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四章 成大功者不谋于众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4/10 22:42:28 字数:2770

一统天下,这是无论多么慈悲为怀的帝王都会想过的,哪个帝王不想着要创造些丰功伟业。

现在多少帝王梦寐以求却不能达成的梦想,在教皇的口中竟然被说得如此简单。而且对方还邀请自己加入,迈特纳不由有些心动,但转念再想想这一切可能会造成的后果......所以迈特纳现在很是犹豫。

听到教皇说了这么多,爱尔兰斯对他的评价确实是高了不少,这个人有也有野心、有见识,同时也有着实现这份野心的能力与胆识,虽然这个构想有些疯狂,但是天才与疯子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遥。

而且爱尔兰斯隐隐觉得,这个有些疯狂有些自大的构想,迟早会在他的手中被塑造成现实。

但迈特纳不同,他不可能拿自己的国民的生命开玩笑,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不能拿自己的国家的未来去做赌注。因此,他在犹豫。

更何况,与教皇合作的话,天知道他们的最后一个目标不会是自己?就像今日那样?

“陛下不必如此疑惑,法兰西的国力在这个大陆上也算得上是名列前茅的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先把目标定位您。但通过今日来看,您也是一位深明大义的人,所以我们需要您作为盟友。但我们也不要您多做什么,只要您保持中立就好。我们自然也不会亏待您的,到时候您与阿斯塔纳陛下共同治理这片大陆,一定会让我们人类繁荣昌盛的。只要民心方面,也请不要担心,这正是我们宗教的任务。”

对未来规划的还真是美好啊......听着教皇所规划的宏伟蓝图,爱尔兰斯暗暗感叹着。

而一直在思索着的迈特纳似乎也因为教皇的这一席话而做出了判决,再次开口了。

“最后,我还有一个问题,我想请问教皇冕下您,那就是在这么多君主中,为什么单单选择了我?”

“这很简单,您和阿斯塔纳曾经是同学,是战友,现在也是朋友,况且您的国家国力强盛,您也和那些只知道眼前蝇头小利的人并不同,所以我们认定您会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教皇对于这个问题早似乎就有了答案,因此对于这个问题,他的答案脱口而出。

“而且上一次我们对兽人的战争取得的结果仅仅是惨胜而非大胜,我想其中的原因,就不需要我对身为亲历者的您多说了吧?难道您认为在下一次战争的时候我们还能指望上他们吗?所以完全不需要告知他们,只要我们结成同盟,以雷霆之势将它们逐一攻陷,那么到时候无论是兽人还是人类,吾等前方绝无敌手。”

这一次,迈特纳并没有像之前那样急着反驳了,而是静下心来仔细地听着。

虽然知道以自己的身份不应该插话,但看到国王是如此的犹豫,尤利西斯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他一下,他也害怕,迈特纳一时被利益蒙蔽了双眼。

“陛下,唇亡齿寒的道理,您可千万不要忘记啊。与他们合作,这无异于与虎谋皮,如果放任他们统一整个大陆,最后我们也只是会随哪些国家一起归于灭亡。”

“很抱歉,在外敌对我们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我不能容忍您的这种行为,我也不能对此视而不见,所以,如果你们真的有意挑起战争的话,我一定会阻止你们的!”

再给了自己的老师一个安心的眼神后,沉思了许久的迈特纳终于给出了他的答案,他是有过这种梦想不假,但终究他还是难以给予这两位将来会成为自己盟友的人足够的信任。

“是吗.......原来这就是您的选择了吗?我原以为您是个深谋远虑的人,没想到,您也是这么的愚不可及,这可真令我失望啊......”

在听到迈特纳的回答之后,教皇脸上那和煦的微笑也是略微的凝固了一下,很快就有恢复如初了。

“那还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啊,您刚刚错失了一个可以缔造历史的机会,原本您的名字将可以留名青史的。”

“留名青史?如果那时候还有人能记录历史的话,也会是遗臭万年吧。如何,教皇冕下,您是否打算向原先计划的那样来胁迫我呢?”

此时的迈特纳与其中没有了之前的彷徨,变得坚定了起来看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决定了。

“不不不,怎么会,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我们自然不会再做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所以陛下,完全只需要安心的观看完比赛就好了。”

教皇说完,就将头转向了水幕方向,好像是在用心的观看着比赛,在已经撕破了一半脸皮的情况下依然安之若素,不对尤利西斯以及两位侍者做一丝丝防备。

“确实啊,我们好像忽略了今天真正的主角们了,多亏了您的提醒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迈特纳的心里却完全想着别的事情。他转过头看了看身后侍者打扮的两名侍卫,又看了看尤利西斯,最后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教皇。

比权量力之下,他突然冒出了一个近乎疯狂的想法,或许,只要把他们两人在这里杀死,那么就可以解决许多问题了!

不过在下一个瞬间,他就把这个想法驱逐出了脑海,毕竟这显得太过冒险了。一旦有所差池,无法将教皇击杀于此,那么这将会是他们挑起战争的绝佳借口,而到时候自己也将站在道德上弱势的一方。

显然尤利西斯也是同样的想法,此时此刻,他正用眼神询问着迈特纳的意见。

是否需要动手?

相处多年,仅一个眼神就让迈特纳心领神会,权衡利弊之下,他还是向着尤利西斯的方向微微的摇了摇头,同时这些小动作也被一直在准备着的爱尔兰斯和克瑞蒂雅看在眼里。

而在幻境中,此时的比赛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在刚开始不久之后,就已经有队伍被陆续的请出了场外,等到他们再关注赛场的时候,赛场上就只剩下两支队伍了,一支是拂晓学院的队伍,而另一支正是绮思他们的队伍,不过因为是中途收到了袭击的缘故,现在队伍中就只剩下绮思与卡萨这两个精通潜行的人了。

看到了熟人后,爱尔兰丝不免将注意力也往赛场的方向投了投。

现在绮思他们的情况并不乐观,因为仅剩的两人虽然不会被发现,但因为对方持续的反隐魔法让他们无法靠近,自然也没有偷袭的机会。虽然积分领先,但是去了战士的他们也无法再去狩猎新的怪物来获得积分了。

反观对面,虽然积分落后但队伍十分完整,就算一直狩猎一些小型怪物,依旧可以在积分上反超绮思他们。

从主持人的嘴里,爱尔兰斯得到了以上的消息。

虽然情况并不乐观,但因为是主场的缘故,依旧有很多人为绮思他们加油。到是阿斯塔纳,好像对自己国家的队伍并不怎么上心的样子,又成了局外人。

不久之后,爱尔兰斯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答案。

对方一个失误之下,不小心招惹到了一只巨大的蜈蚣,虽然他们极力的配合着,不过在绮思与卡萨的骚扰之下,对面的四人很快就纷纷化为光点消失了,而绮思他们,也是作为最后一只幸存的队伍,顺利成章的成为了冠军。

爱尔兰斯总觉得这一幕就好像是对方故意演的一样,不过想想也挺合乎情理的。对方如果是举办了场比赛,邀请了自己去参加,而自己不仅去了,而且还夺冠了,这不等于赤果果的打脸吗......

既然冠军已经产生了,那比赛也就接近了尾声。倒是教皇与阿斯塔纳,没有等主持人宣布大赛结束,就先行离席了。迈特纳也不会多做挽留,只是客套了几句之后,就任由对方离开了。

等到教皇的背影完全消失后,爱尔兰斯松了口气,彻底的放松了下来,刚才她能感觉得到,教皇对魔法的掌控力与熟练度,绝对要在她之上。虽然有着人数上的优势,但她依旧是一直都小心翼翼着的。

与她不同的是,经仅过了今天这一番对话,迈特纳和尤里西斯则是更加发愁了,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无论对手是谁,战争都将是不可避免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