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0 异世界的旅途依旧漫长

作者:也名 更新时间:2016/8/18 23:33:55 字数:4382

…4-10 异世界的旅途依旧漫长

………………

前情提要:在猎手大会结束之际,突然闯入房间的古怪男人扬言要阻止李华一行人完成猎手大会……

好蠢!前情提要好蠢!

所以说明明是结束之后再来说什么阻止我们完成的话也太蠢了吧,要来捣乱的话好歹把时间弄清楚啊,不自信你找我我都可以给你个预约时间让你阻止试试看呢。

看着眼前面色尴尬而气恼的卡修兹,我示意大家不要理他,继续干起我们的事来。

卡修兹见自己被无视,愈发的愤怒起来,“啊啊啊!混蛋,一群混蛋!居然敢小瞧卡修兹大人我!那么……受死吧那个小姑娘!”

欸欸欸说着让我们不要小瞧你的话却直接把目标放在了看起来最弱的朵菈贡身上么!?

卡修兹手中猛地燃起一团巨大的火焰,然后他狂笑着将火焰朝朵菈贡用力一掷。“喂喂,大家,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啊?”,“今天天气比较干燥呢,要几杯解暑的冰果汁吧。”,掌控着寒霜力量的老妹这么说着。

不不,你这是在调侃吧你这玩冰的。

“哈哈哈,还真是无情呢,明明伙伴都燃成了灰烬你们却在说怎样的无意义的东西!”,卡修兹疯狂的大笑着。

……这个反派是怎么回事啊,反射弧和逻辑也太迟钝了点吧,一般看见对方对队友被攻击无动于衷只能是攻击没起效这一个结论吧?话说回来这家伙真的是精灵么,如果是精灵的话为什么会感知不出朵菈贡是炎龙啊?

“哈哈哈哈哈,叫你们小瞧我卡修兹,接下来就是……那家伙!”,一惊一乍的卡修兹又将火团丢向了音华。

喂喂!所以说不要一边嫌我们小瞧你,第二个攻击对象就是看起来第二弱的音华啊!还有为什么明明是精灵却在用着火球术这种烂大街的魔法啊!

因为朵菈贡是无所谓的任火球砸脸然后吞下肚,视觉上给人的效果是一团火焰在她的脸上爆炸开来,所以卡修兹认为自己干掉了朵菈贡。然而音华却没有制造出那种效果,她十分伤人自尊的在空中划了个小圈然后抵挡住了火团。

“什,什么!居然轻易的挡下了我的魔法!”,卡修兹情绪激动的向后疾退两步退到门前,面色显得异常严肃。

够了啊你这菜鸡,明明只是挡了一发火球就值得你做出这种认真模样啊!

正当我想让朵菈贡去把他都走时,房间被猛地打开,这个猛地并不是敷衍的状态词而是写实的状态词,如果硬是要形容的话大概就是门以超过一百千米每秒的速度打开并且撞在正准备说些什么的卡修兹身上还碎裂了开来。

阿门,愿天堂没有疼痛。

“哈哈哈哈哈终于找到你们了啊第一位!”,粗暴的推开门的是一个瘦小的老头,而现在说话的则是跟在老头后面的棕胡子胖大叔。

我发现这个异世界还蛮喜欢搞些奇怪的角色反转诶。

“你们是公会那边的吧,有什么事情呢。”

“啊,这当然是关于明天在这边举办的颁奖仪式啦,猎手大会向来都是优胜者在那个镇子就由那个镇子来举办颁奖仪式呢,这次是在王都可真是幸运啊!”

啊啊,颁奖仪式么,我们对那玩意倒是没什么兴趣,不过想必尤碧丝会很激动吧,毕竟只有在颁奖仪式的时候她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成为传说级的冒险者呢。

“那么,你们来是想谈论关于明天什么颁奖致辞还有入场顺序之类的么?或者是说等下就要去彩排?”

既然来了两个人总不可能就是来探望探望的吧?

大叔摇了摇头,脸上的横肉相互挤压 摆出一副笑容。“我的名字是玛尔里拉,这位是欧罗特鲁耶你可以简称他叫欧罗,我们是西部大陆最高评定五元老中的第二席和第四席。”

最,最高评定五元老!

“没听过,什么机构啊?”

“……您,您不知道?”,玛尔什么什么的大叔显得很惊讶的样子,我就想笑了,虽然一听元老就知道又是什么厉害玩意,但为什么我一个外地人一定要知道你们本地的那种厉害玩意呢?

“最高评定五元老,是西部大陆在对‘传说级以上’的冒险者等级评定时才会出现的神秘势力,也就是说,他们是能选出神话冒险者的人。”

啊!小,小梦这家伙,居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学习了这么多的小知识么!

“这本书上是这么写的呢。”

……

“也就是说你们的意思是这里有神话级的人物存在啰,看清楚啊,我们一群年轻人里面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啊,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走吧走吧。”

“哼哼哼,华先生,不要想隐瞒什么了,这里的确存在着神话级的人物,而那个人物,正是……”

玛尔里拉将右手迅猛的滑下朝着某个方向一指。

“就是你!华先生!”

“啊,兰姐你今天晚上想吃什么呢?”,“嗯~我随便吃呢,小华喜欢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喂!等等啊华先生不要走啊!”,身后的大叔灵活的在走廊上跑了几步追上了我们。

我双手搭在脑袋后一副悠然模样的看着面露难色的大叔,叹着气摇了摇头道:“什么鬼话神话,参赛表里写的不是清清楚楚么,华,冒险等级幼兔,幼兔欸,零魔力欸,别逗了,说我是什么神话级,拿证据啊,不拿证据就想把我扯进麻烦事里想的美啊。”

如果是其他的也就算了,说我是什么神话级,神话级的魔力不是可以与神匹敌了,食土啦那种东西!呵呵,不是我立什么flag,就这些家伙,拿出证据我立刻当着全镇人的面以中二的姿态大喊“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神”这种烂话。

玛尔里拉微微一笑,向着身后的欧罗什么什么的老爷子一伸手道:“欧罗,记录表。”

哟,还有记录表呢,让我看看你们这些想搞大新闻的都造了些什么谣啊,念,马上给我念!

“据我们从你们小队成为第一的那天起开始调查的结果,有以下几点足以判断。第一,在维托克镇对那边公会会长格特罗德所言,你是一名拥有不寻常魔力的强者,并且,她还指出,你曾经向她解释过,你将自身魔力寄存与一柄魔剑之中以便让自己看上去是个普通人。”

格,格特罗德?啥玩意?等等,维托克……格特罗德……啊!是那个一言不合就叫了一堆冒险者来搞我事的那个女会长!

这家伙,都过了这么久了到现在还要坑我一把么!

“将自身魔力存储特定魔法容器里并不奇怪,但不可能有人将自身魔力尽数转移还不会枯竭而死的,能做到那种事的,除了神话级没人能做到。第二点,您身边的那个小女孩,是炎龙对吧。”

哇,这个大叔还是有点门道的,一眼就看出来了,“是啊,那又怎样?”,“哼哼哼,一般而言,和龙族结缔灵魂契约后,占据主动权的都是龙族,但就我们这些天的观察,你们完全就是主从关系!”

屁咧!没看见这家伙是个**么!就算再怎么主动这家伙也还只是个**啊!一加一等于几都不知道的蠢龙啊!给点吃的就会照你说的去做的幼龙啊!

“第三点……就在刚刚,冒险者公会的资料中显示,这边新增了三千个魔法师。”

“哈,你们这边多三千个魔法师都要扯到我身上来?前面两个我就不说了,这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吧!”

玛尔里拉猛地大笑起来,他目光坚定而热切,直直的凝视着我。“那三千人,在几个小时前还只是魔力不足以发出小火球的‘弱魔者’而现在,成为魔法师的‘弱魔者’的数量还在不断上涨!”

……啊啊,大概是那群渴望成为魔法师的肌肉汉子吧,“那又怎样啊,是我帮助了他们,这有什么奇怪的么,有问题么?”

大叔叹了口气,“都到这个份上了您还要装傻么?一个弱魔者想要提升魔力量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什么人给予他魔力让其在短时间内提升魔力,否则,就只有能够增加基本魔力量的魔法,而那种强大的魔法,是没有人能够构造出来的!因此……给予了他们这种恩赐,构写出这种强大魔法的您,究竟是什么等级呢。”

看着大叔逼紧的目光,我猛地愣了愣,“瑟,瑟妮莎,你那魔法是很厉害的玩意么?”,“不会啊?我们那时候基本人人都会的,不过,放到现在来似乎就已经失传了,算是远古魔法吧……是你自己不把它当回事随便传播的,别怪我哈。”

怪你也没有用了啦!我变成神话级的冒险者了!莫名其妙,不知所措的就被人误解成那种强的不得了的东西了啊!

“等等听我解释,这些事情看起来是指向我是个厉害角色但实际上都是有深层的原因的,比如那什么会长,是因为那魔剑本来的魔力很凶悍她怀疑我是魔族所以我才撒了慌,还有龙,你看,这是幼年龙,出生没几年的对吧!再说那些汉子,让他们魔力增强的魔法是我在某个遗迹里捡的,因为他们总是缠着我我才给他们的!”

自认为解释没什么差错的我,跪在地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事到如今想要突然在我脑袋上戴个奇怪的帽子什么的,就算是世界的意志我也拒绝给你看!

“……幼年龙身边一般都有两到三只成年龙守护着,况且这只龙是纯色金瞳……分明算是王族,居然从龙王手里将幼龙……还有遗迹,那种魔法绝对称得上是远古魔法,能随意进入远古遗迹的人……欧罗,这位大人,根本不是神话级!”

……虽然似乎把我说的更厉害但最后却否认了我?

“而是在神话之上的人物,恐怕,他是藏匿凡间的神之使者!”,胖大叔和老爷子流着惶恐而热切的泪水朝我跪拜下来。

对不起是我擅自松了口气,现在状况更加恶劣了。

在安慰了哽咽到差点无法呼吸的两个评定者足足半个小时后,因为亚娜不想治愈这两个喘着粗气看起来有些恶心的高龄人士,所以我们被迫将已经激动的奄奄一息的两人送到楼下让店老板负责送他们去治疗。

现在就是我应该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如果明天和尤碧丝一起参加颁奖仪式的话,届时指不定就冒出一群对我感恩戴德的魔法壮汉和老泪纵横的评定人士,然后整个西部大陆就在传什么出现了神话级以上的大人物,别说有时间回原世界了,离开这个镇子都是难题!

……

“尤碧丝,果然,明天你就一个人参加颁奖仪式好了!”

“欸欸!为什么啊!大家不是队友么!怎么只能我一个人啊!”,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塞着一嘴布丁还把话说的这么清楚的。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用深沉的目光凝望着她道:“你也看到了,这群家伙一个劲的误解我要把我推向权利与荣誉的蜜罐里去,因此我们不能被困住,那么,同我们约好的一样,你成为传说级,代表我们去领个奖,而我们,则按着你的信息回到我们的故乡!那么,现在告诉我吧,掌握转移魔法的上位精灵的位置!”

“可,可这个要等我回到族里去查才知道呢……”

嗯?

嗯嗯?

我呆滞在原地呆滞了好一会。然后,我抓着尤碧丝的肩膀不由自主的摇晃了起来。“喂喂喂你在说什么啊你不应该已经准确的掌控着精灵的位置么你不是精灵一族么怎么自己族人的位置还要去查啊你们难道还是一个长江头一个长江尾啊别开玩笑我很急的!”

“我,我是暗精灵怎么会清楚上位精灵的位置啊当然要去查族里的书啦!”

所以说你是……

说你是……

是……

“暗精灵?!”

我脑中什么都来不及想,不顾兰姐她们的阻拦使出洪荒之力将尤碧丝的袍子掀起,这次光芒闪过我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在光芒散去的第一时间,我朝着害怕模样的尤碧丝的身体瞪去。

脸是白的,皮肤是白的,头发金色,眼睛淡绿色。

我“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甘的举起拳头砸向地面,“你他丫的倒是告诉我你丫是哪门子的暗精灵啊啊啊啊啊啊!”

“舌,舌头!我们舌头上天生就有黑色的魔法刻印!”,吐着舌头的尤碧丝近乎是哭着喊了出来。

我面色平静的放开如同被**过的可怜兮兮的尤碧丝,微笑着走向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卡修兹身前将他的双颊捏住,看了看,这家伙的舌头上果然也有一个黑色的刻印,啊,真的是暗精灵耶!

“小,小华,你没事吧……”

“哈?没事啦小理,我感到十分愉悦,我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事的样子么?”

“老哥,虽,虽然我能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但,但姑且还是把尤碧丝小姐放下吧……”

我并没有听懂老妹在说什么,我又没有像提起鸡仔那样提起面色痛苦的尤碧丝,让我放下什么啊哈哈哈。

本人李华,在异世界还要待的时间,尚且未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