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欺诈之人的伟大救赎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5/2 20:05:48 字数:4492

…3-6 欺诈之人的伟大救赎

………………

当天下午,肯定了计划的艾维斯卡拿着结界石徽章去和剩余的城主一对一单挑了,以他的实力,区区几个城主还是能对付的,不然这个魔族将领就真的是没什么存在感了。

在艾维斯卡动身之后,回到比斯齐的我们也开始做起了准备。

计划是将勇者军引入奥特瑞兰,而勇者军的目的地却是凯尔拉诺的比斯齐,这样一来,艾维斯卡还需要在比斯齐设下诱兵。

以他的想法,绝对会派一队低级魔族去引诱吧?

呵呵,别开玩笑了,低级魔族的行动力,说真的,还不如用心锻炼过的肌肉大叔们呢。诱敌?诱个头啊,还没把人引到奥特瑞兰估计就被追上干掉了啦!

因此,不能靠艾维斯卡来将勇者们带到奥特瑞兰,这种技术活只有我能做的来。

“音华,看起来怎么样?”,我再三确认镜子中自己的形象后,转头问向正在化妆的音华。女孩停下动作,认真的盯着我看了看,然后,她的小脑袋微微一弯,带着些许的惊讶道:“李华,完全不是李华了呢。”

“是么?那就太好了。”,此刻,我用卡璐提供的道具化妆成了一个老头子,我说过我是话剧社的精英吧!

我的头上戴着灰白的假发,下巴和嘴唇上方也粘着白色胡子,脸上和手上都画了皱纹,眼睛和身体则是让亚娜施展了特殊的魔法。眼睛变得混浊,脊梁则是弯曲了。

当然,一切都只是表象,实际上我还是那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呢!

正得意着,一旁的琉璃扯了扯我的衣服问道:“先知大人,先知大人,我看起来怎么样,会不会很奇怪啊?”

我朝琉璃看去,少女穿着满是补丁的灰色薄布衣,黑色长发的两侧挽到耳后编成三股辫给人一种农家少女的感觉,不止如此,琉璃还十分用心的在脸上稍稍画了些污垢。

“嗯,看上去还不错,有逃难者的样子,但是,你远远不及音华哦!”,我按着琉璃的头,转向她可爱的妹妹音华那一边。

小姑娘一脸严肃,朝自己的姐姐伸出手指道:“姐姐,只做到外表是远远不够的呢。可没有你这种一副天真烂漫模样的逃难者呢。”,“欸欸!?我哪里出错了么?音华和我也差不多吧?”,琉璃歪着头一副不能理解的模样。

音华和琉璃一样,也是薄布衣的土灰风格,补丁加上破洞,脸上和手上都涂着颜料以加强逃难者的形象,本来干净柔顺的整洁长发,此刻也失去光泽,干枯杂乱,不过这应该是魔法效果呢。

可是啊,这些并不是重点呢,音华这孩子,最重要的地方,是眼睛啊!

从那双本身就带着一股淡淡忧郁气质的银灰双眸中透露出来的,是一种绝赞的眼神,那其中包含着对失去家园的愤怒,对亲人死去的悲痛以及对强大的侵略者们的无奈,甚至还带有一点对未来的迷惘。

可敬啊,这孩子,真是让我这个前辈自愧不如啊!“所以,琉璃啊,你的问题就是总是一副开心样子,无法演绎出悲伤的模样呢,不过没关系,不用勉强,毕竟这才是琉璃的可爱之处嘛。”

“虽,虽,虽然很抱歉,但琉璃我会努力的!”,也许是把我说她可爱当成了称赞,少女红着脸十分有活力的喊着。

“主人……主人……”,突然,身后传来被什么东西撞击到的感觉,嘛,听这困扰感十足的声音,是那个意料之中的状况没错了。

我转过身,将被衣服套住脑袋的朵菈贡抱起,看着胡乱挥舞双手,露出洁白小肚子的她,一股为人父的感觉萦绕在我的心头,当然,是正常的为人父。

嗯,果然还是不能让这家伙一个人穿衣服啊。“琉璃,音华,我去拿点东西,你们帮这家伙也打扮好。”,“好的。”,两位临时保姆齐声回答,然后将目光锁向在床上乱爬的朵菈贡。

我走出房间,找到了宅子的储物室并找到了一个蛇皮袋大小的老旧背包,随意的在里面装了些破旧的衣物,我便赶回了卧室。

回到房间时,只见琉璃和音华微微喘息着躺在床上,而朵菈贡则是好奇的看着自己的“新衣服”。

“啊,看来抓住她废了不少力气呢。”,看着扭曲的床单和倒下的桌椅,我不禁感慨道。

因为琉璃她们在影像上露过脸,因此脸部没有额外伪装的她们还进一步用魔法改变了发色和瞳色。话说伪装魔法还真是个便利的东西啊,我不禁想象出我们这伙人全部披着七彩长发的场景然后为自己的非主流想法战栗了好一阵子。

全员化妆完毕后,我将亚娜叫了出来,让琉璃她们包围过来。“怎样,亚娜,感觉如何?”

妖精大人浮在空中,摸着下巴一副职业评委的姿态,在细细观察了两分钟后,亚娜面色欣慰的拍了拍手。

“完美,如果我不知道的话,绝对会以为你们是哪里的逃难者,并且还是一个贫弱老头带着三个年幼孙女的超可怜组合!”

“哦哦,连细致的妖精大人都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那么,还有声音要拜托你了!”,亚娜点了点头,姿态优雅的飞到了我的领口前然后一脸微笑的看着我。

“啊~声音么,打扮了这么久,没有老人家的沙哑声音的确不行呢~但是啊……”,“以后有机会一定找一个好铁匠用最漂亮最坚硬的金属连同剑和铠甲一齐为您打造!”

一点都不迟钝的我立刻高举双手喊到。

亚娜微笑着点了点头,轻轻打了个响指,“这话本大人可是牢牢记住了哦,违背对上位精灵种的承诺可是会招来天罚的哟!”

虽然完全不相信那种天罚但是假如回不去原世界将来可以浪费的时间有一大把呢。尽管这么想着,我的嘴上还是应付的说着“一定做到,一定做到”,说出这话的同时,声音已经变成了老头子。

一切准备完毕后,我们出了宅子,朵菈贡化身巨龙,想当初这家伙还只有三四米,再次看到就已经有原本的两倍体积了,顺带一提,她身上的衣服,似乎是被收入她天生创造的亚空间内,变回人形时衣服又会自动套在原位。

啧,早知道少买一点储物戒指,把吃的都丢到朵菈贡的亚空间了,按套路来说,那个亚空间估计是另外一个世界啊!

我们的目的地是卡亚米西边的边境城镇波卡镇,在到凯尔拉诺和卡亚米交界之前,那两支由本土勇者率领的军队应该会在波卡镇停留一晚。

嘛,也就是说要在今晚接触到勇者们并且将“魔族已经攻陷了奥特瑞兰”这一消息传递给他们。

一路向东过去,途中所见依旧是林地或小草地,仔细想想,这个大陆应该和传统设定一样,南部森林,西部沙漠居多,北部大概是雪原,东部……嗯,也许是那样呢。

向下看去偶尔也能见到走在归家途中的冒险者和伐木工,不过因为迷雾魔法,他们看不见上空的巨龙罢了。

飞到波卡镇时,我从上空观察,除了城门,镇子里并没有什么士兵的身影,然而,街道干净整洁,小摊小贩无影无踪,旅店门上还装上了带花的,写着“欢迎”的木牌,一股子大人物要来的气息。

这样看来,勇者们还没有到,不过现在已经是傍晚了,他们应该会在天黑前赶到。

“朵菈贡,去镇子东边入口。”,没有来的话更好,直接在他们进城时强行来一场偶遇然后卖一波惨!

镇子东部入口和城门一样,也有十几个士兵在守着,我让朵菈贡在离入口不远处的一块草地上降落,再三确认好造型后,我们潜伏在林子里等待着勇者们的到来。

“准备好哦,我们可是随时有可能要上场的,戏场如战场,不能有一丝怠慢!”

“没问题!琉璃已经准备完毕!”,少女元气满满的道。不不不,看你这充满活力的样子就知道你完全没有进入状态。“姐姐大人,你的状态绝对会让勇者怀疑的呢。”

本来不想说了,但严谨的妹妹音华却认真的指了出来。

琉璃羞愧的挠了挠头,然后用双手捂住了眼睛道:“嘿嘿,刚,刚才的不算,我,我这次会努力的!”

说着,她又缓缓将双手移开,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不完全没有变化么你这开朗的眼神!”,少女的眸子里依旧明亮快乐,琉璃再次挠了挠头,笑着道:“因,因为每天都能跟着先知大人,所以没什么不开心的呢!”

不要这样,我不吃糖。

“算了,没关系的,说过不用勉强吧。倒不如说,琉璃的乐观反而适合大姐姐的角色呢,长女可是的坚强一点啊。”

音华思考了一会,也赞同似的点点头。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不远处传来了马匹的嘶鸣声和车轮的滚动声,紧接着,两名穿着华贵盔甲的年轻男子骑着马出现在了视野中,其中一人有着闪亮的金色短发,另一人有着酒红的波浪发,从背面看估计会被当成女人吧?

两人的身后,是浩浩荡荡的骑兵队伍和望不见尽头的军队,毕竟是四万人呢,真是心疼走在队尾的家伙啊。

我不禁想起了步步高大米特价时清早六点过去排队却仍然被一群大妈阿婆们甩了几十个位子的痛苦回忆。

当他们停在入口前,守卫入口的所有士兵都朝着两人齐声喊道:“欢迎勇者大人!”,我朝女孩们点了点头道:“开演了开演了,琉璃你牵好朵菈贡不要让她乱跑。走走走!”

朵菈贡的角色不是太难,只需要当个年幼无知的吃饼**就够了。

“什么人!”,才刚刚从树林里走出来,一名士兵就立刻发现了我们,然后,短短数秒内,所有士兵都把手放在了武器上。

我装作害怕的样子举起了手以苍老的声音呼喊着:“不,不要伤害我们,我们是从奥特瑞兰逃出来的逃难者!”,我一边说着,琉璃和音华一边配合的向我贴过来。

“放下武器吧,只是位老人和三个小姑娘而已。”

金发勇者朝士兵们喊去,翻身下马朝我走来说道:“不用害怕老人家,我是费米卡拉王国的勇者弗伦,不会伤害你的!”

我战战兢兢的看向他,然后脸上的表情由害怕变作惊讶再转为激动。

紧接着,我猛地朝他跪了下来,声泪俱下的道:“勇者啊!是勇者大人么!真的么!求求您了,一定要解决那些可恨的恶魔啊!”

在我哭喊的同时,音华也慢慢抽泣了起来道:“爸爸妈妈……都被恶魔杀掉了,家也被烧毁了,连爷爷也差点被抓住……呜……”,琉璃低垂着头,缓缓抱住了抽泣着的音华,轻轻抚摸着妹妹的后背。

哦哦,挺聪明的啊琉璃,因为眼神和语气会暴露所以所幸不说话把头低着么!

“老人家赶紧起来吧!”,另一名勇者下马将我扶起。“弗伦,你听见了吧?”,“啊,听见了呢赛洛安,老人家,你刚刚说是从奥特瑞兰逃过来的对吧,但恶魔不是在比斯齐和奥特瑞兰僵持着吗?”

见弗伦这么问,我叹了口气,露出悲痛的表情道:“哪里还有什么奥特瑞兰,早就被魔族侵占了,他们封锁了奥特瑞兰的道路,加上奥特瑞兰和外面不怎么联系,连国家灭亡了也无人知晓,死的人太多了,我和孙女们也是在大森林里挣扎了十多天才出来的……”

两名勇者的脸色严肃起来,他们对视一眼,同时意识到了我说的状况的严重性。

“弗伦,看来我们要尽快了。”,“没错,不能让那群家伙继续深入南部大陆。老人家,你现在没有去处吧?”

嘛,消息已经传出去,理论上来说随便说个“我在镇子里还有可以依靠的亲戚”然后就可以离开了,但是我决定还是为魔族的快速胜利做一些准备。

“是,是啊,不过,只希望能让我进入镇子找个安身之所,我的孙女们已经快两天没有吃上东西了。”,我无助地说到。

弗伦一愣,然后轻轻握住我的手道:“老人家,我们这就带你入城,这是一袋金币拿着在镇子里好好过日子吧!”

我眉头一皱,将金币推了会去,这人不按套路出牌啊,如果给我金币的话岂不是就没必要跟着你了,那样就坑不到你们了啦!

“我虽然是名逃难者,但我这把老骨头还是知道廉耻的,您是为我们奋战的勇者,不能为您做些什么已经十分羞愧,金币我们不要,只希望帮助我们吃一顿饭,随便找个旅馆住一晚上就够了!”

弗伦挠了挠头,看向赛洛安,后者淡淡摇了摇头,两人的心里大概是在想着“可敬的老人,尊重他的决意”吧。

之后,我们随着勇者们进入了城镇,来到了最好的旅馆,住进了十金币一晚的高级套房,吃了一顿四十金币一餐的顶级套餐,顺带一提,一袋金币最多只有三十个。

他们以为我们不知道,说什么随便找的一家旅馆不是很贵让我们安心睡一晚,呵呵,怎样随便的旅馆会使用镶嵌了星闪石的床头柜啊?

这样一来欺骗了他们的我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啊,这也是为了拯救他们麾下数万名士兵的生命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