候连我也不敢相信,这任谁看来都是一派胡言的荒唐的信息,竟然会受到如此的重视。”

爱尔兰斯对绮思会知道这件事并不感到奇怪,毕竟因为她本来就很特殊的身份也没有人会故意瞒着她,而她作为一个值得信任并且有实力的人,本身也是要在学院赛上出场的。

如果说在之前,作为一名生活在森林里的精灵,绮思对人类世界里的这些国家与国家之间、皇权与神权之间的小纷争,也只会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这种无所谓的态度。

但如今,作为精灵的特使来到人类国家同样会不可避免地被卷入纷争的她,却是再也没有这份淡然了,更何况这件事还关乎着精灵女王让自己的族人融入人类社会的这项政策能否实施,所以她也只能格外的用心一些。

“这件事听起来是荒唐了些,但仔细想想,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这可关系到他们最基本的利益,想来他们也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也不会信其无的态度的。”

“所以说,你们人类之间的权力斗争,还真是麻烦。”

“但这也正是人类不断进步的源泉,不是吗?”

“倒也不能否认,不过......”

原本还很认真地与绮思讨论着这件事的爱尔兰斯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在下一秒,她的精灵室友的画风就完成了一个突变。

“对你来说,这件事到也不能算是坏事,不是吗?我想它已经足以作为你踏进上流社会的敲门砖了,我是不是要先提前恭喜一下你呢?说不定,下次再见面时我对你的称呼就要从“爱尔兰斯老师”或是“爱尔兰斯小姐”变为“爱尔兰斯大人”了?”

绮思一边打理着她最近才移植到屋子里的一株昙花,一边用略微带着点玩笑的口吻调侃着,说到最后一句最时,她还特意转过了头别有深意地看了爱尔兰斯一眼。

而对于绮思的这一些列的举动,爱尔兰斯也只能无奈的苦笑以回应了。

不过,绮思可没有就此善罢甘休的意思。

“还是说......难道现在在某个妹控的眼中,权力与财富的地位难道已经高过妹妹了吗?!”

说完,绮思还故意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惊讶地捂住了嘴。

某个妹控......爱尔兰斯当然知道绮思话里的这个四字名词指代的是谁......

她的眉头不自觉地抽动着,饶是她自认为自己一贯遇事都很冷静,态度也很淡然,此时也差点忍不住拎起桌上的一本精装的言情小说砸过去了。

“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说到底,还是因为我的疏忽才导致欧若拉她们遇见今晚这种事情。哪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但也已经让我很愧疚了。还有,如果连和我一样忙的你也这么说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

“先不提那些,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承认了,即使是你也有分身乏术的时候是吗?”

“好吧,你到底想说什么,听你的就是了。”

听到爱尔兰斯的回复,绮思就好像是什么计谋得逞了一样,露出了狡黠的笑容,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说了出来。

“其实前几天,公爵殿下就派人来想要接她女儿暂时回去住几天了,理由是阿莉尔的母亲想孩子了。其实之前我就想,如果是阿莉尔一个人的话,她肯定是不愿意回去的,所以我希望能借你的妹妹用一下,也让她路上有个旅伴。但是......”

“但是,你害怕“某个妹控”不舍得自己的妹妹离开是吧?”

还没等绮思说完,爱尔兰斯就很识趣的主动接了过来,这话由她自己说出来倒也显得不是那么尴尬,只不过指代某个人的代词依旧被她用那四个字代替着。

“是的,只不过我之前一直没找到机会和你说而已,现在看起来正是时候,那你的意思呢?”

“全都听你的总可以了吧?你可真是会挑时候......”

虽然嘴上说得极不情愿,但爱尔兰斯心中却只觉得绮思的这个提议实在是太过恰到好处了。

如果仅从她个人的主观意愿出发,那确实像绮思所说的那样,她是肯定不会愿意欧若拉离开她身边,哪怕仅仅只是暂时的,但现实是,除了主观的意愿,她要考虑的事情还有很多。

今晚的事情已经给她敲响了一个警钟,那就是无论她再怎么对自己的妹妹细心呵护,也总是会有她照顾不到的地方,无微不至这个形容词只会出现在理想中。换在平时,她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但现在这种仿佛整个城市都笼罩在若隐若现的阴雨下,而她却又被事物压身的情况,也让她不由得去做一些取舍了。

既然自己在她的身边也无法照顾到她,那还不如先把她暂时地送离这片风暴中心,等到一切都平息了再将她接回来比较好。这样做,也能尽最大可能的为她规避风险。至于阿莉尔的父亲,想来也是事先知道了些什么吧?

爱尔兰斯在心中默默的做出了决定。

“看起来,你这是已经同意了?”

“那是当然,都被你说了那样的话,就算我再不通情达理,也不会再把她留在这里吧?恩.....味道不错。”

爱尔兰斯没好气的回了句,然后就不再想谈这个话题了,在确认那杯牛奶已经微凉了之后,才拿起杯子小口喝了几口。

“看起来还真是担心你的妹妹呢,果然做个好姐姐也是件蛮不容易的事。”

再一次地,绮思感叹着。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