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83 前辈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6/23 21:26:21 字数:3032

“晚辈霜冻之雾,这位是欧若拉,不知道前辈该如何称呼?”

霜冻之雾说得毕恭毕敬,哪怕是面对着已经死去再次复活的先祖,他依旧保持了足够的尊敬。

“霜冻之雾吗?没想到后辈们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了,也不枉我们当年的牺牲了。你们叫我苍穹之下就好了,真没想到竟然能在一天之内遇到两位同族。”

“哪里,前辈实在是过誉了。”

欧若拉也是难得的看到这么严肃的霜冻之雾,不过她总觉得,论名字霜冻之雾在气势就已经上输了一半了。

“那么前辈,能否告诉我您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随着客套话的结束,霜冻之雾随即把话题引上了正轨,眼神也变得犀利了起来。

“目的?怎么说?”

“虽然您有着自己的意识,我们很高兴,但是,并不受亡灵魔法控制的您为什么会选择帮助这么一个人类?”

“帮助?我只不过是对他这个人,对他的研究感兴趣而已,顺手想要帮帮他罢了。”

“仅此而已?应该不止这么简单吧?”

“不然呢?还有,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身份,后辈。”

苍穹之下(终于有名字了的骨龙.....)对霜冻之雾的诘问表现地很反感,语气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似乎就此并不想再多做回答。而霜冻之雾则没有一点罢手的意思,依旧在咄咄不休地认真追问着。

欧若拉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还能好好交谈,现在转眼间空气间就充满了火药味,气氛也变得剑拔弩张起来了?

不过她也没有掺和进这两个年纪比她大的多,实力也比她强的多的同族的谈话中,因为在面对两只成年巨龙时,她也只能当一个旁观者。

“帮帮他?作为睿智的巨龙,您应该知道,那种让已经升天的的灵魂再次像生前一样,完完整整的回到身体中的行为,早就已经脱离了魔法的范畴了吧?起码自我们巨龙一族诞生时起,那种完全复活的魔法就不曾存在过,完全复活,那是属于传说中的神的领域。”

这一次,霜冻之雾不再是询问,而是质问。

“那么你究竟想要说些什么!?”

骨龙的声音里也带上了些许的怒意,而霜冻之雾就好像是没有察觉到那份怒意一样,依旧不紧不慢的说了下去。

“或许你需要的并不是完全复活,您只不过想是为了借那名死亡骑士的手,研制出最大限度的可以恢复尸体生前力量的复活术而已吧?不,或许您根本不在乎那是不是复活,就算是尸体没有意识也无所谓,只要听从着您的命令就好吧?”

“看起来,我要做什么,你都已经猜到了啊。”

一切就像是伪装一样,苍穹之下刚才语气中的怒气就好像是雨后初晴的天空中的薄雾,转眼间就烟消云散了。

“既然你已经猜到了我要做什么,那接下来的话也就好说得多了,我也不打算同你虚与委蛇些什么了。”

“愿闻其详。”

不过相比于身前两条巨龙看似与自己毫不相关的对话,欧若拉还是更担心已经走到了远处再次摆开架势,打算以身正道的基尔玛莉亚师徒两人的状况。

基尔玛莉亚姐姐会赢的吧?一旦输了,她的师父应该不会不顾及师徒情面痛下杀手的吧?

这种乱七八糟的念头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不过,即使是再担心基尔玛莉亚的安危,但在这种在场的人都一至默认了的情况下,欧若拉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望而兴叹,毕竟这是基尔玛莉亚为了证明自己的信仰所做出的选择,她也不能去无法去干涉。

可她仍旧在担心着已经进入了高塔继续与死亡骑士决斗的基尔玛莉亚的状况

总之,欧若拉现在的表现就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身在曹营心在汉,时刻关注着远处师徒二人决斗的最新动态。

“欧若拉是吧?”

“啊?是!额......”

一直留意着基尔玛莉亚的欧若拉,在被骨龙突然叫到了名字之后,就好像是课堂上走神之后突然被点到名字的小学生一样,自然而然地高声答了一声是。然后在意识到自己又卖了一个萌之后,又默默地捂着脸低下了头。

好在现在的氛围还算严肃,也没有人会说些什么。

“人类的恩怨应该由人类之间解决,而作为巨龙的你要关注的应该是这里。”

虽说无论是从卖相上还是从气势上来看,骨龙都算的上是一个可怖的存在,不过现在当他以长辈的语气对欧若拉说着话时,欧若拉反倒觉得承受的压力减轻了不少,所以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虽然你肯定不曾亲眼见过,但你肯定曾经从长辈口中听闻过,从传承与血脉中的记忆中回忆起过,那虚空还未降临的时代吧?那从大洋的彼岸,到山峦的巅峰,无论是日升月落,还是斗转星移,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我们双翼的阴影下的黄金时代吧?”

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会突然转移到自己身上的欧若拉再次点了点头。

而关于苍穹之下所说的那昌盛场景,自她出生起,就伴随血管里流淌着的血液,走遍全身,深深地镌刻在了她的每一个细胞上,也曾无数次的重现在她的梦境里。

那仿佛是身临其境一般的真实感足以让她深刻的了解到——一个种族昔日是多么的强大与辉煌,又是享受着怎样无与伦比的荣光。强大到哪怕现在剩下的只是昔日的余晖,也如同薄近西山的夕阳那般耀眼。

不过那也只是昔日的荣耀罢了,虽然不像南天国那样消失的了无痕迹,但也像是朝如青丝暮成雪的满头白发,奔流到海不复还的黄河之水那样,只能存在与回忆中了。

哪怕只有这一半的龙族血统,但在回忆起这些景象时,骄傲与自豪的神情还是在不自觉间写在了欧若拉的脸上。

即使欧若拉没有直接去回答,苍穹之下也轻易地从她的脸上寻找到了所需要的答案。

“曾经的我们是如此的强大,八方来贺,而现在却只能选择在人迹罕至的森林深处或是海外的孤岛上偏安一隅,不问世事。难道你们不觉得这对于我们高贵的巨龙来说是一种悲哀吗?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去改变一些什么?继续这样下去,终有一天,我们伟大的传承会就此陨落!”

虽然欧若拉也不知道这条上了年纪的巨龙想要表达什么,不过苍穹之下突然进入的煽情模式,显然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

霜冻之雾本身就是一根老油条了,自然不会因为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就改变主意。

而苍穹之下打算着重攻略的欧若拉又是一个前世不知道听了多少感恩讲座接着就推销产品的主,所以她对于苍穹之下提出的关于“巨龙一族的伟大复兴”这一构想都显得有些不以为意,更直接来说是不屑一顾。

“复兴我们的种族吗?很不错的想法......还真是个直接的理由啊。”

“那是当然,你认为先如今我们种族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什么?就是人口!经过虚空之战巨大的伤亡之后,锐减的人口基数再加上极低的生育率,到如今我们的状况可以说是江河日下。”

额......这意思是要想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的节奏吗?增加人口这种事情怎么听起来有股浓浓的既视感啊......

说实话,在听了苍穹之下的化后,自然而然地把自己带入成女主角的欧若拉瞬间就联想到了自己被囚禁在某个幽暗的房间中,然后被灌下某些有助于剧情发展的药物之后每天过着没羞没臊的生龙蛋的日子.....

好吧,这已经完全可以去画本子了。

“所以说,您是打算用亡灵的法术,来复活那些已经死去的先辈们吗?”

从语气上来看,霜冻之雾现在的态度貌似很中立,听不出是蕴含着欣喜亦或是反对的情绪。

“没错,只要找到他们的尸骨,然后再用魔法再次的赋予他们生命,哪怕完全无法达到生前的水平,但无论是以现在人类、兽人,或是早已没落的精灵作为对手,也都足以帮助我们巨龙再次登上这个世界的巅峰了,让我们再一次的谱写出当年的辉煌。怎么样,要不要来一起协助我?”

等听到他说完最后一句之后,再稍微结合一下之前的语境欧若拉也算是看出来了,这潜台词明显就是“跟着我干吧,少年,事成之后,美女金条大大的有!”

不同于霜冻之未出现前对欧若拉的那种基于巨大实力差距下的威慑,对与霜冻之雾,苍穹之下明显采取的是一种劝谏拉拢的态度,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

也就是说,我现在连拉拢的必要都没有吗?

如此想着,欧若拉的内心再次陷入一种OTZ的状态。

不过一般来说,这种临阵劝降是不会有结果的,尤其被劝降的还是一个正派人物,虽然霜冻之雾平时有些不靠谱,但这种情况下,应该还是比她欧若拉要有节操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