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你好大海你好魔王城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5/5 19:57:28 字数:3974

…3-9 你好大海你好魔王城

………………

决定前往死亡海角寻求援助后,时间紧迫的我们立刻就出发了。

目的地是一个面积广阔的临海之地,被称作“亡灵之土”的地方,据说充满了吸食人类生命的可怕诅咒。

嘛,关于这个诅咒,问了下原住民艾维斯卡先生,回答是:“那个啊?那只是某一代魔王设下的结界传开了,当初的结界效果早就没了。”

所以说,实践第一实践第一啊!

至于魔王,我询问了不少,这个世界的魔王不是世袭制继承,而是觉醒式。

也就是说,在魔族中,哪一天突然出现了一个魔力超群,一个更比十个强的孩子,那就是魔王。幼年是一挑十,慢慢的就变成了一挑百,一挑万,一挑百万什么的。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谈及现任魔王时,艾维斯卡死活不愿意说出一个字,我依稀记得他说魔王出了什么状况来着?

撇开那些不说,以往的魔王可全是些我行我素的家伙。有莫名其妙在大战时跑去和龙决斗的,有脑子进水说要去起源之海外探险的,有无脑单枪匹马冲进联合王都拉仇恨的,甚至还有说要去探索地底世界然后差点把死亡海角削掉的……白痴么,削掉死亡海角也只能看见海平面啊。

反正,历代魔王的行为事迹加起来大概只能编出一本教人如何自寻死路的禁书吧?

“李华,快点掷骰子啊!”,耳边传来了妖精少女的催促。“是是。”,我将思绪收回,目光放在当前的棋盘上。

我抓起骰子,随意的向上一扔,木头骰子快速掉落,在毯子上停下,朝着正上方的,是有着四个白点的面。“啊,是四呢,先知大人炸掉了。”,喂喂,就算走到了死亡格也不要说的这么难听啊琉璃。

“呼哈哈哈哈”,一旁的亚娜发出了夸张的得意笑声,飞至我的额头前居高临下的道:“本大人已经能看见胜利的未来了!战局扭转呢!哈哈哈哈!好好看着本大人登上胜利的宝座吧!”

啊啊,只不过没有第一个死掉你得意个屁啊。

显然亚娜的自信心因为我的退出膨胀起来,她扑闪着晶莹的翅膀,一脸自信的抱着骰子抛了起来。

“唔……五么?空中补给站呢!再掷一次呢亚娜大人!”,琉璃激动的道。“诶嘿嘿,战局扭转呢!”,亚娜兴奋的抱起骰子又抛了一次。

“这个……是三呢!占领了音华的基地,可以再来一次!”,亚娜高兴的在空中旋转了一周。不知为何,看着一边丢骰子一边自己在棋盘上走着的亚娜,我的心中产生了一股对双方游戏态度的巨大落差感。

但是啊……“亚娜,基地前方六格内可是有一个死亡格的哦。”,“咿啊?!”,亚娜抱紧骰子发出了可爱的怪叫声。

尽管她占领了音华的出发点,但是,只要她摇到了“一”,就会直接死亡。

哼哼哼,这便是我这个棋盘设计者的恶意啊。名为“出师不利,受敌军伏击”,位于基地前第一格的死亡格!

亚娜的眼神开始认真起来,仿佛此刻面临的不是棋盘而是生死战斗一般,“这个是,命运的抉择啊……”,她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将骰子高高抛起。

不,似乎不止是这样!在抛起骰子的一瞬间,亚娜的整个身子化作流星,极速飞向上方抱住了于空中旋转的骰子,随后,妖精少女柔软的身躯蜷缩成一团,呈自由落体的状态旋转着掉落了下来。

在快接触到毯子的一刹那时,妖精的身体猛地展开并像格斗漫画中使用必杀的空技击一样“哦哦哦哦哦”大喊着将骰子用力砸在了毯子上。

是个二。

“啪,啪,啪”,在脑中浮现出十环命中、连跨十栏、三分投入、赛跑冲线以及那句熟悉的“We are the champion”时,我的手情不自禁的拍了起来。

“成——功——了!呐呐!我成功了啊!这一次也没有死呢!”,看着在格子上闪耀着光芒流着泪水的亚娜,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笑了笑。

“那么,到我了呢。”,音华拿起骰子轻轻一掷。“啊,是六呢。”,离终点只有六格的音华将人物模型移至终点然后微笑着拍了拍手,“我赢了呢~”

哦哟,刚才没注意,原来音华已经到那里了啊。

“亚娜!亚娜不要伤心啊亚娜!至少这次你不是第一个死掉的亚娜!振作点!亚娜!亚娜?”,啊,没救了,眼神已经死掉了。果然还是快点把和谐的大富翁和不能靠运气的跳棋做出来吧。

从中午吃过午饭出发已经有四个多小时了,虽然凯尔拉诺不足奥特瑞兰的四分之一大,但是要想完全跨越果然还是得花点时间。

听艾维斯卡说,死亡海角境内是魔族国家般的存在,无数的魔族拥挤其中,阶级划分现象严重,一个贵族掌握着一定的领土和下位魔族,仔细想想和诸侯也没什么差别。

不过魔王倒不同于被架空的天子,魔王之所以是魔王,是他拥有其他魔族无法逾越的血统,比方说一个贵族可以叛变让勇者干掉魔王,但他绝对无法主动攻击魔王或违背魔王的命令。

嘛……艾维斯卡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的状况,很大程度也归咎于魔王啦。

说起海角上的魔王城,我并没有怎么问艾维斯卡,不过估计就是西欧式的古堡建筑吧?临海而建,听海浪于海涯下拍打,城堡上空,暗紫色的闪电似盘旋的长龙一般落下,这么一想,心里不免有些激动了呢。

“先知大人,魔王是什么样子的呢?”,躺在一旁的琉璃呆呆地看着湛蓝的天空喃喃道。“魔王啊,我也不知道,没见过呢,音华,不如你用魔法看看?”

“不行呢,魔王那种级别,我的魔法不起作用呢。”,音华如同小猫般依偎在琉璃的身侧懒懒的道。

欸不是,那你当时一眼就看破我了意思是我级别很低?啊,粗略一想我根本就没有级别吧?废柴型的那种呢。

“咳咳,虽然不知道,但总而言之不是男的就是女的啦!要么凶神恶煞,要么就和瑟妮莎差不多,魔王都这样的!”

实际上也不排除正太帅哥与萝莉**这种老套设定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希望魔王是个温柔的大姐姐呢。”,琉璃闭上眼微笑道。音华顿了顿,似乎是纠结了一会然后说道:“姐姐大人和李华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哦,听王宫贤者说,魔王里也有不男不女的家伙呢。”

“不,不要扶她!”,“怎么了么?李华?”,音华坐起用奇怪的眼神看向突然跳起的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没事 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妙的东西,睡,继续睡哈哈哈……”

在小小的讨论了一下关于魔王的事后,两姐妹便挤在一起睡着了。我悠哉悠哉的走到朵菈贡的头上坐下,轻轻抚摸着她的脑袋。“朵菈贡,还不累吧?”,“吼!”

嗯,这声音的意思是不累反而很开心的意义呢。毕竟,马上就能看见海了呢,想必她也在高兴着吧?

因为海角在凯尔拉诺王国外北部,大陆西海岸的一个突起,所以海角与凯尔拉诺西北沿岸之间有一个海沟,如果从陆地飞去,我们还要越过凯尔拉诺国境线到达北部的禁区再向西。但是从海沟飞去,就可以直接到达魔王城所在的海角尽头。

向前方眺望的话,隐隐能够看见海滩了,越是向前,眼中的蓝色便越是明朗,不一会儿回过神来,朵菈贡已然到达了沙滩上空。

迎面吹来的风中明显增加了不少水汽,耳边也传来海浪拍打冲刷的声音,更令人惊讶的,是聚集在沙滩上密密麻麻的白色海鸟,也许是朵菈贡惊动了它们,数不清的白鸟一齐飞动。

哦哦,好想要相机啊!相机啊啊啊啊!

“吼~”,看着蔚蓝的大海,朵菈贡也不断发出惊奇兴奋的吼声,果然她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海呢。其实在父母公司福利时我有机会去啦,只不过把机会让给妹妹罢了,不过,最后我不还是见到海了么,即使是在异世界,美好的东西还是同样美好啊。

我一边吹着凉爽的海风,一边观望下方,时不时能看见游动的密集鱼群,偶尔也能见到浮出水面的类似鲸的生物。

朵菈贡高亢的呼喊着,整个身体向下俯冲,四爪浸入水中在海面上滑行起来。飞溅的水花于日光的映射下同钻石般闪亮着,可恶啊,怎么能只让朵菈贡一个人爽呢!

“李华,你在做什么?啊!是海呢!”,音华缓缓从琉璃身旁坐起,这孩子睡不熟,稍微一点动静就醒了。

显然音华也是第一次见到海,一双可爱的大眼睛中闪烁着惊奇的光芒。至于我在干什么?我将绳子牢牢地绑在一块长木板之上,用力扎了扎。

“所以,李华为什么要用绳子绑住木板呢?”,音华不解的歪头问到。哼,小姑娘懂什么,既然来到了大海,那就要做些具有男人浪漫的事,要知道大海中可是蕴藏着宝藏啊!

“朵菈贡,尾巴翘上来。”,待朵菈贡的长尾翘上,我将另一根绳子绑在上面然后把另一头绑在手上脱去衣服,双脚塞入木板与绳子之间固定住。

“李,李华,你到底要干什么呢?”,音华捂着双眼,小脸微红的问到。

我朝她淡淡一笑,随后面向广阔无边的大海张开双臂,“所以说啊,男人来到大海边,当然要毫不犹豫的投入大海的怀抱啊!I'm surfing!”

我一边大喊着,一边跳向了大海母亲。

天真的我,完全没有想过,是怎样的速度才能让朵菈贡将水花冲起七八米的高度。

……

睁开眼,看见的是面色担忧的琉璃音华以及一副看白痴模样的亚娜。

啊啊,怎么了?头好晕……我这是昏过去了?我缓缓坐起,不知所措的环顾四周。

面前是一块巨大的漆黑崖壁,身后是夕阳照射下的海面,琉璃她们围绕着我,似乎在说着什么,但我的耳边却只有无穷无尽的水流声,到底发生了什么,敌袭么?不,身下就是朵菈贡……难道,我其实中了魔法?记忆十分混乱,我全力想着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

等一下,我想起来了,我是在冲浪来着。

记忆进一步清晰。首先我跳下朵菈贡,然后下水的一瞬间木板就被冲飞了人,再然后我的脑袋拍到了水里,到此为止。

“欸欸欸欸欸这不是超级蠢么?!”,“你也知道你超级蠢啊!”,亚娜的手中散发着柔和的绿色光晕,看来她让我恢复了听力。“是呢,先知大人着魔了么?一醒来就看见先知大人乱叫着跳海了呢。”

可恶啊,没想到速度超快的,我的男人浪漫居然被小姑娘们鄙视了么!

身子已经被晒干了,我叹着气穿好衣服,看着头顶上的悬崖说道:“那么,这里就是死亡海角的下方了吧?”,“嘛,虽然不想让你转移话题,但没错,我们已经到了,要不是你这个负责人跳海了,我们能更早上去的。”,亚娜一脸嘲讽着道。

切,这可恶妖精,还真是不能在这家伙面前出一次糗啊,瞧你那得意样!

“哦,是么,要不我这个跳海者改天让你在你那悲惨的棋手生涯中再添败绩?”,我毫不犹豫的回应着妖精小姐嘲讽眼神。

然后,在我们对峙的时候,朵菈贡已经上升到了海角上方。背后是火红的晚霞以及快要没入海平面的夕阳,景色宜人。

前方是一片空旷的漆黑土地,其上散发着与后方截然不同的沉郁气息于萧索之感。

位于这空旷土地上的,是类似乡村茅厕扩建的,约莫二十五平米的破烂木屋,除此之外,周边再无任何建筑。

……

魔王……城?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