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78 骨龙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6/18 14:43:54 字数:3084

“您都在说些.......什么......可以请您,再重复一遍吗?”

基尔玛莉亚语气冷得有些渗人,后面的字完全可以说是一个个的从嘴里吐出来的,完全没有之前那般面对自己曾经的老师的动摇,虽然平淡至极,却又蕴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力量。就像是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一样,其下涌动着凶猛的暗流。

欧若拉曾经以为在得知着她近乎于背叛一般的行为之后,基尔玛莉亚已经怒火中烧了,直到看到这一幕,她才知道了什么叫做被愤怒充斥了的可怕。

她偷偷地瞟了瞟基尔玛莉亚,已经再也无法从后者的脸上找到那种痛苦而动摇的表情。曾经因痛苦而扭曲的脸如今反而出奇的冷静,冷静得有些令人害怕,以至于欧若拉不由得产生了如下的猜想。

难道是因为自己的信仰被质疑并侮辱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师傅背弃了信仰?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是不是可以说明与她所信仰的圣光与正义面前,哪怕是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启蒙老师也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虽然欧若拉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甚至今后都不会去选择信仰什么宗教,也无法那些有信仰的人究竟是怎么看待自己中的信仰的,但无论如何,她都觉得基尔玛利亚有些太过执着了。

只是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这样可以令自己冷静下来的执着究竟算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仔细的想想,基尔玛利亚每天挂在嘴头的“以正义之名砰砰砰”似乎也不完全是玩笑啊.....这还真是细思极恐.......

不过这些话欧若拉也只敢藏在心底了。

从刚才开始,基尔玛莉亚就没有再看过她一眼,只是任由欧若拉扶着她而已。欧若拉也知道,基尔玛莉亚是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原谅她的,她甚至有点庆幸,如果不是死亡骑士的突然出现,她们也不会这么和谐的相处下去。

但就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基尔玛莉亚的变化一样,理应是曾经最为了解她的师傅,就当着她的面毫无顾忌的重复了一遍。

“所谓的正义,所谓的圣光,不过是虚幻的自欺欺人的妄想而已,若真的相信圣光可以拯救一切的话,那最终也只会溺毙在自己的幻想中。”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一定有其原由,这可是您曾经教过我的。”

基尔玛莉亚冷冷地说着。

“既然你知道现在还记得这么清楚,那么作为我的学生,还有旁边的女孩,在此之前我想问你们一句,圣光是否可以将逝去之人再次完整地降临于这片大地?是否能让早已经冰冷的尸体再次变得温暖?”

这一次,基尔玛莉亚并没有回答,而是选择了以沉默作为回应。她心里清楚,虽然在任何宗教的典籍中,都有着虔诚的圣职者可以将已经升天的灵魂再次从神的手中带回这片大地的记载,但事实上,却没有任何一个人亲眼见过这足以称之为神迹的法术。

但拥有着血脉传承记忆的欧若拉却是明确的知道着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但考虑到现在的场合,她也如同基尔玛莉亚一样选择了沉默。

不过她们两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又这个问题联想到了些其他的答案。

然而对面的死亡骑士却直接说出了她没能说出口的答案。

“答案是不能!呵呵”说到这里,死亡骑士发出了几声略带自嘲般的笑声,像是在嘲笑着圣光的无力,也似乎是在嘲笑曾经信仰过圣光的自己“你不觉得很讽刺吗,拥有着可以治愈疾病伤痛的圣光,你所认为无所不能的圣光,竟然还比不上一直被人所诟病的亡灵的魔法?你难道不觉得可笑吗?”

复活是么……之前听埃莉诺说过,她的母亲早早就去世了……

听到这里的欧若拉,在联想到埃莉诺所讲述的她的身世之后,也确定了之前自己的猜想——差不多就应该是眼前的大叔在经历丧妻之痛之后,因为过分悲哀,主动的放弃了圣光希望换一种方式来拯救自己早已死去的爱人的故事。

恩,简单易懂,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如果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欧若拉肯定会感慨一句“啊!还真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热血男儿啊!”,不过当她本身也搀合到这件事之中去的时候,可就完全不是这个心态了。

在听到这个理由之后,基尔玛莉亚同样没有一点动摇,哪怕想要复活的人是她的师母也是如此。

“你所做的,不过是让已经死去的尸体再次动起来而已。假使你钻研到极致,能将她的尸体转化为一名死亡骑士或是巫妖,那不过也只是一个有着过去的记忆的人偶而已,没有温度,没有脉搏,没有呼吸,也没有心跳,更不会有明天。亡灵魔法,这本身就一条亵渎死者的歧途。”

虽然这样冷静下来分析问题的姿态才是欧若拉对基尔玛利亚最为熟悉的印象,但此时基尔玛利亚冷静的甚至让她有些陌生。

在听到基尔玛莉亚所说的这些几乎是所有种族对亡灵的共识之后,死亡骑士却只是不以为意地一笑。

“歧途?那又怎么样?玛莉亚,我曾经对你说过的吧,力量没有善恶之分,只是因为它们你所要达成的目的才有了善恶好坏的区别,纵使亡灵魔法有很多的缺陷,但起码他让我在绝望之中看到了一丝渺茫的希望。魔法也是人创造的,既然如此,我们就可以改进它,而现在的我,最不缺少的,就是时间与精力。”

说着,死亡骑士直接将手指指向了远方的一条道路,上面站立的,正是数不尽的由矮人尸体召唤出的骷髅。

“于是,为了改进你的魔法,以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你就直接夺去了这么多无辜的人的性命吗......”

“牺牲吗?一将功成万骨枯,他们的牺牲是必须的,也不会是无价值的。”

“但在我的眼中,您现在的行为,就是与我的正义相悖的!咳咳......”

刚说完,基尔玛莉亚就再一次的用手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也让欧若拉再一次想起了身边的这个正在和敌人据理力争的人,哪怕表现的再怎么强势,也只是一个伤者这一个事实。

“我记得我以前曾经教过你吧?痛苦压制这个法术虽然能暂时地屏蔽疼痛,但在那之后只会加剧伤势,毕竟痛觉也是人体的自我保护之一,强行……”

“够了!”

“算了,现在再与你争辩这种问题也是毫无意义,希望你自己知难而退吧”似乎是不打算继续对基尔玛莉亚解释些什么,也并不打算去说服这个略显执着的学生,他向着城市的远方大喊了一声“怎么,不打算出来见一见你的后辈同族吗?”

他的话应刚落,城市的正中央,震耳的怒吼声中,一直隐藏在城市另一端的浑身上下只剩骸骨的巨龙慢慢站了起来,张开同样只腐烂的残破不堪的双翼,原本空旷的地下空间甚至在一瞬间显得拥挤了许多。

它挥动着残缺翅膀,轻轻松松地就腾空而起,飞速向着欧若拉她们的方向滑翔了过去,欧若拉也惊讶于骨龙庞大的身躯能做出如此精巧的动作。

不过随后他的落地方式就让欧若拉不得不收回前言了——巨大的直接身躯重重落在地面上,溅起大片的碎石与尘土,成片的房屋在强大的冲击下被压垮成为瓦砾,就连地面都连带轻微的颤抖着。

“你好啊,小姑娘……真是好多年又没见到过同族了……”

他散发着幽暗蓝光的眼眶盯着正搀扶着基尔玛莉亚的欧若拉,露出的血盆大口里面成排的如同牛排刀般的利齿以及嘴里酝酿着散发出凌冽寒气的蓝色光芒,这些都让欧若拉背脊一阵发寒——虽然她早就知道对方的存在。

她不禁庆幸自己做了个正确的选择,否则在这绝对的体型差距面前还不需要出招她就会被对方一个简单的冲撞给一招K.O了吧?

不过同时她也注意到了一些小细节,因为骨龙的样子看上去并非是想之前她与霜冻之雾猜测的那样在死后被人复活并且控制着,反而显得意外地有灵性,起码她不觉得一个被控制了的人见面还会打一声招呼嘘寒问暖的。于是她也是这去回应了。

“前辈,虽然不知道您是什么时候去世的,但我没如果我没看错的话……”

“如你所见,现在的我不过是一个亡灵,早在虚空之战时就已经死去了。”

死在和虚空生物的战斗中了吗,那年代还确实是很久远啊,也不知道基尔玛莉亚姐姐的师傅从哪里找到他的骸骨的……真是可恶,为什么反派总是会有好运气……

注意到欧若拉一副我就知道是如此的表情时,骨龙又继续说了下去

“并非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被人所复活的,只不过是死前有着强烈的执念,才在死后机缘巧合之下自己转化成了亡灵罢了。”

听见骨龙的解释,欧若拉突然有了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哪怕早已经死去,但那也是自己的同族。虽然有点当众挖墙脚的意思,不过俗话说得好嘛,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同族这个属性应该会加上不少的好感度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