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五年间,燕国必灭!

作者:天南地北允儿最美 更新时间:2021/7/7 22:07:47 字数:2678

楚辞似笑非笑着望着眼前的姑娘。

她俏丽红润的脸庞被被条微微遮掩,微微露出的白皙臂膀清甜可人。

少女羞涩的眸光在自己的身上打量着。

她慌了。

当然,这也正常。

**之后就被人求婚,是个正常人都会感到震惊。

楚辞会给她一定的时间去考量。

他捡起脚边的衣物,拍了拍灰迹,便是走上前去。

少女一慌,扯着被条,小腿一蹬,往后一缩,脑袋磕到了墙壁上,吃疼般的喊了声。

小小的反应让楚辞哭笑不得。

他将衣物放在女孩的身前,转身道:“穿好衣服我们在详谈吧。”

穿好衣服我就要了你的命!

月清秋心里狠狠的说道。

她可是当朝女帝,被一个**的男子给求婚了?这事情若传出去,昏君的名号岂不是又坐实了一步?不仅如此,怕是还会担负什么祸国殃民的称谓,她可不想因此遗臭万年。

楚辞苦笑着,他忽然觉得这姑娘傻乎乎的。

昨晚一夜迷情,稍微早起一点的他便是出门给姑娘带了点吃的回来以补充点体力。

作为曾经的穿越者,楚辞在这世界已待了许久的时间。

五年前,他从沉睡中醒来,入了这杨安城,当了个私塾的老师,没事就教教学生读书,日子倒也过的悠哉。

昨日,闲来无事,他就受到学生的邀约来此参与诗会,却不料被一个女娃子带进了隔间,一喝就是一夜,一醉便是方休。

他深知这个时代的女子对自己的贞洁格外看重,若真有了**,如若不负责,甚至可能会对女孩造成一生的阴影,他不是渣男,反倒是热心体贴的好孩子,更何况这姑娘家长的如此漂亮,更是符合自己的审美。

娶了她,倒也三生有幸了。

此刻,月清秋穿好了衣服。

她动用体内灵气,准备杀人于无形。

然...

“换好了就吃点吧,现在已是午时,你应该饿了才对。”

空气中弥漫着饭菜的清香,此时月清秋才反应过来她方才觉得跑路出门的少年其实只是出去为自己准备午餐了。

饭菜可口,月清秋当下便放弃了杀了他的想法。

楚辞看着女孩一口一口的吃着饭,开口道:“姑娘,我们重回刚才的话题吧。”

“小生名为楚辞,杨安城内一家私塾的老师,家中有些钱财,上无老下无小,乃是孤身一人,如姑娘嫁给了我,倒也无需担心婆媳关系,也不必担忧跟着我会吃尽苦头。”

“我看你年纪与我相仿,昨夜一事更是你的第一次,想必你也很在意自己的贞洁吧。”

废话,谁不在自己的贞洁!

月清秋冷哼着,却还是乖巧的吃着饭。

她没杀他的想法了,反倒觉得这少年有些有趣,他的那张嘴,她倒要看看还能说出什么奇奇怪怪的言论。

“既事已至此,我便会负责到底,明媒正娶,许你一生幸福,我楚辞对天发誓,只要我活着,就绝不会让姑娘受苦!若违背誓言,必天打五雷轰顶!”

窗外,雷鸣响彻。

喂喂喂!

见鬼了吧,刚才不是开太阳的吗??

虽说杨安城内天气异变乃是常事,怎么就偏偏在自己发誓的时候打雷呢?

楚辞尴尬的笑着,月清秋则是一声冷哼。

这番巧合,着实有趣。

“楚公子,你说你会许我一生幸福?那你可曾对我的身份有过一星半点的了解?”

“没有,但从姑娘的着装与言行举止来看,想必也是一户大户人家,但我相信我能和你父母打好关系,证明我能配得上你!”

楚辞看出了姑娘的担忧,便是连声安抚着。

月清秋觉得有些好笑:“大户人家吗...倒也差不多,不过我倒也没有父母,你无需和他们打好关系。”

“上无老下无小?难不成兄弟姐妹也没有?”

“兄弟姐妹倒有几个,不过关系很差,无妨。”

“哦?那不就巧了吗?”

巧,巧你个头啊!

“楚公子,你确定你要娶我吗?”

“若姑娘愿意,我当下便可登门提亲!”

“可我吃的很多。”

“无妨,我做饭烧菜乃是一绝,糖醋排骨,糖醋里脊,鲜虾嫩肉,甚至是满汉全席,我全会!”

她舔了舔舌头。

“可我平日花销也很多。”

“无妨,我家钱财不多,但我也有生财之道,退可造物生财,进可杀...”

“杀?”

“是升,是升官发财。”

“瞧楚公子说的,莫非您觉得在当代朝堂弄一个官职乃是轻而易举之事?”

月清秋面无表情,但心里却是不屑一顾。

这样的书生,她见多了。

饶是心中有几分才气,但却因为科举失败,从而各种看不起如今的官家,觉得上头之人全是一群废物,若自己上任,绝对能做的更好。

这样的人,太多了,她不禁对少年有些失望。

而他的回答,也正如她所料。

“当然了,考取功名自然容易,升官发财也不在话下,就好比最近让朝廷束手无策的宰相被杀一案。我若调查出凶手,自然会被陛下赏识,到时候奖励颇多,自然就有钱财入账了。”

“哦?”月清秋来了兴趣。

宋思成宋宰相被杀一暗,乃是最近朝堂的热议之事。

朝中大臣众说纷纭,却至今为止也未曾有人调查出真相,因此朝堂上下,乃是一片恐慌,更有传闻这次暗杀乃是女帝所为,其目的就是为了斩先帝的根,立自己的信!

“楚公子,若你只是在这信口开河,那小女子自然是不能嫁给这样的人呀...”

“再说了,我听闻这宋宰相乃是女帝派人所杀,你莫非是想定女帝的罪?”

楚辞看出姑娘心中所念,想起她也是富贵人家的子女,对朝堂一事应该也有耳闻,便随口应道:“自然不会,你想啊,如今朝野之中,很多人都觉得宋宰相死亡乃是女帝所造成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女帝昏庸无能,如此急需用人之际,又怎会杀死前朝重臣呢?”

“那楚公子的意思是?”

“宋宰相为人老实,不曾树敌,据说他死在家中,一刀毙命,但现在却没有任何目击证人。”

“没错,这就是为什么如今调查不到真凶的原因,现场无凶器,无目击证人,无仇敌...”

“这是情杀。”

“情,情杀?”月清秋怔了怔,她怀疑楚辞在胡言乱语。

人家宋宰相小两口子关系好着呢,时常甜蜜的羡煞旁人,就连宰相离世那天,她可是亲眼看着妇人痛哭流涕的模样。

“对,情杀,杀他的并非是宰相夫人,而是另有其人,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月清秋指了指自己。

“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姑娘您呢,我说的是这青花楼的陆无双陆姑娘。”

陆无双,青花楼前些日子的头牌。

“怎么可能,这两人都扯不到一起去,怎能是这陆姑娘杀了她?”

“宋宰相为人老实,但也仅是看上去罢了,他实际上呀,是个老色鬼了。”

“....”

“他房间之下,设有密室,暗通府外,时常与青花楼的陆姑娘幽会,他曾经在喝醉之时给予陆姑娘正宫的身份,但酒醒之后却又耍赖,引得陆姑娘不满,之后宰相玩腻了,另寻他换,而陆姑娘却因这点仇恨在心,她时常前往在宰相家中幽会,便是在那风和日丽的下午,通过密道,潜入,暗杀,逃离,一气呵成!”

楚辞还在夸夸其谈,月清秋心中却是震撼万千。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胡言乱语,污蔑朝廷重臣?此等重罪,岂是这小小少年郎能够承担的!?

骗子,一个十足的感情骗子!

她冷哼着,却也恰逢这时听见了少年的低语。

“不过就算我当官了也没用,这燕国都这样了,亡国之日,怕是就在这三五年间了...”

嗯哼?

月清秋冷眸微抬。

亡国?

你敢在女帝面前竟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

她怒了,但并没完全怒。

【写着写着这章就2500+了,新书开业,想上个征文推,各位点个收藏顺便点个赞,如若觉得不错,也可月票催更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