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挑战风车的傻子和自以为巨人的风车

作者:梦丝洛 更新时间:2021/5/25 23:15:43 字数:4210

神明,一个骗子。自诩高傲的生物,却从不付出实绩。——我出生在这片大陆之中,也许是因为我的想法让我没了形体。我迷迷糊糊的游离在大陆之上,慢慢的,慢慢的……

『我变成了自己』

——————

我起初落在了一座石块砌的大疙瘩上,我不是很懂这玩意,但它长了四片叶子,我就自以为是的认为它其实是一株植物。

我今年大概一岁……如果要我从降生之初开始算起,就未免太过刁难人!没有双亲的我在谁都看不见的状况下不知时间流逝,不明事物变化的走过了整片大陆!

……也许并没有走那么久,毕竟和做梦一样,谁晓得呢?你说对吗。

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记录我的年龄,即使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但我还是想要确认自己的时间。

……一个神需要什么时间呢?

总之,我类似寄生一样留在了这里。我不能动弹,但我可以听见声音;我不能睁开双眼,但我可以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

这里有一片广袤无垠的草原,绿油油的植被覆盖大地,在微风吹拂之下显得柔和。让我不明白的是——每当大风吹过,我所寄生的植物就会发出嘎吱的响声,是什么呢……不清楚,我姑且为他定义为——风的声音。

此后——暴雨倾泻,春风十里拂过大地;烈日当空,灼烧内心泛起白雾;清凉渗入,便知寒蝉凄切。此后,冰冷覆盖全身,我再次陷入长眠。

今日,我苏醒。

我,三岁了。

我懂了四季,明白了世间的生死交替,还懂了暴雷为何而鸣;多亏我的神智,让我仅仅是待在这里,也可以学习到各事。

只是,我还没有办法脱离于此;

我尝试过扭动身躯,却意外发现无法动弹。我不清楚原理,仔细思考——生物为何能动?

时而有猎鹰侵略天空,我模仿那对羽翼,却无法飞行;我遇见过地表的蚂蚁大军,试图演化骨骼,但还是无法动弹;所幸遇见过地上蹦跳的野兔,我看中了那对眼眸,挣扎之下,红色的双眸出现,我获得了视野,但也仅限于此。

我开始觉得厌烦,我想离开,我想飞翔,蹦跳,我不甘心停在这里。我有一种感觉,我必须出去!

脑内闪现枯草,我开始恐惧……

『我是否会就此死去』

我无声的哭泣,模仿野兽的内心也许是个错误,我撕开心脏,将他剥离出去。而后,出现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生物——

他双腿之下是另一个生物,底下的生物高大威猛,但面容看上去却有几分傻意。而骑在上面的生物很奇特,他抿着嘴巴,举起长枪,指向我。

“吾乃唐·吉诃德·德·拉曼恰,是人类的骑士——指引正义的曙光,将污秽绳之以法!举手投降吧!怪物。”

怪物?我?

我一直不曾思考过自己是什么,只是隐隐约约之间,我是伟大而神圣的。不过,真的如此吗?……

我盯着眼前的男人,不曾开口,他却一个人喃喃自语道。

“哼!居然不害怕我吗?非常好——”他收起长枪。

紧接着,他扭转着手中的缰绳,底下的生物发出一声嘶鸣。

“今天我一人不足以对付你,庆幸吧!明天我会带我的仆人过来!”

说完之后,他就离开了。

真是非常奇怪的生物。

不过,人类吗?……这时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因为长时间习惯模仿,所以我对着眼前的那个自称人类的生物,做出了模仿。

第二天,天上降下了暴雨。

我在等着那个人类。我在想他什么时候会过来,他今天还会对我说那么多话吗?我开始兴奋起来,我感觉到,胸膛里的那个东西在鼓动。

心脏——出现了。

不是猎鹰的,也不是兔子的,更不是蚂蚁的。而是,我的。

起点可能是因为那个人类,因为我感觉到了,生物的热量。即使做出了一个类似的物品,我也不能像他一样行走。

我闭上眼,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喂——怪物,今天我来找你了!”

嗯?……

被外界吵醒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疲倦和气愤。我瞪着泛红的双眼,凝视着眼前的人类。

他今天没有骑着那个生物,他湿漉的长发沾粘在脸上,他漆黑的双眸深沉且拥有光芒。他摇晃着手中的黑色长瓶,裂口欢笑。

“今天下雨,让我们暂且休战吧!这是我们拉曼的特产,你喝吗?”

没等我回答,他坐在我的底下,大口果饮。

“噗哈——”

他今天没有像平常那么多话,更多时候,他都在喝着名为酒的物品。真的有那么好喝吗?……

雨水落在男人的脸颊上,他笑了。

“果然你也想喝吧!”

他举起酒瓶,一泄倾下。

他走了,到最后我也没能尝到那个味道。

隔天,他真的带一个人过来。

他的名字叫——桑丘·潘沙。

“哈!巨人。今天我带了我的仆从过来!但不幸我的长枪被你的同伙给折断了,还在我身上留下了伤,真有你们的!”

后面跟着的那个男人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看上去不是很聪明的样子,但也绝对没有到让人厌恶地步。

我开始疲惫了,我发现他好像并不是在对我说话。

紧接着,他又开始咄咄逼人起来。

“啊!我的冒险开头就那么坎坷——所谓骑士的诗篇,就是如此吧!”

“……但我没办法对付这十来个巨人,我该怎么做呢?我的仆人?”

“呃,我不知道。因为这可能只是一个风车……”桑丘楞楞的说道。

可怜的桑丘 他什么也不知道 噢!这没关系 因为他相信 他相信主人许诺给他岛屿 就像相信死后能得到天堂。 田野上的风车 在他眼中是—— 放肆的巨人,呼啸舞动的长臂 战斗是命运给骑士最好的安排。

男人开始辩驳。

“这些是被巫师幻化的巨人!”男人接着说。“这世界需要拯救,需要伟大的堂吉诃德骑士!堂吉诃德带着桑丘开始了他们伟大的出征, 他们是那么可笑,内心却又那么认真。”

“我最终会回到这座村庄,来迎娶美丽而尊贵的杜尔西内娅。”

男人还在述说自己的理想。突然间我也不觉得那么枯燥了,我开始期待他说的下一句话。

“但这次是你赢了……”

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楞住了。他的拳头抵在我的胸口上,或许,我真的是个巨人?我开始这样幻想。

而后他离开了,我开始每天等待他的到来,我在期待他说的英雄故事。我开始等待他和他愚蠢的仆人,还有那傻傻的骡子。

我等过了五个四季,他却依然没有回来。

不知不觉间,我掉出了风车。我像个婴儿一样环顾四周,我看着自己的双手,俯视着自己的双脚。听着鼓动的心脏的我张大嘴巴——

“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发出了声音。

我开始掌握身体,扭曲的肢体倾斜的倒在地面上。我抽动着鼻子,嗅到了一股清香——这是草和泥土的味道。

没费多少力,我就已经习惯了直立。聪慧的我合理的运用起身上的每一处肌肉,在感受到的瞬间他们皆为我所用。

“哇呜哇呜。”

“吧嗒吧嗒。”

“嗯,啊——”

骨碌的眼球在眼眶中打转。

“我,我……”

语言比我想的要难。但没有问题,因为我从那里出来了,便有无限可能!

我走过更多的田地,脚上传来泥土和青草的触感,他们摩擦着我的脚底,甚至流出了一丝鲜血。

“——”

前面是一座村庄,我兴奋的拍打着双手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我并不清楚这有什么意义,只是单纯的想要那么做。

我绕着篱笆前进,走进村庄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向我。我疑惑的皱起眉头,同样也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这时,一位老妪急忙的向我跑来。

我下意识的后退,但没有逃走。因为我并不清楚逃走的理由。

只见她靠近我之后马上就跪了下来,用一块好大的麻布包裹着我的身体。按着我的肩膀,问。

“哎呀,孩子。你怎么光着身体跑出来了啊!”

我疑惑的扭着头。我不是很懂她的意思,衣服?衣服是什么。

她见我没有回答,立马抚摸我的脑袋,将我埋入她的胸口。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受到了一股温暖从内心涌来……

“啊,好暖和……”

之后,我就被老妪带了回去。她和我说了很多很多,我也在渐渐之中学会了语言。

不过真是奇怪啊?明明之前在风车里时,都可以清楚的明白那个男人的语言,现在怎么又忘了呢?

细细琢磨之后我归结于神奇——

过去了一些时日,我对身体的掌控和语言的拿捏都已经达到熟练,当我第一次断断续续说出语言的时候老妪吓了一跳,张大嘴巴看着我的样子好像圈里的山羊。

我开始厌倦了,生活没有男人口中的那么有趣。这里没有可以幻化风车的巫师,也没有可以将魔神一劈为二的骑士。

这里只有朴素的村民,和放荡不羁的游牧人。

群羊发出懒散的长咩咩声,而放牧的人则在太阳底下戴着草帽歇息。

我走到老妪的旁边,今天她又在祭拜着名为上帝的东西。我不清楚她为何要如此虔诚的每天一遍又一遍的背诵着圣经,又为何恐惧着她所祭拜的上帝。

有一次我无意的问到。

“上帝不是很宽容吗?如果你用这些时间去多睡一会,我想他也不会介意的。”

在我看来,她口中的上帝聪慧,强大并且宽容。他主宰着一切事物,对所有事物都有自己的一套理解。那既然如此,他又为何要让一个整天忙东忙西的老妇人花大把的时间和钱财在他身上?这样不是很过分吗?

可貌似老妪并不这么想,她先是惊恐的看着我的面颊,然后急忙捂住我的嘴巴。仿佛她看的见上帝那愤怒的神情一般向四周道歉——

“哦,请上帝宽恕这个孩子!她什么都不懂,她什么都不懂……”

我愤恨的看着眼前卑微的老人,我从内心深处为她打抱不平。我赌气着说。

“我懂——我都懂!”我指着地面上摆好的蜡烛,说着。“他如果真的存在,那一定对所有人都报以微笑,而不是让你们放弃自我的跟随。他不会想要人们这样的!”

明明毫无根据,我只是按着自己所想的一股说出来。这时候我觉得我可能是个骗子,如果真是这样,我可能和那个自称上帝的家伙一样恶劣!

“你闭嘴!!!——”

老妪生气了。她暴怒的揪着我的头发,发狠的说着。

“滚出去!——我一开始是看你一个小女孩可怜才收留的你,结果你居然这样大言不惭!你的行为我已经忍受不了了!你个怪物……”

随后,老妪就一股脑的全说出来了。无论是我行为的异常,还是我情感上的异常都她都可以一一举例。我听着她的话语陷入了沉思,在她骂到因为缺氧而大口接气的时候我才离开了那栋屋子。我回眸看了一眼这个我居住了一小会的“家”,然后悻悻离开。

我在想,我可能真的是一个怪物。我对我出生的事情已经渐渐开始记不清了,我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个自称骑士的男人来到我的底下,一遍遍叙述着他自己故事的时候。

我不禁笑了出来。我觉得这太搞笑了!

走进田野里,这里有一大片的植被覆盖过人的身体。随风浮动的样子像一片绿色的海洋。我曾在故事中看过,这是一种充满着盐水的东西——它会和天空一般广阔,又如同井口一般深沉。

我时常会看着水盆幻想,想象它扩大的样子,然而我却在天空之中俯视着它——

『就像神明一样』

想到这里,我扭头又回去了。我趴在窗户那边,毫不隐藏的偷看着里面。

老妪已经做完了祷告,在准备丰盛的早餐。我急忙的跳了小来,一路小跑的闯进了木屋,一屁股坐在了餐桌前。拿起刀叉,静静的等待着。

而老妪看到我,也很惊讶,而后她又落寞的低下头,眼神中掠过一丝迷茫。

但她最终还是整理好心情,走到我旁边,声音略微疲惫的说。

“要来点面包吗?还有你最爱的鲜奶!”

我点点头,示意可以。她满意的将早已准备好的食物放在我面前,偷偷的流下了一滴眼泪。

我大快朵颐起来,假装没有看到老妪的表情。她就那样站在我旁边看着我吃,我也没有什么压力,就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

我知道鲁莽和怯懦都是过失;勇敢的美德是这两个极端的折中。不过宁可勇敢过头而鲁莽,不要勇敢不足而怯懦。挥霍比吝啬更近于慷慨的美德,鲁莽也比怯懦更近于真正的勇敢。 ——摘自《堂吉诃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