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这就是所谓的灵魂祭祀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3/28 15:35:43 字数:4007

…1-2 这就是所谓的灵魂祭祀

………………

“哈~”,我睁开眼,打了个哈欠。

视线清晰之后,首先看见的是不远处相互拥抱着的两姐妹。哦嚯,这不是挺安全的么?没有半夜爬到我身上来真是太好了。

走到洞口看了看,并没有亮丽的日光。天上遍布着灰白的浮云,看来今天太阳似乎怂了。

地面上满是大大小小各有不同的水洼,道路什么的只能勉强看到。

嗯,要赶路么?果然还是先问一问她们吧,毕竟女孩子应该不想把衣服弄得到处是泥渍才对,既然已经过了夜,晚一点到也没关系了。

出乎意料,女孩们毫不嫌弃的选择了现在出发,看来她们也是抱着历练的觉悟才跟过来的呢。

在泥泞的林间小道上,平淡的行走了大概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奥尔夫庄园门口。

一到门口,便看见了正在指挥佣人们搬运木箱的罗斯老爷子。“喂!罗斯老爷子!我回来了!”,我兴奋的朝着他挥了挥手,而他也似乎看见了我,一手背在身后,一手向我挥着。

我高兴的走近了他,然后在我走近之时,罗斯原本笑眯眯的脸倏然狰狞起来。他背在身后的手中分明是一把锐利的小刀!?

“唔啊!”,我惊叫着向后跳了一步,再看时却见到老爷子正笑眯眯的用小刀在木箱上刻着记号并一副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像我问好。

……指不定现在就有可能被我砍死哦,罗斯老爷子。

“对了,奥尔夫大叔呢?我这里有两个重要的客人想介绍给他。”,“哦?是这两个小姑娘么?他就在里面,你们去吧。”,罗斯说罢,继续指挥着搬运工作。

真怀念呢,还是一如既往的忙碌啊。

“琉璃,音华,走吧。”,我走在前方为两个初到乡下的公主带路。

虽然有些日子没有回来,但这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的熟悉,在经过果林之后,我带着两姐妹进入住宅来到了奥尔夫大叔的房门外。

“奥尔夫大叔?在里面吗?”,我敲了敲门。“哦哦!李华么?进来吧!”,屋内传来了令人怀念的粗犷声音,我打开门,然后看见了坐在书桌后,脸上、手上、衣服上尽是猩红液体的奥尔夫。

“大叔!”,我惊叫一声,立刻冲了过去。同时琉璃亦拔出了白警戒起来。“大叔你没事吧!好多血!是刺客吗?!”

奥尔夫大叔的面色微微僵硬,从这个微妙的眼神中我读懂了些什么。

“琉璃!书桌底下!”,在我话语传出的第一时间,少女眼中升起一道寒芒,她的身体瞬间移动,向着书桌极速俯冲。紧接着的,是一记迅猛的横斩,白光滑过,书桌一分为二。

可令人疑惑的是,书桌下什么也没有。

这时,脸上带着些许心伤的奥尔夫拍了拍我的肩膀。

“那个,这只是我最近在研究的一种红色颜料而已啦……”,大叔如此说到。

嗯?是这样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十分抱歉!”,我按着琉璃的头以标准的九十度直角式鞠躬向大叔道歉,“这孩子是听我的话才行动的还请您不要怪她。”

“啊……没事啦,你也是担心我才这样的嘛,而且我也不应该没有打理一下就让你们进来的……坐吧坐吧。”,奥尔夫大叔挠头憨笑着,并没有怪罪的意思。

在短暂的闹剧结束之后,我正式的向大叔介绍了来自元夜国的两姐妹。

“哦哦!居然能有幸见到元夜国日后的继承人么!真是招待不周啊!”,奥尔夫大叔立即为两姐妹备上了茶点。

“不用客气,请随意吧。”,奥尔夫大叔把茶点放在女孩们面前道。两姐妹兴许是有些饿了,十分迅速的吃完了东西。

真的很迅速,我连饼渣都没吃到。

嘛,算了。“话说回来,安娜和爱丽丝呢?”,我突然想起来的路上似乎并没有看见她们。

奥尔夫大叔朝我微笑着,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你看完这封信就会知道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纸递给我。

我疑惑的接过信开始浏览了起来。写信的人是安娜,信的内容大概是和我在一起的感受和对我的心意……重点是最后。

“为了能够帮上李华先生更多的忙,我决定和妹妹一起前往联合王都进行学习,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能够有足够的能力待在李华先生的身边。”

……

也就是说两个人其实一开始就不需要我来解决?啊啊,受了这么久的苦,异世界终于久违的贴心了起来么?

感觉好失落啊,如果是这样,那我辛辛苦苦和恶魔小姐交易之后再回到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啊?那现在我手里这份魔法诵唱的清单又该怎么办啊?

“因为你我那女儿可是充满了觉悟啊!所以我也没有阻止她,只是李华啊,她为你着迷,那我也只好把她托付给你了……”,“那个……”

“如果你背弃了她的话……”,奥尔夫大叔的右臂不自然的隆起,厚实的衣物在毫秒之间被撑得粉碎。

出现了,老父亲的迷之胁迫。

我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捶了捶胸膛严肃的道:“嗯,我李华绝不会背弃安娜的!”

大叔高兴的点了点头,目光转向琉璃和音华。“啊呀,你们这是淌着泥水过来的吧?带她们去澡堂洗洗吧,不介意的话安娜和爱丽丝的衣服就拿去穿吧。”

两姐妹的眼中都露出了对洗澡的渴望,而我也想早点脱离散发出父亲魄力的奥尔夫大叔。

再三感谢之后,我带着琉璃她们来到澡堂,顺便把亚娜叫起来,让她和两姐妹一起进去。在将换用的衣服放在澡堂外面后,我也准备去把正事给办了。

“我说啊,罗斯老爷子,后园的花圃中长了不少杂草吧?”,我向正在检查果树的老爷子说到。

罗斯老爷子疑惑的望了我一眼,但还是语气厌烦的说了起来:“那些杂草啊,是挺烦的,怎么除也除不掉,断根又会要翻土……说起来好像又有一个月没有除草了呢。”

我同情的点了点头,将援助之手轻轻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罗斯老爷子啊,只要给我吃点面包,我就能立刻去把它们干掉。”

罗斯老爷子微微睁大了双目,朝我露出了交易成功的微笑。

在罗斯那儿吃了一顿饱饭之后,我心满意足的来到了后园的花圃。只见娇艳美丽的花朵周边,布满了凌乱交叉的青黄色杂草。

“啊,比想象中的还要多一点呢……”,我一边对着杂草自言自语,一边拔出了黑剑。

在剑拔出的一刹那,耳边响起锁链的清脆声音。瑟妮莎轻笑着浮现在了空中,脸上充满了愉悦。

“少年哟,今天可就是期限的最后一天了,到现在还无所事事的你,该不会一开始就决定把灵魂贡献给我吧?”,“是啊,给你又怎样?”,看着一脸小人得志的她,我板着脸回应道。

瑟妮莎娇媚的笑了起来,一脸看乡下人的样子。“反正现在你也放弃了,我就告诉你灵魂被我掌控的后果。我现在身为不死的灵体,因此归属于我的你也将不死,我会把我这些天受到的所有痛苦在漫长的时光中全部还给你!”

说着,她还**似的流出了口水……

“你的灵魂将无法转生,永世作为我的奴隶,而且一旦你的灵魂归属我,我就能命令你的身体!到那时你就如同一个傀儡一般!怎么样,害怕了没!”

“哇!有没有搞错!我带着你离开又黑又臭的老鼠屁股下你就这样对我!”,我愤怒的指责她内心的险恶。

“哈哈哈,随你怎么说,反正姐姐我可是有无数种玩弄灵魂的手段。”,她看着我的眼神中充满了肆虐与快感。

没良心,这家伙完全没良心嘛!

我朝她叹了口气,冷漠的道:“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你居然如此恶毒,看来我也要狠下心来,宁可它们死,我也不要成为你的奴隶!”

我举起黑剑,目光狠毒了起来。

不知为何,瑟妮莎的脸上在短暂的一瞬出现了名为慌乱的情感。

“喂,你这家伙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力吧?你真的打算去屠杀么?别开玩笑了,乖乖把灵魂交给我吧。”

我没有听她的话,朝着某个方向,残忍的一斩。

嗯……果然一如既往的锋利啊!我将手中割下的杂草向花圃外一丢。然后,我站起身来,向着另外一簇杂草斩去,哦哦,一次能灭掉一大片呢!

“嚓”,又是干脆利落的一下,一堆杂草惨死利剑之下。劲头上来的我,开始在杂草中左右挥砍。当然,有很好的注意到花朵的位置,有花的地方我会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把它周边的杂草清除。

“那个,请问一下,少年哟,你从刚刚开始就在干些什么呢?”,停在空中一直默默注视着我的瑟妮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我粗犷的笑了起来,一脸看城里人的样子。“眼瞎么,这很明显是在割草啊!”,真搞不懂,这种神圣而庄严的劳动都看不出,这恶魔绝对是深受资本黑暗面腐蚀的堕落者!

瑟妮莎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不,我知道你这是在清除杂草,我只是想知道如果你真的不想把灵魂交给我,你不去杀人在这里除草干什么?”

我愣了愣,惊讶的看向瑟妮莎。“你,你难道没有感受到么?!”

“哈?感受?感受到什么?”,瑟妮莎一边疑惑的看着四周一边说着。我顿了顿,沉声道:“你居然没有感受到么?这些杂草的怨念与灵魂力量?!”

瑟妮莎一怔,瞪大眼睛望向我,“喂喂,你该不会是想说……”

“没错啊!我现在,正在进行着‘灵魂祭祀’啊!这里被斩击的每一根杂草,都是我对你的祭祀啊!”

每一根杂草,都有着它们生长的经验,它们拥有属于自己的生命与灵魂,而我,此刻则是剥夺它们生存权利的收割者!屠杀,这是一场惨不忍睹的屠杀!是对恶魔许下承诺的我这个罪人所带来的灾厄!

“好好感受吧!在这场屠杀中产生的怨念和灵魂力量!”,我指着一旁的杂草对向瑟妮莎说到。

“别开玩笑了啊!这种程度的怨念还不如人类随意一个抱怨啊!而且就算你把这个镇子的杂草都砍了它们的灵魂力量也达不到吸收的最低限度啊!这个祭祀不可能被承认的!”,瑟妮莎脸色得意的道。

……不,虽然你这么说,但我们的交易里只说了“灵魂祭祀”,并没有要求祭祀的物种和规模的大小啊。

而且……

我将手抬起来给瑟妮莎看,手上的飘渺锁链已经完全消失。

瑟妮莎整个人突然变得灰白起来,瞬间便被一股绝望的气息所笼罩。那个啊,就算没得到什么也不要这样啦,我以后会对您尊敬些啦。

等等,这家伙手上怎么好像还有锁链一样?

“那个,你的链子,为什么……”

“因为从一开始就没相信你所以给你的魔法诵唱清单中的每一条都有一个错字。”还没说完,便已经得到了机械般没有生气的回答。

“欸欸欸我可不想成为你的主人,快想办法解决啊!期限没到还能改吧?!”,我开始慌张起来,只是想骗份魔法的我可没有接受这只恶魔的打算!

“没办法的,在我写下那份清单的时候,契约已经认定了条件,以那份清单上的内容为唯一基准了……没救了,主人,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啊啊啊啊啊不要就这样给我自暴自弃了啊!更不要擅自就把主人叫出来啊啊啊啊啊!“你可是最强的魔人魔法师啊!一定能解决问题吧!”

回应我的,是一身惨白色,双目如同死鱼般的瑟妮莎。

我愣了愣,无力的跪在了地上。

这难道就是,屠戮生灵的处罚么?我望着面前的杂草堆,仿佛看见了它们嘲笑的面孔。

我叫李华,现在,是掌控恶魔灵魂的强者,呵呵。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