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全都是爱

作者:李知桃君 更新时间:2021/7/19 19:57:21 字数:2922

陆倾颜,十岁便被看中资质选入渊剑宗小鸢峰。

十二岁走上了以身淬剑的道路,仅仅是十六岁,用了四年时间,自身剑骨大成。

她是小鸢峰的骄傲,更是整个渊剑宗的年轻翘楚。

所以为什么二十多岁这个女子就能成为渊剑宗的长老,甚至直接担任小鸢峰峰主的原因,全在于这个女子对于剑道的执着,以及自身的天赋。

跻身屠龙境更是在二十二岁那一年便达到的成就,一入屠龙境便有资格登上屠龙榜。

甚至成为了屠龙榜名列前茅的剑道天才。

这种天分在当时很多人看来都是渊剑宗的福气。

但是魏荼比别人多知道的一点是后头的人生,这个女子走错了路子。

她所坚持的剑骨一道最终在望神境最后一品的阶梯前停下了脚步,当自己和她明白过来其中的错处之时,已经是积重难返。

这位自己的师尊,小鸢峰的峰主最后是如何的万念俱灰,又是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毅然决然与强悍的敌人同归于尽的画面始终刻在魏荼的心头。

魏荼明白自己没有走错路子,但是却没有看出这个女子的沉疴……他有责任。

不管有没有人怪他,都算是他的责任。

此时看着这个女子就站在自己面前,即使冰冷的面目,但是脸上的生气和当时的死气相比……简直能看到一种幸福。

于是他露出笑容来。

“那……师尊帮我脱?”

本来只是做个样子。

毕竟十七岁的少年了,即使境界不行,都十七岁了还是霸体境,实在是有些烂泥扶不上墙,但是这是自己的弟子啊……现在也是个漂亮的俊朗少年了,自己怎么可能去脱他的裤子?

由此陆倾颜更感觉到了一种羞恼。

这就是对自己的一种冒犯。

陆倾颜的眉目彻底冰冷了起来,仿佛都带着一层寒霜似的。

魏荼心里一跳,知道这是这位女子真的生气的前兆。

于是他乖乖的跪坐在了桌子边,倒是没有趴下,那太羞耻了。

看着视线冰冷的陆倾颜,魏荼轻声说。

“师尊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背着你找其他的人教……”

陆倾颜冷冰冰的看着魏荼。

“那你的剑从哪学的,我不记得我教过你这种剑。”

魏荼有些奇怪的话,陆倾颜没有在意,她的确有些生气的原因是魏荼在宗门小比上对阵李寒阳用出的剑势并非自己所教。

自己的剑势迅疾刚猛,遇强则强。

绝不会像魏荼这般,柔巧更多,虽然目的似乎是一样的达到了一击制胜的效果,但是……自己才是他的师尊,他凭什么去找别人教?

是认为自己教的不好所以才导致他现在还是霸体境?

魏荼听她的话就知道自己判断对了,她生气的不可能是别的,绝对是这个。

他自然不能说这已经不是什么剑势了,而是自己的随意而为,到了后期他的剑势已经是剑由心定,根本没有形式的区分,他可以纯粹,也可以刚猛,更可以绕指柔,而对阵李寒阳的时候,完全是因为这副身体没有办法承受更多的负载,毕竟本身的境界还在这里。

所以没有办法用出陆倾颜所教授的剑势来退敌。

只能以巧,以出其不意制胜。

魏荼先将水壶拿过来,倒上了一杯茶,推到了陆倾颜这边。

然后轻声说,“先别生气了,师尊你先喝茶。气坏了身子怎么办?”

陆倾颜不依不饶的看着魏荼,“知道为师会气坏身子为什么还找别人学剑?若是你对为师有意见,你大可以离开小鸢峰,为师……我还会给你写引荐信。”

话说到这个份上就十分严重了。

引荐信听名字客气,实际上用在师徒之间就基本等于休书了,跟被别人撬墙角差不多,徒弟要转投别的门派,或者是跟其他的师父学习,不想跟这个师父了,而师父就会写下这种东西来保全最后的颜面。

表示这个徒弟是自己一脚提走的,并非别人撬走的。

魏荼无奈的伸手拉住陆倾颜的衣袖。

不敢去拉她的手。

拽着晃了晃。

“师父……你先别生气,坐下来喝口茶,徒儿给你慢慢解释。”

陆倾颜冷冷的看了魏荼一眼,少年却直视着她,一点都不惧怕似的。

男孩子长大了……都会如此叛逆么……

她也跪坐下来,手握着茶杯,一抬头却看到了俊美少年炯炯有神的目光。

他的目光和以前不一样了。

不是那种总是面对自己的畏惧、怯懦、顺从。

他的目光柔和,深邃,看着自己就仿佛温柔的包裹了自己……

更像是……男子的目光,而并非那个呆头呆脑的男孩了……

“咕……”

陆倾颜将茶水推了回去。

“我喝不下。”

怎么跟个生气的孩子似的……如果放在以前,魏荼断然不会这么觉得,而现在以一个成熟男子的心态来看陆倾颜……

我的师尊为什么会这么可爱?

魏荼也不勉强,双手放在双腿上,挺直了身子。

他直勾勾的看着陆倾颜。

他能闻到陆倾颜身上散发淡淡的清香,多年都不曾变过的味道。

她那如雪一般的奶白色肌肤,以及她虽然冷酷,却精致的无以复加的眉眼,再看如此的让人难以自持。

看的硬是让陆倾颜微微偏过视线去。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

明明平时都是他不敢看自己,现在怎么轮到自己想躲避着灼热的目光了呢。

当他挺直了腰杆,挺起了胸膛,那不同年少时候青春烂漫的气息,而更加浓郁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

陆倾颜竟然觉得有些不适。

她甚至想要挪开一点位置,但是想着自己明明是师尊……怎么能怕自己的弟子呢?

于是还是牢牢坐住,即使有些难安。

魏荼轻声的说。

“徒儿最近在宗门里的藏经阁一直有看书来着,有些东西是从书上学到的,因为师尊也知道徒儿境界不行,所以正常的办法赢不了,所以徒儿耍了一个花招,先藏拙,然后出其不意,这才没有给师尊丢脸……”

“说起来你还是为为师着想?”

“徒儿为师尊分忧不是理所应当么?如果师尊愿意,衣服徒儿来洗都成。”

“啪!”

“嘶……!”

魏荼揉着自己的大腿,就在刚才被陆倾颜抽了一下。

其实根本不怎么痛,虽然这副身体是霸体境之躯,但是比起凡人也强悍了不少倍,何况陆倾颜根本没有动用真气,怕是连痕迹都留不下来。

这只是教训自己口不择言而已。

只是刚才那瞬间的动作,面前女子摇曳的风情,随着领口动荡的……是翻涌的白浪。

陆倾颜望着魏荼。

“魏荼,你老实跟为师说,这段时间你是不是学坏了,还是跟什么登徒之辈混在一起?”

“没有……师尊别误会,这完全出自徒儿对师父的敬爱。”

陆倾颜看着魏荼老实下来的面目,才算放心一点。

语气平缓下来说道,“你要钻研你自己的剑道现在还用不着,等你到了融合境再说,现在以为师说的方式修行才是正道,为师难道会害你么。”

魏荼连连点头。

“师父爱我还来不及怎么会害我呢……”

“啪!”

“嘶……徒儿错了……”

这一次藤条抽的好像重了一些……

而陆倾颜的衣裙领口却因为这动作更是摇曳开来些许……

真是……扰扰香云湿未干,鸦领蝉翼腻光寒。

魏荼抬眼,就看到了陆倾颜无声做了一个叹气的动作。

“行了别装了,你现在有自己的想法为师很欣慰,但是剑道这条路前人走了千百年,为的就是给后人提供更宽敞的大道。你看书没有问题,但是不要草率的拿来就学,混杂在一起反而丢失掉本身最重要的剑意就是得不偿失。每日的修行不可怠慢,早早突破霸体境为上知不知道?”

魏荼点点头。

“知道了……”

“那回去吧。”

陆倾颜这才端起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

魏荼看着那没有尘埃的茶杯边缘,仿佛染上了淡淡唇印的边缘,起身却没有立马离开。

微微低着头,看着此时还跪坐在那儿的冷艳女子。

发丝微乱,从香肩垂进香腻的山谷,一大片的雪白和丰满上是一抹青丝的颜色。

鬓丝云卸腻……

不应该是仕女图,而是山水画才对。

他轻声说。

“师尊……其实……有件事情徒儿不知道该不该说。”

陆倾颜看向魏荼。

“有话就说。”

这孩子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劲……

魏荼缓缓说道。

“其实……最近越用师尊的方法,我越是觉得这条路……可能走不通畅。”

陆倾颜微微挑眉。

“你不像师尊已经炼成了后天剑骨,自然这么觉得,若是你有一天……”

“不,师尊,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有没有可能小鸢峰留下来给师尊的这条路,从剑骨到剑道……都是错的?”

“咔嚓。”

魏荼才犹豫着还是将话讲的直接一点说完,就听到了茶杯被捏碎的声音……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