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又要开始了是么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3/24 20:06:52 字数:3149

再次变为巨龙的欧若拉,只觉得身体是前所未有的舒畅,人类的样子终究不是她原本的姿态。而现在,一直以来的那份压抑感已经消失了,她兴奋地向着天空低吼着。

兽人们还不等有什么动作,他们所骑乘的座狼早已经瞬间停下了脚步,在惯性的作用下又前进了几步之后,就像是钉在地上一样动也不动,不敢在向欧若拉靠近了,任他们如何驱使,都不肯再前进半步。只是站在原地,发出略显无力的哀嚎。

对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巨龙的恐惧,几乎在所有生物的心中都是根深蒂固的,对动物来说更是尤为明显。

这一切都看在已经变成巨龙的欧若拉的眼中,这让她的心里有些小得意——看见没,什么叫做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对与她身上那些光荣牺牲的衣物,缅怀之情也是要有的。

但这些也仅仅只是她自己的沾沾自喜罢了,她区区六米的身长,真要和那些普遍体型超过二十米的成年巨龙比起来,还只是一头娇小的萝莉龙。

事实上,在远远的见到其他成年巨龙之后,所有的野生生物的第一反应其实都不会犹豫的,肯定是想都不想就直接掉头逃跑的......

原本她想的只是借着变龙后的飞行能力,远离这些兽人的,但这些计划却在龙血激发出的好战因子的催化下,发生了些许的改变——在察觉到那些兽人与座狼的恐惧,欧若拉也得意忘形了起来,她扇了扇翅膀,使劲一踩地面,借着反作用力直接腾空而起。她不但没有像原计划那样逃跑,反而向着那一小队兽人骑兵的方向飞去。

随着她的靠近,那些座狼们就再也无法压制住心中的恐惧了,在命令与本能的交锋中,还是后者占据了上风。

最终,不再顾及主人刚才的命令主人的命令,它们纷纷惶恐地沿原路跑回去。

而它们背上的兽人们这时候也不再命令它们前进了,反而巴不得他们跑得快一点。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么一个看似图同的小女孩会在转眼间变成这么一个可怕的怪物。

欧若拉也没有发起立即发起攻击,只是像散步一样,在逃跑的狼骑兵们的上空盘旋着,时不时地还发出低吼声恐吓着,同时还恶作剧一般地用自己身体投下的阴影来遮蔽住地上奔跑着的狼群,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虽然恐惧会激发出动物最大的本能,但任由巨狼们在地上如何的奔驰,他们的速度,终究也是无法与在天空中肆意翱翔的欧若拉相比的。在风的帮助下,她只是随意地扇了扇翅膀,就轻而易举地追上了他们仓皇逃窜的队伍。

此时欧若拉的行为,与其说是在反击,倒不如说是出于小孩子般的报复心而闹出的恶作剧。

一直沉寂在她体内的龙族的血脉,已经随着她的完全巨龙化而被彻底激活,各种负面的诸如破坏、发泄之类的情绪也随着力量一道,填充进了她的心灵,但这股嗜血的欲望她一直在都有意地克制的。

虽然这些狂躁的情感总会在不经意间影响到她的行为举止,但归根结底那也是她自身的情绪。作为一个正常的能够自立的人,除非遭遇了什么重大的变故,否则要做到情绪失控还是很难的。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要杀死他们的想法,那样就显得有些太过残暴了。毕竟他们之间也没什么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也没必要像狭路相逢的仇家一样见面就红眼,她做出这一系列行为的最根本目的,不过是想戏弄一番,找回一点点身为巨龙的场子而已。

不过,逐渐乐在其中的欧若拉却并没有注意到远方天际几个向她飞来的小黑点,那是兽人的风行者巡逻小队——被她的吼声引来的兽人的援兵。

如果她能稍微分散一点集中在地上狼骑兵们身上的注意力,抬头望望远方的话,那她一定又会惊讶地说一句,这个兵种我也是认得的,那是双足飞龙。

双足飞龙既然名字中带着一个龙字,也就说明它们和龙还是有一点点关系的,虽然那足以追溯到几万年前。

双足飞龙,似龙而小,成年的双足飞龙也仅仅有四米长。它们仅具双足,爪趾如飞禽,双翼披鳞或带羽,尾生倒刺或呈蛇状。双足飞龙有着龙和狮鹫的血统(别问我他们是怎么混血的.......),可以用它们锋利的爪子和牙齿攻击任何敌人。

在这个世界中,双足飞龙也算得上是一个强大的空中作战生物了。以体型来说,它们是大于龙鹰与狮鹫的,战斗力自然也略胜一筹。

正常情况下,双足飞龙见到成年巨龙都是直接飞走的,毕竟它们的利爪再尖锐,也无法对披着厚重且坚硬的鳞甲的巨龙造成任何有效的伤害。而相反,巨龙哪怕不用魔法,仅仅是靠尖牙利爪就可以轻松的收割它们的生命。

不过,那也只是几千年前巨龙还活跃于这个大陆上的时候的事情了。现在的双足飞龙里,几乎没有几只遇到见巨龙了,与生俱来的恐惧无形中就被淡化了不少,尤其在这种是欧若拉的身形也比它们也大不了多少的情况下。

更何况地上还有着他们的同胞,所以在骑士的驱使下,双足飞龙们毅然地向欧若拉飞去,同时,他们背上的骑士们扬起手臂,举起了手上泛着绿色幽光的长矛,接着风势向欧若拉投去。

正玩的起兴的欧若拉突然间有了一丝危险的感觉,双翅猛得张开,陡然增大的阻力让她在被命中的前一秒骤然降低了速度,堪堪躲过几支被投掷射来的长矛。

她心有余悸看着从自己眼前飞过的长矛——上面还散发着点点绿光的锐利长矛,证明了其上浸染了见血封喉的剧毒。虽然她自己也很怀疑这种东西是否能穿破鳞甲直接地对自己造成伤害,但淬了毒的武器总会是令人感到莫名的恐惧。

不过很快,她的猜测就得到验证了——在她愣神的片刻,又一支长矛直奔她而来,这一次她就没有之前那般好的运气了,木柄铁箭头的长矛不偏不倚依地刺在她的脑袋上,发出了刺耳的如同剑戈交击的清脆撞击声。

欧若拉的鳞片很好的保护了她免受伤害——锐利的长矛在短暂的与鳞片接触之后,就已经被折钝了,只留下失去了动力的矛柄无力的向地面落去。但虽然无法刺穿她的鳞片,长矛上所携带的巨大的动能依旧让她感到了些许疼痛,就像是被钝器狠狠砸在头上一样的眩晕感让她很不舒服。

“吼!!”

被攻击之后的欧若拉发出了一声充满着复仇怒火的咆哮,凶恶的眼神也与刚才那副只是玩玩的样子截然不同。

如果是平时,受到了小小教训的的欧若拉肯定会就此罢手,然后带着点歉意地灰溜溜地离开,毕竟站在中立的角度上来看,这件事是她有错在先,对方会这么做也无可厚非。

但在完全变成巨龙之后,她的观念似乎也更加向着奥菲莉娅所说的那句“强权即公理”的方向偏斜了。

巨龙的荣耀让她觉得,自己既然被挑衅了,就应当进行强有力的回击,这是千百年来流淌在血液里的不变的信条。

“竟然敢冒犯巨龙的威严?!看来你们还真是急着去死啊!”

于是她怒吼着,不再搭理地上还在逃窜的狼骑士们,攀升着高度,就向着那些刚刚向她发起一波攻击,正准备战术性撤退拉开距离的双足飞龙们扑去,原本那些一直被她压抑住的诸如愤怒等情绪在受到攻击的同时全部被激发了出来。

同时,她也觉得自己就这么傻愣愣的直接冲过去也难免显得太没有高手风范了一点,起码也要向伊利丹那样喊点什么“你们这是自寻死路”来增强气势才对。

“你们这群混血的.......啊,不不不不!卑微的蝼蚁们,竟然胆敢挑战巨龙的威严,看来你们还真是忘记了什么叫做等级尊卑!

不过话一说出口,一股浓浓的违和感就油然而生了。

她原本是想喊混血的杂种们来着的,可是说到她一半就反应过来了——这么一喊,不就连自己和姐姐也一起骂了吗?

于是连忙改口这一行为的直接结果就是,她刚才好不容易才建立起的威严在一瞬之间荡然无存。

原本凭借着身体上的优势,欧若拉还是累积了一些气势来着,但在闹了这么一出她自己都觉得尴尬症要发作了的闹剧之后,在那些兽人们的眼中,现在的欧若拉反倒更像是一个小萝莉在喊着“不要过来,我要把你告诉警察叔叔”一样,危险度数直线降低......

Ps:为了实验课做标本抓了将近一个下午的昆虫,一直学校里四处跑,累的浑身酸痛不说,还没抓到多少东西,完全找不到小时候的那种感觉了。

不过就这件事都让我再次绝望的意识到,这果然是个看脸的世界。

我们几个汉子拿着捕虫网走在街上,一个小朋友好奇的看着我们,估计是在想这几个哥哥是在干嘛,结果亮点是他妈妈立马把他的头偏到一边,那表情分明是在说:别学那几个人不务正业.....

然后几个妹子拿着捕虫网走在路上,好多大叔就殷勤地凑过去表示,我来帮忙!把那树摇地我看着就疼......果然这就是差距呐.....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