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4/2 16:52:10 字数:3177

霜冻之雾。

在看到上空盘旋的遮天蔽日一般巨大身影后,尤涅若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的就是这个名字,哪怕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这条一直盘踞在极北之地的巨龙。

因为这个名字这不仅是对他本人,对所有兽人来说,都实在太过深刻了。

在他还年幼的时候,就已经从族中的老萨满那里听说过这个在兽人的历史中频繁出现的名字了。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在这艰苦环境下苦苦求生的兽人们,每隔十年都会来到北地最高的山峰的脚下,举行着盛大的祭祀,为他献上北地所能产出的各种珍奇以示尊敬,并以此来寻求庇护。

因为那时兽人并不像如今这般强大,食人魔、巨魔、半人马都是他们在这片土地上不得不面对的敌人。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而霜冻之雾也确确实实的确地以自己的力量帮助兽人们度过了几次足以灭族的危险,他的名声也一度在兽人的各个部族之中推崇备至。

但这已经是近千年之前的事情了,时间的流逝可以使坚固的磐石化为风沙,又何况是虚无缥缈的声望?而且在最近的几百年里,随着霜冻之雾本身越来越少地在兽人们的视野中出现,他的可怕与威慑力也渐渐地被人们所遗忘,以至于如今甚至还有不少兽人认为应当反抗这位一直“奴役”着他们祖先的暴君。

而只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的尤涅若,对于霜冻之雾的态度则显得很中立,毕竟他更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事实而非道听途说来的故事,作为部族中最有希望的年轻人之一,他信奉的只是力量与荣耀。

他曾经嘲笑过族中年老的萨满那仅仅是听到一个名字就惊恐地手足无措的敬畏的姿态,然而在亲眼见到霜冻之雾巨大的身躯所带来的威慑力之后,尤涅若才意识到之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无知。

虽然这不足以让他只看上一眼就因心生畏惧而退缩,但也足以让他献上最为崇高的敬意了。

“霜冻之雾大人,我一直听着您威名长大,几日有幸能够遇到您,果然名不虚传。”

“认识我吗?那就再好不过了。”

说着,很满意自己的出场方式的霜冻之雾慢慢降落在了欧若拉的面前,翅膀掀起的风打在雪地上又带起了一阵细雪,当庞大的身体缓缓落下时,大地都随之微微颤抖了一下。

在霜冻之雾的面前,不仅是兽人,就连欧若拉的身躯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而就这么躺在并拢双翼的蓝色巨龙与兽人的剑圣之间装尸体的欧若拉,此时却莫名地觉得有点尴尬,不过完全没有体力移动而且也根本不知道在这种场合下面对这两个陌生人该说些什么的她,也就只好继续这么尴尬得躺着,静观事态的发展。

虽然对于交谈双方的身份她都完全不了解,不过她唯一知道的是,起码现在的自己在兽人口中名为霜冻之雾的巨龙的庇护下,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兽人的剑圣啊,虽然不知道我的族人在哪里冒犯了你,但终归她只是个孩子,我希望你和她之间可以放下恩怨,就当做看在我的面子上吧。”

霜冻之雾率先开口了,洪亮的声音瞬间就响彻了整个雪原,他说着提议般的话语却用着命令般的语气,让人不敢有任何去否定的想法。不过若是和他说出的第一句话比起来,蕴含在其中的傲气已经是少很多了。

而尤涅若自然是不敢怠慢,虽然内心仍然有着不甘,但在意识到对方这是再给自己的台阶时,他忍下了一时的快意恩仇,权衡利弊了一番之后,还是点了点头,表示听从了霜冻之雾的建议。

“霜冻之雾大人,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种族的庇护,再下就先告辞了。”

没有任何虚伪的夸词,尤涅若用最为直接的行动表达了自己的诚意——拿起剑,仅仅是最后看了依旧倒在地上欧若拉一眼后,没有多做任何停留也没有说任何的废话,就隐去身形,再次消失在了风雪中。

其实,从霜冻之雾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为自己的族人报仇的机会了。

以他的身手,哪怕是在霜冻之雾的眼皮底下,想要击杀没有行动能力的欧若拉都是不难的,不过是简单地手起刀落的事情,运气足够好的话他甚至还能在霜冻之雾的攻击下侥幸逃脱。

然而他并不是个孤家寡人,这片雪原上还住着无数他的同胞。

他很清楚,一旦自己的举动激怒了眼前的巨龙,会造成怎样可怕的后果,所以他还是选择了放弃,他不会因为这种事情而惹恼了整个部族与霜冻之雾间的关系。

虽然在最后的对视中,欧若拉依旧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掩饰不住的怒火,但她已经不想再去关心那些了。她关心的只是一直威胁着她生命的敌人已经离开,而在她身边的是看起来不像要害自己的同族。

处于绝境中的欧若拉,在经历了大起大落几番波折之后,原本已怀了必死之心,这时却却又突然地获救,怎么想都是最容易受到触动的时候。这种情形之下,拯救落难的公主的王子出现了(好像有哪里不对),就算不会是什么一见倾心,再见倾身的狗血剧情,但起码基本的好感也是会有的。顺理成章的,欧若拉在心里自然而然的就把对方归为到值得依靠的那一栏里去了。

虽然对自己的救命恩人,她很想说一声谢谢,但还没有等她开口,精神上与身体上双重的疲惫却让她再也坚持不住了,她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霜冻之雾看着眼前明显是想说点什么却又昏倒了的黑色幼龙,心中瞬间就被好奇所填满了。

眼前的这只年幼的巨龙自己根本没有任何印象,应该是在自己沉睡的时候才孵化出来的,看样子,年龄无论如何也不会超过一百岁。这也太小了.......

他实在是很难以想象,有哪位母亲会把这么年幼的孩子单独放出来。更何况这是龙族,龙族一向都十分的爱护子女,作为母亲的巨龙更是再有龙刚孵化出来的时候寸步不离,直至幼龙成年才会分开。

哪怕是在几千年前巨龙还兴盛的时候都是如此,更不要提族群已经稀少到如此地步的如今了,哪一条幼龙不是都被当做宝物一样被呵护备至?

“虽然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看来又有一位老朋友要欠我人情了啊,要点什么好呢。实在不行,做个童养媳?”

在确认眼前的幼龙只是因为消耗过度,而并不是受到了什么致命的伤之后,霜冻之雾打算先暂时为她治疗一下,做好临时处理后再带回自己的巢穴,其他的,等她彻底养好伤再说吧。送佛送到西嘛。

“恩?怎么会这样?”

可在随后释放了一个水属性的治疗术后,霜冻之雾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魔法竟然没有丝毫的疗效。如果说已经度过了如此悠久岁月的他连一个治疗术都会失败的话,那他还真不如找一块豆腐撞死了算了。

还有些不信邪霜冻之雾又试了几个更为高级的治疗法术,但结果却如出一辙——所放出的魔力就好像泥牛入海一般,见不到任何效果,就消失了。

渐渐地,霜冻之雾有些认真了。

静静的沉思了一会之后,好像有了什么想法的他,突然间变得严肃起来了。接着,就仿佛是要印证自己的猜测一样,一个最为基本的由水元素凝结成的冰箭直接向着昏迷中的欧若拉射去。

但毫无悬念,就如同之前的治疗法术那样,冰箭在接触到欧若拉身体的一瞬间,就化为了基本的元素,没有起到魔法本身应有的任何效果。

“果然是这样啊......”

确立了自己的猜测之后,霜冻之雾看向欧若拉的眼神渐渐的凌厉了起来,就像在是看着危险的敌人,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最终,看着无力的昏倒在地的同族,他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身上的杀意也是慢慢的散去。

欧若拉在身长近三十米的蓝色巨龙面前依旧是显得是如此的娇小,几乎是毫不费力的,霜冻之雾用两只前爪,轻易地抱起了地上昏睡的幼龙,一展双翼,直接向远方的巢穴飞去。

“还真是捡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啊.......”

看着怀中的折翼的幼龙,霜冻之雾突然间觉得自己枯燥而漫长的生命,很有可能会就此迎来转机,起码不会如以往那般无聊了。

同时,他也觉得有些莫名的悲哀,就好像回忆起了记忆中龙族最辉煌的时刻,那个天空都被巨龙的巨大双翼遮蔽的日子。

又不知为何,又想到了自己还年幼时,那个追着自已,百般卖萌加哀求,只为了能在成年巨龙的看管下,偷偷的溜出去玩一玩的红色身影,也是那个令自己追求了几个世纪的人。

直到这时,霜冻之雾才猛然醒悟——怎么随着他这一觉醒来,整个人都变得这么的多愁善感起来了?果然还是人上了年纪就容易怀旧?

“开玩笑啊,我可是正值青年那!”

立即的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又好像是为了刻意强调似的,霜冻之雾特意的说出了声来。

“好吧,就算是大叔也是帅大叔......”

如果欧若拉在这个时候醒过来的话,那么对着正抱着自己自言自语的蓝色巨龙,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两个字:逗比......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