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神所庇护的狂战者们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4/16 19:23:24 字数:3923

…2-6 神所庇护的狂战者们

………………

昨夜成功进入奥特瑞兰后,我们随意找了一块较为干净的空地过了一夜。一大早,众人便整理好东西,吃过早饭准备出发。

“首要目标是寻找村子,大家好好注意。”,我一边说着一边向四周观望。原本关口之后是一个名为卡赞的边境城镇,但因为我的计划是聚集村子中零散的魔族,所以特意绕开了城镇。

顺带一提,为了安全,目前的我们都处在伪装状态下。

从出发开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个小时了,眼前除了看不见尽头的绿色树木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偶尔有响动过去一看也只是野兽或低级的魔物。

我看着包围在四面的高大树木,皱了皱眉。“琉璃,你能到树上看一看附近有没有村子么?”,我朝着我们之中唯一一个技巧派说到。

琉璃很爽快的点了点头,二话不说,脚尖一点便跃上了一根三米高的树枝,随后,她如同各式格斗漫画中的角色一般在树枝上不断跳跃上升,最后她到达了高达八九米的树的顶端。

“怎么样,能看见什么吗?”,在感慨爬树奥义的同时,我不忘询问她。

“先知大人,就在前面,有很多房子!”,琉璃一手攀着树一手放在嘴边向下喊着。紧接着,琉璃径直从树上跳下,她轻柔的身躯在半空中翻转两周,稳稳的落在了我面前。

切,异世界的下树方式还真是不稳重啊!可是为什么我好羡慕这种下树方式啊啊啊啊!

嘛,总之知道了前进方向了。“好,大家加速前进,今天可也是忙碌的一天啊!”,我高喊着奔跑了起来,而琉璃她们亦元气满满的回应着我。

大概十分钟左右,我们来到了琉璃看见的建筑群。不出我所料,这里的村子前也有着和斯奥斯一样的醒目告示。音华看了看我,以眼神询问下一步的行动。

“瑟妮莎,这个村子里没有魔族么?”,因为瑟妮莎没有主动说出,所以我感应她问到。半晌,恶魔小姐稍稍犹豫的道:“怎么说呢?似乎是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气息微弱的可怜。”

微弱的可怜?莫非这个村子里还存在着比较厉害的人物?

我决定还是让朵菈贡先进去。“朵菈贡,去吧,万事小心,有什么不妙立刻回来!”,话音刚落,朵菈贡便化作巨龙向村子内飞去,而我们则是紧紧跟着她。

随着我们的前行,奇怪的怒嚎声慢慢清晰了起来,那似乎是什么暴动一般的吼叫与呐喊。

难不成前面还有一场激烈的战斗?我示意琉璃她们停下脚步。

路的两侧是间隔不到一米,连成一整排的斜顶木屋,我看了看屋子里,几乎没有一个人在。

“琉璃,你抱着音华去那边的屋顶上,从屋顶上走。”,空荡荡的屋子给我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保险起见,我让琉璃带着音华去到另一侧的屋顶上,而我则是进入某个屋子从里面爬上了屋顶。

到达上方后,我示意琉璃她们可以继续前进了,三人就这么在屋顶上向着吵闹声传来的地方前行。不一会儿,我们看见了站在地上的朵菈贡,令人奇怪的是,明明它巨大的身躯立在那儿,那吵闹声却仍然存在着。

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莫非才来到这个国家就遇上了不怕龙的家伙!?

然而,继续前行,到屋顶末尾的地方时,我终于看见了那吵闹声的源头。

那是一块开阔的平地,呈正方形,两侧没有房屋,其中没有任何草木,唯有沙土。此刻,在那个平地之中,红着双目的人们,从男到女,从老到幼,全部都在这片平地之中……互相残杀!

说的好听一点叫做全民健身,实在点形容就是聚众斗殴,还是敌我不分见人就上的那种。

人们手中拿着各种东西,有刀,有剑,有棍子,也有拿着板凳乱砸的,有举着桌子乱砸的,有用绳子勒人的,也有用鞋子拍人的…

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这个村子被什么邪恶势力洗脑了,但想了想如果是那样我现在不可能还在这里安然无恙的观望。

继而冒出的想法是村里人感染了什么狂躁化的病毒,但想了想这是异世界又不是单纯的末世设定,所以否决了。

仔细看看,朵菈贡完全不能让那群人的注意力分散。

正疑惑着,我猛地发现了夹在人群中口吐着白沫的魔族甲。“朵菈贡!把那个紫色的家伙给我拉上来!”,我朝着她喊到。

朵菈贡低吼一声,变回人形,灵活的窜入人群中将魔族拖了出来。

“得……得救了……您,您是那位骑行者大人!”,魔族躺在屋顶上奄奄一息的朝我道。“不错,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朵菈贡,下面还有几个这样的人也拜托了。”

我一边询问魔族一边让朵菈贡去把剩余的家伙也救上来。

魔族稍稍喘息了一会,双目中露出了些许惊恐之色。“那是一天前的早晨,我和六名同伴来到这个村子,让村长去告诉村民这个村子已经被我们占领了……可是,村长那个老头却说他们村里正要选拔新的村长,然后就把我们带到那个地方……”

“再之后,所有的村民,几百个人全部都聚集到了那个地方,还没等我们反应他们就已经开始拿出武器相互厮杀了起来……”,被救出的魔族乙接过话来,眼中同样充满了惊恐。

紧接着,被放下的魔族丙看了看已经昏过去的甲和乙,继续向我说道:“那些家伙,是真正的狠人啊……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用生命在战斗,看见四五岁的小孩也毫不留情的踹倒,几十岁的老人也不管不顾的踢飞,甚至连挺着肚子的孕妇也能异常干脆的砍下去啊!”,说罢,丙也一脸疲惫的昏过去了。

哇……要不要这么夸张啊,只是争个村长没必要这么凶残吧。

我颤颤巍巍的看向平地,然后看见了一名中年男子被人一刀砍断右臂的血腥场景……咦,等等,没有血洒出来啊?

我眯起眼仔细的观察着男人,然而无论怎样看,也没有见到男人的手上有血流出。

“不用看了,他们都在结界里,在‘奥特瑞兰的永恒战场’中是不会出现死者的。”,衣服里的亚娜突然飞出来淡定的说到。

欸?什么和什么啊?就算你突然冒出来说出一个我听不明白的名词也没什么用啊!

亚娜瞟了我一眼,面带微笑的看着我道:“哼哼,本大人知道你不知道什么意思,想知道吗?那就尊敬的叫我一声‘亚娜大人最棒’吧!”

……这死傲娇花样还挺多!

“亚娜大人——最可爱了!”,我高举着双手大声喊着,虽然知道对面屋顶会传来两道微妙的目光,但我还是喊了出来。

“什,什,什么啊!我说的是棒!可,可爱什么的……”,“欸,我觉得亚娜大人真的超级可爱的呢!”,我一脸严肃的说到。

亚娜的脸已经差不多可以拿去烧水了,她泯着嘴轻轻踢了我一下,瞪着我道:“好,好啦!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啦。”

“处在奥特瑞兰的人民,都会受到传说中的狂战神奥特瑞兰的眷顾。也就是说,这个国家是有着神之力的地方。在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地域,无论村子或者城镇,都存在着一个‘战场’,战场的中央,存在着一块黑色石碑。”

石碑?我仔细的向那块混乱的平地中央看去,似乎的确有一块黑色的石碑。

“那块石碑就是‘奥特瑞兰的永恒战场’的象征,在这个区域之内,战斗中的人将不会死亡和流血,受到的痛楚也会大大减少,即使受了重伤也只会变得无法动弹。当结界内只剩下一名能够行动的人,所有人的伤势就能回复,而那名幸存者能够成为‘胜利者’,获得其他人的服从。”

我认真听完了亚娜连贯详细的解释,理解了我刚刚看到的那一幕。

“这样的话,魔族落得这副惨样也不奇怪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突然就知道了这么多啊?”,我看着头头是道的妖精大人,不由得好奇了起来。

亚娜和我对上目光,小脸微微一红,继而面色不悦的踹了我一脚道:“本大人一直都是博学的妖精!”,说着,她的目光不自然的瞟向一旁。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我看见了一直普通的灰雀。啊,说起来,妖精好像是能够和动物交流来着?

嘛,算了,偶尔也要让妖精大人的虚荣心满足满足呢。“啊!是的呢,亚娜一直都很博学啊!”,我欢笑着说到。

妖精大人轻哼一声,得意的窜入了我的衣服里。

既然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我笑了笑,“朵菈贡,载我一程!”,话音刚落,黑发**便猛地扑到身上抱住了我,赤色火茧于空中爆裂。

我看着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向着朵菈贡大喊:“使用舍身一击!喷火龙!”,哦哦,喊出来了喊出来了!早就想这么喊来试试了!

巨龙长啸一声,径直从空中落下。

“轰!”

数秒之后,伴着巨大的冲击声,浓浓的烟尘四散开来。“咳,咳咳……好家伙,这一发舍身一击还真不是盖的,干的漂亮朵菈贡!”,“吼~”,巨龙愉悦的叫了一声。

挥开烟尘,场内状况一片狼藉,数百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四处都是凌乱的残肢与损坏的武器,啊啊,简直就是家具兼塑料模特集中破坏焚烧现场啊。

“朵菈贡,这是奖励,听话去外面吃。”,我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颗糖来,让朵菈贡走出了结界。

然后,在女孩走出平地的那一刻,黑色的石碑上,凭空出现了金色的奇异铭文。随后,双目被一片闪耀过头的光芒覆盖。

再睁眼之时,面前已经是挤在一起,安然无恙的村民们,他们一个个脸上充满着喜悦之色,一齐向我低头喊道:“村长好。”

等,等等,虽然是想过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能行得通,但一旦真的成功了果然还是完全不能接受啊!

“那个,你们可是为了这个村长的位置争夺了一天一夜啊,就这样让我这个外人当村长?”

忍不住的我,还是说出了没必要的话。

一名老者从人群中走出,缓缓的道:“只用一击就解决了解决了所有人的龙,你当之无愧!”

欸?不不不我和她是一伙的啊!

显然这些人完全没有意识到,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意识到了也不会在意,他们完全是保持着对胜利者的绝对信仰啊!

没有再迟疑的我,吩咐村民好好照顾七名半死不活的魔族们,虽然位置反了,但流程和在斯奥斯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呢呵呵……

在安置好魔族之后,我从老者也就是前任村长那里拿到了通向其他村子的地图。然后,成为村长的我就这么在众人敬仰的目光下离去了。

……总觉得这个国家的村子的收集难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异常的低啊?

找到村子,舍身一击,成为村长,托付魔族,离开村子。

依据这样的流程,我们一天之内就解决了四十九个边境村子,拯救了半死不活的魔族多达三百一十二个……期间,我们还经过了一个已经在结界里打了一个多月的村子……

然后,在目前的村子,离卡赞城最近的丽比村,我们得知了明日卡赞城要举行城主选拔的消息,选拔方式自然也是可怕的疯狗战斗。

至此我算是完全明白了。

这里之所以被称作“战争之国”的原因。

我叫李华,面前正在奥特瑞兰,一个没有稳定政府,没有任何法律制度,只靠打架来决定一切的不妙国家。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