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来自东部友人的友谊之脚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4/24 21:23:37 字数:4790

…3-2 来自东部友人的友谊之脚

………………

艾维斯卡冷冷的盯着男人,不知该说些什么。“无法阻止疯子啊……呵。”,他轻轻一笑,继而目光倏然阴冷了起来。

恶魔的身体立刻开始了变化,扭曲的漆黑双角自额头中生出,幽暗的黑瞳也化作骇人的猩红。同时,一柄散发着血腥气息的血色长剑出现在他的身前。

“虽然只是暂时保管,但是我也是有使用权的。”,艾维斯卡伸出手紧握长剑,这柄作为“弑神魔具”之一的“布洛德之引”,能够掌控神之血的魔剑。

眨眼之间,艾维斯卡的剑便已来到赫里墨的眼前,男人在毫秒之内反应过来将身子侧开。艾维斯卡平淡的笑了笑,下一刻,两道赤色的光弧在赫里墨身上滑过。赫里墨站在离艾维斯卡五米开外的地方,双臂已然被利剑斩断。

“呵,狂战士,没了双手怎么战斗?用头还是牙齿?”,恶魔微笑着嘲讽流血不止的男人。

“狂战士!意志为铁壁!身躯为利刃!”,失去双手的赫里墨高声呼喊,随即就那样迈开步子朝艾维斯卡跑去。后者轻蔑的一笑,提剑上前。

然而,向艾维斯卡跑来的男人,却猛地消失不见了。艾维斯卡浑身一颤,手中长剑迅速的向着后方一挡,下一刻,沉重的力量让他膝盖弯下。

这股巨力的来源,是将斧子与剑抵在魔剑上的,双臂完好的赫里墨。

这家伙……难道说真的把断肢变成了斧和剑!?不,现在更让艾维斯卡疑惑的,是这不属于人类的再生能力。

艾维斯卡挡开赫里墨的斧与剑,与男人拉开了距离。

“你这家伙真的是人类么……那么,让我来试试吧!”,艾维斯卡猛地举起魔剑,向男人再次突击。赫里墨高兴的吼着“狂战士,奋勇向前”,然后持着斧与剑冲向艾维斯卡。

三件武器猛地碰撞,异常狂暴的冲击力让艾维斯卡后退了几十米之远,准确的来说,是被只退后两步的男人击飞了。

一边诧异着男人的力量,艾维斯卡将手中的长剑向地面一刺。

布洛德之引,血咒联结,贯穿!

魔剑拥有将沾于剑身上血液主人体内的血液引动的力量,即便是神之血,也无法逃脱此剑的控制。

紧接着,向艾维斯卡大步跑来的赫里墨,被从身体内部穿出的粗长血刺贯穿了全身,从脖颈到双足,全身上下尽数是血色的尖刺。

艾维斯卡将手中长剑甩了甩,使用这个招数会对持剑者的体力进行不小的消耗,不过只要能干掉……

啊啊,这家伙真的不是人呐。

艾维斯卡沉默的看着面前欢笑着将体内的血刺一根一根扯出的男人,第一次出于本心的恼怒了起来。满脸血污的男人高举着斧与剑,大喊着:“狂战士!向死而生!”

赫里墨再次朝艾维斯卡跳来,艾维斯卡使自己冷静下来,轻松的闪开了男人的劈砍。

艾维斯卡不准备和这个会再生的怪胎硬拼,明明奥特瑞兰的传承只有战剑与战斧以及巨力……难不成这东西是传说中的“那个”?不可能,如果真是那个,自己的战斗将毫无意义。艾维斯卡一边想着,一边对赫里墨再次使出贯穿。

这一次,赫里墨依旧如同第一次一样,稍稍停顿后便将血刺扯出同时带出一大片鲜血。

艾维斯卡皱了皱眉,闪过赫里墨跃起的一击,刚才那一次他仍然没能看出什么来。

“抱歉,请你再去死一次。”,艾维斯卡冷冷的说着,又一次使出贯穿,赫里墨又一次停顿,这一次,艾维斯卡发现了异常,如果是普通人,脑袋也应该受到穿刺,而这家伙每一次唯独头部没有任何伤,难道这家伙是砸碎脑袋才死的类型么?

正想着,艾维斯卡的背部受到了猛烈的一击,刚才还比较迟钝的赫里墨竟突然加快了速度,给了艾维斯卡一记结实的踹击。

艾维斯卡的身体瞬间飞出,如同降落失败的飞机一般在地上翻滚、摩擦,最后撞在了一片废墟之中。

“狂战士!击垮敌人!”,赫里墨高举武器欢呼道。

“啊……”,艾维斯卡面无表情的拨开压在身上的巨大石板,缓缓从废墟之中站起。

“疑惑啊,你这不明正体的敌人……但是,总之先把你这用不上的脑袋砍下来就对了!”,艾维斯卡猩红的双瞳猛地一瞪,整个身体如同炮弹一样向赫里墨弹射而去,感觉到熊熊怒火的赫里墨亦兴奋的持着武器迎了上去。

双方武器的疯狂碰撞所产生的力量使得两人脚下的土地不断龟裂,于是,在土地终于承受不住碎裂分离之时,艾维斯卡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窜到了赫里墨的身后。

猩红长剑与男人脖子的距离仅有不到五厘米,只要再向下轻轻一切……艾维斯卡收回动作,强制性的将自己靠向赫里墨的身体移动到数十米外。

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巨大的轰响以及地面明显的晃动感传来。只见赫里墨的背后,是一道粗长漆黑而又无比深邃的裂痕,就如同某个巨人用巨斧在那个位置砍了一下似的。

“呀,总是在关键时刻给我带来惊喜啊你这家伙!”,艾维斯卡分明的看见了当时赫里墨身后的巨人举起了巨斧的场景。

就算是他,接下刚才那一击估计也就到此为止了。艾维斯卡皱了皱眉,使用了伪装魔法隐藏了自己。砍下脑袋么,实际上似乎并不难呢。

赫里墨胡乱劈砍的身体猛地一怔,赤色的血刺再次从他体内刺出。不止如此,男人的脚下,漆黑的长骨蔓延而出,将赫里墨的身体牢牢锁住。

那么,随之而来的,当然是出现在一时无法行动的赫里墨身后,如同死神般微笑着的艾维斯卡。

“呵呵……呼,呼……这下总行了吧你这不死的疯子!”,艾维斯卡一边喘息着一边冷漠的看着身首异处的赫里墨。过多的使用穿刺,让艾维斯卡的身体产生了一定的负荷,但庆幸的是,这一回,狂战士的身体并没有复原。

赫里墨的头颅落在身体的不远处,他瞪着狮子般的双目,脸上依旧带着爽朗的笑容。

艾维斯卡看着满是鲜血的赫里墨的身躯,突然觉得有些异样,没错,从一开始就应该注意到的。

血液,虽然整个城镇都是支离破碎的躯体,但是一路过来没有见到过任何的血迹,而此刻这个男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血流出呢?并且,此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结界并没有判定艾维斯卡的胜利。

艾维斯卡看着保持着笑容的头颅,猛地想起了一些东西,不会错了,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他还会复活!

艾维斯卡咬着牙将双手扬起,瞬间,赫里墨的身躯和头颅都被暗红的魔法圆罩包裹住,艾维斯卡将它们拖在身后,快速的向城镇边界移去。

得尽快,尽快将这家伙扔出结界外,一旦扔出结界,即便是“那个”,也无能为力了,这场战争,一定会是魔族的胜利!

此刻艾维斯卡化作流光,向着城镇的边界极速前行,仅仅两分钟,他便已经带着男人的尸体来到结界石前,紧接着,他迫不及待的将圆罩浮起……

然而,控制着魔法圆罩的感觉此刻却以消失不见。

艾维斯卡,有生以来第一次品尝到了名为“无力”的滋味。现在,使用太多次贯穿的他已经无法召出魔剑。

他沉默的转过头去,在那儿站立着的,是男人焕然一新的躯体以及依旧掉落在地却欢快的笑着的头颅。“狂战士!浴血奋战!狂战士!永不屈服!”

头颅发出高喊,而那副健壮的身躯便如同响应头颅一般,以无比迅猛的速度腾空而起一拳向艾维斯卡打去。

艾维斯卡额上青筋暴起,猛地大吼一声,没有躲避而是径直迎着男人的拳头也击出一拳。拳头和拳头相互碰撞,然后,巨大的气浪将两人冲开。

经验老到的将领开始后悔起自己一时的冲动,他轻咳几声,想要吐出血来却又无法吐出什么。

男人的力量远比他要强大,此时没有魔剑,并且结界能无法使用攻击魔法……

胜负已定么……艾维斯卡喘息着倚在结界石上扶着右臂,全力思考着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扭转战局,然而狂战者并不想给他一刻的清闲,没有头颅的巨大身躯再一次攻击了过来。

“啧。”,艾维斯卡皱起眉头,赶忙向一侧闪避,赫里墨的头颅高喊着话语,而他的身躯则是对艾维斯卡紧追不舍。

男人的躯体似乎有无穷无尽的体力,一直保持着最快的速度以及最强的力量。艾维斯卡在前面的战斗中已经消耗了许多体力,随着时间的流逝,艾维斯卡的速度逐渐产生了致命的减缓。

赫里墨抓住了这个机会,而艾维斯卡也无力再闪躲。男人一脚踢在了艾维斯卡的胸膛,顿时,将领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明明结界已经将痛感极度降低,艾维斯卡却依旧感觉胸口要裂开似的。显然,如果不是他已经裂开的铠甲,他现在已经如他所想的那般了。

艾维斯卡整个身子被踢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废墟中。

赫里墨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不等艾维斯卡起身,他便已高高跃起朝着躺倒的魔族将领一脚踏去,这一脚,百分之百能让艾维斯卡被判定成死亡。

“转移!”,就在那只包含着恐怖力量的一脚要踏在艾维斯卡的身上时,他及时的用魔法将自己转移至结界石旁,此时他体内的魔力无比充盈,然而却只能用来逃跑。

赫里墨的身躯朝向大口喘息着的艾维斯卡,缓缓走到头颅前将脑袋捡了起来并按在了脖颈的切口处。

然后,重新回复正常面貌的男人,缓缓朝艾维斯卡走去。

艾维斯卡苦笑了一下,“啊,输了输了,是真的啊,传说中的奥特瑞兰的最强传承,战场结界中最可怕的东西——‘无倦之血’啊,唯一被结界承认的血统,唯一能在结界中洒出的血液,在结界内拥有无限生机的不灭血液。”

“我赢了,艾维斯卡!”,显然赫里墨并没有把艾维斯卡的话听进耳朵,他只是抡着拳头走向艾维斯卡并露出了获得胜利的开怀笑容。

艾维斯卡默默闭上双眼,无奈却又不甘的叹息着。

然后,绝望之时,从此处的上空传来了令人战栗的灼热气息。

伴着巨大的轰响,于一片烟尘之中,年轻而响亮的声音传来。

.

“咳咳咳……朵菈贡!就算飞了一天也不要这么急着下地啊!”,我拼命的伸出手挥着将四周扬起的灰尘扇开。

待烟尘散尽,我和女孩们沿着龙翼滑下,无视所有城镇,径直飞向芬尼尔的我们,终于在一上午和接近一下午的枯燥飞行后来到了首都,虽然情况似乎有些微妙就是啦。

此刻,前方的场景,是一个赤裸着背对众人的男人和另一个一脸脱力靠在石柱上的男人。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琉璃和音华护在身后,“……不要看那个人,在我的故乡,这种人是要被抓去坐牢并且接受思想教育的。”,“李华,这种人在我们国家也是要被抓去坐牢的。”,音华躲在我身后弱弱的道。

怎样都好啦,不抓这种人的国家才是有问题吧?

“好了,你们都转过头去,等我几分钟,朵菈贡!不要盯着看,转过头去!”,说罢,我径直走向正准备朝另一个男人出拳的傻笑裸男。

从智商和行为举止来看,躺着的是艾维斯卡,裸的是国王赫里墨。

“咳……还真有啊……驭龙者……”,突然,躺倒在地的艾维斯卡朝我开口了,我无视赫里墨,径直走向艾维斯卡身旁蹲着笑道:“哟,尊敬的艾维斯卡将军哟,这副惨样是怎么回事呢?”,不管如何,总之先做出一副反派嘴脸再说。

艾维斯卡脸色苍白的笑着,“如果是来愚弄我的,你还是快走为妙,这家伙在结界内是不死之身,他现在盯上你的龙了。”

我愣了愣,看向裸男赫里墨,只见这家伙正以灼热的目光盯着转过身去的朵菈贡。

哦不不不,不要做这样的事,这样不知情的人可是会用特别的眼光看待你的,裸着身子还可以称作行为艺术,裸着身子还用灼热的目光盯着**这可不好说。

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拍了拍艾维斯卡的肩膀,“我以为你是个正常人的,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和这个家伙打了起来。”,艾维斯卡皱了皱眉,不服气的怒道:“你说的轻松,这个家伙根本就是无敌的存在,除非你直接把他打出结界,这可不是你想做到就做到的!”

……这家伙说什么呢,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却说的超难,要不是深知这个国家的状况,看到他这副惨样我差点都相信了。

我站起身来,微笑着朝将领先生道:“其实很简单的,我来教你如何打败这个家伙。”

这么说着的我,在艾维斯卡的注视下大步走向赫里墨。

走近男人,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的注意力从朵菈贡身上吸引过来。男人立刻转过头来,朝我扬起拳头笑道:“要战斗么!”

“啊,是啊,战斗吧,我可是超级厉害的人。”,我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胡话。

“狂战士!敢于挑战!”,赫里墨听到我说自己很厉害,愈发的兴奋了起来。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也想和你战斗,但是你先穿上这条裤子我再和你战斗。”

我将手中裤子递给赫里墨,他很迅速的穿好了。“来战斗吧!”,穿好裤子,他立刻朝我扬起拳头。

“啊,不行,你还要做一件事我才和你战斗。你去那个石柱旁趴着然后抬起屁股,我立刻和你战斗。”

话音刚落,男人就已经做出了完美了撅屁股动作并大喊着:“来战斗吧!”,“好,战斗吧。我数一二三”,男人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似乎是在等待我数一二三。

“一”,“三”,在说出“三”的同时,我的脚已经踹在了男人的屁股上。

赫里墨向前倾倒,径直摔出结界石所在的那条线外。“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完成这些的我,向一旁面色有些微妙的艾维斯卡笑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