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80 圣佑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6/20 19:28:05 字数:3094

“玛莉亚,你还真是死脑筋啊,明明听那个小姑娘的话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离开这里不就好了吗已经受了伤的你又何必抱着这份不会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铭记的坚持呢?算了,现在的我,已经没什么不能牺牲的了,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我也没办法了。”

不是吧,你这意思,是要直接开打了吗?虽说事实胜于雄辩,但您们好歹再说一点啊。在辩论的双方论据针锋相对、口才不相上下的时候,明显是拳头大的一方占有优势啊……

看着一言不合就直接拔刀相向的师徒二人,欧若拉皱了皱眉头,暗叹着这两个人时而文争时而武斗变脸简直比翻书还快。

她摸了摸自己胸前基尔玛莉亚亲手为自己戴上的垂饰,终于下定了决心。

现在她是唯一能帮得上基尔玛莉亚的人了——死亡骑士已经答应过会保证她的安全,但欧若拉在内心深处告诉自己这不能成为她袖手旁观的理由,理由的话之前基尔玛莉亚对她的信任与保护就已经足够了,而且背叛什么的一次也已经够多了。

或许反抗的下场是她们两个人都不会活下来,但欧若拉对此会遗憾却绝不会后悔。

尤其是在看到死亡骑士张开五指,将掌心对着基尔玛莉亚后,她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甚至已经做好了随时变为巨龙的形态冲到基尔玛莉亚面前为她挡下着致命一击的准备——她可不认为基尔玛莉亚一直饱受着痛苦折磨的脆弱身体还曾再次承受攻击。

同时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四处乱逃的话起码也能拖一点时间吧?

欧若拉想,如果霜冻之雾不是来的太迟得话或许她们还有一线生机,当然,如果是来收尸的话也请脚步快一点,不然被复活成没有智商浑浑噩噩的亡灵也是件糟糕的事情……

“哪怕您现在杀死我,错的终究也是错的!迟早有一天,你终究逃不过圣光的制裁的。”

与瞬间就紧张起来的欧若拉不同,面对着可能到来的攻击,基尔玛莉亚只是傲然地看着自己的师傅坚持着自己的信念,眼神里没有丝毫的畏惧与惊慌,也没有任何要屈服的意思。

“如果上帝真的存在,那么他该祈求我的原谅。”这是在纳粹集中营中,某个犹太人刻在墙上的话,在生命最灰暗的时刻,原本虔诚的信徒终究还是质疑了自己的信仰。

“我必使他们交出来,在天下万国中抛来抛去,遭受灾祸。在我赶逐他们到各处,成为**、笑谈、讥刺、咒诅,我必使刀剑、饥荒、瘟疫临到他们”,哪怕耶利米书上如此写着,在保守折磨弥留之际,那位信徒依然责问着自己的信仰。

欧若拉此刻是多么希望基尔玛莉亚就如同那人一样,放弃了信仰,不再去伸张什么所谓的正义,心灰意冷地同她一起离开,这样起码也能留下一条性命,总不比埋骨在不见天日的地方要好得多么?

可作为圣骑士的她的坚持与信念却是那么耀眼,一点不曾动摇。虽说结局终归会像是尽情地燃烧在天际划过美丽曲线的流星、恣意地绽放于庭院中洒下遍地落英的昙花那样,虽然美得令人惊艳,却只有短短一瞬。

就在欧若拉放弃了最后一点耐心,已经打算冲上去的时候,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意料,以至于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原地愣了片刻。

死亡骑士掌心并没有释放出任何的攻击魔法,反而是氤氲着点点柔和的白光,散发出一股与满是腐朽的死亡骑士本身格格不入的神圣的气息与生命的活力。

“圣光?!这怎么可能......”

当看到死亡骑士的掌心放出并非是致命的亡灵魔法,反而是令人如沐春风的圣光的光芒时,在惊讶之余的欧若拉,连忙克制住了自己早已经蓄势待发的身体下意识的想要冲上去的举动。

对于亡灵而言,圣光可能是避之不及见血封喉的致命毒药,但对于圣骑士而言,圣光却是他们与邪恶战斗的利刃,是守护生命的坚实的壁垒,是完全无害的亲密无间的战友。

不只是圣骑士,对于大部分有生命的生物而言,圣光所能带来的,从来都只有温暖与感召,并不会造成任何的伤害。只有在面对亡灵这种邪恶的生物时,圣光就会将它最为炽热的光芒化为锐利的刀剑,荡除一切敌人。

这是欧若拉没有冲上去的原因之一,而另外一个原因则是由于震惊。原本象征着正义的圣光,但在此时此刻却被它的敌人——身为亡灵一员的死亡骑士随意的召唤了出来,这超现实的一幕实在是令人太过匪夷所思。

站在死亡骑士的正对面的基尔玛莉亚也怀着和欧若拉相同的困惑,而且震惊的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作为圣骑士的她能感觉到,眼前早已经堕落的自己的恩师手上不断散发光芒的,正是最为纯洁与神圣的圣光,没有半点的虚假。哪怕是极力的想从中找到一丝虚假,但最终,她都不得不绝望的承认这个既成事实。

“圣光.....怎么可能......不可能......”

虽然极力的掩饰着,但语气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颤抖却暴露出了主人内心深处想要极力掩饰住的动摇与难以置信。哪怕是在得知自己的恩师已经堕落并且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时她都不曾如此惊慌失措。

“不可能!为什么已经背弃了信仰的你,还能使用圣光?”

似乎是很满意于基尔玛莉亚的表现,死亡骑士没有再使用任何法术,只是任由那团圣光在手心缓缓的旋转着散发光芒,圣光辉映下的脸庞对着基尔玛莉亚露出了嘲弄似的微笑。

“还真是令人愉悦的不错表情呢。怎么样,玛莉亚,你所信仰的惩恶扬善的神光,现在就出现在我的手上,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基尔玛莉亚只是紧紧的盯住那团不断旋转的圣光,甚至在无意间咬破了自己的下嘴唇也没有发觉。

对于自己老师的问题,她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回复的意思,现在在她的内心里,多年以来构筑信仰正在不断地松动着,似乎随时都有崩塌的危险。

“怎么,是不是还心存疑惑?那么,就让你在惊讶一些吧。”

说着,死亡骑士手心的圣光就越发的明亮了起来,光芒也越发的刺眼。当光芒达到极致时,光团就这么缓缓脱离了他的手心,漂浮在基尔玛莉亚的正上方。

随后,围绕着基尔玛利亚,她头上的光团缓缓地化作了一个半透明的,长着一双在苍白中透出微弱光的羽翼的天使。

曼妙的酮体上披覆着一条纯白的裹布,虽然裸露着大片的肌肤,但却圣洁到让人无法提起一丝亵渎的念头。一身白衣胜雪,羽翼若水,微光相萦,云灵相绕。

笼罩着轻纱使人看不清的面容更是为她增添了一分超凡脱俗的神幻感,在背后那破旧的古城的映衬下,一切显得那么不切实际的虚幻,却好像又近在眼前那般触手可及。

“这是天使吗??”

那神光氤氲中模糊而又清晰的天使,深深地吸引住了欧若拉的视线。

如果说之前死亡骑士手上涌现出圣光,带给她的只是惊讶的话,那么现在,面对着在天空中微微振翅的天使,从心底涌起的,是无限的震撼。

或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灵的存在也说不定......

在确确实实的看到了神迹之后,一直自诩为无神论者的欧若拉也不禁有些动摇了。

当然,崇敬之余也会有一些小小的憧憬——为什么明明都有两只翅膀,为什么我现在的卖相这么差啊......

超凡的天使似乎是不愿在这尘世过多的逗留,轻轻张开了翅膀,轻轻地挥动着洁白的羽翼,天使在她的正下方洒下了纷纷扬扬的,如同雪花般飘落的纯白羽毛。

随后,天使的身体慢慢的变得虚幻、透明,由下半身开始,她的身体从慢慢消散再到最后完全消失,虽然只有一瞬间却让人恍若隔世。一切都是那么的如梦似幻,如果不是地上还残留着几片还未完全消失的羽毛的话,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也说不定。

天使正下方的基尔玛莉亚静静地仰着头,看着上方那神秘却又不失庄严的身影,任由片片纤羽飘落在自己的手臂、肩头。就如同雪花触碰到温热的身体一样,片片羽毛被体温慢慢的消融,化为光点,顺着皮肤,渐渐渗到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中。

随后,不仅是基尔玛莉亚身上原本存在的那些细小的擦伤慢慢的自动愈合了起来,就连身体内部因从高处坠落而折断的肋骨与出血的内脏都在这润物无声的圣光的滋养下慢慢的痊愈了。

“怎么样,这个法术,可能对你来说有些陌生,不过你也肯定听说过吧?”

死亡骑士的喘息有些沉重,这个法术对他的消耗也并不小。

“圣佑,可以立即驱逐一切伤势的最高阶治疗术,传说中使用此技能甚至可以召唤出天堂中的天使.....”

哪怕头顶的天使已经消失了许久,基尔玛莉亚却还沉浸刚才的“幻境”中,依旧保持着昂首的姿势,近乎呢喃地说着教典上的内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