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未战先怂郑尚书(求月票!)

作者:天南地北允儿最美 更新时间:2021/8/1 12:13:15 字数:2058

前往国子监的这段路,是江洛依今日最为开心的一段时间。

楚辞走在身前,那宽厚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的让人安心。

她不曾见过楚辞动怒的样子,却知晓他是个极其护犊子的人。

当年曾有酒客上门滋事,对这儿的孩童大打出手,楚辞当仁不让,便是直接劝退那人。

劝退的手法,有些残忍,她被关在门外,没有看到。

而后来,也有位孩童的父亲,精于家暴,甚至大闹私塾,觉得读书没有任何的前途,不如回家种田。

当年的楚辞,好说歹说,没有效果,引得对方勃然大怒,面对那肌肉猛男,先生竟是轻松将其压制反杀。

那时的洛依便觉得先生无所不能。

相处五年,她总觉得先生的身上存在着无数的秘密。

看似为人温顺,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冷酷一面。

看似平平无奇,实则饱腹经纶,前阵子的青花楼作诗一事,对于先生才华多少有些了解的江洛依对此预料之中,但仍被那惊艳的才华所吸引。

这样的先生,谁人不爱呢?

她跟在楚辞的身后,轻声开口道:“先生,我听说这郑宏远的父亲很护犊子,你说他要是找上门来...怎么办?”

“其实我可以道歉的,我不想连累先生。”

江洛依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惜。

可楚辞却仅仅是瞥了她一眼:“可我看你也毫无悔改之意呀。”

“嘿嘿,我就随便说说,反正天塌下来了也有先生扛着,洛依不怕。”

“我能护你一时,但不能护你一世。”

“在先生身边的时光,就是我的毕生所求。”

下意识的开口,让江洛依微微一愣。

语毕,她低垂着眸子,望着阳光下的倒影,她往前一踏,踩着少年的影子,颇为有趣。

月清秋只是有些羡慕的看着两人。

这番打闹,有些调情的意味。

但从两人的反应来看,似乎见怪不怪。

什么话都能说,什么话都说的如此的直白。

不曾拐弯抹角,对对方有着绝对天然的信任。

真好呀...

她有些羡慕。

.....

郑宏远面色凝重。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家父亲在此时回到了府中。

望着眼前铁青的国字脸,他大气不敢喘一声。

“所以说,你怀疑这楚辞是抄诗的,不由分说的说了两句,这名为江洛依的姑娘就动怒了?”

他名为郑和喜,乃是当朝的礼部尚书,颇有威名。

“是...”

“也不知道你跟着谁的性子,连个女孩子家家都打不过!你可真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是吧!?”

男人大手一挥,摔着瓷碗,气愤不已。

“爹,不是打不过,是我...是我不想和姑娘人家较真罢了。”

“呵,就这呀?”

“爹,您要相信我的为人呀!”

郑和喜扶额无奈。

自己前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竟然能养了这样的一个废物儿子。

前几天在青花楼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楚辞给羞辱,此事传入他礼部尚书的耳中,让人无语。

时不时的成为他人口中的笑柄,这不懂事的娃子,真是让人不省心。

可能怎么办呢?这就是自己的亲生娃子,在废物,也得养啊。

这犊子,该护的时候,还是得护。

“罢了,你在这等着,爹这就去给你讨个说法。”

最近的事情够多了,这女帝的昏招频出,自己身为礼部尚书,无能为力。

如今孩子还给自己整出这名堂,着实离谱。

他拍了拍衣袖,决定去一趟国子监,为自家的“好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区区平民百姓,都能欺负到官僚的头上来了?

他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郑宏远心里满是欢喜。

这样也好,自己无需出手,也能在女帝面前保留着不错的形象,让爹处理,也容易。

只是这恍惚间,他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等等...

这江洛依和楚辞的关系不一般!

而这楚辞,和女帝之间的关系不一般!!

女帝入学堂是为了楚辞而来,多半是猜测,尚未证实。

而如今的朝堂之中,甚至有许多重臣都不曾知道这个消息。

他想起那不愿与他人交际的老父亲,多半还是不知道女帝入国子监读书这事情。

这番下来,岂不是....

他看着自己受伤的腿脚,决定阻止父亲,结果刚刚起身,腿脚一软,啪嗒一声,他跪倒在地,苦不堪言。

“少,少爷!!”一时间,家里的仆人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

午后的国子监。

很是安详。

身为祭酒的苏文福,安心的躺在自己的小竹椅上。

虽说今日这国子监的学堂之中,发生了一件小小的冲突,但无伤大雅。

受伤的人,是郑宏远,礼部尚书的儿子,那礼部尚书,很护犊子,儿子出事情了,多半会来责问。

但他很聪明,应该知道女帝对楚辞的那特殊情感吧?

简单想想,便能知道女帝入国子监读书的原因就是那楚辞,而简单调查一番也能知晓那楚辞和江洛依之间的关系颇为密切,这是不能惹的存在。

这礼部尚书,好歹也是在朝堂混迹了多年,苏文福压根不担心他会找上门来。

此时,阳光明媚,他慵懒的打着哈欠,其乐融融。

然就在此时,身后那一声不悦的怒骂声传到耳边:“苏文福,你出来,你给我出来,赶紧给我说说这江洛依到底是谁???”

嗯?

这声音,是郑和喜??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疼。

这家伙,怕是有什么大病?不会真找那郑宏远找上门来了吧?

他起身迎接,心中多少有些担忧。

而另一方面,楚辞等人也刚好到达了这国子监。

刚进国子监没多久,便是听到了远处的一声怒喊。

“江洛依,这江洛依是什么人?”

“苏文福,你可不要给我打哑谜,该说的赶紧说,你说现在这年头,学生有点才气就有恃无恐了?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楚辞闻声望去,而仿佛听到了此处传来的脚步声,郑和喜也随之回眸。

四目相对。

他吓得打了个哆嗦。

好在苏文福眼疾手快,一脚踹在了郑和喜的屁股上。

后者吃痛般的跪下,如下意识的反应一般。

楚辞微愣。

好家伙,两军交战,这人怕是未战先怂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