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53 矿洞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5/27 20:12:48 字数:3045

“偷窥一位淑女,可是一件十分失礼的事情啊。”

基尔玛莉亚黑洞洞的枪口,就是魔法荧屏上呈现给欧若拉与霜冻之雾的最后一个画面。

伴随着一声枪响,他们眼前魔法构成的荧幕就如同没有信号的老式电视机一样,显示着杂乱的雪花,发出如如同镜子碎裂一般的清脆声响后渐渐地消散在空气中了。

欧若拉和霜冻之雾一时间都愣住,似乎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被发现的可能性,无言地对视了一下,他们发现彼此都在无奈地苦笑着——演出圆满结束,幕布也已经落下,不过唯一一点不太尽如人意的是,一直坐在观众席上的观众们似乎是不能再这么安稳的坐下去了,要么灰心离场,要么只能走向前台。

“噫,大叔,看来你被人家发现了诶。”

欧若拉指了指那块屏幕刚刚消失掉的地方,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这在霜冻之雾眼里则是一种完全没意识到事态的麻烦的表现。

“就结果来看确实是这样的....麻烦了啊.....之前我确实是小瞧了这群圣骑士们了,虽然我也没用尽心思去隐藏侦测魔法,不过在那种混乱的环境中竟然还能够发现我们,实在是了不起。”

“现在貌似不是夸奖别人的时候吧?归根结底还是大叔你的技术不行啊,还有,请不要用失败来掩饰你对做这种事情异常熟练的这个事实!”

现在的欧若拉可不会放过任何一点能够损霜冻之雾的机会,因为这是她作为一个自从被霜冻之雾救下那一天开始就一直处在一个被调戏的地位的人的唯一反抗途径了的——毕竟和霜冻之雾比起来,她还真就是个既不能文也不能武的卖萌角色。

“好好好,那么请让我这个失败者多问一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哼,不要再为你的失败找借口了,我都......咦?”

嘲讽的话都说到嘴边了却被她生生打住了,她一脸诧异地看了看霜冻之雾,似乎是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对方不仅会如此轻易地承认了错误,而且还来征求她的意见。当然,无数次被捉弄的经验还是让她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道理的。

“怎么做嘛......”欧若拉想了想,又看了看前方,犹豫过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现在再回头太不现实,也只能继续向前了吧?而且也不一定就会那么糟吧?”

她理所当然地说着,却并没有注意到霜冻之雾脸上那被隐藏隐藏起来的失望表情。如果能够再细心一些,欧若拉会发现当初在索伦学院时她在对爱尔兰斯说能一辈子这么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也不错时,后者脸上也是同样的表情的。

“只要我们在遇到他们时表明自己并没有恶意,并且不主动发起攻击或是做些可疑的事情的话,大家总会有商量的余地的吧?毕竟我们也是人类,在这种四周都是亡灵环境下,肯定不会有人愿意挑起无意义的争斗吧。”

不,你错了,其实有些时候,与只知道攻击的亡灵比起来,难测的人心反倒是最为危险的,尤其是现在我们的行为算不上光明正大在先,更容易引发敌意,而且真正的巨龙是绝对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不过霜冻之雾却并没有将所想的这些当面告诉欧若拉,也没有任何的暗示。因为有些时候,亲身的经验更能让人记忆深刻。

“好吧,我们就按你说的那样继续跟上去吧,不过要小心一点了。”

安全起见,他们还特意多等了一会,估计和前面的人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才继续跟了上去。

结果就像是没被发现之前时那样,一路上出现的也只是偶尔出现几只彻底死去的亡灵而已——在消灭了憎恶身边的那一大波亡灵之后,后面的路程里亡灵的数量反倒逐渐少了起来,偶尔出现的几只漏网之鱼也被霜冻之雾直接一个急速冷却化为冰屑。

圣骑士们也没有像欧若拉所想象的那样,为他们留下些陷阻碍前进的陷阱,或者故意的制造出一些小麻烦,以除掉他们这些投机捡漏的机会主义者。

难道真的是因为信仰神光的人道德品质都高的没边?关于这一点,欧若拉倒也不好擅自去揣摩些什么。

“这样看来,应该还有交涉的余地吧?”

听了欧若拉的话,霜冻之雾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不过随后,他们却遇到了此次冒险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有挑战的不得不慎重考虑的难题,同样也让欧若拉意识到有时候路上没有怪物也不是一件好事情——或许是这里没有多少亡灵存在,又或许是尸体都被圣光清理掉了——之前随处可见的亡灵的尸体到这里就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看不见一丝踪迹。。

“这个是.......岔路口?怎么办啊?”

欧若拉一脸纠结的看着眼前的岔路口,两边都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漆黑一片。

基尔玛莉亚他们是有地图没错,会看地图没错,不会迷路更是没错,可她欧若拉可没送给过她那种东西啊,两人完全是沿着前者的脚步才能一步步走到现在的。因为之前矿洞中并没有任何支线的存在,所以在前进方向这个问题上面他们倒也并没有受到多少困扰。

而现在,偏偏在这第一个岔路口,圣骑士却意识地抹去了队伍前进时留下的踪迹。

一般这种时候,都是要各显神通的了,不过对于自己有几斤几两这件事欧若拉还是挺清楚,她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看家本领,于是她很干脆地看向了霜冻之雾。

然而还没等欧若拉问他,霜冻之雾就先摊了摊手示意自己无能为力。

“抱歉,距离太远,侦测魔法起不到效果,而且这里总有些东西在干扰魔法的使用,似乎是那些圣骑士们留下的。”

“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加大难度了啊......”

欧若拉先是看了看左边的通道,又看了看右边的,结果哪一条上面都不像是有人经过的痕迹。

看来只能先分开了......霜冻之雾与欧若拉的脑子里同时闪过了这个念头。

或许还应该小小的庆幸一下——还好这是一个三岔口吗?

不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霜冻之雾有些担心地看了看欧若拉,他自己倒是没什么问题,最重要的还是眼前的小女孩的安危,让欧若拉单独一个人的话他还真是有些放心不下——虽然之前说着要磨练她,但也不会真正将她置于危险之下的。

一万年前那种完不成成年礼,死了也没关系的观念已经不适用于现在了,一共就那么些基数,数量稀少到可怜幼龙保护还来不及呢,如果在这种地方随随便便死去一条的话,那就真的是他的过失了——尤其还是一条雌性幼龙。

就当霜冻之雾犹豫着是不是要开口的时候,令他没想到的是,欧若拉却主动提出了建议。

“那我们就兵分两路吧,你左边我右边,就这样吧?喂喂喂,你这不信任的眼光是怎么回事啊?放心吧,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欧若拉信誓旦旦地保证着,还因为霜冻之雾那不信任的表情而抱怨了起来,同时,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服力一样,她特意还拿出那把自己许久都不曾用过的黄蔷薇并打开保险,虽然天知道这种普通的魔导枪对亡灵会不会有用。

当然,随后就已经脑补出自己打出的子弹在骷髅的几根肋骨之间像是三维弹球一样愉快地弹射着的这一场景的欧若拉,还是悻悻地把魔导枪收了回去——毕竟像基尔玛莉亚那样在子弹上附着圣光的这种技术,她还是做不到的。

不过这些在霜冻之雾看来却都只是些小孩子玩的把戏罢了,很难让他对欧若拉放心的下。

“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要不.......”

“放心吧,大叔,不要拿我当小孩子看啊!有时候其实我也是很靠谱的好吗!”

霜冻之雾犹豫了片刻后,还是放弃了劝说的打算,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但必要的嘱托还是少不了的。

“好吧,那就这样。不过你要小心,这次他们并没有消灭亡灵,看样子似乎是用了类似于束缚亡灵之类的魔法,所以说,无论你走哪一条路,与亡灵的战斗都将会是不可避免的,你想好了吗?而且对于那些圣骑士,你多少也要有一些什么偷窥者的自觉,知道吗?”

“恩,我会记住的。”

虽然欧若拉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就随口答应下来,不过霜冻之雾明显是还没有放下心,又忍不住苦口婆心地又多说了几句。以至于说着说着,明明还很年轻的他甚至产生了一种明明有很多要嘱托却又不善言表的父亲送第一天上学的女儿去班级的微妙感觉......

“也好,既然你自己都这样说了......这就当我送你的一个礼物吧,虽然没什么太大作用,不过起码还是能用来逃跑的,但愿你不会用到它吧........总之,接下来的路你只有自己一人,小心一点吧。”

欧若拉点头答应着同时接过了霜冻之雾递来的礼物。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