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水太深,我把握不住的

作者:天南地北允儿最美 更新时间:2021/8/16 22:21:24 字数:2063

宫中,楚辞淡然的叙事着所谓的修炼之道。

月清秋在暗中眯着眼中望着那自信淡然的少年。

他的话依旧是充满了荒诞的味道。

“陛下,如若草民猜的没错,您那师傅多半是让你在午间进行修行的吧,正午阳光最好的时刻,乃是吸纳天地灵气最好的时间。”

“可对陛下而言,此番道路是行不通的。”

“夜间,才是陛下吸纳天地灵气的最好时间。”

这与雷道帝尊所描述的最佳时间相差甚远。

正午阳光,乃是天地灵气汇聚之刻,杨安城本就灵气稀薄,不是很好的修炼之地。

若连正午的时间都无法把握住,谈何修炼呢?

“陛下,你可以试试我所说的方法。”

“其次,这修炼之道讲究的就是循序渐进,炼精化气,练气化神,炼神还虚,陛下如今的体内灵气无比稀薄,饶是踏入了化灵境,也比不上同等修为的修士,这种时候,汲取天地灵气,方才是陛下的重中之重。”

“至于功法,可暂且不谈。”

楚辞说完,这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多半是陛下在思索此等说法的可行之处吧。

冷月听不懂,她就个普通人,修炼之道已然超出自己的想象。

她只是单纯的觉得楚公子说的有些道理。

因为,他说的很自信,侃侃而谈,不曾犹豫,这番说辞,绝非是心中早已想好的。

能脱口而出,多半就是基于对事实的基本了解。

这个楚公子,绝非常人!

光影虚幻的殿堂内,女帝那清冷的声音从那壁橱后传来。

“你这人...还真有意思。”

这无稽之谈,完全违背了修炼的基本之法,但越是如此,似乎越能彰显着楚辞的特殊之处。

那漂亮的眸子,透过微小的窟窿,瞧着楚辞那淡然的模样,月清秋不禁伸出手来。

纤纤玉手,像是要抚摸着少年的面庞。

只可惜,他在远处,两人相隔甚远,中间还隔着难以会面的墙壁。

说话间,月清秋撩起了耳畔边的发丝,露出那清晰漂亮的锁骨。

“陛下,你信了吗?”

“不信...”她摇头,仿佛楚辞就在身前一般。

“啊这...”

“不过我可以去尝试尝试,反正这么久了,修炼一直在原地踏步,总归要尝试新的道路,说不定还真能被楚公子所说中了。”

楚辞默然。

虽说还未见到女帝的身影,可听起这声音与语气来看,似乎并没有百姓们所说的那么凶残。

楚辞轻笑着,恰逢女帝此时开口:“楚公子,你笑什么?”

“陛下想听草民的实话吗?”

“当然。”看着那悠然自得少年,月清秋不禁觉得有些有趣。

以清月姑娘的身份接近楚辞,所看见的是楚辞是对待心爱之人的模样。

以女帝的身份出现在楚辞身前,又是别有一番风味,这样的感觉,似乎也挺不错的。

“草民只是觉得陛下似乎和我听到的传闻有些不符。”

“什么传闻?”

跟在楚辞的身旁,月清秋似乎习惯了清月的身份。

在民间,多多少少的也听到了一些关于自己的传闻。

好的坏的,基本都有。

“说陛下不怎么通情达理,三言两语之下便会暴怒,使得群臣苦不堪言。”

“楚公子,这莫不是你说的吧?”

“....”楚辞蓦然。

“毕竟从我所掌握的情报的来看,楚公子可是没事的时候就会骂两句昏君,甚至在韩少卿的面前,都是那么的直言不讳,此番勇气,整个燕国,估摸着也就楚公子一位了。”

“陛下谬赞了。”

呵,竟然还觉得本宫是在夸你?

月清秋美眸流转,嘴角清扬,面露笑意。

她再次看着楚辞。

有些话,以清月的身份在楚辞的身旁说不得问不得,但以女帝的身份,却能轻松问出。

她的眸光停留在楚辞的面庞上,便轻声道:“楚公子,这修炼一事,暂且就先到这儿吧,若本宫按楚公子所言的方法试了下,若有用,定会再次召见楚公子的。”

有用,那必然是有用的啊!

楚辞心里苦笑。

这傻傻的女帝,到底得什么时候才能想明白呢?

这杨安城,本就不是富饶的灵气之地,就那么点灵气,还得分给几个人,这分到的不就少了吗?

正午的时候,的确是极佳的修炼时间。

但人家雷道帝尊就是在那个点修炼的。

那老头饶是到了如今的这番境界,也是从未停止过修炼的步伐。

人家是老手,是专业的。

汲取那天地灵气那叫一个轻松写意。

说到底,就是分配不匀,本就不多的灵气全跑到雷道帝尊那儿去了。

你搁那喝西北风是吧?

看上去前行修炼,十分专注认真,但最终的效果,却是微乎其微的。

只是这陛下似乎有些愚钝,饶是自己提醒到了这番地步,竟然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罢了罢了,反正也和自己关系不大。

楚辞毕恭毕敬的应着。

下次,还有下次?

这地方,不太适合自己,说实话楚辞对进宫这事情真没啥好感。

一路走来,甚至连漂亮的宫女都没有见到,为数不多见到的活人还偏偏是太监。

这样的地方,不来也罢!

月清秋将楚辞的那些小表情,尽收眼底。

以她对楚辞的了解来说,露出这等表情的时候,多半是心中多此人有些怨念了。

自己就在不远处,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

“楚公子,还有一事,我得跟楚公子请教请教。”

“陛下请说。”

“我听闻韩少卿所言,他之前献出的那些良策,实则都是楚公子随口一谈的,他得以加工,运用于朝堂之间。无论是抗洪赈灾,亦或是寻得能人,这其中都有楚公子的功劳。”

“可这频繁献策的楚公子,竟然仅仅是杨安城内那不起眼的私塾先生,楚公子,你这么有才华,难道真的没有入朝为官的打算吗?”月清秋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楚辞,秀美的眸子,掺杂着对楚辞的期盼。

楚辞微愣。

早在进宫面圣的时候,楚辞心中就已猜到了如今的局面。

他犹豫片刻,故作遗憾的拒绝道:“陛下,这大燕国的水太深了,以草民的能力,多半是把握不住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