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60 沉默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6/2 19:50:45 字数:3160

基尔玛莉亚略微摇了摇头止住了自己的回忆,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与现在无关了。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当初娇小的女孩早已经亭亭玉立,也不复当初那样懵懂无知。

正因如此,她会知道,当初父亲的话不过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一个善意的玩笑。

也正因如此,她才会倍加珍惜这个项坠,因为这是她父亲送给她的珍贵的礼物,早已超出了物品本身的价值。

但思前想后依旧一无所获,最终把目光集中到项坠身上的她却再一次想起那由父爱编制的美丽童话。

“据说巨龙很喜欢这些星星呢,因为它们会发出巨龙所喜爱的香气.......”

父亲的话语再一次在她的耳边响起。

或许这是真的也说不定?

不自觉间,她竟然有了如此连她自己都觉得荒唐的想法。

没有任何东西是空穴来风的,神话传说也不全是凭空创造的,但毕竟那不过是个太过荒谬的童话而已。不过很快,基尔玛莉亚还是自嘲般笑了笑,打消了这个不切合实际的突发奇想。

虽然现在数量稀少的巨龙基本上都处于一种隐世不出的状态,但教会中数量众多的典籍却并没有妨碍到她对于巨龙这一生物的认识——强大、高傲、智慧,或许有一些还穷凶极恶,但那也只是对冒犯他们的人而言的。

现在这个巨龙几乎都隐蔽了行踪的时代,并没有人对于巨龙有着明确的喜恶,因为既没有巨龙血洗他们的城镇,也没有巨龙慷慨解囊将全部财宝相赠,对于普通人来说,巨龙只存在于传说中。对他们所存的唯一的感情也只有敬畏。虽说基尔玛莉亚曾无意中在教会中某本不知来源的古籍中看到过,再很久之前,面对不知名的敌人时,巨龙也曾与人类一同并肩作战……

眼前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卖萌专精的小女孩会是一只巨龙?

基尔玛莉亚自己都觉得自己的猜想有些太过于天马行空了,以上的种种无论哪一点都无法和眼前的女孩扯上哪怕一点点关系。

穷凶极恶?穷胸极饿算吗?

但是每当想到之前相遇时欧若拉那明显反射着淡淡金光的竖瞳时,基尔玛莉亚却又有些拿不定主意了,无论怎么想那都不可能是人类所拥有的,而且在第一眼与那双金色的眼眸对视时,她确实感到了背后一阵恶寒。

“怎么了?基尔玛莉亚姐姐?”

看着基尔玛莉亚突然间愣在了原地,欧若拉关切地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而已?”

基尔玛莉亚别过头,正好看到欧若拉那双红宝石般的眼睛,清澈透明,不过结合着之前的猜想,再看向欧若拉时,她的目光也不免有些异样。

这么可爱的孩子,会是龙吗?有必要主动提出这件事让她给出一个解释吗?还是就这么得过且过地忘了它?

如此纠结着,咬了咬嘴唇,基尔玛莉亚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她没有去深究,也没向自己的同伴诉说,只是默默地将这个猜想放到了自己的心底。

“接下来,你还是自己注意一点吧,一旦遇到战斗,我们可并没有余暇去保护你。”

就算是猜想着欧若拉的身份可能不一般,但基尔玛莉亚也并没有打算让一个萌物提供什么实质性的帮助,不添乱就好。

“放心吧,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话说回来,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亡灵?难道说这里以前是战场吗?”

有关于基尔玛莉亚对自己身份的猜测,欧若拉没有一点察觉,她只是一直在好奇着为什么一块普通的石头会散发出如此诱人的香气而已。

“这也说不准,不过前面应该就会找到答案了吧?”

稍作休整之后,队伍就继续前行了。依旧没有感觉到霜冻之雾的气息的欧若拉也只能感叹一句你自求多福之后跟上队伍,现在的她肯定不会做出留下标记之类的很容易引发怀疑的行径。

接下来的路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阻碍,唯一算得上棘手的只有隐藏在暗处的骷髅弓箭手射来的冷箭,不过看起来这种劣质的骨箭对于精钢铸造圣光加持的铠甲并没有什么威胁。

而圣骑士们远距离的一剂制裁之锤对于偷袭者来说却是致命的——哪怕是骷髅兵的升级版,也依旧只是脆弱的骷髅罢了。

像憎恶这种强大的亡灵,除去之前遇见到的一只之外,就再也不见了踪迹,毕竟这种有着最低级智慧的亡灵对于巫妖来说,也是蛮珍贵的。

就这样,基尔玛莉亚他们来到了第一个亡灵气息最为浓郁的地方,空旷的地面上镌刻着一个巨大的暗红色略发黑的魔法阵,这应该就是这股气息的源头了。

“这是什么?”

自从上次不小心启动了传送法阵之后,对于这种魔法阵,欧若拉一向都是敬而远之的。所以现在,她也只是谨慎的站在直径超过十米魔法阵的外围,看着圣骑士们进入法阵中心弯下腰作着研究。

看着欧若拉谨慎又带着些许恐惧的样子,基尔玛莉亚笑了笑示意她不需要过分紧张。

“安心吧,这只是一个祭献的法阵,现在应该是处于充能的状态,所以并没有任何危险的。”

看着队员们已经商量着如何毁坏法阵以让它彻底失效,并不专精于此道的基尔玛莉亚索性为欧若拉讲解起它的用途来了。

“你之前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亡灵吗?这个就是答案。”

“答案吗?”

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欧若拉是好奇地凑了上去。

她原本以为这暗红色的魔法阵应该是由某些类似于氧化铁的染料绘制而成的,不过现在从上面传来的微弱的气味来看,一切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干枯依旧,但那股若有若无的味道却依旧刺激着着她的神经。

“怎么有血腥味,这些不会是.......”

“看样子确是如此”基尔玛莉亚蹲下身,在魔法阵上拈起一小块早已与凝固的鲜血混在在一起的土块捻碎,任由粉末从自己的指间滑落,转头反问了欧若拉一个问题“你知道的吧,制造亡灵的几种方法。”

我不知道啊......欧若拉心中无声的呐喊着。

好在基尔玛莉亚也只是设问一下而已,本来也没打算让欧若拉来回答,她伸出了三只手指,每当她说完一种,就收回一根。

“第一种,是最为符合大众认知也是最为普通的,就是施法者直接利用现有的尸体,将其转化为亡灵。这样产生的亡灵,其实力与施法者有着很大的关系,如果说尸体生前很强大而且唤醒尸体的是一位精于此道的巫妖的话,那么很有可能苏醒的就会是一位死亡骑士。虽然到现在似乎并没有这种巫妖就是了.......”

欧若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简而言之就是直接复活死去的尸体是吧?

“第二种,就是那种制造出来的亡灵,你之前也见到过了吧,那只憎恶,或者叫缝合怪比较形象吧,只是由各种尸体残片拼接起来的。”

“最后一种,也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了——绘制一个魔法阵,由它来自行运作,寻找作用范围内的所有尸体并复活他们,可以说是最为简单高效的方式了,不过这种方法所唤醒的不过是最为普通的骷髅而已,没有智慧只能接受最为简单的命令。”

基尔玛莉亚指了指来时的路,仅仅是这一简单的动作,让欧若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毕竟一路上都躺满了这种东西,对普通人来说可能会是不小的麻烦,但在圣骑士面前,能否称得上是炮灰都有待商榷。

至于之前被追了一路的这件事欧若拉表示自己已经忘的一干二净了。

“那么,这么说来,这座矿洞中绝大多数的亡灵,都是由这种法阵召唤出来的?”

“除了那只憎恶,应该都是这样”基尔玛莉亚点了点头“不过这种魔法阵似乎不止这一个……”

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结果了——只要破坏掉这些法阵,那么哪怕是找不到不知潜藏在哪里的巫妖,这个任务也已经成功了一大半。

“不过这么重要的地方,却没有人来防守,实在是有点奇怪吧?”

欧若拉疑惑地望了望四周,这个法阵位于一个很宽阔的通道之中,并不是个适合打伏击的位置,而且周围也不像是有亡灵在埋伏的样子,一切进行地如此之顺利让她有了种多年rpg经验都被侮辱了的感觉。

“没办法,我们到现在还摸不清敌人的位置,所以也只有小心快速地行事了。”

基尔玛莉亚又看向从刚才起就围着魔法阵研究的同伴们,发现他们似乎已经有了不小的进展——虽然法阵中的一些繁杂却无用的术式起到了一些干扰,但顺藤摸瓜着,他们还是很快就找到了法阵的核心。

了解了魔法阵构造的圣骑士们,分别站在四个方向,双手重叠伸向前方,随着低声的吟唱,掌心处都渐渐的散发出愈来愈明亮的光芒。

虽然欧若拉几乎是一直处于“这是什么,这又是什么?”的一无所知的状态,可这却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好奇心。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圣骑士们破坏魔法阵的过程她倒也看的滋滋有味,毕竟自从那次被不明不白地传送到兽人领土之后,再看到这种魔法阵被破坏场景,她总会有种大仇得报的迷之快感……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