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放弃的莉莉娅

作者:梦丝洛 更新时间:2021/7/12 21:28:05 字数:2060

荒芜村是这片土地上最具有凝聚力的一处部落,他四面都由篱笆包围,这些篱笆上的荆棘可以分泌毒素,任何生物都挡不住这东西进入血液的痛苦。

借此保护自己族群的灰狗却不会害怕这些带毒的荆棘,因为这点小刺根本刺不穿他们天生的皮毛保护,就算真刺进去了,也会由血液中的一种物质逐渐瓦解中和。

即使如此——痛苦也仍然是难以忍受的。

“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喊叫此起彼伏。

屋里一名女孩被铁链束缚住双手,她颤抖的双眸已经没办法再次聚焦。在她眼前一切都是模糊的,只有身体的一次次痉挛还在无情的提醒着她还活着。

她用早已发炎的喉咙嘶哑的低呜着,唾液从口中不受限制的流淌而下。面前的犬人黑着一张脸,满不在乎的捋了捋手中的藤鞭。

“啧,没有用的家伙不觉得自己很碍事吗?”

“……”女孩沉默着。她艰难的抬起头颅,并不为何的想要看看眼前的犬人。可这举动却彻底激恼了犬人,它怒瞪双眼,呲着牙吼道——

“闭眼!你这该死的白化生物!”

随即又一鞭子落在身上。

“啊——”

女孩发出一声惨叫。唾沫和眼泪不受控制的开始往下流淌。

这是身体对藤鞭毒素的应激反应,可这个过程却比直接中毒要来的难忍。

犬人低着头,眼中满是疑惑和不解。

“爸爸……”

“别这样叫我!!!”

“啪!”又一鞭子落在身上。

“你不是我的孩子!”

“你这个染着白色的邪神!你想要为我们带来什么灾难!你的母亲已经因你而去了,你还要从我身上剥夺什么?!”

啪!的又一鞭子。犬人在这时已经丧失了基本的理智,他现在只是在朝这个白色的女孩发泄自己多年以来的怒火!即使他这几年已经说过了一次又一次,用毒藤蔓一次次的鞭打着女孩,他仍然觉得不够。又因为这些还找了女孩不少的茬。

这不,这次的理由居然是因为它弄丢了一个木桶!

“爸爸……对不起……我会赔的……”

女孩说话并不利索,她含着唾沫忍着眼泪,尽可能清楚的说着自己想要表述的话语。可对方却根本不愿意理她。

“你知道你的出生是多么灾厄吗?——如果你不选择在我们被兽王族追赶时出生,我也不用因为恐惧而被迫抛弃你们母女!这样她也不会死!爸爸?滚,你不配这样叫我!你就是那该死的兽王族的种,恶毒的东西居然妄想对我们施加巫术……”

犬人恶毒的话语远还没有说完,女孩就早一步昏厥了过去。

剧烈的疼痛和恶毒的话语并进,她的意识海里已经充满了无尽的辱骂,是男人一天天一天天都要说的话。什么杂种,什么巫女,什么贱 货……

她的名字叫莉莉娅,是她已故的母亲为她所取的名字。那天正在下着大雨,族群因为先前骚扰兽王族而遭到追杀!

可这时莉莉娅的母亲已经怀孕,并没办法快速跑动。最终,她和她的母亲被兽王族的追兵带了回去。而莉莉娅的父亲,就是之前的犬人则因为怕死而躲进了地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母女被兽王族带走。

回到兽王族的领地后,兽王审判了莉莉娅的母亲。可母亲也是一位刚烈人士,并不愿意吐露自己族群和丈夫的逃跑计划。

最终,被兽王下了处决令!可这时候有一个身着革履,脚带玉环的人类走了出来。他对兽王嘀咕了几句后,母亲便从死刑变成了扣押。

可之后没多久,母亲还是死了。唯一不同的是莉莉娅出生了,为了秉承母亲最后的遗志,获名“莉莉娅”,这是传承的意思。

之后莉莉娅从牢房逃出,回到了族群。本以为噩梦就此结束时,却因为她身上与众不同的白色肌肤与灰白毛发被强行冠以邪神之名,被全村人唾弃与歧视。

——“她只是从一个小点的监狱,到了一个更大点的监狱罢了。”

没多久,铁链松开了。

还在昏迷状态的莉莉娅面朝下的重重摔倒!剧烈的疼痛刺激着脑皮,使得莉莉娅这才重新苏醒了过来。

这个铁链其实一直都不紧,它只是一个挂着名牌的伪劣产品,而会被这个束缚住,这个问题的答案单纯只是莉莉娅自愿被它束缚而已。

她艰难的爬起身,迷糊的视线什么都看不清楚。她跌跌撞撞的走出大门,最终走到了她最熟悉的地方——草房。

这里堆积着众多的杂物,平常莉莉娅就在这里休息,偶尔遇到一些肉虫还可以用来补充营养,来维持身体最低限度的运转。

她从角落里再次拿出一个桶,但没多久又放了回去,然后又拿出一个更小的木桶。就这样悠悠荡荡的走出大门,自觉的去打水了。

在离家一公里左右的地方有一条溪流,一般村里的人都会去那里打水。不过莉莉娅一般不会去,因为她被所有人提防着,怕她下毒。

懂事理的她经常去村外面的河流打水,可没想到这次居然差点丢了性命。不过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就是了。

总之这次莉莉娅实在是不行了,她决定冒险一次,从河流打点水回来。他提着桶从小巷子里穿过,躲着所有人的视线晃到了溪流边。她在远处迷茫的注视着河流数秒,隐隐约约之间她闻到了一股熟悉且讨厌的味道。

“虚伪,无能,自大,胆小,恐惧,和……迷茫。”

她提着桶欲想继续前进,可双腿一软他就径直跪在了地面上。她大口吐息着,胸口的响声越来越剧烈,仿佛随时都可以跳出来一样!

“唔……呕——”

随之吐出来的一摊白水都是混有剧毒的血液。

莉莉娅跪在地上凝视着自己的呕吐物数秒,起身时双腿还有点发软。但即使如此她依旧认为没什么,他要打水回去。不然家里会没有水用,父亲晚上如果没有洗澡水脾气只会更加暴躁。

她只能这么选择,因为她非常聪明和听话。如此的日子只要接受了便也可以显得正常。莉莉娅觉得这就是自己的一生,她被关注着,被所有人记得。

——这样就行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