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清明上河图

作者:天南地北允儿最美 更新时间:2021/8/6 20:19:01 字数:2119

说起来。

当初第一次见到少年的时候,也是在这番相同的环境中。

青花楼,喝了酒,挑衅的人是郑宏远,被挑衅的人是楚辞。

都喝了酒的人,多少有些热血沸腾。

饶是楚辞这样平日温和的老好人,也有着不满的时候。

那天,在隔间观望诗会闹剧的月清秋,便是一眼看见了这楚辞。

他长得帅气清秀,毅然决然的挡在江洛依的身前。

作诗一区,引吭高歌,气势磅礴,直接狠狠的打脸了当场在座的所有人。

现在这番情形,宛若情景再现一般。

当晚的楚辞,给了女孩莫大的乐趣。

在其溜出去跑路之际,少女拦住了他,主动的将其带入到自己的房间中。

喝酒,畅谈,然后便是一夜无眠。

现在想来,那一夜还真是自己主动的。

想起往昔,月清秋不禁了红了耳根,娇羞的模样并未被楚辞所见。

她低着头,浅浅一笑,似有种期待事态发展的模样。

.....

拍卖还在继续。

虽说商团的鉴定有些不靠谱,但也仅仅是少数而已,大多数的鉴定,和专业的不会有过多的差别。

在商团内鬼的帮助下,郑宏远可谓是春风得意,百猜百中,一时间出尽了各种风头。

而一开始风头不错的楚辞,却陷入了沉寂。

“先生,这群人的嘴就跟抹了蜜一般,真碎...”

江洛依不满的撅起红唇。

从刚才起,她就听到了学生之间,亦或是看客之中的那些闲言碎语。

他们好像很嫉妒先生的才华一般,只是不愿意出手去买这些不要的东西,怎么到他们口中就成了不敢估价,没有文化,乃是土鳖等各种莫名的言论呢?

这好端端的一个人,偏偏就是长了个嘴巴。

而这时,这文物拍卖也接近了尾声。

下一个拍卖的物品,刚出场,便是夺走了不少人的眸光!

那是一副极其漂亮的画卷,画卷的长度足足五米之远,撑起,摆放,惟妙惟肖,乍一看,便是天下一绝般的水平。

在场权贵之势,从小就被家庭所教育要学会琴棋书画,虽能力不等,但对于此作画的评价,都很好。

就算不是文物,乃是近代之人所做出的画,也能卖出不菲的价格。

郑宏远瞪大了眼睛。

这幅画,他曾经听父亲说过。

天下无双,世间仅有一副的作画!!

《清明上河图》。

传闻这图乃是一百多年前的某位绝代佳人所作。

然而随着历史的推移,经过百年的跃迁,这副作画也是慢慢的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现在的人们,更多的只是听闻过此画的传闻。

如今一出,满堂皆彩。

他的价值,谁能不知呢?

如今的公子哥们,铆足了劲头要对此画动手。

若能竞拍下来,放在家中,定能蓬荜生辉!

价值,谁都可以猜!

反正往高了猜准是没错的,此番画,乃是无价之宝!

江洛依望着台上的这幅画,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她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一副...

琢磨了半天,她终是回想起来了。

家中的杂货间,那是先生摆放杂货的地方。

洛依曾经帮助过先生整理家中不用的东西,有的扔了,有的先生觉得有用就留了下来。

而那一次,江洛依也是第一次走进家中的杂货间。

里头有些许的灰尘,像是多年未曾打扫过一般。

而在那杂货间的墙上,便有着一副类似的画卷。

长约五米,作画精良,栩栩如生,就连笔墨的点缀都如同眼前的这幅画一般。

她见过,所以此刻也觉得无比熟悉。

当年的她曾今问过这幅画是何人所作,有如此高超的画技,放眼天下,无人能出其左右。

而楚辞只是微微一笑:“故人画的,她送我的,天下仅此一副。”

她不禁靠拢在楚辞的身旁,微微的崛起身子,淡淡的清香萦绕鼻尖,洛依不免有些担忧的说着:“先生,这画该不会是他们从咱们家那偷来的吧?”

江洛依从未怀疑过先生的为人。

他说是故人所赠,那便是故人所赠。

所以江洛依不免担心眼前的这幅画卷是从家中偷来的。

想来这种龌龊事情也就郑宏远等人能干的出来,如此想来,也算合情合理了。

可楚辞只是摇头:“不是,这画只是模仿作画罢了,而且多半是最近所做的。”

“那还好,我还担心先生的珍贵之物被人偷了呢。”洛依小小的窃喜着,楚辞无奈苦笑,敲了敲少女的额头,随即问道:“什么叫我珍贵的东西。”

“跟在先生身边多年,我哪能不知道先生喜欢将珍贵的物品放在杂货间里呢,先生的这点小心思,洛依明白的很。”她骄傲的挺起胸膛,像是在炫耀着自己对楚辞的了解一般。

身旁的二人窃窃私语,而月清秋对于国画这种级别的珍藏之宝还是很在意的。

这玩意,得供着,得留在皇宫中,以便流芳百世。

可她现在的身份不过是学生,在此地又怎么开口收购呢?

“清月姑娘,这画,你想要?”

月清秋一怔,慌忙的解释道:“不不不...我就不用了,此等画卷,乃应充入国库,我只是觉得好看有些感慨而已。”

“国库?不至于吧...”

“怎能不至于,我听我家老爷说先帝寻找这幅画已有多年了,若能找到,陛下肯定是愿意将其充入国库,以便流芳百世的。”

楚辞只是笑笑,见四下的人似乎都在讨论着这幅千古名画,楚辞也就趁机凑到了少女的耳畔,轻声的低语着:“清月姑娘,不瞒你说,这幅画,是假的...”

“嗯?”月清秋有些不信邪,大大的眸子,透露着丝丝困惑。

“真是假的,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说到底呀,这幅假画画的不错,但顶多也就价值几百个银两,至于真的...若姑娘...”

话音未落,本想举手估价的郑宏远见这边的两人窃窃私语,不禁醋意上头,连声问道:“这副画卷的价值,不难估计,我就不猜了,而我看先生从刚才开始就对着画卷指点有加,莫不是已经知晓了此画卷的价值?不知先生是否愿意为学生解答呢?”

郑宏远面色阴沉,他到想看看楚辞究竟在底下胡言乱语了什么,整得陛下笑容拂面,倾国倾城。

而听到了这番质问后,只见月清秋嘴角轻轻一扬,竟是不由轻笑了一声。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