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07 霜冻之雾(三)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4/13 11:38:07 字数:3072

“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这种寒冷的地方,平时应该不会有人来的才对。”

就当欧若拉正愁着该如何引出这方面话题的时候,霜冻之雾自己就主动谈起了这方面的事情。欧若拉心中暗叹一声真乃天助我也,她自然不会轻易放弃这个机会,马上说出了准备好的回答。

“我也不清楚,只是不小心触发了一个传送法阵,就被莫名其妙地被传送到这里来了。”

“是吗,那还真是不幸啊。那么的母亲现在过得还好吗?”

听到这里,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的欧若拉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醉翁之意不在酒,原来之前的那些问题不过是铺垫而已,这才是重点呐,同时,看向霜冻之雾的目光里也带上了点奇异的色彩。

或许他们当年可能真的有过点什么?不然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他还是念念不忘的样子?难不成是还没有死心?

想到这里,欧若拉果断的打住了,因为她觉得如果再这么联想下去,很有可能会脑补出一些很糟糕的事情......不过她也没说破这些,因为一旦霜冻之雾真的去了,那到时候她搭个顺风车还不是轻松加愉快的事情?

因此欧若拉心安理得的就把自己相处过几天的老妈给出卖了。

“妈妈她现在过得很好,正住在法兰西与普鲁士边境的一片巨大的森林里,虽然具体的名字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应该还是很好找的!”

欧若拉一边说着一边偷偷的看了看霜冻之雾,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欧若拉突然就觉得这事情很靠谱!顺势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大叔,不如这样,你去见妈妈的同事顺路就帮我送到那里,好吗?”

欧若拉可不相信他会放弃这个去见老相好,咳咳,是老朋友的机会!

“我为什么要帮你送到哪里去?虽然我有时间,但不代表着就可以随意的浪费。”

看着说的义正言辞的霜冻之雾,欧若拉的心理差点就要骂人了,这都算成浪费时间的话,那你一直睡觉这又算什么啊?不过被出乎意料干脆地拒绝了的欧若拉,表面上依旧是和颜悦色的,毕竟有求于人。

本着毫不放弃的精神,发觉事情的发展和心理盘算的剧本有着不小的差距的欧若拉,认为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的,依旧努力着希望自己可以说服霜冻之雾,让他改变主意。

“那个,大叔你不是和妈妈关系很好吗,不会连身为她女儿的我的这么一点小小的心愿都不会帮吧?”

欧若拉努力地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仰着头,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霜冻之雾,声音也变得嗲声嗲气起来——论求人的正确姿态理应如此!

不过对于霜冻之雾来说,依旧没有起到任何效果。看着欧若拉的这幅姿态,他只是轻笑了一声。

“不要摆出那副样子了。你知道吗,现在的你,比起你妈妈当年来说,在基本上还差得很远啊。努力吧,少女。”

这么一副任重而道远、语重而心长的样子又是在闹哪样啊!抱着如此想法的欧若拉偏过了头,确认霜冻之雾看不见她的表情了之后脸色阴沉地“切~”了一声。

然后等她再转过头时,脸上瞬间就又布满了灿烂如和煦春光般的笑容,完全找不到刚才一丝不满的情绪。

“喂,你刚才切了一声吧?不要怀疑巨龙的听力啊!”

“怎么会呢~大叔~帮帮我嘛~”

虽然欧若拉自己都觉得自己这语气不仅甜的发腻甚至都有点靠近恶心的程度了,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节操扔得一干二净——那种东西多少钱一斤?

不过看到霜冻之雾依旧不为所动的时候,欧若拉也不再刻意去以那种嗲到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语气去说话了,放弃了卖萌路线的她语气和语调都恢复了正常。

她也是刚刚才反应过来,这货控的明明是人妻啊,对萝莉不感兴趣也是理所应当的吧?所以她又走上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讲道理路线。

“你为什么不能帮我一下呢,这个对于大叔你的话,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吧?更何况......”

“更何况我与你母亲还是相识是吧?”

霜冻之雾直接说出了欧若拉剩下的未说完的话,欧若拉也没反驳,只是默认一般地点了点头。

“看来你还是没有完全理解啊。我曾追求过你的母亲,这点没错;你是她的女儿,这点也没错,但你也只是她的女儿而已,并不是她。我救了你一次,严格说来,还是你欠了我一个人情才对。”

“可你不去见妈妈她了吗?”

“我说过要去见她吗?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就足够了。”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有一种爱叫做默默守候,还有一种爱叫做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前世欧若拉对于这种心灵鸡汤都是抱着爱理不理无所谓的态度的,但现在的她却从未这么痛恨过他们。

Wtf,这么高尚的精神道德品质情操爱情观是要闹哪样啊?按常理来说得知了自己老相好的消息之后不该是跨过千山万水漂洋过海去看你的节奏吗,为什么这套路不对?

“还有,你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

霜冻之雾的话里面似乎多了一些诡异,语气也变的有些一样,停顿了一会,似乎是为了酝酿气氛一样,顿了一下才缓缓地继续说道。

“别忘了,你可是我情敌的女儿啊,虽然我未曾见过他,而且无论是外貌还是性格,你还和你母亲当年如出一辙,那么现在还是单身的我会做些什么,你懂吗?”

前世“博览群书,见多识广”的欧若拉,听到一半就觉得有些不对头,这一副浓浓的里番即视感是要闹哪样?为什么她隐约能看见一丝鬼......啊不,父爱如山的影子?不,这一定都是错觉!

随后,欧若拉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她前世所看见的一句话:多年以后,你若已嫁,我仍未娶,叫你女儿放学路上小心点......和现在的场景微妙的贴切呢。

于是,在霜冻之雾完全说完并确认了自己没有任何口误且头脑十分清醒之后,欧若拉对他的评级彻底刷新了——人不错,很善良,可惜是个变态......

抛下如何回家的问题,在此之前,欧若拉觉得自己不得不先为自己的人身安全着想了,说实话,她确实被这句话吓到了。毕竟她可不是个单纯的小女孩,“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种句子她可是小学时候就背过的,尤其是那句日久见人心......

于是,她的身体因为恐惧,不自觉地微微的后退了几步。毕竟霜冻之雾如果真的想做点什么的话,这种地方还真是属于叫破喉咙也没人来的那种。

看到自己的话语的杀伤力之后,霜冻之雾突然整个人气氛一变,发出了与刚刚设定好的变态大叔身份完全不符的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你这个样子,果真被吓到了啊,哈哈哈!”

巨龙的肺活量有多大?欧若拉不知道,她只知道霜冻之雾在洞窟里回荡着的笑声已经足以达到她不得不捂上耳朵的地步了。

“你还真是啊,完全开不起玩笑,当年你的母亲可是很爱开玩笑的,每次都把我耍得团团转,没想到我也有能报复的这一天。放心吧,我对你这种幼龙还是不会感兴趣的。”

“是......是吗,那......那还真是太好了啊......”

明明是才出虎口,又入狼窝的说.......

“都说了我开玩笑的,你没必要一边装着笑,一边后退与我拉开距离的。”

“我没有啊,一定是您看错了。”

欧若拉一边说着,一边趁着这个空档,又往后退了几步,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自己与洞口的距离。

“真是的,都说是玩笑了嘛,你还要我重复几遍?你看我像是那......喂,你那种看变态一样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啊?”

“没有啊,大叔是个好人的,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在脸上艰难的维持住笑容,脚下,欧若拉依旧是坚定不移的倒退着,丝毫没有任何信任的样子。

“我说你够了啊!!我就这么像一个变态吗!!”

看着眼前的不断后退着的,打着防火防盗防大叔的旗号,严阵以待的少女,霜冻之雾终于忍不住喊了出来。

这只是个普通的玩笑啊!谁会对这种小女孩感兴趣啊!这个世界龙与龙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最重要的是,变态这顶帽子,一旦按上去了,可就真拿不下来了。

一旦眼前的女孩向她母亲一告状,霜冻之雾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以后重逢时自己好友看向自己那满是惋惜与自责(虽然很有可能是装的)眼神,“没想到你是一个变态啊,都是我的错,没有及时的发现,才让你越陷越深,走到如今这种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脑海中的下一个画面,就是未来的某次巨龙集会上,他自己就这么被围观着,然后被戴上猥琐幼龙的帽子同时被踩上一万只脚.......

“像......”

结果,某少女唯唯诺诺的回答,更是一个完美的补刀,完美的拿下了一血。

“......”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