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7 出场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6/18 14:43:01 字数:3017

“基尔玛莉亚姐姐,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我们离开这里,再之后你要怎么说我责罚我都没关系,所以现在和我一起走,就当做这里什么都没发生好吗?”

面对着基尔玛莉亚的诘难,欧若拉没有去辩驳什么,只是带着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地感觉重复着自己的劝诫,希望这基尔玛莉亚会突然改变心思和她一同离开这里。

“欧若拉,你什么都不要说了,说再多都不过是徒劳的,我是不会对这里发生的一切坐视不理的,哪怕以生命为代价我也会贯彻我心中的正义。”

欧若拉终归还是小瞧了基尔玛莉亚的决心,她抱着最后一丝幻想慢慢走到基尔玛莉亚面前并伸出手,想牵起她的手拉着她一起离开,却被后者给无情地一把拍掉了。

不单单如此,看起来早已被怒气所支配了的基尔玛莉亚直接反手在欧若拉脸上扇了一个巴掌,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地下都市中显得尤为响亮与刺耳,紧接着欧若拉原本白皙的脸蛋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显然是在欧若拉的意料之外的,以至于她除了难以置信地大睁着眼睛并默默用手捂住了自己火辣辣发痛着的脸颊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反映了。

你竟然敢打我!我长这么大连我姐姐,我妈妈都没有打过我,你竟然打我!

当然,欧若拉是肯定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她只是惊讶于拿着枪的基尔玛莉亚会采取打耳光这种一般只出现于影视剧里的拒绝与发泄愤怒的方式,顺带庆幸一下有朝一日她也能体会一下韩剧男主角的待遇……

而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基尔玛莉亚挥下手时眼神中一瞬即逝的不舍与自责。

“这一巴掌,是我对你的的惩罚,既然如此你也就不亏欠我什么了,而且我们本来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你也不需要这么费劲心思来劝我,你自己离开这里活下去就好了……”

就在欧若拉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第三个声音却不合时宜地插进了两人的谈话中。大概从这座城市里的所有矮人死去的那一刻起,这里就没有发生过人数如此之多的“热闹”的谈话了吧。

“是呐,你看到了吧?玛莉亚她就是这种性子,只要让她看到了,你再怎么劝说也是没有作用的。”

这位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从小角落里登场的幕后主使,欧若拉自然不会觉得陌生,因为那正是之前和她进行谈判的对象。

而那个身影对于基尔玛莉亚来说也是一样熟悉的。因为那个现在周身都遍布着腐朽气息的男人正是她的恩师——在她刚刚学会握剑时就像父亲一样陪伴在她身边,看着她成长、指导着她,并看着教皇将月神的搭在她的肩头目睹她成为一名真正的圣骑士。

他曾经也是一位如同她一样以贯彻正义驱逐黑暗为使命的圣骑士,只不过如今荣光早已不在了而已。

正因为是更加熟悉,所以基尔玛莉亚的表现也显得更加剧烈——从听到第一个字开始,她的瞳孔就骤然地缩小,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紧紧地盯住来人。

“师……傅?”

玛莉亚,这个名字,并没有几个人会这么叫她......

这熟悉的声音与面容,也是她绝对不会忘记的......

“不,不可能的......怎么会……不可能……”

似乎是她自己从心底都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猜测,又似乎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在说出前一句话之后,紧接着她就近乎下意识的摇着头想要否定自己自己心中的答案。

但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早就并非是幻境了,那拙劣的幻境对于知情者来说不过是个玩具,而且那件塑造死物都漏洞百出的魔导器也不可能完美地塑照出一个活生生的人来。

在巨大的震惊之下,基尔玛莉亚在不经意之间小小地后退了一步,甚至这个举动她本人都没有察觉。

“切。”

看到这一幕,欧若拉都忍不住发出了这不礼貌的声音,之前她料想过的最不希望看到的场景此时真实地在她眼前发生了,而且这一次的师徒重逢可远没有昨天那种欢乐的气氛了。

以基尔玛莉亚姐姐的性格,在知道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自己曾经的老师的话,就更不会简简单单地放弃了吧?而且她心里受的伤只会更深。

欧若拉在看到死亡骑士的真实面目后就有过这样的担忧,这也是她之前完全没有和基尔玛莉亚提起这件事的原因,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徒劳的。

不过,基尔玛莉亚突如其来的失态也只仅仅持续了几秒钟罢了,她并没有像欧若拉所想的那样露出更为绝望的表情,反倒很快就冷静下来了,语调也不复之前那么颤抖,神色没有一点波澜,面无表情地有些可怕。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没有悲伤到痛哭流涕,也没有失望到黯然神伤,基尔玛莉亚只是死死地咬着下嘴唇,看着自己的师傅,强装着倔强。她以极小的声音反复呢喃着,紧紧攥着双拳甚至连指甲即将要刺破掌心都没有去在意,现在她只希望对面的人能给她一个足以让她信服或是足以说服她自己的借口。

这却是令欧若拉最为痛心的——已经破碎了的心受到再大的伤也不过是为了让它碎得再彻底一些罢了。

“告诉我!师傅,您为什么会堕落至此!曾经无比虔诚的信仰圣光的您,又为什么会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行径!难道你已经完全的背弃了圣光了吗!您......咳咳......”

剧烈的咳嗽带出了一些已经略显发黑的鲜血,使得基尔玛莉亚被迫自己打断了她自己的质问,不过即便如此,从始至终,她的目光也没有从她曾经的老师身上移开分毫。

这一口鲜血看得欧若拉心中一阵刺痛:那个人说的果然没错,基尔玛莉亚姐姐果然还是在那场大爆炸中受了伤,只不过是为了不让我担心而一直忍耐着罢了……

这样想着,欧若拉也不顾对方刚刚还给了自己一个巴掌,伸手想去搀扶她,却被后者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给拒绝了。

但即便如此欧若拉还是迎着枪口,死皮赖脸地凑了上去,不屈不挠地搀扶住了受伤的修女。她只想证明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并非是背叛,也想给突然遭受这种变故的基尔玛莉亚一个依靠。

令她安心的是,这一次基尔玛莉亚并没有拒绝她,哪怕是欧若拉之前以为她们之间的关系近乎决裂。

而且欧若拉也注意到了,哪怕是在这种情况下,基尔玛莉亚不经意间使用的也是敬语。这不仅说明了她曾经所付出的敬仰之深,更代表着她现在所受到的打击之重。

但哪怕知道基尔玛莉亚内心现在几乎是崩溃的,欧若拉也束手无策——她本就不是什么会安慰人的人,有些时候一旦说了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反而会使得事态发展的更为糟糕,而且这个场合她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说得上话的余地。

所以现在,除了计算心理阴影的面积之外,她所能做的只是默默地看着,默默地当一个基尔玛莉亚现在可以依靠的支柱。

“原因吗......”

似乎是基尔玛利亚的厉声质问起到了效果,死亡骑士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徒弟,语气却是漫不经心。

“这种东西,需要一个明确的理由吗?”

似乎是被对方的这个回答所噎到了,基尔玛莉亚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就连扶着欧若拉的手也不知不觉得加大了力气。

“您......您.......背弃了圣光的您,将来,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天堂的师母啊!”

对于如此轻易的就背弃了圣光的师傅,基尔玛莉亚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就连质问都显得那么无力,不过结果却显得有些出乎意料。

“天堂?地狱?哈哈哈哈,原来你还相信这些东西啊!?原本以为你只是个盲目追求自己信仰的小女孩而已,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愚不可及。”

看着突然就大笑起来的死亡骑士,欧若拉心想:同志,你思想觉悟很高啊,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们就是要打倒这些封建迷信的!不过这种槽还是憋在心里吧......

“玛莉亚啊,什么天堂地狱,什么神明圣光,什么正义邪恶,统统不过是那些小孩子自己编出来骗自己的把戏罢了,最重要的不过是力量啊。那可以使逝者往生,永远地生活在这片大地上的力量啊......”

正是这句话,直接让站在那里的基尔玛莉亚当机了片刻,整个人都仿佛被石化了一般,甚至连呼吸都暂时的停歇了。

“刚才的话,可以......请您......再、说、一、遍、吗?”

语气坚定,没有了之前的动摇与颤抖,十分的冷静,甚至冷静得有些令人畏惧,欧若拉只觉得在刚才的一瞬间,自己的身旁就好像是扫过了一股远比阿尔盖特德城墙外还要凌冽百倍的寒风。

哪怕是基尔玛莉亚刚才向她扣下板机的时候,欧若拉都没觉得她是如此地可怕。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