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一章 进入正题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4/8 13:10:48 字数:3139

紧接着,在冰封禁制失去效力的一霎那,另一位法师酝酿已久的炎爆术精准无误的再次命中了蜘蛛的头部,原本极低的温度被炎爆术命中之后急剧的升高,巨大的温差使原本坚固无比的甲壳瞬间变得脆弱不堪,在就等待已久的潜行者迅速上前用匕首在蜘蛛额前划开一道长长的伤口。

紧接着,队伍中的战士怒吼一声,将手中的标枪掷出,被风元素环绕着的标枪精准地顺着之前的伤口,直接刺入了蜘蛛的体内,与此同时,枪尖附着的魔法也一并被触发,狂暴的火元素直接在它的颅内炸裂开来。

剧痛下,它的八条长腿无规律地疯狂甩动着,但整个头颅已经被炸裂的蜘蛛,只能徒劳地撞在一根又一根树木上,带起阵阵落叶。随着它临死前的挣扎,绿色的血液不断从伤口处撒向四周,在草地或是树干上留下些许腐蚀的痕迹。

所有人都警惕地退后了几步,以免被它的垂死挣扎波及到。

最终,之前还无比强横的蜘蛛,在挣扎了一会之后,仰面朝天,八条长腿在抽搐了几下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巨大的身体就化为了点点光粒,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怪物终于被打倒,观众们都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因为水幕的缘故,他们可以清楚的到观赏比赛的全过程,如同身临其境的他们,更加可以领会到战斗的不易。

所有人也都再次领略到了南天国当时的魔导技术是多么的高超,不禁为曾经的辉煌的逝去而深感惋惜。

而奇怪的是,之前原本有些消耗的众人,在完成了击杀之后,不仅之前战斗造成的疲惫一扫而空了,反而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力量与敏捷有了略微的提升,比平时的自己略强一筹。

主持人的解释也是适时地传入了观众们的耳中。

“对于奋战过的勇士我们自然不会亏待,在击杀过魔物之后,小队的成员都可以在短期内获得增益,以便于之后的战斗。”

坐在最佳观赏位置的国王一行人,自然也是清楚的看到了比赛的全过程。

“没想到古人竟然可以把这个环境做得如此真实,真是惊为天人的魔导技术啊,不知道我们人类什么时候可以再现往日的辉煌啊!”

阿斯塔纳不禁感慨了起来,看到刚才那一幕的战斗,甚至让他有了一种久违的热血沸腾的感觉。与迈特纳一样,早已成为一国之主的他们自然不会轻易的再重回战场,御驾亲征这种事情往往代表着亡国之兆。

“可惜啊,曾经的南天国是那么辉煌啊......再看现如今......”教皇也是跟着感慨了起来,但也仅仅是一句而已。“不过,没想到贵校竟然有如此优秀的人才,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应对方法,看来确实无愧于第一名校的赞誉啊。”

这时候,注意到爱尔兰斯和克瑞蒂雅为他们端上了茶水与点心后,很和蔼地向他们笑了笑后,才继续说道。

“校长就不必谦虚了啊,贵校果然是人才辈出啊,就连普普通通的女仆都不容得小觑啊,果然是后生可畏,能让两位无论是外貌还是能力上都如此优秀的小姐为我们沏茶,真是荣幸。”

“那是应该的,毕竟您与阿斯塔纳陛下都是贵客,受到如此的待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尤利西斯就好像没听出教皇的弦外之音一样,依旧笑着,气氛莫名的和谐。

“尤利西斯。”原本只是默默地听着的迈特纳,突然间想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向着旁边的尤利西斯问道“不知道随阿斯塔纳一同前来的卫队安置得如何?”

“回禀陛下,他们已经应撒贝留斯公爵之邀,去参观公爵大人的军队了。公爵大人说过,请陛下务必放心,他绝对会安置好远道而来的客人的。当然,也请阿斯塔纳陛下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地主之谊,让殿下的军队享受到宾至如归的感觉。”

着两个人的一问一答是说给谁听的,在场的人自然都是心知肚明。但大家也都没有什么表示,依旧是笑脸对笑脸。

“不如教皇冕下的圣殿骑士也都休息休息吧,虽然天气不算太热,但总是一丝不苟地恪尽职守也着实是辛苦,其实我个人是很尊敬这些神的卫士的,不如也让他们休息一下吧,我也会令人好好的招待他们的。”

“陛下的好意我就心领了,不过我等终身以十分光明神为信条,再多的苦难,也只是神明对我们的考验,我们自然不能逃避。”

“那还真是遗憾啊,不过这种精神也确实让人敬佩。但毕竟圣殿骑士的人数过少,难免会遇到一切无法应对的突**况,所以退一步来讲,我之前就已经派人去协助他们了,也算是尽了我的微薄之力,如果有什么不妥,还望教皇冕下千万不要见怪。”

迈特纳说的一副十分愧疚的样子,当然,任谁都能看出来,这是装的。因为其中那副得意的口气,实在是太显而易见了。

“哪里?陛下能为我等着想,这实在是莫大的荣幸。”

即便如此,在教皇的脸上依旧是看不出任何失落、焦急的神色,反而依旧显得那么的从容不迫,就好像是一切早已经在预料之中了。

听到这里,甚至连爱尔兰斯都有些好奇了——究竟是什么让他如此的有恃无恐?还是说,他们早就已经放弃了今天的计划?想想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在明知道事情已经败露的情况下,撕破脸皮并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但这样一来,这两个人今天不就完全没有出席的必要了么?

就在大家都很疑惑的时候,教皇却又说出了一句与此时的话题看似与现在的情景不相关的话语。

“那么请问迈特纳陛下,您对于人类现在的处境与未来的道路,是报有着怎样的看法呢?”

随着教皇提出的问题,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对未来的展望,这是所有人都做过的事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布衣平民,都或多或少的对自己的未来做过规划,也曾有过期盼,更何况是一位治理国家的君王?关于自己的国家将走向何方,这可是他天天一刻不停的都需要考虑的事情。

但这个早已被他想了多次,原本可以脱口而出的答案,迈特纳却犹豫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说出了口。原因很简单,那就是问话人的身份以及这句话背后所蕴含的意味不得不让他谨慎地对待。

“尽然如此,那我就先发表一下我的拙见,希望以此抛砖引玉吧。先说当下,我觉得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要给人民一个安稳的生活,不要再平添战乱,这肯定也是民众所期望的。同时,我也希望大陆上的国家可以多多交流,取长补短,那样我们人类才会更加迅速的发展。在对待异族的态度上,我们应该学会包容,像精灵、矮人等不好战的种族,我们完全可以接纳他们,与他们保持友好的关系,而不是敌视或是轻视。我相信没有种族是不期盼和平的。对内,我们则要致力于经济的发展,提高国民的生活水平,而不是将金钱投入到军费之中,彼此间的猜疑对我们之间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

这些都是公之于众的东西,所以迈特纳说起来并没有什么避讳。

教皇只是默默地听着,也不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

而爱尔兰斯和尤利西斯,则是彻底的沦为了倾听者。他们知道,这种场合不应该轮到他们发言,不过能过亲身听到一位君王讲述自己的治国之道,依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结果在迈特纳说完后,不等教皇提出异议,阿斯塔那就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毕竟在这种事情上同样治理着一个国家的他更有话语权。

“和平?这种话谁都会说,但你能希望那些绿皮肤的兽人们会是和我们一样的想法?致力于经济而放缓军事发展,那一但兽人们真的打了过来,你打算怎么办?用成堆的金币砸死他们?还是说直接投降?”

阿斯塔纳提出的问题很尖锐,可以说是一语中的。

兽人是与人类再虚空之战结束后一同崛起的,其余种族的衰落为他们准备了更大的生存空间与发展机会,但随着两族的快速发展,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大大小小的战役一直持续了近千年。科技落后的兽人却有着超过人类的强健体魄,因此两个种族千百年来的战局一直都是僵持不下。

兽人们始终都不曾放弃,因为他们的部落大多位于极北之地,可用的耕地本来就屈指可数,庄稼的收成并不是尽如人意,为了更多的生存空间,他们必须南下入侵人类的领地。更何况他们体内流淌的好战因子也不可能让他们安下心来过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对他们来说,掠夺才是获取资源的最佳方式。

最近一次与兽人的战争,就发生在十年前,虽然最终的结局是人类的联军取得了胜利,但论伤亡情况来说,只能算是惨胜。

“所以说,我的老朋友,一旦我们不做出些什么变革,那等到那些绿皮肤的家伙再次越过天堑杀过来时,你认为我们还能取得上次那样的惨胜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