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17 阿尔盖特德(五)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4/23 21:24:21 字数:3138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随着夜幕的悄然降临,城市再次被温暖的灯光与火光所点亮。街道上繁华依旧,热烈的氛围不仅没有因为太阳的落下而变得冷清起来,反而有一种愈演愈烈的架势。

如果说之前在欧若拉的眼中,这座城市是充满活力的话,那么现在,城市里的空气可以说已经完全是热情洋溢到快要爆炸的了。

喧天的各色乐器演奏的音符,布满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马路上,随处可见有人拨动、吹奏着手中的管弦乐器,哼唱着各自民族古老的民谣,引得过路的旅人驻足围观,拍手称赞。随处可见闻声起舞和一曲的游人,更有专门盛装打扮的人来到街道中央点燃着篝火的小广场上,秀起了舞姿。

餐馆门前的餐桌上,兽人与人类甚至还有一些欧若拉叫不出名字的种族在一起勾肩搭背地大叫着,欢笑着高举起手中的酒杯,狠狠地碰在一起,不在乎溅出的酒花,在干杯声中一饮而尽。

原本走在前面开路的欧若拉,也是下意识地想霜冻之雾身边微微靠了靠。

如果说白天时欧若拉对于这座城市的感觉是充满了新奇的话,那现在的她已经微微有些被吓倒了——这已经不是热情洋溢了,随着夕阳无力的洒出最后一丝光芒后,整个城市都彻彻底底的疯了。

并不是欧若拉觉得这样不好只是她一时间无法接受而已。

就好像是欧若拉前世所见的巴西狂欢节一样,不过比起在图片视频上所看到的,这里洋溢的气氛,有过之而无不及。很难想象,生活在这么寒冷的地方的人竟然还会对生活抱有如此的热情,或许一切,都是这座城市的功劳吧?

虽然理解,但欧若拉却无法让自己也加入到这疯狂的人群中,她实在无法将自己的情绪调动到这种高度。虽说入乡随俗是没有错,不过同时欧若拉也在心里想着:既然他们都疯了,那自己总不能和他们一起疯吧?

好在还是有人向她证明这个世界并不是彻底疯了的。

她用余光扫了扫身边混杂在欢快的人群中脸上却并没有露出多少喜色,仿佛这些聚饮的人人们喝的是他自家的酒一样的霜冻之雾,觉得有些难以理解——既然这个人觉得生活无趣,那么他为什么不每天天生活在这里?就算是他早已厌倦,那不也总比一个人窝在洞穴里要强得多吗。

但这个问题她不需要问出口就已经有了答案。

和自己身上流着一半的血,潜意识中将自己依旧作为人类看待的她不同,霜冻之雾是龙族,彻彻底底的巨龙。

哪怕这里再繁华,也不会是他的归宿,纵然这里热闹非凡,但身边没有一个族人的他,依旧是孤独的。说不定,在这种热闹的街市上,看到其他人脸上的笑颜之时,心中的孤寂还会更胜一筹。

如果只是单纯地一段时间内大家聚在一起,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疯,一起闹,她也做得到。可不论她表现得再怎么欢乐,也无法真正的融入这座城市的居民的狂欢之中。

于是,察觉到画风渐渐变得不对起来的欧若拉又重新拾回了那最初的单纯而质朴的愿望——舒舒服服地泡一个澡之后在一张怎么滚都不会掉下来的大床上一觉睡到天亮!

她拍了拍霜冻之雾的小臂。

“大叔,我们还是找个旅馆休息一下吧。”

“怎么,玩累了?其实这里的夜生活才是这座城市真正吸引人眼球的地方,现在就休息实在是太可惜了。”

“只是想休息而已,玩累了,有问题吗?”

“当然没有问题,作为向导,我一直秉持着游客至上的原则的。反正每周都有那么几天晚上会有这种狂欢,下次再好好地参与进去,也来得及。”

“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赶紧找一个落脚的地方休息吧。”

欧若拉迫不及待的说着。

自从被那位兽人的剑圣砍伤时开始,她就再也没安心休息过一天,之前追随着那队热情的商人们的时候,休息时她也只是围着篝火、靠着马车,用宽大的披风将自己整个人都盖住而已。

她觉得自己差不多都要忘记床是什么滋味了。

“这么简......”

霜冻之雾刚想点头答应,却好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东西一样,整个人的动作都愣了半拍,眉头微微一皱,就连一直挂着的微笑也短暂地凝固在了脸上。好在一秒之后,他的神情就又恢复如初。

太失策了啊,如果是自己一个人出来,身边不跟着这么一个小女孩的话,自己肯定不会犯下这种低级失误的。

因与欧若拉一同出行而心情有所波动的霜冻之雾,一面暗暗懊恼着自己的疏忽,一面努力地寻找着解决方法,当然,很大程度上是关乎于面子的,总不能在后辈面前丢脸不是?

在霜冻之雾在心里为自己的大意而懊恼的时候,欧若拉也注意到了他脸上那一连串微妙的表情变化。

“怎么了?你这个表情,是在表演颜艺?等等!”

通过这一连串微妙的表情变化,欧若拉忍不住结合着实际,从当前场景出发,联系了上下文,做了一点小小的猜测。结果,得到了答案的她心中霎时间就升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说,你不会要和我说我们今晚要露宿街头吧?而且看看这满街的人似乎也不像是能留给我们睡觉地方的样子。”

欧若拉开着玩笑,不过看着霜冻之雾脸上那明显是“如你所说”的表情,她渐渐也笑不出来了。

怀着最后的一丝期望,她望着霜冻之雾的眼睛,试探性地问了句。

“我们不会没地方住的吧?”

“……”

感受着霜冻之雾看似什么都没说实际上表明的一清二楚的回复,欧若拉不禁默默捂住了自己的脸颊——她从没有感觉到,此时无声胜有声所描述的场景,原来还可以这么凄惨。

“我们果然没地方住的吧!喂,就算你装的再怎么淡然自若这个事实也不会改变的!”

面对欧若拉的质问,霜冻之雾只是淡然地摆了摆手。

“年轻人不要心急,在我经历的几千年的岁月中,这根本算不上什么。我这里有一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你想要听哪个?”

“算了,直接说坏消息吧,是不是我们今晚没地方睡了?”

“哈哈,怎么会呢。咳咳,要不你还是先听听好消息?”

喂,你这不自然的笑容也太假了吧?还有,你确定你没有听错吗?之前还以为你虽然是个变态,但做事应该还是很靠谱的,不要让我连对你的这最后一点信心也慢慢失去了啊!

欧若拉眉头抽搐着,心中发出无声的呐喊。

“不,你还是先说坏消息吧,自从遇到你的前一天,我遇见的每一件事都可以称得上是悲剧,我觉得我的免疫力已经MAX了,你说吧。”

“想要听好消息是吗?果然是小孩子啊,其实好消息就是今晚我们不需要住在普通旅馆了,可以享受到在这座城市里的最高待遇,甚至可以见到兽人的大酋长。”

欧若拉都不知道现在的自己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了……

“所以说其实是你忘记订旅馆吧?”

“嘛,就是这样,”

知道这个时候欧若拉才终于记起来了,在刚刚进入这错城市的时候,那个为他们登记的讲笑话冷的发寒老兽人似乎再三叮嘱过,进城之后一定要先找到住宿的地方,否则到了夜晚,旅馆是不会办理登记手续的,只能等到第二天清晨了。

至于再三叮嘱的结果嘛,一高一矮伫立在街边无处可去的两个身影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了。

欧若拉是因为玩得太开心所以忘记了,而霜冻之雾……好吧,估计是看欧若拉玩得太开心所以忘记了,至于欧若拉为什么把锅全都甩给后者,那就要先追究一下二者的身份关系了。

我是新人,我是女孩,我是陪你的,总结出以上三点,所以错全在你。虽然三者间看似没有任何关系,但因为有了第二条的存在,所以这就是成立的。

其实现在他们完全可以去收容所免费借宿一晚的,不过欧若拉估计以霜冻之雾的自尊心,是肯定不会同意的,而且这里也不好做出什么强闯民宅之类的事情。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四周都是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气候怡人的,真要露宿街头估计也不会那么凄惨。

同时欧若拉默默地通过脑补将眼前的场景转换了一下——破败的街道上,靠在斑驳的墙边,于卷杂着落叶的秋风中瑟瑟发抖的两人……果然很应景!虽然现在也有一种乐景写哀情,倍增其哀的微妙感觉。

“算了,既然有好消息那你就赶快实施吧,我可不想就这么站着站一整夜。”

欧若拉现在已经无力去吐槽什么都是粗心惹的祸了,现在往浸满热水中的浴缸里一泡在舒舒服服的赖在床上才是她最想要的。长途跋涉之后还要站街什么的,最讨厌了。

然而直到这时她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忽略的些什么重要的东西。

“停?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刚才说的,是兽人的大酋长?”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欧若拉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见到的人的身份,貌似是相当的不得了。不过这也太随意点了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