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25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UD?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5/1 16:15:50 字数:3067

“既然已经这么晚了,如果不嫌弃,不如两位今晚就在我这里休息吧。”

听着萨尔的邀请,霜冻之雾与欧若拉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一种名为计划达成的喜悦。虽然这与他们原本预定的结果是一致的,但过程上的差距还是值得注意一下的——白吃白喝白住这种事情有主人亲口提出来也就好听得多了。

“既然主人盛情邀请,我们自然不会辜负了这番盛情。”

装作略作考虑的样子,霜冻之雾最终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估计她和霜冻之雾原本的目的,作为大酋长还能预测到他们到来的萨尔这或许一早就猜到了。不对,就算不作为大酋长,看着两个不请自来天黑还赖着不走的食客的表现应该也能猜到了。

不过基本的客套还是要有的,那是为了照顾所谓的巨龙的尊严与面子……咳咳……

“如果两位不介意的话,能否我们之间再进行一次有深度的交谈?实际上这位小小姐所说的,很让我感兴趣,而且我本人也有些不情之请,需要两位的帮助。”

听到这里,欧若拉总算是明白了,之前宴会上的那些持有不同意见的酋长,凭着萨尔一个人或许也是可以轻松搞定的,或许说他根本就不在意那些,接下来的事情可能才是他真正想要说的吧,

“啊,没问题的。”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被这么热情招待了一番,欧若拉也不太好意思拒绝了,所以没等霜冻之雾表态,欧若拉就先代他答应了下来。

反正也只是答应再去谈话而已,又没说等会连他的要求也一并答应了……

当然,同时她在脑子里也免不了脑补一下萨尔所谓的和霜冻之雾的深♂度交♀流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十分感谢,那么,请跟我来吧。”

说完萨尔就起身带着霜冻之雾与欧若拉向要塞的更深处走去,走到一间更为狭小的房间时才停住了脚步,那些警卫则是纷纷地站在了门外,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们四个人。

欧若拉无聊地四处张望着,她发现屋子里的摆设明显与之前那客串成餐厅的会议室不同,有着许多私人的小物件,应该是萨尔的私人办公室。

这种神神秘秘的感觉让欧若拉觉得接下来萨尔要说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

“其实之前我就被一个问题所困扰着,苦于没有解决方案,不过恰好预言到您会来到这里,所以我想您是否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先不要忙着拒绝,我觉得您听过之后一定会很感兴趣。”

虽然是在请求协助,但从萨尔的话中,欧若拉却听不出半分谄媚讨好之意,反倒是一副平等的商人之间做交易的口吻。

“是吗,那就说来听听吧。”

欧若拉知道接下来的主角是霜冻之雾,萨尔想找的的也不是她,于是很自觉的站在一旁听着他们的谈话。

至于尤涅若此时也处于和欧若拉一样的状态,不过出于内心的愧疚,欧若拉连直视他都做不到,就更别提上去搭话了。

“其实,在我的一次偶然成功的预言术中,我发现了离我们边境很近的一座人类小镇正在饱受瘟疫的折磨。”

听完萨尔所阐述的自己所见的未来,霜冻之雾于欧若拉都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并没有什么表示,大体就是一种“哦,原来还有这回事啊,然后呢?”的感觉。

欧若拉很淡定地听着,因为她理所当然把萨尔口中的瘟疫替换成了某种流行的传染病之类的东西了,前世的她也并没有具体的领略到传染病到底是一种多么可怕的东西。

而霜冻之雾可就更淡定了,就像他之前所说的那样,人类的死活和他有什么关系。况且活了这么多年的他瘟疫这种东西早就见怪不怪了,反正身为巨龙的他又不会被传染。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是一场人为散播的瘟疫,一旦瘟疫爆发,他们将全部死去,并且灵魂也将无法超度,成为亡灵,去将更多的人感染。而他们的国家与教会却毫不知情,这样下去终究会是一个隐患。”

看起来是觉得自己所说的信息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萨尔又着重地描述了一下。

“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

听了萨尔描述的可能造成的后果,欧若拉也只是这么感叹了一下而已。如果一个亡灵法师就可以酿出这么大的灾祸的话,那这个世界国际早就被毁灭了无数次了吧?那些各种教会的牧师与圣骑士估计也就彻底沦为神棍了。

这种事情总会有人去管的,现在的她可是连家都回不去的弱小的可怜人,哪还有心思路见不平一声吼?

“所以说,你是要让我去解决那个散布瘟疫的人?”

同样听明白萨尔意思的霜冻之雾显得有些不耐烦,在他眼中这种事情直呼单纯的浪费他的时间罢了。

“是的,而且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一名巫妖。”

“巫妖吗,那确实是好几百年没有见到过了,但这并不足以改变我的意见,我完全没有必要答应你。不过,就算没有我的帮忙,解决这种事情也并不困难,这种消息你完全可以散播到人类那边,他们的教会自然不会对此放任不管,据说圣光对于这种瘟疫来说可是特效药。”

霜冻之雾拒绝地很果断,显然并不打算去趟这趟浑水,特别是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至于后半句话,也并非是考虑到欧若拉的身份为了安慰她所说的——就算散播瘟疫的人阴藏的再隐蔽,当有人因为瘟疫死去而变成亡灵时,他也迟早是会暴露的。

“当然,您的选择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我没必要为人类的事情担心太多,不过我觉得有一个情报,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一定会感兴趣吗,简单说来听听?”

霜冻之雾用手轻轻扣着桌面,看起来这个话题使他微微的有些不耐烦。

从这点来说,爱尔兰斯倒是比她的妹妹更像巨龙一点,因为他们都是只有在遇到自身感兴趣的事物时才会投入极大的热情。除那之外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会是那种不置可否的态度,或许是干脆就毫不理会。

顺带一提对于现在的爱尔兰斯来说,她的妹妹就是她最感兴趣的事物……

“如果只是普通的巫妖,我也不会这么的在意,其实,我还曾在预言中找到了一丝关于骨龙的信息……”

“你说什么?”

在听到骨龙这个词后,之前还是一副漫不经心懒散地倚在靠背上的霜冻之雾,直接挺直了身体,死死地盯住萨尔。

迎着那凌厉的目光,哪怕只是余光,就已经让萨尔身后的尤涅若觉得自己好像是直面着北地冬季的寒风。不仅仅是他,连在霜冻之雾身旁明知道那并非是在针对自己的欧若拉,在感觉到这种气势之后,身体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这也是她和霜冻之雾相处了一段时间后第一次领略到巨龙的气势。

她看得出来,与之前的威吓不同,霜冻之雾这一次,看来是动了真怒的。

而直面着这份威压的萨尔直到这时才终于展露出身为大酋长的气魄——完全没有一丝动摇,也没流露出任何恐惧的情绪,依旧是那副万年不变的面带微笑的表情。

“我会把我知道的都一一列出的,所以,还请您先冷静一下,找到罪魁祸首再发泄您的怒火也不迟,您说对吗?”

“是我失态了,还希望你能将这件事的详细经过全都告诉我。”

随着霜冻之雾再次懒散的靠回椅背上,空气中一直弥漫的那种肃杀的气息也是渐渐淡去,趁着这个机会,欧若拉也是做了几个深呼吸稍微调节一下自己被霜冻之雾影响到的情绪。

这让她再次意识到了她与霜冻之雾之间存在的巨大差距,年龄与实力绝对是成正比的,对于巨龙这种长寿的生物更是如此。

“其实您也应该知道,预言所看到的情形都是破碎的,我所见的骨龙是和那名巫妖一同出现的,如果根据那种情形,很有可能是被那名巫妖所操控的。除去地点,我所能提供的信息也就到此为止了。怎么样,不知道您的意向如何?”

不容置疑的疑问句,所展现的,是主人强大的自信。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很感兴趣,那么地点呢?”

这一次,霜冻之雾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下来,甚至不去关心萨尔究竟有什么目的。

他所在意的只是消息的真实性而已。如果确有其事,那就算没有萨尔的请求,他也绝对会去的——亵渎死者的尸体,这是霜冻之雾绝对无法忍受的卑劣行径,最为重要的那还是他们巨龙的祖先的尸骨。

那是绝对不可饶恕的行为,简直是对巨龙的侮辱。

虽然作为半只巨龙的欧若拉不太能理解霜冻之雾那种因祖先的尸骨受到亵渎而使自己的尊严与荣誉遭受了侮辱的感觉,但看着霜冻之雾那恨不得立马就把始作俑者给碎尸万断了的的表情,欧若拉觉得他们旅行下一站的目的地已经很好猜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