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抱着幼女的我被敌人抓住了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3/13 10:54:47 字数:3489

…4-3 抱着**的我被敌人抓住了

………………

我缓缓的推开头上的草皮。

……在探出头的一刹那,清新的空气让我确信我已经从下面这个污秽的交易场所中脱身。

重新将草皮盖好后,我再一次为大叔们追求美好的强大内心所震撼。

这群家伙,居然把地下通道扩建至王宫内部!真是了不起,省了我很多事啊。由于天黑,也看不清王宫是个什么样,我弯下身子随意的移动了一段距离。

周边漆黑而宁静,想来这应该是王宫的背面了。我继续猫着腰先有些光亮的地方前行,终于,看见了王宫的围栏和正门前的大道。

向外看了看,有好几队卫兵在围绕着王宫的正面巡逻,他们交接的时间把握的十分精妙,根本没有任何的空隙。

……但背面没人啊?

刚才从后面过来,别说人了,连只宠物狗都没看见啊?难道有诈!

我猛地趴了下来,再次向王宫背面匍匐前进……环视一周,除了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欸?

“喂,有人吗?”,我十分嚣张的喊了一句。就这么站立在黑暗之中的我,等了足足三分钟也没有看见有什么人向我靠近。

……这是我家啊。

默默叹了口气,我决定从王宫的背面突入王宫,然而我又不会魔法又不会武技,只有这个没什么作用的孱弱身体……我当然知道这些,所以我决定使用久违的黑剑。

我的目光毫不犹豫的转向手中的利器,将它牢牢地压在墙上,手握着剑柄,再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铁锤。

所谓胜利的入口,是唯有通过自己的双手才能挖掘出来的——无名的凿墙者

我稍稍用了点力气,将锤子敲向剑柄的末端,按在墙上的剑尖稍微没入了墙壁中。理论上来说,这把封印者强大魔族的神奇魔剑应该能做到斩铁如泥,不过我没有试过铁,能确认的是只要我把这把剑敲穿墙壁,就能直接切割出一个入口……

仔细想想这好像不算凿吧?不管那种事无所谓啦,早点把人救出来走人然后摆脱勇者名号拿着一袋钻石去寻找回去的方法才是正道。

我继续敲着黑剑,此刻剑尖已经完全进入了墙壁中。

突然,某处传来的微弱呼声打断了我的行动。我回头看了看,在仅有的一丝月光之下,许久不见的恶魔大姐姐趴倒在地,露出了咸鱼一般的眼神,一只手拼了命似的抬起来颤抖着。

“你这家伙……求……求你,不要再……敲了!”,说罢,她无力的放下了手。

喂!等等啊!我是有想过会对你产生一些影响可也没这么夸张吧?!我丢下手中的东西慌忙的跑过去察看,如果这么普通的我弄死了一只听上去超厉害又超有名气的恶魔岂不是超不妙!

我扶起瑟妮莎,这家伙似乎还有活着的迹象。“搞什么啊?这把剑再怎么说也不是你本人吧?怎么会有这么夸张的反应?”

“你什么都不懂啦……这把剑是专门用来封印我的……剑身是以我的身体比例铸造的,而这剑柄是用我的角做成的,被封印时,那些家伙对我施放了‘圣咒’中最强大的‘精神联结’……当剑受到打击是,剑身不会损坏,但被封印在其中的我却会被无视防护力的感到痛楚……”,瑟妮莎断断续续的讲述了这把诡异的剑的原理。

不,说实话完全没听懂她在说啥,不过大致可以理解为她和剑是一体,剑受伤她也会觉得痛。假设护甲上限为100,剑的护甲是100,她的护甲是0。

……好惨,真的好惨。

有点不忍心下手的我,挂着善良的微笑看向她。“那么,瑟妮莎大人,您可以带我穿墙么?”。“……如果你有魔力还好,没有魔力我无法和你建立联结,也就不能对你施放辅助魔法。”,瑟妮莎静静躺在我的怀里,露出了劫后余生的舒缓表情。

“那么,也就是说既不能飞也不能遁地更不能隐形?”,“当然啦。”瑟妮莎微笑了起来,似乎刚才的痛楚已经消散。

……对不起了,男人,有时候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残忍的决定呢。

我将地上的锤子捡了起来,将手背在身后。“啊啊,既然这样,我也不想让你一直被锤击折磨呢。”,“是啊,你这么好心,肯定不会让我再受到痛苦了吧,像平常一样把我放在背后就好了,寂寞的时候也能有个聊天的好伙伴嘛哈哈哈哈”,恶魔大姐姐明智的选择了逃避路线。

嘛……“是那些家伙!”,我突然指着漫无边际的夜空喊到。

在瑟妮莎回头看去的瞬间,我用出了全身的力气,依稀记得第一次使用全力还是抵抗老姐帮我换上女装逃跑的时候,不过这一次的全力,寄托着使命与正义啊!

伪•乱披风锤•会心一击!

我的双手握住小锤,以全身最大的力量锤向插在墙上的剑柄。

“唔哼?!”

瑟妮莎在毫秒之内躺倒在地,而黑剑的一半也没入墙壁……似乎已经刺穿了,这墙也不是太厚呢。

我收回锤子,跪在已经没有意识的瑟妮莎身边,诚恳的在胸前划了个十字……“阿门……”。等等,是不是有些不太对?这家伙似乎是恶魔耶?我重新想了一下,紧接着高举双臂,诚恳的呼道:“赞美撒旦!”

为瑟妮莎祈祷完毕,我开始切割墙壁,如同我所想,这把强大的剑能轻易的斩开墙壁,不过我并没有那种斩的技巧,所以当成锯子用了。

割出一个较大的矩形之后,我把墙壁轻轻往里一推,墙板向王宫内部倒塌而去。

由于担心一进去就碰上什么人,我小心翼翼的握着黑剑,躲在开口的一侧。

大概过了十秒,里面并没有什么呼喊声或是尖叫声,我拿着剑,迅速的跨入了开口里。

“那个……你是谁。”,耳边传来了一个微弱的声音。

进入里面后,发现这似乎是个封闭的房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缩在房间角落用惊讶的眼神注视着我的银发小女孩。

哦天啊居然是银发。

……不不不,不应该注意发色的,不能想这些废事!

首先要确认身份!

“先别问我是谁,你是音华么?”,我一边警惕着周边一边问她。

女孩乖巧的点了点头应了我一声。

很好!我拿起黑剑靠近女孩,快速的锯起了锁住她的石链……“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呢!”,音华皱起眉头喊停了我。

欸?救你你还要问这么多干嘛!

“我是你姐姐的朋友啦,别出声,我现在救你走!”,尽管搞不懂,我还是回答了她,不过由于扯不上什么关系,所以干脆说是琉璃的朋友就够了。

然而,人偶般的女孩却猛然退离了我。她的双目中充满着不安与焦急,“不,不行!姐姐也来了么!我不需要你们的救助!赶快离开这个王国!越快越好!你走啊!快去告诉姐姐让她离开!”

……

难道说其实她们两姐妹的关系并不好?

不,我当然不会这么想,以我多年的经验,这其中必然有什么深刻的缘由。发色不同,自然不会是什么普通级别的人,说不定,这个家伙有着什么预知类的技能,然后看见了我们战败的场景……哦哦,是真的先知大人啊!

“你快点走啊!再不走我就叫人了!去告诉姐姐,离开这里,逃的越远越好!”,喂喂,不要说这种话啊,搞得我是什么特殊的犯罪者似的,我也不是想要来救你的啊。

“那个,不管怎么样,多少把你救出去,我们再想办法打败月臣也不迟啊……”,我尝试着劝说女孩。音华抱着身体,眼神透露出深深的恐惧,“不,不可能的,那个男人,根本不可能打败的!”

“怎么可能打不败嘛,你想想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你不知道的强者么……”,“那家伙不一样!他可是……他可是……”,少女泯着嘴,不再说话。

……喂喂!不要在关键的地方把嘴闭上啊!可是什么啊!

“反正,如果你们不离开的话,全都会遇害!这个王国已经没有救了!”,女孩没有说谎的样子,可爱却坚毅的双目认真的看着我。

为什么有一种从国家危机上升到世界危机的感觉?

我不再和女孩废话了,径直把她逼到角落,我相信她不敢叫。女孩一点一点的后退,始终以悲伤的目光瞪视着我,大眼睛中甚至滑出了晶莹的泪珠。

最后,我还是抓住了她。

我决心把这家伙带走,这副绝望而软弱的模样,让我想起我这些天经历的一切。

“喂,听好了,就算是神的刁难,至少也要想办法承受,你可是堂堂二公主啊,这种样子怎么对得起辛辛苦苦跑回来见你一面的姐姐啊!”,我一边说着,一边斩断了束缚住她的石链。

“我这个人啊,不算什么善良的人,也不想跑过来救你,但最后,我不是还得面对现实么!”,一边喊着,一边切断了剩余的石铐。

女孩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在思考什么。她的双手双脚残破不堪,原本光滑的皮肤被石头磨损了大部分,身体也因为食物的原因显得有些病态。

良久,她露出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充满睿智的笑容。“啊,谢谢你了,我元夜国第二公主音华,接受你的救助,你说的不错,就算是神的刁难,我也要反抗给他看!”

……不不不,我说的是承受啦,反抗神那种事是脑袋抽了的主角才会做的啊。

“啊……那现在我们就要跑了哦。”,我看着娇小的女孩,思考了一会,最后还是决定用抱的方式,她的四肢磨损又没受到治疗,估计走不快,背着她她又不能环住我,只能抱着了……这家伙看上去是人小鬼大型,应该不会轻易的看上我吧?

“公主殿下,那我就失礼了。”,我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在手中,哦哦,小女孩就是小女孩,超轻超柔软的啊,别误会,没有觉醒什么奇怪的喜好。

偷偷瞄了一眼,女孩神色十分正常,嗯嗯,这家伙似乎十分喜欢琉璃来着?

看来是时候考虑考虑养几株百合了。

现在还只是半夜,逃出去之后等到早上再发信号也不迟。我抱着音华,快步跑出了这个牢房,然后,在出去的一瞬间,被面前不知何时出现的男人所阻挡。

有着阴柔面容的男人,双目直直的盯着我,朝着手中抱着**的我露出了谜一般的微笑。

……

这个人,应该,大概,也许,可能……

是月臣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