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我要这画有何用?

作者:天南地北允儿最美 更新时间:2021/8/9 11:10:47 字数:2030

郑宏远气势很足,在酒劲的鼓舞下,浑然忘记了楚辞与自己乃是师生的关系。

方才气势如虹,浑然没把先生放在眼里,嘲讽拉满,说的淋漓极致。

这若是突然来了个反转,岂不是尴尬到无地自容?

见老先生久久未作出判定,郑宏远心里慌了。

他不禁问道:“苏兄,你确定这幅画的价值是无价之宝吧?”

他有些不太确定了,可苏泽只是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不屑道:“郑兄,人家先生没有文化就算了,你怎么也没有呢?这可是清明河上图,绝对的无价之宝!再说了,人家老先生在后台已经鉴定过一遍了。”

“此画保真?”

“保真!”

“那就好!”

听到好友的保证,郑宏远唯一的担忧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先生,您这要鉴定到什么时候呀??”

郑宏远对这位国家级的鉴定师还是比较尊敬的。

只是较为不耐烦,明明在后台已经勘验过了一遍,可此时在台上,却显得格外犹豫。

这老东西,难不成还会欲情故纵不成??

只见老者认真揣摩,从左至右,一遍又一遍的看着。

台下的观众有些不耐烦了,就连雅轩也不禁轻声提醒着:“先生,这鉴定,应该快了吧。”

闻言,老者更是在女子的身旁多说了几句,明显能感觉女子的不耐烦,但对这国家级的鉴定师,多少还是得忍让的,此时的鉴定,就得按照他的要求来。

商谈过后,商团内又是上来了不少人。

画卷在上,众人在前,竟开始默默的数起了画中人物来。

这是何等操作?

月清秋抬眸望向眼前的情况。

此鉴定师,认识自己,不过好在人老了,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台下的情况。

作为燕国最优秀的鉴定师,他的鉴定水平,无人能出其左右。

只是联想起楚辞方才所属的注意画中人物,又看到老者让人如此认真的数着画中人数的数量。

她不禁看向楚辞,眼神中不禁有些困惑,随机便轻声的问道:“楚公子,听您刚才的意思来说,这幅画,是假的?”

月清秋未曾见过清明河上图的真容,但早就在百年前就流传着这幅画的传说,其宏伟串座,足以流芳百世,从方才楚辞的自信来看,多半是判定其乃是一副假画了。

可他又是从何判断出来呢?

在清月姑娘的面前,楚辞不愿隐瞒,微微点头便是承认了这点。

“假的,点缀终有差别,再者真正的清明河上图这画卷中共有八百余人的身影,可坊间传闻都是五百余人,若是他人所模仿的,自然会出现纰漏。”

月清秋眨了眨眼睛,看向楚辞的目光不由有些崇拜。

“也不用崇拜我,很多人都知道的,若帝王世家的人在场,估摸着早就看穿了。”

嗯?你确定?

身为当朝女帝,月清秋可未曾看出此画是假的。

起初还和众人一样惊叹这传闻中的清明河上图竟然在这青花楼出现,本想事后托人买下来,结果楚辞却说只要是帝王世家的人早就看穿了?

不好意思,她没看透。

月清秋很怀疑楚辞是知道自己的身份,从而故意为之。

但...仍是不像。

悄然的将心中所想埋藏心底,眼前的鉴定似乎也迎来了最终的结果。

商团的人褪去,将得到的答案告知老者,后者点头,冷静了不少。

他回身望去,郑宏远再次忍不住的问道:“老先生,这清明河上图乃是无价之宝,先生有眼无珠,还望老先生莫要怪罪于他。”

好家伙,老先生还什么话都没说呢,就开始为楚辞说起说辞来了?

阴阳怪气的本事,也不知从何学来。

只是这片刻间,老者微微叹气:“说来遗憾,起初,我还真以为这是清明河上图,心里还颇为高兴,觉得这描绘燕国历史的宏伟画卷终于能流芳百世了,哎,可惜啊可惜....”

老者叹气连连,语气之中颇为遗憾。

在场之人都沉寂了下来。

饶是傻子也能听出来老者这番话语中的意思。

郑公子的声音不免的有些颤抖了起来:“老先生,您这话的意思是...”

“这清明河上图,是假的。”

洛依开心的耶了一声。

但很快意识到这是假的,对燕国而言是个损失,她立刻乖乖的捂着嘴,楚辞倒是无奈的看着这兴奋的丫头。

人家老先生正难受着呢,你隔着耶啥呢?

她憨憨的笑着,眉宇之间,仍是不禁流露出难以言喻的喜悦之情。

月清秋心里莫名的一喜。

但很快她就羞愧的低下头去。

这是假画,即证明真正的清明河上图仍消失在天地之间,对于燕国,这是一件憾事。

可即便如此,她的心里又为何有那丝丝的窃喜之情呢?

她眉头微皱,望向少年的眸光不禁有了一丝困惑。

转而间,那俊俏的面庞下只是浅浅一笑,少女的心中不由小鹿乱撞。

她皱起眉头,慌忙挪开视线。

“老先生,这话,是真的吗?”郑宏远仍是不信,方才的趾高气昂,如今的声音却微微颤抖。

他站立于此,得到的却是老者肯定的答复。

一时间,饶是没人注意,大多都在讨论作画的真假,但他,却是羞愤的低下了头。

明明没有人关注自己,可他却觉得自己如同跳梁小丑一般,无地自容。

他抬头看着楚辞,却不料少年余光微瞟,恰是对上了自己的眸子。

眼神之中,波澜不惊,平静的嘴角,没有笑容。

只是那淡然的模样,更显嘲讽。

郑宏远紧握双拳,眼中的血丝清晰可见,他愤然坐下,耳畔却总是传来他人的悄然议论,饶是他人的叹息声,都是如此的刺耳,宛如天下之人都在嘲笑着自己一般。

至此,由郑宏远发难的闹剧就此结束。

有人嘲讽郑公子的年少轻狂,有人叹息这清明河上图仍是流失在民间不知所踪。

众说纷纭,其乐融融。

而楚辞,莫名的又以两百两的银子得到了这假冒的作画。

可他...要这玩意有何用呢?

家中明明有一副真的摆那里。

他摇摇头,不知所云。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