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僵持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3/29 14:59:01 字数:3130

欧若拉静下心来仔细想想,发现自己这格外漫长的一天过得还真是蛮悲情的——本来都跟着好姬友(雾......)一起回家见父母了(大雾......),欢天喜地以为从此就可以愉快的玩耍了,从此过上没羞没臊的性福生活了(特大雾霾.......)。

结果在半路却杀出了一个有一个的程咬金——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下室里碰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传送阵,接着被传送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后被一群收人莫名其妙的“哔——”,咳咳,我是说攻击。然后使用龙息之后又莫名其妙的陷入了虚弱状态,随后又莫名其妙的被不知名的袭击者偷袭致重伤,现在还要面临着生命威胁。

一言以蔽之,曰:遭透了啊!

=======吐槽结束的分割线=======

以进攻作为防守,在意识到自己被攻击的那一瞬间,欧若拉没有任何迟疑地就确立了自己的战术。

生死关头任何时间都是宝贵的,为了不将时间浪费在转身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欧若拉甚至头都没有回直接用自己修长的龙尾向自己身侧的袭击者的方向甩了过去,带起呼啸的风声的同时抽散了漫天飘雪。

那条布满鳞片犹如鞭子一般的尾巴,强壮而有力,同样可以作为一件强而有力的武器。

然而这用力的一击却没有带来意料中的效果,感受不到击中任何物体的触感,用力挥下的尾巴只是在雪地上溅起一片雪雾,而那袭击者在这片白茫茫的细雪中再次隐去了身形。

当被溅起的积雪纷纷落回地面的时候,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就如同是在欧若拉被袭击之前那样的平静,只剩下雪花纷纷扬扬地如旧飘落。

虽然没有攻击到敌人,甚至连敌人的样子也没有见到,但是欧若拉还是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这是她意料之中的事情,她反击的目的就是逼退对方而非报自己翅膀上的一剑之仇。

她刚才最怕的就是敌人不顾一切的,哪怕拼得重伤,也要奋不顾身地与她生死相搏,欧若拉自己都不知道面对对方的下一剑,没有躲闪能力的自己该拿什么去挡——弃车保帅这种事情做一次就好了,不然到最后只会无子可弃。

但或许是碍于她巨龙的身份,偷袭者在致命一击失败之后,没有选择本着富贵险中求的心态继续不过一切的提剑向着欧若拉砍去,而是完美地遵循了一个暗杀者的信条,再次隐匿在了暗影中。

“呵,是怕被我临死前反咬一口吗?”

欧若拉无奈地苦笑着,她猜得到对方选择这种最为保守也最为稳妥的做法的动机——哪怕现在任谁都看得出她身体状况并不好,但巨龙的外表到底还是有这一点欺骗力的。困兽犹斗,而且这种绝境中赌上性命的挣扎还是格外拼命地。

暂时的没有了生命的危险,但欧若拉现在的状态也只能用苟延残喘来形容了。

敌人暂时的退却这并不代表危机的结束,对方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的他一定静静地在某处等待着,以鹰一般锐利的视线审视着自己,以便于寻找下一个绝杀致胜的机会。

这一点欧若拉很清楚,先不说自己杀了多少他的同族,单单是因为自己是一条龙,对方就已经有足够击杀自己的理由了——就像是阿莉尔看得那些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屠龙这项壮举自古以来都伴随着巨大的荣耀,作为一个主角没亲手斩下过巨龙的头颅的你,怎么好意思自称为英雄来迎娶美丽的公主?

所以说这可是个相成为英雄的敲门砖,仔细追究起来,就是所谓的毕业证书吧?

欧若拉举了个恰当的比喻,然而她的处境却并不会随着她心中的这些小槽点而好转。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哪怕只是这么僵持着的,欧若拉都不觉得自己有任何获胜的希望,因为她连这么消耗下去的的资本都没有。翅膀折断,这种伤筋动骨的伤势,哪怕以龙族的自愈能力来说,也可以算得上是严重的创伤。

折断的翅膀让她无法靠着飞行来逃离这里,而与此同时,只能被迫防守着的她的身体状况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每况愈下着——几乎被一刀两断的翅膀此时仅仅是靠着那一曾翼膜才得以相连着,没有直接断掉,无力地垂在身侧。鲜血正从伤口处汩汩流出,沿着断掉的翅膀向下流去。不等它们流到地面,逐渐失去体温的血液就在寒风的吹拂下,和着细雪一起被冻结住,在翅膀上凝结出一层淡红色的薄冰。

但欧若拉却根本无暇顾及自己身上的伤口,现在的她,就如同她自己前世看到的大型猫科动物那样,慢慢的俯下身子,做出准备发动攻击的姿态——向着那隐藏于阴影中的目所不能见的敌人。

晃了晃因为失血而略有些晕眩的头脑,努力的使自己的神经紧绷起来,不去理会那全身肌肉传来的酸痛无力的感觉,也不理会无力的垂下的翅膀,欧若拉就这么微微的匍匐着,努力的是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的虚弱。

敌人消失在了风雪中,但已经吃过一次亏的欧若拉却再也不敢松懈了。她能感觉到,黑暗中,仿佛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打量着她,就好像猎人在紧盯着他的猎物。

这种如芒在背的感觉让欧若拉一刻也不敢放松,无法主动发起反击,甚至连仓皇逃窜都做不到的她,只能被动的等着敌人找上门来,就连她自己都无法确定,自己能否在下一次攻击下存活下来。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因为气温很低的缘故,刚才翅膀上被砍出来的伤口所涌出的血液,已经直接被冻结在了伤口上面,也可以说是勉强的止住了血,否则这只会让体力的流失更快。

或许她自己都不曾注意到,哪怕鲜血、剧痛、以及死亡的威胁已经完全激发了她战斗与生存的本能,哪怕她的外表看上去再怎么极富攻击性,她的心底却远没有外表表现出的那么坚强。

面对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会突然发起攻击,她的四肢,正在以一种她本人都无法发觉的程度微微的颤抖着,正表现出了她内心深处所极力压制住的一丝恐惧。

她在害怕着,这是她自从来到这里以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她仿佛都可以看的到死神正漂浮在自己的身侧,看着肩上的镰刀,向她找着招手。不同于以往那些近乎于玩乐仅依靠本能与身体优势就可以轻松取胜的战斗,这次的敌人,让她真切地感受到了那些曾经死在她手上的人的情感——名为死亡的恐惧。

这场战斗本就是不公平、毫无胜算的——敌人可以从任意的角度来攻击她,而她,甚至连敌人在哪里都无法察觉到。身体虚弱的她根本无法飞行,身上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流着血。最基本的侦查都没有,又何谈胜利?

偏偏在这种绝望的情形下,不是简单地打出GG二字就可以了事的,在血与火交融的战斗中失败,无疑就意味着死亡。因此,她在畏惧着,已经死过一次的她,在再次面对死亡的时候,心中怀着的是想象中豁达,而是比常人更深一层的恐惧。

所以说无论是之前的怒吼抑或是反击,与其说是示威,更准确的说不如是欧若拉在为自己打气,她害怕自己会被自己内心的恐惧所打倒。

谁来......救救我?谁能......救救我?

即便知道不会有任何人能来救自己,她的内心依旧不断呼喊着。强大如巨龙般的身体的最深处的,依旧是那颗如人类般脆弱的心。

对失去生命畏惧令她颤抖着,但也正是对生命的渴望才让她一直坚持到现在,让她在早就支撑不住的情况下依旧能压榨出自己身体中最后一份力量,让她保持着清醒,依旧站立在这片大地上。

凭借着名为希望燃料,她苦苦地支撑着。

然而对方的耐性显然要比她预料中的要好得多。那名偷袭者并没有像欧若拉猜测的那样再次从某个角落发起偷袭,而是在蛰伏了起来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就好像是早已经离开了一样。

但欧若拉却依旧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虽然她不知道敌人的动向,也不知道敌人在谋划着什么,但她唯一知道的是,当自己放松警惕的时候,徘徊在自己身边的死神就不会只是向自己招手那么简单了,会干脆来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邀请自己去家里做客也说不定。

此时的她甚至有点希望对方赶快发起攻击,无论是生是死,都给她来一个爽快的结局了。并非是她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了,只是她能清楚地的感受到,自己难得积蓄起来的一点体力,正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这种局面对她来说就好像是慢性死亡,不打破僵局的话,拖到最后,她只能选择在原地等死,甚至连临死前的反击都做不到。

“可恶,卑鄙的人,你就只会偷袭吗!”

欧若拉的吼声里满是的愤怒与焦躁,但却根本拿对方无可奈何,连发泄的地方都没有——对方自从偷袭得手过之后,就再也不曾出现过,只留下那毒蛇一般凶恶的目光,的。

ps:今天在看一个关于兽人视频的时候,屏幕上飘过一条弹幕,让我再也无法直视这句话了......

希尔薇,永不为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