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让我们尝试一下新姿势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3/26 15:01:39 字数:3076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种战友间的情谊自古以来就是为人所歌颂的,个何况是这种殿后的人为掩护战友而用自己的血肉铸成蒺藜,但这些,都是用来歌颂己方战士的英勇的,而欧若拉现在的身份却是他们要击败的敌人。

“呵,舍生取义是吗?”

因此就算这略显悲壮的一幕真切地发生在了她的眼前,她也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一次就深受感动而决定手下留情。面对着他们视死如归般的冲锋,她只是略带嘲讽的笑了笑,笑声中满是对他们的不自量力的嘲弄。

在她的眼里,无论怎么样,他们的命运都是早已经注定的,只不过是在时间上略有偏差而已,在一队飞龙骑士的攻击下他都安然无恙又何况是现在的半队。

至于那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藏得无影无踪的狼骑兵们,她也不想去在意了。

如今,那一半成编队的再次向她飞来的双足飞龙,也正合了欧若拉的意,因为一个一个的杀,实在是有些不尽兴、也有些浪费时间。什么事情,不都要讲究一个效率吗?

欧若拉也不再去想那些看起来花哨却没有多少实际作用的战术了——生死已看淡,单纵就是干:为什么要占据制高点?为什么要闪避敌人的攻击?直接打算正面上去与他们对拼,进行最为原始的肉搏不是很好吗?利爪与鲜血,这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战场上,欧若拉原本就滚烫的血液彻底在战意的催化下完全沸腾了起来。

面对敌人的围攻,她的对策很简单,那就是不去理会其他人的攻击,只盯住自己的目标一直发起攻击,直到将他杀死后再转移到下一个目标。

虽然简单粗暴,但这种战术的效果也是十分明显的,因为无论双足飞龙们用爪还是用牙,都无法攻破欧若拉身上那层与生俱来的优质铠甲,而欧若拉就轻松多了,她完全可以无视掉所用的攻击,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攻击之上。

健壮的双翼,结实的身体,锐利的爪牙,坚固的鳞片,这些都是奠定她胜局的基础。甚至鞭子一样有力抽击的尾巴都是她强有力的武器。

所以说胜负几乎是在转眼间就见了分晓——仅仅是一回合的交锋,就有两只双足飞龙死于利爪之下,带着临终前的哀鸣向地面坠落而去。而反观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依旧是毫发未伤,仅仅是身上沾染上了一些血污。

就如同重骑兵的交战一样,双足飞龙骑士们在一轮冲锋之后,仅仅是简单的集合了一下,没有迟疑与退缩,就再次掉头向欧若拉发起了冲锋。现在他们的信念很是坚定,也很明确,哪怕是死,也要尽量的为自己的同伴们争取到一些逃跑的时间。

欧若拉同样转过身,抖掉了利爪上还粘挂着的一些碎肉后等待着他们自杀式的冲锋。

刚才两只双足飞龙临死前的哀鸣凄惨瘆人,但在欧若拉听来却是那么的悦耳,她已经忍不住想要更多地聆听这些美丽的音符了。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哪怕她再怎么去克制自己的情绪,流淌于血脉中的最原始的本能依旧会潜移默化地去影响她。

或许原本的欧若拉面在对这些视死如归的战士时,可能会动一些恻隐之心,或者说是一定会放过他们。但现如今的欧若拉却完全不管这些,敢于挑战巨龙的人,就必须要有面对死亡的觉悟。现在的她比起一个人来更像是一头龙。

“你们不是很有身为战士的觉悟吗?为什么不上呢?”

在即将交战的前一刻,欧若拉还不忘刻意地去挑衅着。虽然她也知道这句话意义上是和flag差不多的,在这种情况下是很容易被打脸的,但已经被热血冲昏了头的她现在已经不想去管这些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才是她现在要做的事。

“兄弟们,跟我上!”

欧若拉的目的达到了,被挑衅的屈辱战意冲散了双足飞龙们心中的最后一丝恐惧,随着他们的队长的一声怒吼,残余的双足飞龙门疯狂的如同野兽一般,直接张口向着欧若拉咬去,完全不理会背上骑士的指挥。

面对一只张开血盆大口向自己咬来的双足飞龙,欧若拉显得毫无畏惧,野性完全被激发出来之后她抛下了最后一点文明掩盖下的疯狂与凶狠,放弃了全部为一个人的自觉,直接探出脖子,展开下颚,露出了里面一排如同牛排刀一般的牙齿,也向那头双足飞龙的脖子咬去。

这大概就是最为直接的以牙还牙了吧?

双方几乎是同时要到了对方的脖颈,但双足飞龙很快就松开了嘴,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头颅连同着脖颈都被欧若拉硬生生的直接从躯体上撕咬了下来。动脉中喷涌的鲜血溅了欧若拉一脸,但她毫不在意。连同失去头颅的躯体一起下坠的骑士欧若拉也不去理会。

现在从她的身上,已经完全看不出一点人类的影子了。

仰天长啸一声以庆祝自己的胜利之后,她一扬修长脖颈,直接将嘴上咬着的头颅不加咀嚼地吞了下去。当然,她这可不是在当众演示淑女是如何进食的,而是在示威,她要让双足飞龙们看看,这就是冒犯巨龙的代价。

原本留下的半个小队转眼间就只剩下了两人了,剩下的最后两名飞龙骑士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悲伤、无奈、与决绝。

没有任何的商量,两名兽人高喊着“为了部落”,驱使着双足飞龙向着面前那黑色的,如同魔王一般不可战胜的敌人发起了最后的进攻。

那吼声里,充满着战士对那能死在战场的期望与光荣。在兽人的理念中,对于一位战士来说,最好的归宿并非是解甲归田、颐养天年,而是战死沙场、马革裹尸。

听着这视死如归的吼声,欧若拉突然停了下来,略微思考了下之后,终究她还是没有像之前那样,向他们继续发起近身攻击,反而是选择了转身飞走,以速度上的优势来让双足飞龙们与她拉开距离。

实话实说,如果不是站在敌人这一立场的话,她还是蛮佩服这些视死如归的勇士们的。既然是战士,就让他们光荣的战死好了,而不是如此的戏弄着,这简直是对他们的侮辱。

之后,欧若拉停了下来,没有再次飞走,就这样悬停在了空中。对着身后那些追来的双足飞龙她张开了嘴张开嘴,炙热的气息慢慢的在利齿之间聚集着。

“光荣地死去吗?那就变成最绚丽的烟花吧。”

龙息,一提到巨龙,人们首先想起的除了强健且巨大的身躯与锐利的牙齿之外,就只有这种巨龙标志性的攻击方式了。

与那些绚烂之极高深莫测的魔法不同,龙息就如同尖牙利爪那样,是身为巨龙(成年)的最为基本的攻击技能之一。所以说,哪怕是欧若拉这种完全无法使用魔法的存在,将来使用龙息也是不成问题的。

至于使用方式吗,有点类似于......深呼吸?

不错现在这种时候,临场试验的欧若拉也没有兴趣去了解这究竟是什么原理,反正能用就好了。

关于龙息,不同的巨龙也会略有不同,就像欧若拉的母亲,她所吐出的龙息就是炽热的烈焰,而爱尔兰斯的吐息则是刺骨的冰霜。

可以说,龙息的效果与巨龙本身的属性是有着很大的关联的,不过大多都是以火焰与冰霜为主的,当然,也有能喷吐出闪电的巨龙,那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奇葩一般的存在了。

不过奇葩年年有,今年多几个也就不奇怪了,这个世界上也从来不缺少奇葩。作为一只不会魔法并且时刻都能感受得到世界对自己扑面而来的满满恶意的巨龙,欧若拉对于自己的这一身份还是很有自觉的,虽然直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自己的龙息到底是什么效果的,但应该是不会惨到没有的,不然干脆砍掉重练好了.....

毕竟从她走出密林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实在是没有遇到过什么要变成巨龙才能解决的问题的危急存亡之秋,一直在被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呵护备至的她,自然也不会有使用龙息的机会。

不过起码有一点她还是清楚的,那就是自己的龙息绝对不会是火焰与冰霜这种元素属性——如果平时连个火星的都擦不出来的自己,下一刻就轻松地就吐出一口温度极高的烈焰,那才是真正的奇怪吧?

所以,出于那么一点点想要给对面光荣一些的牺牲方式的想法,欧若拉决定试试这种大家都会而只有自己从未使用过的攻击方式。而且对于完全不精通任何一门魔法的她来说,除了最为原始的近身肉搏之外,能拿的出手的酷炫一点的攻击方式也就只有这样了。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她真正的想法,不过是单纯地想要趁着这个免费的机会,来测验一下自己的龙息究竟附带着什么特殊的攻击特效而已。

至于一旦真的有什么丧心病狂,让人不忍直视的法球效果......欧若拉也只能说你们自求多福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