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4 真相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6/15 19:33:24 字数:4773

当基尔玛莉亚以魔力驱动起科勒的匕首之后,被她拉着手的欧若拉就又一次地重温起了传送魔法带给使用者的并不算不上良好的用户体验。

这那一眼说的眩晕感都让她忍不住要去投诉一波了。

不过似乎是和传送的距离有着直接的关联,这一次那种眩晕的感觉不像是之前那样仿佛连天地都颠倒了过来,并且持续时间也很短暂——不适的感觉仅仅是持续了一瞬间就消退了,再睁开眼睛时,欧若拉发觉自己已经成功地来到了大门的对面。

但紧接着,她骤然缩小的瞳孔中倒映出的就是一副令她永生难忘的景象——宛若人间地狱。

随着她们脚下的道路一起延伸到远方的,是陈铺着的数之不尽的干瘪尸体。

无论是身穿铠甲的卫兵还是衣着普通的平民,此时都难逃死亡的厄运。道路因早已干枯的鲜血浸染而失去了它原有的颜色,可怖的鲜红早已经渗透进了地上的每一块石砖,再优秀的通风也无法驱散空气中弥漫的腐烂的恶臭,道路两旁的房屋的墙壁上满是他们死亡时溅起的鲜血,放射性的血花带着令人恐惧的美感。

而比起这些完整尸体,更多的,则是散落在早已干涸的血泊中的不完整的残肢碎片——粗壮的手脚、失去四肢的躯体、眼睛早已腐烂只留下两个空洞洞的黑框的头颅,如同垃圾般被随意地丢在各个角落。

她仿佛能看到穹顶上方有死神正在游荡,并高声颂唱着为逝者而奏起安魂曲。

屠城.......

看见这一幕,欧若拉的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的就是这个词语,关于这一切凄惨的景象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

“唔.......”

虽然并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尸体,她也曾直接面过死亡的恐怖面容、感受过死亡的苦涩气息,甚至曾也品尝过亲手将敌人送离这个美好而又残酷的世界时的那介乎于愧疚与愉悦之间的感觉,但如此之多的尸体外加尸体碎片还是让她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在看到脚边一具并未完全腐烂的矮人尸体,正睁着那浑浊的眼睛,死不瞑目一般地注视着自己的时候,欧若拉下意识地偏过头,不愿去看这幅凄惨的景象——虽然同为尸体,但比起之前那些凶恶的食尸鬼,这些无力的惨死的尸体给她所带来的震撼,却是空前的。因为这些与常人并无多大差异的尸体更能让她深刻的意识到,他们也曾经和她一样的活过,而现在只有凄惨的躺在这里......

单纯只是一具尸体的话,她会去惊讶、会去同情、会去哀悼,但至少不会表现得如此懦弱。但是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过震撼了,那些残缺不全的骨肉,那些早已腐烂、但仍写满了绝望与痛苦的脸庞,让她实在是无法做到全不在意,她也只是见过了死亡而非见惯了死亡。

对于骷髅战士或是食尸鬼她还可以将他们当作敌人来看待的话,那么面对这一地的尸体,她有的仅仅是同情、哀悼与悲伤,还有就是对创下这一凄惨景象的行凶者的愤怒,以及.......惊恐.......

不过巨龙终归是巨龙,在再次激活体内一般的龙族血液,并将双瞳再次转变为璀璨的黄金色之后,再看到这一副凄惨景象之时,欧若拉觉得自己的感受至少还是好了些的。虽然腹部依旧有一种呕吐的感觉,不过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仿佛是喉咙被扼住一般地难以呼吸了。

“基尔玛莉亚姐姐,这是……”

从进入这座城市之后,基尔玛莉亚就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起初欧若拉还以为是她也如同自己一样被这幅惨象而震惊了,因为这种表现无关乎阅历或是身份,而是源于怜悯与同情这种最美好的良知。

欧若拉等了一会,却并没有收到基尔玛莉亚的任何回复。

“??”

她疑惑地看向基尔玛莉亚,却发现她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眼睛微微眯着,身体微微摇晃,脚步也有些虚浮,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摔倒了在地上一样,于是她急忙伸手搀扶住了一头倒向地面的基尔玛莉亚,并扶着她慢慢地躺在了冰凉的石板上。

“基尔玛莉亚姐姐,醒醒啊!”

她摇晃着基尔玛莉亚的手臂,却没有一点作用,后者却依旧毫无动静。

在她的眼中,之前的基尔玛莉亚还一切安好,但在使用了科勒的匕首传送进来之后就直接晕倒了,她也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使用那件魔导器的后遗症之一。

欧若拉有些惊慌,却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该做些什么。不过在强行让自己冷静了下来之后,她还是想到了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恩,呼吸还有,脉搏也是正常范围,看来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在凭借着前世所学的那点可怜的医疗知识确认过基尔玛莉亚的脉搏与呼吸都是正常的之后,擦了擦额前因紧张而流出的汗珠的欧若拉这才微微地松了口气——虽然突然出现的一地尸骸让她有些惶恐,但她更在意的显然还是一直保护着并信任着她的基尔玛莉亚身体状况。

“这下该怎么办啊,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感觉从这里出去回到学校之后我真的要和学校里的心理导师好好地谈一谈了——就算之前没有心理医生我想经历完这件事之后我也该有一个了……”

让基尔玛莉亚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在地上并确认了她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欧若拉这才站起身。她向四周望了望,却发现这座鬼城除了尸体之外就只剩下尸体了,唯一引人注目的就只有远方广场上的高塔与高塔之上照耀着整个城市的人造太阳了。

不过看了一圈之后,她的目光还是最终还是又一次回到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胸口随着呼吸有规律的起伏着的基尔玛莉亚的身上——虽然她也不愿意在这鬼城一样的地方多待,也想要尽快离开这里,但基尔玛莉亚现在这个样子她却是怎么也不能扔下不管。

“还是先换个地方睡吧,地上这么凉对身体也不好,反正他们都死了,随便借一张床的话也不能叫做私闯民宅,而且现在总算该到了我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了吧?一直被别人抱着我简直受够了。”

就在想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感受一下公主抱是怎样的滋味的时候,一丝令她感到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让她不由警觉了起来。

她谨慎地拿起了还被基尔玛莉亚握在手里的匕首,护在还昏迷不醒的她的身前,一脸戒备死死地盯着她预感中敌人可能会出现的方向。这并非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而是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她不得不对一切突发事件小心应对,天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元凶会不会还隐藏在这里?

就连欧若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靠谱了。

不过她也清楚如果敌人真的是可以屠杀干净一整座矮人城镇的凶手的话,自己或许真的不会是对方的对手,但即便如此她依旧坚持着: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自己身后没有一点反抗能力的基尔玛莉亚。

这是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

但随后在看清了阴影中走出的人的面容之后,她却免不了小小地惊讶了一番,因为那个浑身撒发出浓郁的死亡气息的人,正是和她有过一面之缘的旅馆老板——埃莉诺的父亲,基尔玛莉亚的导师,以及曾经的……圣骑士。

“你……不是……”

看着突然从阴影中作出的人,欧若拉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还能碰到这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熟人,还是一个热情好客的店老板。

但欧若拉却丝毫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熟人”而动摇,她依旧紧握着匕首时刻提防着,因为现在的情形显然不是个适合打招呼的好时机,而且这么一名普通人突然出现在这满是尸体与亡灵的矮人城镇中出现也是在太过违和。

就像是之前基尔玛莉亚对她的怀疑那样——这可不是什么迷路了就能简单找到的地方……

“呦,没错,是我。下午好啊小姑娘,没想到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

不过对方却没有一点因为这场再会而表现出的尴尬与惊讶,只是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向着欧若拉走去,无论是语气还是笑容亦或是步伐看上去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在迈过一具又一具尸体的时候表现得是那么的不以为意。

就像是没看到欧若拉满眼的不信任与警惕一样,埃莉诺的父亲越过了她,指了指静静地躺在她身后的基尔玛莉亚。

“不过我看到我的徒弟似乎不太好,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我的帮助的吧?”

可欧若拉就没有他的那份淡然了,看着对方一步步地向着自己走来,她眯起眼睛比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同时微微躬起身体,摆出了最为适合进攻的姿态——哪怕眼前的人是基尔玛莉亚的师傅,但现在他身上散发出的只有浓郁到令人作呕的死亡气息。

“对于您的帮助,我想我还是敬谢不敏的好”说着,欧若拉又默默地握紧了手中的匕首“而且诱拐小萝莉的话,您手里还应该再加上一根棒棒糖比较合适哦。”

“抱歉,我可是有妻女的人了,对于你的提醒,也同样敬谢不敏了。”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依旧不徐不疾地向着欧若拉走去,好像完全没有将欧若拉的戒备放在眼中一样。

“顺带一提,为了我们能够这么愉快地继续交谈下去,还希望您就此止住脚步站立在原地,毕竟这里流的血已经足够多了不是吗?而且我的听力还是蛮好的,不需要照顾。”

欧若拉想来,用绣花枕头这个词来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简直就是量身裁剪的级别。

即便是在语气与态度上都表现得十分强硬与从容,但她的内心却是惶惶不安的,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前这位浑身散发着死亡气息的人的对手——哪怕不凭借魔法,她也不认为自已会有着足以媲美一位精英圣骑士的剑术,更何况按照霜冻之雾的说法,这里还很有可能隐藏着一只骸骨巨龙。

对于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的这件事,欧若拉本人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就算将巨龙血统这个外挂再充值续费一波,她也不认为自己会是一条成年巨龙的对手——巨龙的战斗力与体型有着很大的关联,哪怕是被亡灵魔法控制的骸骨也是如此……

可偏偏站在基尔玛莉亚身前的她却不能后退半步,所以她只好故作强硬地站在原地与埃莉诺的父亲对峙着。

万幸的是对方似乎并没有看出她的色厉内荏,在听了欧若拉那与外表毫不相称的威胁后,竟然真就如同她所说的那样站在原地不再向前了。

“你不需要那么紧张的,你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发怒了的狮子。我并没有伤害你的意思,我会来到这里,不过是想和你谈一谈罢了,而且一旦真的起了冲突的话,我想你也不会占到那什么便宜的吧?和你的同族比起来你似乎还有很大的差距。”

欧若拉没有回话,但脸色却更糟了——对方口中的同族无论指的是霜冻之雾还是那只可能存在的骨龙,都代表着她的身份已经被知晓,既然如此他还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就代表着他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

这更让欧若拉不敢轻举妄动了,同时她也的确为对方的话而怦然心动——如果在武力值有着差距的情况下,这倒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虽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一般都是对着宁死不屈的烈士说并且从来没有得到应有成效的话语有些不太好听,但……她偷偷回头看了看依旧昏迷不醒的基尔玛莉亚,心里不免有些发愁:如果真的起了冲突,那基尔玛莉亚的结局则是可以注定的。

因此,她虽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却也没果断地拒绝。

然而在外表上,欧若拉依旧保持着之前那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如果仅仅是被对方的几句话与气势就被吓到了的话,那她原本就不多的脸皮估计要被自己给丢干净了。

“看来你的态度,交易应该是可行喽?”

“不要说交易这么糟糕的叫法啊!谈判好吗谈判!”从曾经的圣骑士的口中听到了某个奇怪的词语之后,欧若拉立刻出声纠正道,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可是比谈判内容更重要的重点“那么,谈判的内容呢?”

“内容很简单,不需要你们做什么,只要对这里的一切装作没有看到就好了。”

“装作……没看到是吗……”

欧若拉再次看向了远方那一片尸骸……那些生前她并不认识,死后只是静静躺在这里的尸骸。

虽说出于内心的正义感她觉得自己不能对这些坐视不理,可现实是现在的她并没有这份能力也没有这份义务——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她不过是想在独善其身的时候顺便兼顾一下基尔玛莉亚的安危而已。

看到欧若拉在思考,埃莉诺的父亲也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等待着她的答案。

终于,想通了什么欧若拉叹了口气,对着面前的人伸出两根手指。

“我有两个问题,希望在我给你答案之前你能先为我解答一下。”

“当然,我一定知无不言。”

死亡骑士没有犹豫就直接答应了。

“好的,第一点,这里是否真的有亡灵骨龙,我想你应该清楚这些吧?”

“你祖先的遗骨,这里确实是有的,所以还希望你能认清我们之间的战力差距。”

特意突出我的祖先这几个字,是要表明他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还故意用骨龙来威胁我是么?

欧若拉自然听出了死亡骑士的言外之意,不过她却没有理会死亡骑士言语中的威胁,而是紧接着又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好的,那么还请你告诉我,基尔玛莉亚现在的样子,是你们做的好事吗?”

“这我不能否认,不过你可以放心,她只是陷入了幻境而已,并没有生命危险,要不了多久就会自己醒过来。不过既然说到了这里,我也就顺便说一下我的第二个条件吧,我希望你能稍微配合我一下,当然,我是不会让你去做那些杀人放火的事情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