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5 霜冻之雾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4/11 13:05:28 字数:3199

“唔,痛痛痛痛......”

不知昏迷了多久,欧若拉最终还是在翅膀上的痛感的刺激下醒来了,而在醒来的第一时间,她就看清了自己的处境.

她正躺在一个巨大的洞穴之中,而翅膀上的伤口看起来也被人简单地包扎了起来,她的救命恩人——因为她的动作而醒来的高大的蓝色巨龙,正趴在一张同她母亲一样的奢华的金币堆之上,好奇地看着她。

是不是真正的巨龙的爱好都是那么的奇葩?

虽然很想这么吐槽一下那张和自己母亲一样不知积攒了多少年的睡床,但在面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时,欧若拉还是显得十分恭敬的。就像是网友不上街,路人不上网一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事情,做起来可远不如在嘴上说说那么简单,更何况对方还与自己素未平生。

“那个,十分感谢,在那种情况下救了我,如果不是您来了的话,可能我就......”

“道谢就免了吧,我会救你也并非是为了你这一句谢谢来的,更何况,只要是我们的族人,在那种情况下都不会坐视不理的,所以你不需要这样。”

眼前蓝色巨龙的语气很平常,丝毫听不出一丝的傲慢或者是炫耀,更没有直接将自己放在一个被感谢者的位置上的意思。

原本在那种绝境中陡然从天而降,如同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一般,顺利地使欧若拉化险为夷,就单单这一点,已经让他在欧若拉心中的形象变得十分高大了。现在再这么短暂地一接触,霜冻之雾的形象瞬间从一米五八上升到了一米八五了,正是这种谦逊,让欧若拉无形之中在内心里对他打得分数又高了不少。

不过唯一值得注意的是......

是个不错的大叔.......欧若拉的心里如是评价着。

大叔,这个定位......真的没问题吗?为什么会给人有一种分数再高也是徒劳的感觉?

当然,欧若拉也没有彻底放下心来,还是那句话,毕竟大家素未平生,也没什么救人动机,万一才出虎口又入狼窝恰好对方还是个萝莉控,那不就妥妥地发展成里番剧情了么?

不过应该不可能吧?毕竟看起来还是个挺正经人。

当然霜冻之雾是肯定不知道眼前的黑色幼龙心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糟糕心思。

“近百年来出生的幼龙我应该都有印象的才对,这么说来,你是这最近几十年间出生的吗?还有,不要再叫我“您”了,霜冻之雾,这是我的名字。你叫什么名字?”

“是的!不过您的名字叫作霜冻之雾啊,叫起来真麻烦,就叫大叔怎么样?默认了?”

欧若拉虽然还受着伤,但从险些死亡的阴影中走了出来的她,那种恐惧的情绪早已经平复了下来,相反的,这种绝境逢生的感觉还让她变得莫名的欢快。

“太好了,大叔,我叫欧若拉。”

说实话,现在的霜冻之雾在龙族中绝对算的上是青壮年,原本准备度过一场激情燃烧的岁月,无悔的释放青春的他,甚至连配偶都没有,结果就突然被叫做一个不认识的萝莉龙一口一个大叔叫得好不亲热,那心情可想而知。

不行,霜冻之雾,你要克制,你是活了几千年知道律己,知道克制的巨龙,不能和这种刚从蛋壳里爬出来没几年的小龙一般计较......不过,被这么一条萝莉龙甜甜的叫着大叔想想也是蛮不赖的啊,不行,我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想法!

“大叔,怎么了?”

同样不知道霜冻之雾内心经历了一番多么激烈的挣扎的欧若拉,也是有些好奇地看着半天没动静的他。

“不,没事,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治疗魔法对你丝毫不起作用?”

这像是随意之中提出的问题,才是霜冻之雾最为在意的一点。因为对魔法完全免疫的生物,在他的记忆中,甚至是在龙族漫长的历史记载中,也就只出现过一种。

“恩,从我一出生起就无法使用任何魔法,不过因祸得福,除了空间魔法之外,好像所有的魔法都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面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欧若拉也没想隐瞒,毕竟这种事情也不是简简单单地就能瞒得住的,还不如就此实话实说彼此坦诚相待,以减轻彼此之间的猜疑的好。

听着欧若拉的陈述,霜冻之雾看向她的眼神也变得复杂了起来,因为这些特点,正是给世界带来过巨大伤痛的虚空生物的象征——魔法免疫,无法使用魔法,偏偏却可以自由的穿行于虚空之中。正是他们,使得盛极一时的龙族落得如今的这幅人丁稀少的田地。

眼前的幼龙,绝对是龙族没错,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她会是虚空生物?不可能,绝无可能,这种血脉间互相呼应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霜冻之雾现在很纠结,因为它无法确定眼前的幼龙的身份了,如果一旦她真的与虚空有所关联的话,那么哪怕她是自己的族人,哪怕她是由自己亲手救回来的,他也不会手下留情的。面对虚空这么强大的敌人时,丝懈怠与怜悯造成的后果往往是灾难性的。

但霜冻之雾在做好最终的确认之前并不打算贸然出手,因为毕竟眼前的,是自己的族人。

“那么小家伙,你的父母是谁?”

这时候,欧若拉也能感觉到气氛有所不同了,同样有着血脉中的记忆的她自然知道自己与虚空生物单就属性上来说是多么的相似,也知道在这种时候为自己洗清“虚空生物派来的细作”这个嫌疑是多么的重要.......

至于怎么洗清......欧若拉表示,肯定是套近乎啊!毕竟现在巨龙的数量屈指可数,大家就算不经常走动,但总该都彼此脸熟吧?为了日后好相见也要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母亲她叫做血染之翼,大叔你认识吗?”

说完这句话,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霜冻之雾那明显呆滞了一下的反应之后,欧若拉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真是熟人啊,那还怕什么?而且辈分上来说,叫大叔也更加没问题了。

欧若拉之所以会这么想,因为她能感觉得到,在她说出血染之翼这个名字之后,一直施加在她身上的那份略带沉重的压抑感就消失了,霜冻之雾那有些凌厉的目光在看向自己时也不复之前那般犀利,反而变得十分柔和,就好像透过自己看向另一个人一样。

“刚开始只是感觉很像,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她的女儿,仔细看看,真的很像呢,就连性格也是如出一辙啊.......”

“大叔?你认识妈妈?”

虽然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但欧若拉还是忍不住要问一句,因为她觉得,如果仅仅是认识的话,那满是似水的柔情的目光,那满怀深情的回忆的姿态,也太不合适了。更何况那目光就好像是在看.......恋人?虽然知道对方并非在看自己,只是透过自己想找到一丝妈妈的影子,但被这样的目光看着,还是让欧若拉觉得浑身不自在。

“认识?何止是认识啊,当年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然后......”

听着霜冻之雾着满是怀念的悲伤语调,欧若拉突然间就有了一种强烈的既视感,然后嘴上不自觉地就接了下去。

“然后你向她表白,结果被她拒绝了是吧?”

毕竟是看过电视剧的人,癌症失忆亲兄妹,什么样的情节没见过?感觉知道开头就已经猜出结局的欧若拉忍不住插了一句。

结果霜冻之雾的话直接就在半截打住了,神色变得十分复杂,很久都没有继续说下去。随后,只是一声长叹。

“是啊,她着说什么要去寻找自己喜欢的生活之后,就离开了族人,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她竟然会连这件事都告诉你?”

“额,没有,这只是我自己猜的而已......哈哈......”

不会这么简简单单就被猜对了吧?那还真是一点悬念都没有......虽然这么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什么的不太好,但实话实说,直到这时,欧若拉才彻底地放下心来了。

看起来这两个人很久之前还有过一腿?那应该是没问题了,因为这不单单是日后好相见的问题,而是升级成见后好相日了......还好,这个刚出现在欧若拉脑海中的想法瞬间就被她自己给浇灭了,毕竟她还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

不过,在短暂的伤感了一段之后,霜冻之雾还是爽朗地笑了出来。

“没想到,几百年过去,她也找到了自己的伴侣了啊,还有了女儿。不过你这么小就独自跑出来,比你母亲小时候还要能折腾啊。她现在还好吗?”

大叔,我和姐姐是被赶出来的啊,果然你还是太小瞧我母亲的随性了。

“恩,她过得很好,也曾时常向我们提起过大叔你呢。”

为了更进一步地套近乎,欧若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完全没有的事。至于她老妈的名声......欧若拉表示,想那么多做什么,谁让她甩手展柜当得那么爽快的?

不过纸是终究包不住火的,谎言总有被揭发的一天。虽然知道这一点,只不过欧若拉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也来得太快了一点吧。

听见欧若拉的话,霜冻之雾不仅没有展露出诸如激动之类的情绪,反而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家伙,不需要和我套近乎的,刚才只是误会而已,我现在是不会对你动手的,所以请安心吧。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可是绝对不会说出那种怀旧的话的。”

“额......”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被戳穿的欧若拉,只能不好意思地把头偏向一旁。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