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不出所料的反骨仔设定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5/16 19:00:45 字数:4626

…4-5 不出所料的反骨仔设定

………………

“艾维斯卡……”,将领先生一出现,反骨仔立刻就皱起了眉头,看来两个人都十分讨厌对方。

“特米克尔啊,我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思追问你为何叛离了,数次带来勇者军的你已经没有原谅的价值了!”

“呵呵,谁也不曾寻求过你的宽恕,如果那么想干掉我,那就尽管来试试吧!”

特米克尔张开双手掌朝向艾维斯卡,金色和黑色的光柱同时向艾维斯卡闪去。后者冷漠的站在原地没有动作,就在两束光柱快要击中艾维斯卡时,一道半球形的血幕挡下了特米克尔的突袭。

于那血幕之下显现的,飘浮在艾维斯卡身前的,是一柄骇人的血色长剑。

喂,等等啊,我就来捡个钱你们至于么?

“那个……”,“特米克尔!这就是你在人类那边习得的低能魔法么!未免太令人失望了点!用你偷去的魔具来战斗啊!”,艾维斯卡无视我吼向男子。

“那个……”,“这可是你说的,可不要到时候被打的一副可怜的求饶像!”,反骨仔也无视我怒吼道。

所以说你们两个是要翻天咯?

我叹了口气,将女孩们拉到车厢后面,“娜丽缇丝,把这两个车厢转移到王宫那边去。”,“那,那你要再和我猜拳,这次我一定要赢你呢!”

哟嚯,不愧是魔王啊,这就学会提条件了啊!“好,来就来!”,我干脆的答应了。

娜丽缇丝面色严肃的喊着:“石头,剪刀,布!”,嗯,如我所料的我剪刀她布。

娜丽缇丝老实的帮我转移了金币和金属,不过脸上显然还是有些不悦。“怎么?不服气?要不要再来一次?”,“求之不得呢!”,魔王小姐立刻就提起了精神,高举起右手摆好架势。

“石头,剪刀,布!”,伴着少女响亮的声音落下,依旧没有悬念的我拳头她剪刀。“哇啊啊!为什么啊!你是魔王么!为什么每次都知道我会出什么啊!”,娜丽缇丝害怕的看向我道。

不不不,如果只是猜拳厉害就可以成为魔王的话,勇者们可是会伤心的啊。

我的目光转向传来激烈碰撞声音的战斗组,此刻反骨仔已经从神秘商人那里买到了最新的强力装备,升级成为了大哥级别的反骨仔。

嘛,简单的来说,就是特米克尔使用了阿斯蒙蒂斯,他将阿斯蒙蒂斯镶嵌在右臂上,整个人如同暴走的魔物一样黑紫化,变为了狰狞的恶魔姿态。

至于拿着炫酷血剑的艾维斯卡,虽然看情况是处在劣势的一方,但完全是一副不急不慌的绅士模样,哦哦,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无形嘲讽?

“艾维斯卡!没吃饭么!给我认真一点啊你这混蛋!”,察觉到艾维斯卡并未出力的反骨仔开始不耐烦,而艾维斯卡依旧保持着那个状态,绅士一般的招架着特米克尔的攻击。

“不要着急,特米克尔,你有的是时间对吧?你这么优秀的人才,应该能在阿斯蒙蒂斯的侵蚀下支撑很久才对。”,听了艾维斯卡的话我大概明白这个微S属性的阿叔是想要让反骨仔死在魔具的反噬下了。

特米克尔咬了咬牙,粗大化的紫色右拳猛地砸向艾维斯卡,将领将剑轻轻一偏,优雅的化解了这一击并嘲笑道:“这种软绵绵的拳头,不如赫里墨的十分之一啊。”

然而,挡下特米克尔一拳的艾维斯卡,却并没有发现反骨仔空出的左手。

“李华!小心!”,当他晚我一步发现特米克尔的意图时,冒着紫气的巨狼已经从森林的一侧向我扑了出来然后被一旁跳起的朵菈贡抓住一撮毛狠狠砸在了地上……这个偷袭并没有什么用,不如说,这不算是偷袭呢。

我一边摸着朵菈贡的头,一边抬头看向高高跃起的特米克尔。

他的右臂高高举起,比刚才还要粗大了一倍,你是喝多了葡萄汁的橡皮人么?

只见藤蔓般的暗紫筋络快速的爬上他已经扭曲的面容。“你们这些家伙——”,一个暗紫的掌心大小的圆球出现在他的手掌上方,如心脏一样跳动着。

“砰砰”,球体跳动了一下,然后诡异的扩大了一倍的体积。紧接着,伴随着不停的“砰砰”声,球体不断扩大,转眼间,那颗球就已经遮盖了我的视野。

我偏头看向艾维斯卡,他正一脸愉悦的看着那个球体。

……

你丫倒是在他蓄力的时候赶快干他啊?!等等,不干也罢,反正正好留着反骨仔的命呢。搞这么大一个球,肯定是用来逃跑的嘛。

“——做好死的觉悟吧!”,在球体扩大到某个已经不是我能够想象的程度后,大喊着的特米克尔猛地将球丢了下来。

因为从一开始视野就已经被紫色占满并且已经处在一块巨大的阴影下,所以球是否掉下来我也看不出。

“真是愚蠢。”,从艾维斯卡握着血剑的右臂突然生出了几条血带,血带逐渐延长并自动缠绕住他的右臂,渐渐变化成了如同护臂般的局部铠甲。

将领先生单手持剑,干脆利落的跃起将剑迅猛的向上一撩,随后,巨大的球体便被从剑中涌出的夸张血液包裹、压缩,最后变成了一滴鲜血缓缓滴落在地面上。

和我想的一样,空中已经没有特米克尔的身影了。

“逃了么……也罢,让他在无尽的怒意中痛苦的死去吧。”,艾维斯卡将手一甩,长剑和血色护臂齐齐消失。“我说,阿斯蒙蒂斯不用回收么?”,“不用了,那种东西,即便在魔族也是不被看好的烂货。”,艾维斯卡冷冷道。

什么啊这家伙,其实还是不想看见昔日部下痛苦死去的样子吧,果然是个重情义的黑帮大哥啊。

“那么,现在就去他们那边吧。”,“啊,不,你先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办。”,我微微笑了笑道。艾维斯卡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独自消失在圆洞内。啊啊,幸亏这些家伙已经完全信任我了呢。

我叹了口气,看向探出头来的亚娜,“那么,现在就开始去治愈我们的宝贵证人吧!。”

.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

明明,明明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那个少年,那个少年!是谁!究竟是谁?!

“呃啊……啊啊啊啊——”,男人的心脏,充斥着快要从里面被撕裂般的疼痛,特米克尔紧紧按住胸口,尽管按住胸口的手早已满是渗出的鲜血。

爆裂的狂怒在他脆弱的身体中流淌着,他的每一根血管都在亢奋的暴动着,好似要跳出他的身体一般。

“反噬……不好……呃啊啊啊啊啊——”,他的双腿猛然发出了闷响,那是血液暴动,血管炸裂的声音。

他几近失声,身体重重的拍在了泥泞的小道上,狼狈的面朝下抽搐着。

取出来,必须快些把那东西取出来!右臂,右臂!尽快,尽快……在这份恐怖的怒意还未吞噬他的意识之前!如果不取下来的话,即便是意识已经消亡,这具躯体也会被狂怒支配而去破坏。

特米克尔扭曲的身体蹭上了肮脏的泥水,但泥水冰凉的触感反而让他恢复了一点意识和行动力,他竭力将左手向右臂伸去,同时也从水洼中看见了自己此刻狰狞的,双眼赤红,长角突起的恶魔面孔,如同无数夜晚中缠绕他的梦魇一般。

“明明……不是这样的啊……”,他终于扯下暴怒的源头,用最后的力气翻过身让逐渐变得惨白清秀的脸朝向天空。

此刻,他的双眼已经被一片赤红染上,力量的瞬间抽离让他的四肢急剧萎缩,完全损坏,他能做的,仅仅是再贪婪的呼吸几口这个世界上的空气罢了。

“李华,这人快死了呢。”,“嗯,我想这家伙现在一定看见了一个女人。”

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声音,但并没有说错,在将死之际,母亲就站在那片若有若无的原野之上,远远望去,她似乎在向特米克尔招手。

男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幻想,当他看清母亲的面容时,便是灵魂归去之时,他不愿向母亲走过去,因为他的复仇还没有完成,然而,他的双腿,在这片虚境之中已经无法停下。特米克尔笑了,尽管他的嘴已经无法扬起,他默默地走在灵魂的原野上,看着母亲的脸一点一点的清晰。

“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亲,这家伙啊,是魔族强制与人类结合产下的小孩。他妈妈生下他之后,魔族无情的抛弃了他们,于是女人只能一个人辛苦的照顾着他,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魔族破开了他们的小屋,残忍的将母亲**后杀掉,被藏起来并幸存下来的可怜孩子决心向魔族复仇……就是这样!”

向着母亲走去的特米克尔愣了愣,这个声音,到底是谁呢?自己埋藏了十年之久的秘密却在临死前被一个陌生人说了出来么?

“先知大人好厉害!你是怎么知道的啊!”,“你不是都叫出来了么?先知啊!”

“李华,先知,是预知才对吧?”,“……好像也是啊。不过再不管这家伙这家伙就真的要永眠了啊,亚娜,你们妖精的眼泪可以治愈濒死的生命么?”

“怎么可能啊?本大人身为六翼妖精,只要随便一发治愈术就能把他救回来哦!”,“欸?!原来那个不起眼的绿光是这么厉害的东西么!我一直以为最多也就只能治治跌打损伤了啊!”,“你这家伙到底是有多小看本大人啊!”

看来,自己死的还不算寂寞呢。特米克尔听着耳边音色各异的嘈杂声,意识从女人所在的原野坠入了一片漆黑的深海之中。

此刻,安宁无比。特米克尔一面感受着死亡的平静,一面想着母亲所说的冥国是否存在。他想着想着,意识终于模糊了起来,消失不见。

很久很久,黑暗之后仍是黑暗。

很久很久,黑暗之中传来了一股熟悉的香味,意识光辉逐渐又明朗起来,特米克尔于黑暗与香味中沉没,他迫切的想知道,死的味道是怎样的。

男人在死亡的漆黑海洋中睁开了双眼,然后,在这代表着永眠的深海中,看见了一条瞪着眼透露出不屈意志的烤鱼。

“啊?!”,“哇啊啊啊——”,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拿着一条烤鱼慌乱的远离他的白发少女,紧接着,是将死之际听见的少年的声音:“欸,真的把他弄醒了,好好好,到时候再和你猜个够。”

特米克尔尝试站起来看看情况,出乎他的意料,他十分轻松的站了起来,然后他看见了,正在说话的少年的面容。

“你,你这家伙是……”

带着震惊和疑惑,特米克尔猛地向后一跃,此刻站在身前的少年,正是让他落到这般境地的家伙,协助魔族的人类。

“哎呀,身体恢复的不错呢。”,少年看向特米克尔微笑道。“你这家伙到底是谁!想干什么!”,特米克尔皱着眉警惕的将手掌朝向少年。

“欸欸?冷静一点啦,我没有恶意的,听人说话,不要动手啊!”,少年将双手摊开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特米克尔愣了愣,少年的身上确实没有魔力波动,而且看情况也是他将自己救活的。“好吧,我听你说,不过你要是敢做什么,我就攻击了!”

少年平淡的点了点头道:“首先,屡次打破你的计划,我很抱歉,但是,我会在魔族内部活动是有难言之隐的,详细情况太长就不告诉你了,你只需要知道,我是站在你那一边的,关于这个,你可以去询问卡亚米和齐奥罗的勇者。”

“难言之隐?你把最重要的说辞隐瞒起来,还想说服我?”,特米克尔可不是那种头脑简单的家伙,他所思考的方案是能让他做出最佳行动的方案。

少年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道:“不不不,我可不指望用说辞来证明,你不相信我没问题,那这一位你该相信了吧?”

少年猛地将手掌摊开,然后,出现在其手掌上的,是端庄的浮在空中,圣洁而优雅的六翼妖精。“迷茫之子啊,你大可相信这一位少年,他并不是你那无意义的复仇道路上的敌人。”

特米克尔沉默的向着妖精跪拜,妖精不会说谎,而六翼妖精更加不会,因此,少年没有撒谎,他是受妖精认可的人。

“那么,这下可以了吧,还有,如果你愿意,能把阿斯蒙蒂斯交给我么?”,少年继续道。

特米克尔点了点头,阿斯蒙蒂斯具有适应性,会加速对同一目标的侵蚀,对他来说已经用不上了。他拿出魔具,缓缓递到少年身前。

少年犹豫一下,从身后的女孩中提出那个一击将灰狼王击败的小女孩,让她接过了阿斯蒙蒂斯。

特米克尔一边为这个女孩感到惊讶一边向其他女孩看去,不由得冷汗直流,白发血瞳的少女,分明就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喂,我说,那个,是魔王吧?”

“啊,她啊?不用管,乡下来的,不懂事。”,少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道。

尽管特米克尔还想反驳一下,但少年却朝着魔王娜丽缇丝高呼一声,然后只留下一句古怪的“大兄弟到时候人类胜利了别忘了帮我作证,来日方长日后再见”就和女孩们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大转移术么……”,独自一人的特米克尔看着远处仍闪耀着的夕阳喃喃道。

良久,他轻笑一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啊,被奇怪的人莫名其妙的救了呢……还有……无意义的复仇么……哼,即便如此,我也要贯彻我的初衷呢。接下来,就是想想该怎么和联合议会的官员和那些老家伙解释了啊。”

男人一边想着,一边迈开步子背着夕阳走了起来。

夕阳未落,他的复仇亦将继续。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