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92 关门!放龙

作者:愿花开不落 更新时间:2016/6/30 21:36:59 字数:3038

欧若拉不再去在意自己被强行掰开的嘴巴,也任由着死亡骑士那如伐木工连续不断挥下的的斧子一样的小腿,连续踢击着自己的小腹,丝毫没有因为疼痛就轻易推开的意思——失去了作为武器的利刃与魔法,死亡骑士现在已经对她造不成任何的威胁了。

她只是更加用力地用前肢按住被她扑倒在身下的死亡骑士的胸口,不给他一点可以逃脱的机会,而后者的铠甲也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微微地扭曲了起来,被巨龙的利爪挤压穿透的金属发出阵阵“吱呀”地渗人声响。

铠甲上被欧若拉的利爪穿出一个又一个圆孔,挤压之下,鲜血顺着这些孔洞喷涌而出,沿着铠甲的缝隙,汩汩流下,很快就在死亡骑士的身下留下了一小片血泊——修长而尖锐的指甲在刺穿坚硬的铠甲之后自然也不介意再次刺入不那么坚硬的肉体。

与此同时,淡紫色的龙息在欧若拉的口中汇聚着,等到能量积蓄地已经足够的时候,欧若拉会毫不犹豫地将这股肆虐的能量倾泻在敌人的身上,并看着他的躯体逐渐被这股可怕的能量腐蚀殆尽。

“该死!!”

看到这一幕,死亡骑士再次怒骂出声。他知道龙息是种怎样的东西,他多年的经验此时也像是被连续不断拉响的防空警报一样,疯狂地提醒他那团淡紫色光芒的危险程度。

他抓着欧若拉的牙齿想把她的头偏向一旁,可在力气上终归还是略逊一筹——仅仅只是不让欧若拉咬下来他已经拼尽全力了,又何谈将她推开?他练习多年炉火纯青的各种剑术与魔法却在这种纯粹比拼力量的对决中没有任何作用。

欧若拉也知道,如果是正规的一对一的对决,她肯定不会凭借着如此毫无章法的进攻便能取得胜利,更不会赢得如此轻松惬意,可她却不在乎这些。如果说之前在巨龙的形态下她还能保持足够的理智,那么现在隐藏在龙血中的暴虐已经完全被之前的愤怒激发了出来。

该死的是你才对!

原本金黄色的清澈瞳孔现在却因暴怒而变得额外可怕,暴虐的情绪将她的眼睛染上了一层可怕的光。

现在她只想看着死亡骑士带着痛苦的表情,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地被腐蚀干净,最终带着悲怆的哀号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后化作一摊血水。

“欧若拉,停下吧,已经够了……”

不过她愉悦的虐杀行径还没开始,一个带着些许疲惫与焦急的声音却叫住了她。

欧若拉稍微偏过头,看到的是基尔玛莉亚那张满是血痕与尘泥却依旧掩盖不住那份清水出芙蓉般清丽的脸庞,因失血过多与疲劳过度而略显惨白的脸色,更为她平添了一份病态的美感。

趁着欧若拉与死亡骑士缠斗着的空档,费尽力气才摆脱了那些缠绕在她身上的白骨的基尔玛莉亚,正步履蹒跚的向着欧若拉走去,同时手上散发着金色的光芒,束缚亡灵的锁链将原本就无法动弹的死亡骑士再一次牢牢捆住,这一次也包括了手臂和腿脚。

在有着充足的释放时间且对方无法抵抗的情况下,基尔玛莉亚的法术完美地起到了应有的效果,但也不过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

可欧若拉却并没有理会她的言语,也没有就此停歇。

只是在暼了她一眼之后,就又将头偏了过去,再次对准了被她按在地上躲无可躲的死亡骑士,嘴中酝酿着的光芒也再次浓郁了起来。

被愤怒支配了的她现在只想着将自己的敌人彻底地灰飞烟灭,哪怕是对方在金色锁链的捆绑下已经完全没有反击的能力了。

“欧若拉,够了,求求你不要再这样下去了,我们已经赢了,不需要再打下去了……”

基尔玛莉亚的声音中依然带上了些许祈求。

这一次欧若拉甚至看都没有看她,甚至有了种六亲不认的架势。

咬了咬牙,在欧若拉近乎威胁性的低吼声中,基尔玛莉亚还是慢慢向着周身都散发着暴虐气息的黑色幼龙走去。她伸手搂着黑色幼龙修长的脖颈,慢慢地抚摸着上面整洁靓丽的鳞片,不断轻声安抚着她。

伴随着这一阵阵轻柔的拍打,欧若拉沸腾的鲜血才慢慢平息了下来,她口中积聚的能量再次消散掉了,原本如同有火焰在其中燃烧着的金色瞳孔也慢慢黯淡了下去。

“基尔玛莉亚姐姐,真是抱歉,刚刚吓到你了吧,刚刚我失态了……”

认识到自己差点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做了些不好的事情的欧若拉在恢复平静后,满怀歉意地垂下了头。

“没事的,果然这样的欧若拉才可爱嘛……”

看到欧若拉终于恢复了常态,基尔玛莉亚这才露出了宽慰的笑容,因为刚刚的欧若拉在她的眼中简直就好像是一只疯狂地失去理智的野兽,嗜血成性。

而其中的苦楚只有欧若拉自己知道了,这并非是一时失态,而是一时没有克制住。也就是说,在巨龙的形态下面对敌人,这份凶残与暴虐才是她原本的模样,只不过之前都一直被她有意地压制着而已。无论是在她的母亲还是霜冻之雾身上,她都没有见过这种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近乎失态的状况,于是欧若拉也只能将这种情况归咎于自己的血统了。

“欧若拉,你可以下来了,不需要这么紧张的。”

经基尔玛莉亚这么一说,欧若拉才发现自己的前肢依旧压在已经被金色锁链像粽子一样捆得严严实实的死亡骑士身上。

不过欧若拉却没有立刻闪开,而是疑惑地望了望基尔玛莉亚,那表情显而易见:你的这个魔法真的靠谱吗。

“放心吧,有着充足施法时间的魔法还是很可靠的。”

得到了基尔玛莉亚肯定的答复,欧若拉这才慢慢地松开了一直压在死亡骑士身上的前爪,同时像是为了证明自己已经恢复正常,又像是为了缓解战斗之后的气氛,欧若拉还小小的开了个玩笑。

“基尔玛莉亚姐姐,你这是在报复刚才的捆绑play嘛……”果然不愧是师徒俩呢!这后半句,欧若拉终究还是没敢说出口

“你这孩子,成天脑子里都想着些什么东西!”

“切,这么说我,你不也听懂了么?”

说着,欧若拉还是连忙从死亡骑士的身上让开了,毕竟还是要将时间让给这一对师徒俩不是。不过当她把一根根尖锐的指甲从死亡骑士的胸膛中拔出之后,伤口处的血液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喷涌了出来。

“师傅!”

虽然知道这点伤势并不会危及到已经快要转变成亡灵的死亡骑士的生命,可突然间看到这一幕的基尔玛莉亚,在情急之下,还是将那个自己年幼时叫了无数声的称谓脱口而出。

从基尔玛莉亚这一声师傅出口的那一瞬间,刚刚被欧若拉渲染的轻快的气氛再次变得沉重了起来。

欧若拉只是静静地看着,目睹了全部的过程的她知道,在修女的心里,那个人永远都是她的师父。在死亡骑士的心里,那个人也永远都是他的徒弟,只不过两个人因为信念的缘故而无法坦然相对罢了。

先前她会答应死亡骑士的要求,除去畏惧着骨龙的威胁之外,也有几分不想让他们早已经是物是人非的师徒二人相见的意思在里面。

她并没有急着变回人类的形态,一是战斗还没有结束,容不得她彻底放松下来。其二,这么严肃的场合要是突然多出一个裸奔的美少女四处乱跑似乎也不太好……于是索性她就这么坐在一旁安心地当起了围观群众。

被束缚在地上彻底失去了翻盘机会的死亡骑士,看了看前一刻还凶相毕露,现在却将尾巴不自觉地盘在身前如温顺的小狗般坐地上看着他们的欧若拉,又看了看经历了这么一番战斗依旧在水晶棺中安然沉睡着的妻子,最终还是把目光停留在了他口中那个“不成器”的弟子身上,无奈地叹了口气。

“玛莉亚,没想到,最后终究还是我输了。看来,你也是有了不小的进步啊。”

“愧不敢当……”

基尔玛莉亚低着头,没有多说什么,但无论是那无数个来自敌人的治愈术,还是作为伏兵的欧若拉那相对于人类来说超出规格外的实力,却都包含在了这短短的四个字中间。

“不要妄自菲薄,没想到你竟然能和巨龙交上朋友,这同样是你的能力。”

被金色锁链束缚着的死亡骑士也不再过多的挣扎,只是安然地躺在地上表示投降,而高塔外面两条巨龙的争斗仍在继续。

坐在一旁只打算当个听众深藏功与名的欧若拉却并没有出去帮忙的打算,她知道适合自己出场的舞台已经结束了,强行掺和到两条成年巨龙的战斗中也只会添乱而已

之前欧若拉就想过,死亡骑士无论再怎么强,终究也只是一个人类而已,在这个没有尸体可以供他驱使的高塔上,她是有战胜他的信心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